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几度清明 作者:千年咸鱼

字体:[ ]

 
《几度清明》作者:千年咸鱼
 
文案:
     1997年夏,我和梁培同时初中毕业,他成绩优异,我嘛垫底,但这并没什么卵用,因为他还是得和我分一个班。
 
1998年,我老子跑到南方抗洪,由于表现不错,再次升迁,而梁培他爸依旧在研究所打发日子。
 
1999年,我追了三个月的女同学,她说她喜欢梁培。
 
2000年夏,即将高考,我称病在家没去,梁培拿了市状元,好像是要保送哈佛,我呢?被老头压送军校……
 
内容标签:青梅竹马 虐恋情深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灿、梁培 ┃ 配角:苏善荣、张加、梅春 ┃ 其它:高干、虐恋
 
 
==================
 
  ☆、他回来了
 
  四个月前我各方面技能达标,被上面安排到第三军区摸底考察,刚上任免不了被人各方打探,见我油盐不进之后便暗兵不动,想着是就算撕破脸这日子还是得过,我刚开始还真有点吃不消这种权术游戏,但慢慢的我也开始乐在其中。
  “秦灿,高老今天办了个局,你去吗?”
  我看着面前的吴慎,不,确切的来说应该是如今人们熟知的海归科技人才吴慎,与总部的那个吴慎根本八杆子打不着边。
  “要不是早认识你,还以为你丫就是这副油腔滑吊的嘴脸。”我弹到手中的烟灰,自从升迁之后烟瘾是越来越大了。
  “这不是做一行爱一行,不然上面我没法交待。”吴慎职业性的打量了四周环境,又故作轻松的理了理衣袖。
  “你哪派的?”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我确保这片区域没有任何监听设备,而且那扇门也被我的上任偷装了块隔音玻璃。
  “得过且过,见风使驼!你呢?”吴慎有些厌倦的躺在沙发上,如果不是上次我撞见他和苏善荣密谈,还真的会以为他是反感这些党派之争。
  “我只相信自己。”我见吴慎有些错愕,立马试探道:“沿海三个军全被老汪合并了,明眼人都知道这他妈实际上是吞并,我就不信你没做打算。”
  “那边无非都是些烂军火,你动脑子想想,上面不拦着他,是想让他破绽百出后一举拿下。”吴慎见我表情没有一丝变化,放缓语气问道:“你老头子怎么看?”
  “我说他盼个明哲保身你能信?鬼知道那老狐狸卖的什么药。”我故作一副懊恼的样子,见吴慎听了也开始忧虑起来,不由有些辛酸,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我也说不明白。
  “高老已经是个强弩之末,如今突然办这个局,肯定是有所求,你要给他面子今天就和我一道去。”吴慎说着已经站了起来,踮量着手中的车钥匙看我。
  “你也别小瞧不起人家,他当年立功劳的时候你受精还没成形,就算如今手头不干净但上面还是会给他三分薄面。”
  吴慎有些意外我短短时间内就打上了官腔,但并未反驳,我起身拍了拍他肩膀,套上大衣就跟着向外走。
  前些天梅春找人给我弄了辆改装过的大切诺基,玻璃窗全是防弹的,话说我现在身份也还算特殊,先前我还不屑,但如今情况不明,还真不想白白的就给人祸害了。
  吴慎的解放留守镇地,上了我的副驾驶,外边寒风飘飘,吹的他面容紧锁,我把收音机打开,里面放着几首靡靡之音,听着听着我嗑睡就上来了,眯着眼望向路边的张灯结彩,这不知不觉中冬至就在眼前了。
  “这车是好,自个死不了也别祸害人民群众。”吴慎见我走神,忙提点道。
  “这场子不是高老自己暗中控股的吗?”我转个路口,一口气把车冲进了地下车库,还没下车就有侍应生来迎接了。
  “你都知道的事情,他有什么好忌讳的。”吴慎掏出一枚尾戒带上,还没走进大厅就对着迎宾女吹口哨。
  “你不做演员当真可惜。”我虽然反感他这德性,但这种职业素质实在高尚。
  “大家相辅相成而已。”吴慎调笑着已经跟服务员走到了大包厢门口,我跟他一同踏进门,随着落在身上的目光越来越多,我只好先入为主,硬着头皮招呼道:“前阵子刚上任太忙,没时间应酬大家,还请见量。”
  我先干为敬,高老先是静默不语,见我放下身段立马笑声震耳,玩笑道:“小秦能过来,说明还把我当回事。”
  我忙着打圆场,吴慎因着先前工作需要,已经和这帮人打到了五分熟,比我开怀许多,他慢慢地就开始试探性的问此次目的。
  “喊大家过来没别的意思,就为这快过年了,让你们年轻人寻点乐子。”高老拍了拍手,暗厢处居然还有个门,从里边走出来了□□个高挑货色。
  吴慎示意我先暗兵不动,他一股脑的钻进温柔乡里,我有些唾弃,他要假戏真做,我就得替上头把他就地正法。
  我歪头想着高老到底在打什么注意,就他按年龄来算已经六十有八,但上面碍着他不肯交权死不退休的赖皮劲,就知道不是块好岔,可我就没想过他老人家年纪都摆这里了,还是改不了好色的本性。
  “哎,秦灿我说你小子是看不上这些吗?这可是我专门去物色的,干净的很。”高老手里夹着根雪茄,故意打趣。
  连着其他几个人也一块起哄,高老的副手敲了两粒核桃,调侃道:“还是现在年轻人喜欢玩花样,要找兔儿爷过来伺候?”
  “说笑了,我就喝了点酒有些晕乎。”我说着向其中那名水蓝裙子的姑娘招了招手,古人都说戏子无情,□□无义,但我就想问一句,要他们那些情义做什么用?
  我见其他人都开始毛手毛脚了,我旁边这姑娘估计也是个新人,我不说话她也不找找话题,高老为了配合气氛,把灯也关了一半,我松了口气,拿出手机趴桌上玩贪吃蛇,先前过来我是没注意,但此时关了主灯,玻璃桌上还反射着一团红光,要贪图美色的肯定注意不到这边的问题,我回头给吴慎发了条短信。
  等到酒过三巡我磕磕碰碰的摸到洗手间,待到时机成熟,一个闪身钻进了女厕所,吴慎早我五分钟进来,已经确定了这边没有监控。
  “他想办谁?”我问。
  “今天房间里面有四个外人,其中包括你我,设这个鸿门宴一方面是想把我们拉到他门下,另一方面可能是想肃立他那点威信。”吴慎松了松领带,无奈道:“很显然我上钩了,你无动于衷可能还会让他起防备之心,接下来我们不要走太近,让他误以为我们是两伙人就成了。”
  “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我瞅了眼手表,已经过了五分钟。
  吴慎苦笑道:“我会在第一时间把录像销毁,你最好忘了。”
  “得,您老快回去吧,别让人起疑心了。”我微叹口气,心想着秦放天为什么要让我进这口染缸?这大半年下来我致多明白了一件事,权术这东西真的比毒品还厉害,一旦上瘾了连戒毒所都没有,而终章就只有一条路,那就是死亡。
  临走前我把陪我那姑娘也带着了,高老毫不在意的挥了挥手,我脚步踉跄的一路走到会所门口,侍应生已经把我车开出来了。
  “上来吧。”我抖擞精神,向姑娘证明我不会带着她一起去见阎王。
  “秦灿你变化真大。”姑娘靠在车门处,眼也不眨的看着我。
  “额……我们以前认识?”我混到这个圈子里面就这么点时间,真遇到故人立马就会发怵。
  “我是周玥,思佳以前常常提起你,我是她曾经的朋友,以前见过你一次。”
  “好吧,世界真小,你是遇到什么困难了,才进这里边的?”我抬头挺胸,也不再装疯卖傻,见她终于上了副驾驶,立马把车开到两百米开外。
  “事世无常,我爸被生意伙伴骗了,整个公司都败了还欠下一屁股债,我妈和我弟现在也都需要花钱。”周玥颇有些漫不经心的说道,没有太多悲泣,仿佛看穿了这世道一般。
  “得,以后有事可以找我,小忙还是帮的上的,你家住哪?我送你回去吧。”我被人前人后灌了不少,实在是想快点回去睡上那么一觉。
  “就前面巷子停吧,我姥姥住这儿。”周玥跟我年纪相仿,但说话早没了那份稚气,身手老练的拿起了她那小坤包背上,我见她那小腿白嫩白嫩的,还真有些赏心悦目。
  “这点钱你先收着吧,不是可怜你,本来就是要给你的。”我掏了根烟含嘴里,正想拿打火机,周玥已经迅速为我点着了,我闻着她周身散发出来的少女体香,不由有些心猿意马,先前是跟着出去开过几次荦,但这么清纯的还是打头遇见。
  周玥她在这场子里面混久了,自然有察言观色的本领,顺势勾着我脖子说道:“这一天迟早是要来的,还不如给了你。”
  我原本是吊着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顾忌在身上,但酒精作崇,想着先前那几次,不由有些懊恼,但周玥压抑的叫声把我唤回现实,我有些腰酸,待到完事后周玥已经精疲力尽。
  我拿了只手机递给她,让她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周玥虚弱的点点头,凑在我唇上亲了一口才下车。
  我趴在方向盘上看她走远,等抽完第三根烟时,接到了梅春的电话,他说明天是冬至,梁培今天回来了,晚上两家人一起吃个饭,就差我了……                        
作者有话要说:  额,哈哈,这是本人第二本BL,相信应该是进步了的,毕竟耗时还算长,用了很多心去写,也花了很多感情。
 
  ☆、八年前(一)
 
  “秦灿,你老子回来了。”梅春摘下军帽,发腊上的太多,油光可鉴。
  我应声拧住刹车,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问道:“他不是被上面安排到南方抢险了吗?这么快啊!”
  梅春一脸高深的蹲下来,我直接飞扑到他背上,他答道:“这不今天你十五岁生日嘛,你老子还能忘了。”
  “哼!感情又是你提醒的,你跟我爹才混几天,就升到这个份上了。”我按住他肩上的徽章,都四颗星了。
  “运气好罢了,你猜这次的礼物是什么?”梅春把我放下来,还没走进家门就听见里面不少人在讲话。
  “秦灿那小子我看就是当将军的料,太狠了,比我当年还要威猛,三两白酒下肚,眼都不眨一下。”
  “他小子把老秦的那点全遗传上了,而且长的也英气,比得过当年的朱将军。”
  “上次射击比赛,他箭无虚发,其他小孩连枪都拿不稳。”
  ……
  从小这些我就没少听,不过听多了还真是腻歪透顶,老头子应该在二楼休息,我走进去对一群老头喊道:“林叔好、王叔好、张叔好……。”
  “来来来,今天你寿星,王叔给你包了个红包。”
  “这是前阵子我儿子在国外寄过来的派克金笔,好好学习啊,你张叔可是指望你将来有大出息的。”
  “边疆那块产的上等和田玉对牌,请高僧开过光的,避邪保平安。”
  ……
  梅春大概也是知道我不耐烦了,忙喊道:“开饭了,老头子醒了。”
  我一一谢过后,便把东西塞给梅春收着,跟着被人安排到上席切蛋糕,洋的那套本来我就不喜欢,吃完长寿面那群老家伙把我爹围的水泄不通,梅春也跟着在那边敬酒,而那群老妈子都跑后院嗑瓜子去了,门铃响了也没人管,我起身开门,梁培一个人拎着几大袋水果站在门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