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只此一生 作者:天依依

字体:[ ]

  
 
《只此一生》作者:天依依
 
 
    文案:
    年少时,他们曾是最亲密的玩伴,再见却已成了格格不入的陌生人。
    一精神洁癖跟一刚出狱的无赖别扭的同居生活。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都市情缘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肖意、肖数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第一章
    陈近一脚刚跨出办公室,恰巧看到肖意从被审计单位回来。七月初,暑意逐渐浓烈的时候,他穿着一件白色衬衣,领口微敞,露出一小截锁骨。想来是外头太过炎热,他一边卷着袖子,一边正跟同行的张重、王磊说着什么,眉头额间有些细微的汗珠。男人的脸很周正,没有过多修饰,干净舒服。
    陈近向来对于颜值很看重,更甚于业务能力,所以看到肖意他们心里总是忍不住得意,不枉当初为挖角苦下一番功夫。这帮人一出动,个个一米八几的大帅哥,多给他争脸啊!
    “陈所?”肖意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对于这位年近五十、拥有业界老狐狸之称却偶尔恍惚神游状态的老板,他早习以为常。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陈近靠在门边,眯着眼笑。对方背脊挺直,只远远地站着,便有一种不同于他人的气质。
    “项目比较简单,差不多了。”肖意回头让张重跟王磊把一大堆取证回来的资料先搬回办公室,他看到陈近朝他招了一下手,有些无奈地笑笑,“上吊还让人喘口气,我刚回来水还没喝一口,又有任务?”
    “好事,便宜你了,进来说。”
    陈近的办公室冷气开得很低,肖意一进去,就感觉一阵鸡皮疙瘩,瞬间把全身的汗水都收了回去。他看到陈近打算给他泡茶,忙上去拦下来:“行了,我自己来吧。”
    陈近也不坚持,往转椅上一坐,神秘兮兮地从抽屉拿出一份简历扔到对方面前:“你看看,合不合用?”
    肖意知道一般的人事聘用陈近不会这么慎重,他只粗粗看了几眼,便知道了大概。照片上是个清清秀秀的女孩子,一副不谙世事的单纯。
    “叶依,老朋友的女儿,我让她跟着你实习,财大的,算起来也是你小师妹啊。”
    肖意面无表情地把简历一推:“跟别组吧,我这里有张重和王磊就够我烦了,不想带实习生。况且皇亲国戚的,得罪不起。”
    “该教教,该骂骂,你不用给我留面子。你也知道我们事务所狼多肉少,交给别人我不放心,不能负了老友的信任。”
    “你就放心我?”肖意慢慢地将衬衣袖子放了下来,嘴角含着一丝冷笑。
    陈近用狐狸的眼神盯着眼前的男人,他有着一副足以让女人心神荡漾的俊朗面容,却用冰川般性子将一切人事拒之门外。这些年,他身边别说是女人连雌性动物都不曾见着一只。这样的人,哼哼……
    肖意被他盯得有些不自在,忍不住开口:“你想怎么样?”
    “让她跟着你吧,不然我把贺宇那组的于菲菲调给你?”于菲菲是所里出了名的花痴,又是话唠,人人敬而远之。陈近的语气依旧很温柔,但是已经听得出胁迫之意。
    其实对于肖意来说,无论叶依还是于菲菲,都不是他的意愿。但是如果只有A跟B的选择,他还是选叶依。不是迫于陈近的压力,而是他实在忍受不了一个花痴八卦的女人整天在自己耳边吱吱喳喳。虽然他现在也不敢保证这个叶依是不是也是这样的物种,但就目前情形来看,他别无选择。
    他的严厉是所里出了名的,张重和王磊刚进来时亦是挨了不少骂。他倒不在乎人家在背后怎么议论他,用他的话说严谨是会计师的职责,他以前也是被陈近这样骂出来逼出来的。他不愿意带女生是嫌麻烦,至少张重跟王磊不是省事的。
    事实证明他的担忧是正确的。那叫叶依的女孩来报到的第一天,穿着件白色连衣裙,长发披肩,袅袅亭亭地往那里一站,吸引了办公室里所有男性的目光。张重跟王磊更是眼放异彩,一个比一个殷勤。
    相处了几天,那个叶依也就一般涉世不深的女大学生样,有些懵懂傻气,不算特别娇弱,但也算不得刻苦发奋。估计就混个实习经验,末了盖章给学校交差。所以肖意也不曾在她身上用心。
    只是有一日,陈近忽然来找他,说让这女孩子出出外勤吧,整天在所里看书怕她闷坏了。
    肖意想,你是老板,你说了算。
    第二天,他就让张重带着她去了一家企业,让她找找凭证录录数据做些简单的活,也顺便了解一下审计流程。小丫头第一次出外勤,挺高兴,跟张重在一边没完没了地窃窃私语。
    回来的时候,肖意就问张重:“你们聊什么呢?”
    张重回答:“就一些专业方面的东西,聊完了,也聊点私事。”说这话时,眼里有那么点得意。
    肖意略微有些无奈,终究敌不过这帮家伙肆意喷发的青春荷尔蒙。
    回到所里检查资料的时候,发现少了一张询证函,这些是叶依负责保管的。叶依一下子吓得不轻,面红耳赤,不知所措。肖意自然没有留情面,责问了几句。小姑娘走出办公室时,眼圈泛红,泪水啪嗒啪嗒掉了下来。
    张重看不下去了,就说:“她是新手,又是女孩子,算了吧。我再去趟对方单位,补一张回来。”
    肖意淡淡地瞅他一眼,没有说话。他倒不是借题发挥,毕竟还受托于陈近,只是一贯的冷漠让他没有过多解释。
    张重看肖意面无表情,深知他的脾气,也就不废话了,赶紧又跑了一趟。
    肖意去了趟厕所,经过茶水间的时候,看到叶依正揉着眼睛跟于菲菲聊天。因为听到提自己,他不自觉地放慢了脚步。于菲菲长得胖乎乎的,顶着一头蓬松的小卷发,平时特爱抱着零食各办公室串门。
    “……你说肖老师为什么老是准对我啊?“叶依委屈地说,“我又没得罪他,还是学长呢,一点情面都没有。”
    “他特别对你凶,可能对你比较特别吧。”于菲菲又开始八卦本性,充分发挥她天马行空的臆想能力,“这就是典型霸道总裁的故事啊,虽然他不是总裁,但这不是重点,他有一颗霸道的心足以。他肯定对你有意思,等男二号出现,他感受到威胁的时候就会跟你表白了。”
    “你在胡说什么啊?”叶依原先还委屈着,听于菲菲瞎扯一通后就有些一愣一愣的。
    “听我的没错,小说都是这么写的。你们是师徒又是校友,这关系太微妙了。师生恋,多浪漫啊……”
    “是……是吗?”
    “对啊对啊!”
    肖意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地捏了捏眉心,这都什么跟什么。对于人际关系,他一向只求简单,不想太多牵扯。
    傍晚下班之前,张重一边喊着牙疼一边递给他一张请假条:“老大,我明天早上去看牙医,请半天假。”
    肖意不动声色地看着他表演,也不说话。张重看到他冷冽的目光,心里就有些虚,牙疼也装不下去了。
    王磊在此时推门进来拆穿他:“老大,你别信他,他是想请假去买演唱会门票讨好叶依。”两人为争一个叶依如今关系紧张着呢,相互拆台。
    “老大,我错了!”没等肖意开口,张重早早垂头道了歉,顺手狠狠拧了一下王磊的胳膊。
    肖意看着两人打闹,忽然提笔在请假条上签了字:“拿去吧。”
    张重惊讶地张了张嘴,小心翼翼地接过了请假条,看到上面真真确确签了肖意的大名,还是一脸怀疑。
    “钱够吗?”肖意取了钱包,数出两千块给他,“先借你,什么时候还我都行。
    “老……老大……”张重拿钱的手都有些哆嗦,他想要不是自己在做梦,就是对方脑子突然坏掉了。
    “别站着了,走吧。”肖意抬头看着张重,忽然加了一句:“注意点,别耽误了工作。”
    然后张重跟王磊面面相觑,一脸的不可思议。两人走到外面迫不及待地开始小声议论,张重说:“他是魔怔了么?”
    王磊摇头:“我觉得他不是我们老大,我们老大一定被外星人绑架了!”末了他又幽怨地拍了一下对方的肩膀,“你这狗屎运!”
    张重也不忐忑了,钱在手那是实打实的,给王磊留下一个我就是走狗屎运了你咬我呀的得意表情,屁颠屁颠跑了。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肖意看到张重王磊两人正碰着脑袋撅着屁股在电脑前,眉头一皱:“干嘛呢,上班时间。”这两人跟他一个办公室,做什么都在眼皮子底下,他免不了提醒几句。
    “老大,早。”张重指着电脑屏幕说,“看新闻呢,说有一个极度危险的杀人犯越狱了,跑杭城来了,人心惶惶的。”
    肖意冷笑一声:“杀人犯离你远着呢,关你什么事?”
    “那可不一定,谁知道他藏哪呢。老大,你常年一个人住,也要注意点安全,特别是晚上一个人千万别走夜路,当心被劫财劫色。”
    “什么乱七八糟的。”肖意随手拿过一本书拍了一下他的脑袋,想起刚才叶依不知是不是真被于菲菲洗脑了看到他羞涩地躲开时的情形,就随口问,“你门票买了吗?”
    “买了。”
    肖意还想说什么,手机忽然响起,他就没再理这些,去外面接电话。一个陌生来电,电话那端也不说话,听得到喘息的声音,莫名的有些慎人。肖意当是有人恶作剧,挂了也不放在心上,只是下意识又低头看了一眼号码,若有所思。
    张重看肖意离开,有些奇怪地用肘撞了一下王磊,问:“你说他怎么忽然对我的事这么上心了,吃错药了?”
    王磊眼睛盯着手机屏幕,淡淡一笑:“估计抗不牢思春了,也难怪,这么大人了连个女朋友都没有。”
    “你是说他也看上叶依了,故意试探我呢?”张重神色顿时变得凝重,如果真是这样,这是一场没有任何胜算的仗。
    晚上,借着街道两旁的灯光,肖意慢悠悠地回到公寓。下班后陪陈近跟客户一起吃了个饭,席上自然少不了喝酒扯皮,虚情假意一番。肖意这个陪桌的显得低调,大部分时间在含笑点头、斟酒布菜。应酬完了,他看离住的地方不远就走路回来,权当散步消食。
    夜有点深,小区里没有人。不知是不是白天张重的话起了作用,他觉得背后忽而有些凉飕飕的,敏感地回头,却不见任何人影。他自嘲地笑了笑,看来是想多了。
    单元楼的门平时这个时候一定是关着的,今天不知什么原因半掩着。肖意觉得有些奇怪,乘电梯上了七楼,正拿钥匙开门的时候,背后忽然就贴上来一个壮实温热的身躯,让人没有一点防备!
    “好久不见!”来人在后面似乎不怀好意地笑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