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遇上幸福好孕+番外 作者:挽熙(上)

字体:[ ]

 
    《遇上幸福好孕》作者:挽熙
 
 
    文案:
    “你为什么不接受我?”
    “因为我不够好。”
    “你的感受我都能感受到,你太渴望被爱了,既然不知道怎么去爱别人,就不要把自己封闭起来,接受别人对你的关爱,爱与被爱是双向的,终有一天,你会明白爱是什么样子的。”
 
 
    内容标签:生子 情有独钟 边缘恋歌 婚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南宫泓,司玹熙 ┃ 配角:King,叶展航 ┃ 其它:熊孩子
    ===============    
 
第1章 我的不同
    “司玹熙,你为什么不接受我?”瑄晴突然冲出来,展开双臂拦住玹熙快速骑着的单车,玹熙急忙拉住刹车闸,单车在离瑄晴一厘米的地方煞住车,玹熙双脚撑在地上,驾住单车。
    “你知不知道这很危险!”玹熙温润的脸上冒出一丝怒气,就算再生气,她也不可以不管不顾的冲出来,要是出事叫他良心怎么过得去。
    “我不知道危不危险,我只想知道你不接受我到底是为了什么?”瑄晴哭着鼻子,眼红红的拦着他,自己暗恋了他三年,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倒追他,他竟然拒绝自己,她瑄晴好歹也是C大的校花,什么时候用得着这样拉下脸来倒追一个男生,偏偏他什么理由都不给就把她判死刑了。
    瑄晴是他的好朋友,三年里的相处,玹熙早把她当成自己一辈子的知己,只不过从来都不是红颜知己,前天在树下靠着一起看书的时候,瑄晴突然亲了他,还向他表白,但是自己害怕的逃走了。
    这个哭红了鼻子的女生率直,虽然是富家千金,但是没有矫揉造作,很真性情,只是因为.....
    “因为我不够好。”玹熙骑着单车绕开一边,只留下瑄晴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校道上怅然若失。
    踩着单车迎着风,风撩起他刘海,露出他光洁的额头,乌黑如墨的发丝飞扬,脸上,是清风拂不去的愁云,从小,他就知道自己和别人不同,这种差别让他对爱情怯步,他不懂爱情是什么样的感觉,也不想懂。
    ===========我是可爱分割线============
    在小区停放好自行车,推开小区的门,一个忽然而至的搂肩只是在他心里掀起一点点的涟漪,“Hello,邻居家小豆丁,今天那么早回家。”男人恶作剧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微微皱皱眉,“大叔,你也那么早下班啊。”都快奔三的人还那么不正经,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当医生,这种严肃的职业看着完全和他沾不上边,那么吊儿郎当,那些病人怎么还敢给他医啊。
    “哈?大、大、大叔!喂,我哪里看得出是一个大叔,我去超市买东西,那些大妈还以为我是一高中生呢,还有,你怎么能这样说你哥哥我呢,好伤心。”上下打量自己,一脸受伤的表情看着小豆丁。
    “哪里都看得出。”趁他还没死完全,再踩多一脚,司玹熙强拉开一抹笑容,转身抽出钥匙打开门进屋,丢下King(金)一个人在门前发愣。
    King也打开司玹熙家门对面的房子,没有立刻进屋,而是站在自家门前看着玹熙家紧闭的门,叹了口气,这个孩子,还是走不出哀伤,都已经一个月了,来这里十年了,第一次看到他会失落那么长的时间,这个一直都溢满笑容的男生,现在却是笑得比哭还难看,看来这件事真的对他打击太大了。
    玹熙关上门,靠在门板上黯然神伤,进门那刻有那么些错觉,还以为会听到那熟悉、和蔼的声音,还以为会看到那慈祥的目光,当意识到这些都已经不复存在,不禁苦笑,十几年来的习惯,不是说忘就忘,也不是说改就改的,不过斯人已逝,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放下东西,玹熙打开电脑,在社区贴吧上发了条应征家教的帖子,找点事情干,充实一下生活,也许就会渐渐放下奶奶了吧。
    自从奶奶离开自己仙游之后,每次回家看着空荡荡的屋子,思念、哀伤还有一股孤独感扑面而来。
    玹熙刚端着香菇鸡汤面到电脑桌前,就看到有几条回帖,看了一眼,看到有一条回复上要求要会钢琴、小提琴和画画,还能辅导小学生的课业,玹熙觉得自己能胜任这份工作,就约了时间面谈。
    虽然自己不是什么富家子弟,但是那些富家孩子要学的,奶奶都一样不落的送他去学了,自己看着奶奶那么坚持,也不辜负她的期望,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去学,再说他本身就是学画画的,想着以后当个美术老师,现在教小孩画画就当做是一种实习吧。
    这份家教的薪水不低,至少是平常家教的三倍,也是玹熙选择这家家教的原因,奶奶留给自己一套房子还有几十万的存款,但是不靠自己挣钱,迟早会坐吃山空,再说,玹熙不到必要时候也不想动那笔钱,那是奶奶省吃俭用留给自己的,不能拿来胡乱挥霍。
    作者有话要说:
    小挽熙是新肉一枚,亲们多多支持,喜欢文文的点个收藏哦,有什么意见的可以给小挽熙写个评,你的支持是小挽熙码字的动力O(∩_∩)O。
    
 
第2章 克星
    第二天一下课,玹熙就骑着单车避开瑄晴的拦截,去了要做家教的那家人那里。
    和他交谈的是一个大概六旬的老伯,只是要他晚上七点过来教他们两位小少爷弹钢琴,小提琴,画画,辅导他们做作业,具体每晚要怎么安排,老伯给了他张安排表,工资也会按时转到他的账户里,玹熙等老伯交代好事情就离开,出了这幢宏伟的别墅的大门,刚好一辆保姆车和骑着单车的他擦肩而过。
    保姆车上下来两个小男孩,穿着英伦风贵族小学的校服,白色的短袖衬衣,黑色的背带裤,领子那打了个蝴蝶结领带,萌萌哒,可爱极了,“纪伯伯,刚刚出去的那个人是谁?”小家伙眼睛圆溜溜的往大门那边望去,“浠少爷,那个是新来的家教老师。”恭敬的对着眼前的小家伙说话。
    “我才是浠少爷。”后面走过来和眼前这个小男孩一模一样的男孩,“纪伯伯年纪大就去配副老花眼镜,别老认错人。”说完就拉着笑得人畜无害,眼睛骨碌碌的南宫渝的手径直走回别墅。
    纪管家看着南宫渝的那个笑颜,还感觉到南宫浠的压迫感,不禁打了个寒颤,希望这次的家教老师能坚持久一点,不要那么快败下阵来,这对双胞胎少爷来这里一年多就换了二十多个家教老师,换老师的速度比变脸还快,最快的记录是在一个小时之内就把人给赶出去,坚持的最长时间那个也不超过一个月,也不管管家怎么挽留,那个老师都没答应要留下来,几乎是落荒而逃的离开别墅的。
    这一年是纪管家在南宫家过得最愁云惨淡的一年,每天的时间几乎都是为了找新的家教老师而奔波,发愁,摸着自己额角的皱纹,又多了一条,头更痛了,纪管家无言望天,祖宗啊,保佑这次的家教老师破最高纪录,起码要过一个月吧。
    晚上七点,玹熙准时出现在别墅门口,纪管家让他把单车放好,就引着他到两位少爷的明亮色调的书房里。
    “浠少爷,渝少爷,新老师来了,来跟老师问个好吧。”纪管家打开门恭敬的对里面的两个小男孩道。
    南宫渝蹦蹦跳跳的跑过来,背着手,呆萌的打量着眼前这个新老师,看他长得很清爽,很清秀的样子,穿得也不像以往那些老师那样古板,阳光青少年,很好,不是那些中年老大叔,老大婶,应该挺好玩的,无害的笑了笑,绅士的伸出白嫩嫩的小手,“老师你好,我叫南宫渝,你叫什么名字?”
    玹熙蹲下身和南宫渝齐平,露出一个微笑,清爽的气息在他身上蔓延开来,把南宫渝看得呆呆的,玹熙握住他的小手,另一只手摸摸他柔软的头发,“我叫司玹熙,你叫我熙哥哥就行了,我可以叫你小渝吗?”
    南宫渝有点看呆了,等回过神来自己已经点了头,“那我以后就叫你小渝啦。”玹熙笑着再次摸摸他的小脑袋。
    南宫浠从他们进来那刻自动把他们屏蔽在外,视线一直落在厚厚的书上,看都不看一眼那个所谓的新老师,不过感觉到自己的弟弟犯花痴,心里忍不住鄙视他弟弟那个外貌主义者,那么快就被人收买了。
    玹熙走到那个一直在看书的小男孩面前,伸出手,“我是司玹熙,你叫什么名字?”
    南宫浠没理他,头也不抬,仿佛眼前根本就没有玹熙这个人,仿佛玹熙刚才根本没有说过话一样。
    纪管家站在一边见怪不怪了,这些场景上演了二十几遍了,每次新来的家教老师都被这个冷酷的小少爷弄得尴尬的站在那里。
    玹熙没有被他的无视弄得尴尬或是生气,手没有收回反而向前伸,拿过男孩手中厚重的书,“你才上三年级吧,那么快就看管理学的书,看得懂吗?”书上记着满满的笔记,不少字还标注着拼音,做了注释,书页也有点磨损发黄,看来是翻了不少遍。
    “与你无关,把书还给我。”南宫浠平静的声音,冷冷的看了一眼眼前这个把他书夺过去,还津津有味的翻着的人。
    “终于肯理我了吗?”玹熙笑着看这个快要被自己激怒的小男孩,“还给我!”南宫浠的声音降低了好几度,纪管家一个哆嗦,在旁边干着急,是火山爆发的前夕,这个新老师是神马节奏啊,这样下去吃苦的还是我自己啊。
    没理会他的话,继续翻书,看得饶有趣味的样子,南宫浠用从未有过的极低温度讲话,“最后一遍,把书还给我!”
    玹熙看了他一眼,合上书本,“现在你知道被人无视的感受了吗?”用很正经的模样看着他怒火中烧的眼睛,南宫浠有点语塞,跟自己预测的剧情发展有点不太一样。
    “要你管!”转身就走,玹熙友好的声音叫住他,“等一下,我告诉了你名字,你是不是也要告诉我你的名字才行,这叫礼尚往来,幼儿园的小朋友都知道的礼貌,难道南宫家的少爷还比不上那些不谙世事的小朋友?”
    南宫浠周围的空气已经结成冰了,这个人抢了他的书还给他下套,是可忍孰不可忍,但为了南宫家的名誉,先忍着,“南宫浠。”
    看他抬脚就要走,“等一下,你的书。”玹熙把书递给他,南宫浠嫌恶的看了一眼,没有接,“被人碰过的书我不要!脏!”
    “你不要的话,那我拿走咯。”南宫浠没走多远就听到玹熙这句话,差点没气得常年的冰山脸破功,这个人的神经是怎么回事?
    路过纪管家和南宫渝身边的时候,“今晚我不上家教了。”南宫渝看着他老哥有点迸裂的冰山面瘫,忍不住捂着小嘴“咯咯”地笑着,被他哥剜了一眼,立刻忍住不敢笑,但是好难受啊,几千年难得一见他老哥吃瘪,不笑一笑岂不是太浪费?
    纪管家把渝少爷的作业从书本里拿出来,放在地毯上那张嫩绿色的儿童矮脚书桌上,“司先生今晚就先教渝少爷功课吧。”
    “纪管家客气了,以后叫我小熙吧,我叫你纪伯可以吗?”脸带微笑,边说边靠着桌子在地毯上盘腿席地而坐。
    纪管家听了微微一愣,随后笑道,“好啊,小熙,迟点纪伯送到点心过来。”
    关了门,纪伯的心情好得不得了,哼着小曲,一扫之前的愁云惨淡,简直就是春风得意的样子。
    这个孩子还真不错,看来自己眼光很好嘛,宝刀未老啊,渝少爷好像挺喜欢他的,浠少爷被气成那个样子还没赶他走,看来这下有戏啦,如果这个家教老师一举成功拿下两个小少爷,以后就高枕无忧了,夜里睡着觉不用还惦记着找新老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