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遇上幸福好孕+番外 作者:挽熙(下)

字体:[ ]

 
    “先生,我们的画师的水平都是不错的,你可以看看他们每个人的代表作再挑画家,挑到的画家我们这边会安排好时间,先生请过来这边看看。”
    接待小姐带他去看那些画家的代表作,每个画家的风格都不尽相同,各有特色,南宫浠边看边走,突然间停下脚步,回头看着那副素描,疾步倒回去,站在那副画前驻足,观看了有十几二十分钟。
    旁边的接待小姐被南宫浠突转的气息给吓到了,前一秒还是那么的轻松愉快,可是后一秒却变得冷凝,而且还站在那副画前看了那么久,旁边那个高大的男人还阻止她打扰他。
    “吴泰,拿画纸和素描笔过来。”南宫浠的声音平静得有些低沉的,隐约还有一种凝重的感觉,吴泰的直觉是这应该是什么大事。
    南宫浠接过画册和笔,闭着眼回想着当时那人画画的每一个细节,然后迅速的画下脑海里的东西,纸上跃然是一个湖心亭,放在一起比对,两幅湖心亭大体相同,那副代表作画的湖心亭不仅景物是一样的,就连画的角度都是一样的,跟玹熙那时在农庄里画的那副画异常相似,就连阴影的细节处理几乎是如出一辙。
    不由得惊讶,指着那副素描,冷声道,“这个画家是谁,我要见他,立刻。”
    接待小姐被南宫浠突然间散发的冷硬气息震住了,她没想到在这个小男生身上也会有这种上位者的威压,“在、在这边,这个画家的信息在这边。”她立刻把他引到画家信息栏那边去,“这个就是画那副画的人。”
    南宫浠看了眼木牌上面那个画家的照片,仍然有些不可置信,那个叫John(约翰)的画家跟熙哥哥一点都不像,可是为什么他的画会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
    南宫浠让接待小姐把这个John画家出来,他打量了他好几遍就让他把那副湖心亭重新画了一遍,画画的手法跟熙哥哥有些相似,但总的来说还是有些差别。
    南宫浠失落的笑了声,转身就迈开步子离开,吴泰付了钱跟上,留接待小姐在那里风中凌乱。
    苦笑了声,怎么可能的事,再怎么相似也不可能是熙哥哥画的,他画的那副画明明就好好的被大哥放在别墅里,自己到底在期待些什么,三年了,一个过世三年的人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然后再画幅摆在那里给自己看,南宫浠捂了一下额头,他脑袋大概是短路了才会有这种荒谬想法的吧,忽略掉吴泰那好奇探究的眼神,“回去吧。”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这本《遇上幸福好孕》不是我的
 
第一部作品,我的处女作老早写完了,但是没有勇气发出来,因为**稍微有点多,不过剧情倒是没有这部的复杂,单一的CP宠文,其他的CP几乎只是一笔带过,等我发完这文,看一下有没有勇气发出来,不过略虐,亲们多多关照啦。
    好吧,小挽熙又厚着脸皮来要奖励啦。
    
 
第89章 祁月
    “珮聆姐,早啊。”祁月洋溢着笑容的脸一进接待室的门就打起了招呼,把贴了照片和刻了姓名的木牌递给接待处的陈珮聆,“小月早啊,你感冒好些了没?”边问边将他的木牌子挂到画家信息栏里,看向他身后的两人,“洛天,洛云也早啊。”两人机械的点头,“珮聆早。”
    “休息了几天好多了,最近画室里没什么事吧。”祁月把背上的画架放下来,他不让洛天或是洛云给他背,自己可以做到的就不麻烦别人了。
    “大事倒没有,就是昨晚来了个一惊一乍的客人,可把我的小心脏吓坏了。”笑着递了杯水给他,“春天是流感高发期,你要照顾好身体才行啊,我昨天看到前一段时间被割掉的风信子又长起来了,而且昨天还新进了一批淡粉色的风信子,漂亮得很,你可以去看看,等有客人我再打电话叫你。”
    “好啊,那我先过去,我等会给你画幅风信子,珮聆姐你要收下哦。”祁月一脸高兴的背起画架出去看风信子,洛天洛云也尾随在后面。
    珮聆宠溺的笑着看他的背影,祁家的二少怎么一点架子都没有,性子也好,让人都忍不住喜欢他。
    想起两年前这个孩子过来这里的时候,后面还跟了两个高大的保镖,看着挺吓人的,当时那些中年的画师没敢跟他多说话,毕竟都是出来混的,社会经验告诉他们,这样的人肯定是个不好惹的主,那个时候也就只有John那个和他同龄的混血儿没有什么戒心和他玩,他经常教John画素描,John的油画不错,但就在素描上差了点,不过自从祁月教他之后,素描画得比以前好多了。
    后来渐渐的大家也和他有更多的交集,才发现这个孩子其实很好,对人好不说,每天脸上乐呵呵的,跟开心果似的,那两个保镖是家里人安排的,现在时间长了,画室里的人都跟那两个保镖混熟了,不时还坐在一块聊天。
    祁月选了个他最喜欢的角度支好画架,拿起画笔和调色盘就开始作画,洛天和洛云站在远处看着祁月,每次作画祁月都不让他们靠近他。
    一天下来,祁月接了好几个客人,还好客人对他画的画都挺满意的,今天工作不是特别多,傍晚就回家了。
    “妈,我回来了。”一进客厅就放下画架,蹦到厨房里,“妈,今天那么早做饭的?”一个沾了颜料黄黄绿绿的爪子伸向桌上的甜酸排骨。
    祁月偷吃的手被蓝岚拍掉,“先洗手,你看你,今天画画又弄得一身颜料吧,去洗个澡再吃。”蓝岚宠溺的塞了块甜酸排骨到他嘴里。
    “妈妈做的甜酸排骨就是好吃。”祁月还想要,总感觉自己吃这个吃上瘾似的,也许这是回忆的记忆的味道,“你呀,就喜欢吃这个。”蓝岚再塞一块到他嘴里就把他推出厨房,“下来的时候把你哥叫下来吃饭。”
    “今天哥哥在家?他没去上班吗?”祁月很少见哥哥这个时候在家,通常都是晚上七八点快开饭的时候才会见到人。
    “是啊,所以今天早点吃饭,你快点去洗澡换身衣服,要让你爸看见你浑身脏兮兮的,到时他让你辞职不要哭着来找我。”
    “收到。”祁月敬了个礼,立马跑上楼去洗刷刷,蓝岚被他给逗笑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心里伤痛就渐渐的被他带来的愉悦给冲淡了,抚平了,现在也很少想起那段痛不欲生的日子。
    祁月洗好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之后就到哥哥的书房去,敲敲门,等到哥哥回应之后就推门进去,“哥哥,妈叫我们去吃饭。”
    “嗯。”祁莲没有抬头看他,只丢了个单调的音节给他,依然埋头在那撂堆得小山似的文件里,“哥哥----,那个......”
    “什么事。”祁莲终于抬起头来看祁月,声音还是那么不冷不热。
    “没什么,你忙完就下来吃饭,妈妈今晚煮了很多菜。”祁月尴尬的笑了笑,合上门出去了,其实刚才他只是想问他今天为什么在家,但是一对上他冷漠的眸子,瞬间就没有勇气问出口。
    祁月总感觉哥哥好像不太喜欢他,这两年来一直都是这种客气疏离,就算自己想和他亲近也总会被他的疏离当头淋了一盆冷水,透心凉的,不仅越来越没有勇气,反而变得自己好像也特别怕他,怕他不喜欢自己,模糊而又零碎的记忆里记得以前和哥哥的相处也没什么问题,难道是哥哥还在生气自己贪玩跑去赛车?祁月百思不得其解,可是也无从问起。
    等关上门的那刻,祁莲放下那冷硬,目光温柔的看着门那边,有点苦闷,怕自己有一天会伪装不下去,从两年前第一眼看见他的那刻,他就知道自己彻底沦陷了,现在只怕是越陷越深,再也出不来了。
    
 
第90章 小心你的心脏
    今天度假村的总经理给他们介绍度假村里的林园设计,刚才已经看过了不少新培植的花草,玻璃温室里也不少开得灿烂的花,沿途也看见有些画家在给客人画画,南宫浠低头看路上的小道,不得不说真是恰到好处,生活艺术的气息很强,但也不会跟融于自然冲突,度假村里尽量营造的是一种身心舒畅的气氛,看了那么多树木花草,的确也有这种效果。
    南宫浠身后的市场部人员一直应付着那个总经理的喋喋不休,原本是跟南宫浠讲的,但是南宫浠嫌他烦,打扰他欣赏美景,所以塞了个人去应付他。
    他抬眼看那片高大的蓝花楹,这个时候正值花期,一片蓝色的树冠,蓝色的花瓣在风中飘落打转,嘻戏之后在草地上铺成蓝色的地毯,梦幻萦绕。
    那片树下正站着一对依偎在一起的情侣,有个画家正给他们画画,不远处还有两个男人坐在树荫下看着那个在画画的人。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个背影觉得很熟悉,不记得是谁的背影,丢下身后的一群人往那边跑去,心里有种强烈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人一定是他见过的。
    吴泰看南宫浠往那边跑急忙跟上,不知道是不是感觉错了,那瞬间,南宫浠的气息波动变得急剧,突然间看见南宫浠停下来看着那个画家,吴泰也好奇的望着他,但是他看不出来为什么小少爷会震惊,那只是个普通的年轻画师。
    南宫浠离祁月几米处站着一动不动,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直直的愣了好久,后面吴泰跟上来,“吴泰,前面那个在画画的人,告诉我,你看到了没有,他是不是幻觉,他有没有出现在你眼里。”
    “浠少爷,他就在我眼里,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是幻觉。”吴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前天晚上浠少爷已经很奇怪了,现在又怎么了,他第一次跟他,根本不知道这个小少爷到底想干什么。
    南宫浠掐了掐手臂,是疼的,没错,他不是在做梦,也没有出现幻觉,一步一步的向那个在画架前作画的人走去,可是对上他的眼眸,他眼里只有陌生,很温和的陌生感,祁月望了一眼南宫浠,继续接着画画,仿佛南宫浠的出现在他心里牵不起任何涟漪,莫名的慌乱让南宫浠不自觉的又退回去。
    “吴泰,我要和大哥视频通话,快。”
    吴泰立刻拿出iPad去联系南宫泓,就算南宫浠不要求他也想跟少主说,南宫浠太不正常了。
    “浠少爷,少主的秘书说少主在开会,有什么事要迟点再说。”
    南宫浠拿过iPad,看见那头画画的人快画完,“吴泰,让画室的人给我预约这个画师,叫小鸣过来给他画,就在这个地方。”
    吴泰依然没看懂南宫浠到底想干什么,不过也按照他的话去做了。
    祁月将画收尾了,跟顾客沟通好细节让他们迟些时间去画室取画,正想收拾离开就接到珮聆姐的电话,还有一个客人预约了他在这里画画,让他先在这里等。
    没一会,接待处的人就领了小鸣过来,祁月问小鸣想怎么画的时候,小鸣也不知道,浠少爷让他过来他就过来了,现在浠少爷也不理他,自顾自在那头和那群人说话,他也不好去打扰,浠少爷吩咐的照做就好,他就让祁月自己选择,僵硬的站在树下给他画。
    那头南宫浠身后那群人被他突然的动作吓到了,本来就担心总公司派来的人对他们有什么意见,现在南宫浠的举动更是搞得他们心惊胆战,怕饭碗不保,也急忙跟上去。
    南宫浠让度假村的人继续带市场部的人游览,把那群人打发走了之后才抽出身来打电话给南宫泓。
    还是一样的回复,南宫泓依然不接视频通话,南宫浠直接打电话过去,是秘书接的,秘书的还是刚才那个理由,南宫泓在开会。
    “我现在发张照片过去,拿给他看,如果他看完之后还是不肯接视频通话的话那就算了,听着,就算南宫泓发火你也一定要给他看到照片,不然你会完蛋。”南宫浠对秘书放狠话,让她做事还给他敷衍着,尽把他当孩子看,老以为他在闹孩子脾气。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