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意中人(娱乐圈) 作者:青衫岱川

字体:[ ]

 
 
文案
 
过期影帝得罪圈中大哥混得比十八线明星都不如
转行后他是危机公关总监and小鲜肉经纪人
名牌控 一大堆黑历史
还遇上个上辈子一定是搅乱了骨头的‘男神’(精病)
举步维艰
娱乐圈的恩怨情仇(瞎编)明里暗里各种撕(并不高明)
老腊肉遇上小鲜肉
擦出不一样的爱火
从此霸道鲜肉爱卖萌~
 
年下 1V1 HE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娱乐圈 年下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栾景行,卫琛 ┃ 配角:许江天,戴煜 ┃ 其它:娱乐圈
 
 
  ☆、第一章
 
  栾景行背靠真皮沙发,手中的钢笔转得飞快。
  坐在他对面的女人拨了拨及肩长发,疑惑的看着她喊了好几声却没有丁点回应的男人。
  “景行,你有在听我说话吗?”姚蓓之浓妆下的脸掩饰不住近日因丑闻产生的憔悴。
  栾景行回过神来,微微一笑,“哦,你的事情我都了解了,这件事交给我办,你放心吧。”
  在娱乐圈这种波诡云谲的地方,明星一旦有了丑闻便会很轻易的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上,姚蓓之的事情他早就通过媒体了解到七七八八,他刚才只是在想白玫昨晚传给他的邮件而已。
  转动的钢笔停下,栾景行将它插入西服左边的口袋里,“你看过《奥罗拉公主》吗?”
  “这和我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姚蓓之点了一支烟。
  “韩国电影,拍得很棒。”栾景行边说,手也没闲着,在笔记本电脑上敲着什么。
  “我现在可不是来找你谈电影的景行,这几天的新闻让我很难堪,现在只有你可以帮我了。”姚蓓之蹙着秀气的眉吐出一口烟来。
  烟雾弥漫里的栾景行点了点头,微笑道,“我是在帮你蓓之。让公司给你开一部《奥罗拉公主》,以失子后绝望痛苦的母亲形象博取关注,角色定位越可怜越好,关于你外遇导致和丈夫离婚的事情一律不要再回应,丑闻有时候就像弹簧,在压到最低的时候借力反弹反而越高。”
  栾景行将屏幕转向姚蓓之,那上面是《奥罗拉公主》的电影片断。姚蓓之吸烟的动作顿了顿,全神贯注的看着电影。
  栾景行继续道,“现在的新闻对你很不利,如果失去孩子的抚养权就更坐实了媒体的报导,你将来的演艺道路很有可能因为这件事而停滞不前。电影越早开拍越好,待到上映之日我会给你造势,顺便放出你先生勾结女伴外出的照片,到时候你哭一场就成了被你先生反咬一口受尽委屈的白莲花。还有,这种惨兮兮的影片最易讨电影人的欢心,以你的演技驾驭这种片子不是问题,到时候别说孩子了,就连影后桂冠都是你的囊中之物。”
  栾景行有条不紊的计划和淡定的笑容安抚了姚蓓之烦躁的心,直到长长烟灰掉落黑丝袜上她才回过神来。
  她凑上前亲吻了栾景行的脸,宽心道,“景行,如果不是你,我的演艺生涯恐怕就要完了。”
  “不客气,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以后有困难再来找我。”
  栾景行的翩翩风度让姚蓓之很受落,也很陶醉。
  画着浓黑眼线的凤眸一掀,软软靠在栾景行的身上,姚蓓之低喃,“景行,你是我见过的圈里最好的男人。”
  “我早就不是圈里的人了。”栾景行更正,对姚蓓之的投怀送抱既不抗拒也不贪恋。
  “真是可惜了,本来还想和你合作的。”姚蓓之惋惜的叹气。
  栾景行将圈住他脖子的白皙双臂拉下,轻轻拍了拍姚蓓之的脸,“这段期间低调点,别再被媒体挖到了料,嗯?”
  “好嘛,我知道了。”姚蓓之笑着在栾景行的脸上亲了一下,凑他耳旁暧昧道,“等你喜欢女人的时候,来找我吧。”
  栾景行微笑点头,牵着姚蓓之的手,送她离去。
  回到办公室,助手白玫等在那,她略带犹豫的问,“栾总监,你确定要这样做?”
  “怎么了?你觉得不好?”栾景行五指稍微的扯开了点领带,不见客的时候他喜欢随意一点。
  “姚蓓之可是三年没带过宝宝,就连她家的保姆也爆料说姚蓓之常常带男人回家,这样的环境对宝宝的成长恐怕……”
  白玫也有小孩,栾景行知道她担心什么。
  “姚蓓之虽然不是个合格的母亲,但总好过宝宝自小跟着暴力倾向的父亲过日子。演戏最有趣的地方在于投入角色一旦激发出来的情感会让人感同身受,姚蓓之是个聪明的女人,我相信《奥罗拉公主》改变的不是只有一个孩子的命运。”
  “那么让姚蓓之拍电影这事是栾总监故意安排的?”白玫后知后觉道。
  栾景行淡淡一笑,“差不多吧。”
  白玫自栾景行出道就担任他的助手,直到进入伟达娱乐公司,起初她还担心经过那件事后栾景行会性情大变,毕竟危机公关这行突发性太强,同行间不择手段的案例不在少数,她知道这一行很复杂,她只是没想到栾景行能行事狠历周到的同时又极具人情味。
  她跟在栾景行身边快十五年了,即使在栾景行身处谷底时仍然没想过离开,栾景行劝她走,她反而干劲更足,如果说这世上真有什么奇迹的话,她更愿意相信栾景行就是努力创造奇迹的那个人。
  “我们干这行帮助别人的同时不免会伤害另一些人,但记住能够缓和绝不激发,除非是事实否则不要轻易泼脏水。”
  “我知道了栾总监,不过我还是不懂,为什么全世界都在关心姚蓓之偷男人的时候,你却找私家侦探偷拍她先生?”
  “每个圈子有每个圈子的规则,姚蓓之身为当红明星不会不懂,背着先生偷欢这种事情她一定会做得小心翼翼严丝合缝,如果是记者偷拍,在事情还没完全确定之前早就见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掌握了全部的证据,让她措手不及,唯一能解释的就是她先生下套了。”
  “姚蓓之的先生也不是吃素的,据闻他早已找好了专打离婚案的律师。”
  “无论是谁先背叛的谁,为了不给妻子赡养费而实行偷拍这种事情已经失去了一个男人应有的风度,就算他的律师再高明,孩子的抚养权也终究不会落在他的手上。”
  即便曾经如胶似漆,一旦分手还是少不了恶心对方,栾景行看着桌上散落的艳照,讽刺一笑。
  娱乐圈的规则,他比所有人都懂。
  西装裹身的男人淡定温和,嘴角噙笑,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成熟儒雅的魅力,任谁也想不到,他曾经是圈里的人。
  “为什么盯着我看?我脸上是有什么?”栾景行嗓音温和。
  “呃,没有……”白玫心虚的摇头。
  他大概能猜到白玫在想什么,“你还是不习惯吗?”
  “不是,”白玫摇头,“我只是觉得现在的你很好。”
  状态好得……白玫都不敢回想从前他那些日子是怎么过的。
  知道她即将结婚的前两个月,每天只吃一顿,就为了结婚那天给她封一个厚厚的红包,还说什么要在这一顿上补回来,所有的人都笑了,但白玫却哭了,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曾经是那么的骄傲、光芒逼人。即使到如今她称呼他为栾总,但两人的交情却是一直没变过。
  闻言,栾景行若有所思的笑了。
  离开娱乐圈的十年他干过编剧、策划、小成本电影制作人、剧务……最后没人敢用他。只要半只脚还在圈里,他就被迫不能安生,虽然现在仍旧停留在圈子外沿,但总算稳定下来了。
  回想过去十年光景,栾景行不是不感慨的。得罪了圈中大哥,他的事业便是每况愈下,到最后的停滞不前穷困潦倒,哪里还有当日‘当红炸子鸡’的风采。如果不是许江天及时拉了他一把,只怕他现在还在苦海里挣扎。
  “对了,昨晚的邮件我看了,事出突然,我会再向许董核实。”关于昨晚白玫发来的邮件内容,栾景行确实不懂许江天是怎么想的。
  他拿过笔记本电脑,输入卫琛的名字后,网页出现了有关他的消息。
  视觉系乐队主唱,出道至今3年拥有6次双白金销量,因唱片公司老板欠债跑路,把他的合约抵给了许江天,而许江天为了让他抵偿前老板的债务而决定力捧他,为公司创造收益。
  白玫看了眼屏幕,忍不住问,“这个人……就是传说中的非主流吗?”
  栾景行嘴角勾了勾,白玫的话还真有点说到他的心上了。
  长发,脸涂得死白,单是眉毛就打了3个环,假睫毛厚得可以夹死苍蝇,正常男人的确不会这样打扮,可这样就算了,他实在受不了男人戴彩色美瞳涂黑色指甲油。
  “我会告诉许董,要力捧他不现实。”栾景行想,许江天的脑袋一定被门夹了。
  “可许董说了未来的投资都砸在卫琛身上,而且还指定让栾总监当卫琛的经纪人……”
  “一个艺人不是说力捧就力捧,前期策划、投资、资源、宣传都要从长计议,另外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捧,如果没有资质,就不叫砸钱投资,而叫浪费钱。”栾景行缓缓道。
  “栾总是觉得这个卫琛不行吗?”
  栾景行笑了笑,“只可惜伟达不做唱片,像卫琛这种一没演戏经验,二没长相,就算我帮他找再多资源恐怕都红不起来。”
  他不想当经纪人,退一万步来讲,就算报答许江天的提携之恩,至少对象也得是个可造之材吧。
  只不过他话音刚落,没关上的门却被来人粗鲁推开了。
  “你说我红不起来?”跟低音炮似的声音。
  卫琛站在门外,神情冷酷看不出表情。
  现实中的卫琛和栾景行电脑里的卫琛一模一样,他穿着皮夹克,靴子是流苏款,身上挂满了玲玲铛铛的金属饰品,往皮沙发上重重坐下,四肢大喇喇的摊了开来。
  “卫琛你来啦。”白玫僵硬的笑道。
  卫琛目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白玫朝栾景行挤了挤眼,“那栾总你们谈,我先走了。”
  白玫走后,室内的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起来。栾景行想了想该怎么解释刚才的话,猛一抬头,却见卫琛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桌前,正用不太善意的眼神盯着他。
  栾景行感到了压迫,便站了起来,却发现将近一米八的他居然比卫琛还矮半个头。
  “你说无论我拍什么戏都红不起来?”卫琛双手环胸,话语间叫人听不出情绪。
  这是责问吗?栾景行想了想,还是决定打开天窗说亮话。
  “鉴于你的合约被前公司抵给了伟达娱乐,你现在就是伟达的艺人,但伟达并没有涉足唱片界,所以以现在情况来看,你只能转型,其实转型无非也是幕前幕后两个选择。说真的这一行很现实,没有好皮囊根本当不了主角,但有一种情况例外,那就是你拉资进组,不过这个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很多人刚进电影圈都以为可以一炮而红,但与其自身能力不足到头来被羞辱,或者说在圈子里耗尽了青春最后什么都捞不到,我劝你还是认真的考虑一下要不要转到幕后。”
  与其抱着大红大紫的想法开始再被踩到尘埃里,栾景行只是好心提醒眼前的男人,靠刷白面儿也掩饰不了长得不好看的事实。
  其实他也知道,他这么说很难听,心态不好的免难玻璃心碎一地,指不定他还要挨对方的拳头,不过倘若这一拳可以让卫琛认清事实,无谓做不属于他的美梦,栾景行觉得无所谓了。
  毕竟这一行的残忍,他十年前已经领教过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