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小玩伴 作者:南禅

字体:[ ]

 
 
文案:
“我的梦想是周游全世界。而你,就是我的双脚。”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缪,小源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1.1
 
  他是个孤僻的孩子,如果不是因为那场绑架意外,也许他会像其他同龄的男孩儿一样健康活泼。然而现在,他最常做的事就是抱着自己的小皮球躲在床底下,直到大人们找到他,用美味食物好言好语的把他诱哄出来。
  有一天,他的保姆朵丽婶婶把他推到了阳光底下,指着公园里嬉闹的孩子们对他说:“去玩吧,孩子。也许会交到朋友的。”
  于是他捧着朵丽婶婶给他的一大捧巧克力糖去接近那些孩子,多少带着些讨好的意味。
  孩子们拿走了他的巧克力糖,然后一哄而散了。
  “快走吧,我们去别的地方玩。”
  他往前走了几步想要跟上去,被人一把推开。
  “走开,你这个小不点儿。”
  第二天,他又捧着一大把巧克力糖去找那些孩子,一样的结果,那些孩子们抢走他的糖果就跑开了。
  第三天,他又去了。他想,总有一天他们会喜欢上自己的。
  终于有一天,带头的小孩儿拿了糖以后并没有走,颇为好奇的问他:“你叫什么名字?”
  他尴尬的笑了一下,往后退了几步。带头的孩子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在他耳边嚷嚷:“我在问你话呢!你怎么不说话?”
  其他的孩子们也跟着起哄,有人过来抓他的头发,抢走了他的小皮球。他们闹了一阵,也许是觉得没意思,于是又跑走了。
  那天晚上,不断有人到他家去道歉,他躲在床底下,时不时听到孩子们委屈的哭声和大人的道歉。
  “真是可怜啊,那孩子。”
  “小小年纪就发生了那样的事,以后要怎么办呢?”
  “难道就没有能让那孩子开口的方法吗?”
  ……
  他又去找那些孩子们,这次没有人欺负他了,但是,也没有人再接受他的糖果。大家都用一副防备又忌恨的表情看着他。
  “不会说话的笨蛋。”
  “没有人喜欢你,去死吧!”
  “离我们远点儿,你这个爱打小报告的家伙!”
  “哑巴!哑巴!”
  他被吓坏了,在众人的追赶下躲进了草丛里,一直到那些孩子们走远他都不敢出来。
  他是一个没用的孩子,没有人喜欢他,没有人需要他。
  好孤单……
  草丛外面突然响起嘎吱嘎吱的声音,是公园里的秋千在晃动。
  又有谁来了吗?
  他探出半个脑袋小心翼翼的张望,从这个角度只能看见一双白皙的脚丫子从秋千上垂下来,随着晃动的秋千一上一下。他在草丛里爬呀爬,慢慢的凑到秋千架底下,距离那双白皙的脚更近了。
  地上有一双白球鞋,其中的一只沾满泥泞,另外一只却很干净。
  再往上看,秋千上那个人的背影很单薄,穿着白色的棉质T恤衫和格子短裤,茶棕色的短发在阳光下闪着微红的光泽。他似乎感觉到了背后的视线,警觉地回过头。躲在草丛里的男孩儿立刻把头缩了回去。
  “谁?谁在那儿?”
  好温柔的声音,是个漂亮的小姐姐吧?
  他躲在草丛里,有点儿害怕,又有点儿期待。面前的长草被拨开,一个男孩儿的脸突然凑了过来,和他互相平视。原来不是姐姐呀……不过也很漂亮。长长的睫毛,小巧的鼻子,他的眼睛不是很大,但是很亮,眼角微微垂着,像是乖巧可爱的小动物一样,笑起来两只眼睛就弯成了月牙儿。
  “躲在草丛里的小家伙,你也想玩秋千吗?”
  他害怕的往草丛里缩,一不小心怀中的小皮球骨碌碌的滚出老远。男孩儿看见他渴望又害怕的眼神,笑着摸了摸他的头,慢慢的朝滚远的球走过去。他走得姿势有点儿奇怪,一拐一拐的,似乎每走一步都用尽了全部的力气。等到他费力的捡起那颗皮球时,转过身,草丛里的小家伙就站在自己身后,怯生生的望着他。
  他想要表示友好,于是伸出手晃了晃,做了一个“嗨”的口型,并努力的对那个茶发小哥哥微笑。他摊开手,掌心中有几颗已经溶化的巧克力球。
  “给我的吗?”
  茶发男孩儿也回报以微笑,他知道这个新来的男孩儿。每天下午都会带着巧克力糖来找那些坏孩子玩,即使被欺负了也还是一如既往的来这里。他一定很寂寞。
  今天他特意在这里守着。心里有一种感觉,这个不会说话的,洋娃娃一样漂亮的小男孩儿会跟自己成为好朋友。
  他们慢慢的走回去,一起坐在秋千上。茶发小哥哥拨开糖果纸,里面的巧克力已经溶化开了,他把里面的榛果塞进男孩儿嘴里,自己把糖纸上的巧克力舔干净。
  “你好可爱呀,睫毛好长。”
  男孩儿眨巴着眼睛,小哥哥的手指轻轻触摸自己的睫毛,他不敢动。生怕一动小哥哥就会生气了,不理自己了。指尖巧克力的香甜气味在他鼻子上方散开,男孩儿不由自主的伸出舌头去舔他的掌心,小狗一样。茶发男孩儿被他弄得咯咯笑出声来。
  “我叫程缪,今年八岁了。你呢?”
  男孩儿用手比了一个“六”的手势。
  “你的名字呢?”
  他看了看四周,捡了根树汁在泥土上写下自己的名字,“伍源”,然后画了一个笑脸。
  程缪小声念出他的名字时,小源开心的笑了。绕到秋千后面开心的推了一把,秋千荡得高高的,公园里响起男孩儿的笑声。他们一直玩到天黑,小源被朵丽婶婶带回家。
  朵丽婶婶发现小家伙情绪很低落,一直恋恋不舍的回头张望。那个秋千架上的男孩儿一直在对他们微笑着挥动手臂,夕阳的余晖洒落在他纯白的衣服上,照映着他可爱的脸蛋,就像是带给人快乐的小天使。
  这一天的晚餐,小源耷拉着大脑壳什么都不肯吃。
  “唉,这孩子的脾气这么怪,以后可怎么办?马上就要上学了呀……”女人双手捂住脸,崩溃的痛哭起来。
  “别担心,会有办法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男人安慰着妻子,声音听起来也是一样的无奈绝望。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门铃声,晚餐时间什么人会来呢?
  门口传来陌生的寒暄声音,又是不认识的邻居。小源想着不管是什么人都跟他无关,他丢下碗就往自己卧室里跑,轻车熟路的钻到床底下躲着。
  “真抱歉,我们家的孩子就是这样的……他怕生……”
  “没关系,没关系。”
  那些人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父母留他们在客厅里谈话,似乎谈的很投机。这下可糟糕了,他晚餐什么也没有吃,肚子饿的咕噜咕噜叫。
  “哈哈,又被我找到了吧。”
  床单被掀开,一张他正在思念的脸蛋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愉快的说着:“晚上好,床底的小乌龟。”
  是小哥哥!
  他也笑了,开心的握住程缪垂下来的手指。
  “我听说你不乖呢,都不肯吃饭。”
  小源害羞的低下头,默默躲进床底的阴影里。
  “不肯吃饭的话会长不高的哦,你想一辈子都做小不点儿吗?”
  小不点儿就小不点儿!哼!
  “真是任性的小家伙呀……”
  声音远了,小源看着程缪一瘸一拐的走出去,渐渐红了眼圈。他也想吃饭呀,不要走,小哥哥……我乖,我乖了。
  他正吧嗒吧嗒的掉眼泪呢,程缪又走了回来,手里捧着小源的饭碗。他趴在床外,用小勺舀了米饭和鱼肉伸到床底下。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咬住了勺子,然后传来吧唧吧唧的咀嚼声。他又舀了一勺青菜和米饭伸进去,这次小家伙碰了碰勺子,没有咬。程缪故作生气的说:“我数数了哦,一,二,三——。”没等他说完,勺子就被咬住了。
  很快的,一碗饭都被喂光了。床底的小家伙慢慢爬了出来,一骨碌平躺在地上,露出圆滚滚的小肚皮打着饱嗝。
  他转过头,程缪点着他的鼻尖笑嘻嘻的说:“小乌龟舍得爬出壳了。”
  小源跟他相视而笑,紧紧搂住他的脖子。
  卧室的门被推开,门口的大人们发出阵阵笑声。
  “你看这两个小家伙相处得很开心呢,真好。”
  “从来没见我们家小源跟谁这么亲过,能跟你们做邻居真是太好了,以后可要经常走动啊。”
  “一定的,我们家程缪也没有什么朋友,这下可好了。就住在隔壁一起玩也方便。”
  什么?原来小哥哥就住在自己隔壁吗?扭头看看,程缪笑嘻嘻的往他屁股上一踢,他滚圆的小身体在地上翻滚了一圈,撞在维尼熊软软的肚子上。他不服气的扑上去挠程缪的胳肢窝。两人在地上滚成一团,大人们笑着退了出去,替他们关上门。
  这一天晚上他们玩得舍不得分开,于是就一起睡在小源的小床上,裹着同一张被子。小源紧紧搂着他的程缪哥哥,露出满足的笑容。
  邻居家的小哥哥,程缪哥哥……是最最温柔的,最好的,是上天送给我的礼物。
 
  ☆、第2章 1.2
 
  程缪和伍源很快就熟络了。
  他们每天都一起玩,画画,拼图,模型机器人,他们不用说什么话却能很好的相处,大人们都欣喜无比。程缪已经上小学二年级了,小小源每天一到下午四点就会抱着他的小皮球跑到公园的秋千架那里等着,直到看见那个茶发的小哥哥一瘸一拐的朝自己走过来。
  自从认识程缪以后,他养成了一个坏毛病,一定要等着程缪喂他吃晚饭。其实也不算是坏毛病,因为小源以前是很讨厌吃青菜和鸡肉的,但只要程缪喂,不管是最讨厌的青椒还是鸡胸肉他都乖乖的咽进去。
  小源很喜欢这个茶发小哥哥,他总是能在第一时间知道自己心里想什么。当他口渴时,程缪会立刻跑去给他倒水;当他烦躁时,程缪会在一旁陪着他,哪怕他乱摔东西乱发脾气也不害怕,更不会像朵丽婶婶那样总是责备自己。
  程缪也很喜欢这个乖巧的弟弟,他总是安静的跟在自己身后,不吵也不闹。自己写作业他就在一边递橡皮擦,自己画画他就帮忙挑选颜色。他注意到小源不擅长表达自己的情绪,只是很小的一件事就会让他烦躁不安。但在自己面前他很少发火,他知道这是小源在为自己忍耐。
  总之他们两个相处的不错,程缪的父母也习惯了每天夜里两个孩子都睡着之后才把程缪抱回去。即使在梦中他们的手也握得很紧,好几次他们抱走程缪时都把小源吵醒了。
  小男孩儿很难过却不敢哭闹,生怕吵醒了睡着的小哥哥。
  大人们觉得不忍心,便把程缪抱到他面前小声安慰:“来跟哥哥道别。”
  这时小源就会探出头来,亲一亲程缪粉扑扑的脸蛋,然后把自己埋进枕头里。
  日子久了,两家人干脆在孩子们卧室之间的墙壁上打了一扇大窗洞,把孩子们的床靠在窗洞的两边,这样才治好了小源的毛病。
  小源的房间是苹果绿色的,房间各个角落里摆放着许多毛茸茸的维尼熊玩偶。程缪的房间是天蓝色的,墙上挂着一些稚气未脱,色彩斑斓的图画。但因为这一扇窗洞,截然不同的两个卧室却连成了一体。
  小源的爱好从钻床底变成了钻窗洞,他总是叼着玩具从自己这一边钻到程缪那一边去。很多时候程缪不是在写作业就是在画画,他已经二年级,是个大孩子了。除去上学之外他还参加了一个绘画辅导班,小源对这一点很不满意,他希望程缪能多陪自己一会儿。但看到程缪用毛笔蘸着颜料把纸张变得色彩绚丽时,他又感到自豪,小哥哥是多么优秀啊。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