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十二家租客 作者:安少宇

字体:[ ]

 
书名:一十二家租客
作者:安少宇
 
所有看文的妹子需要看一下这段话,提前给大家打个预防针,本文基本没有结构可言,没有文笔可言,是作者为了满足朋友恶趣味的文章,所以对文章有要求的朋友最好不要点击此文。文章还涉及小受出轨等有可能会被人唾弃的内容。请各位亲在看文之前深思熟虑。
 
这是一个热爱表演和代入的欢脱受,和一个面瘫温柔的程序猿攻的故事。
这是一个毒舌病骄美人受,和一个神棍攻的故事。
这是一个中二有钱倒贴受,和一个沉稳冷淡攻的故事。
这是一个1v1但是要乘以3,的故事。
依水家园三号楼的十二层,住着拿着扫帚可以大杀四方的包租婆,住着热爱表演和代入的写手大神,住着二十二岁还在上高中的美男,住着二缺的大学生。
 
欢迎你的入住。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青梅竹马 三教九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霍峰,陆灏,邵谊 ┃ 配角:谢暄桦,耿萧,楮墨 ┃ 其它:疯货戏诸侯
==================
 
  ☆、第一章
 
  上帝说,你之所以不是大神,就是因为你更新的太慢。
  霍峰觉得这句话简直就是至理名言,于是自从他开始码字到今天为止,没有周末没有假期,每天晚上八点黄金段更新一万字,比新闻联播都准时。
  “我每天早上睁眼,想到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我已经欠了一万字了。”霍峰如是说,此刻的他双手包着绷带,一只手打着石膏,在他以死相逼的强烈要求下绑绷带的手留出一只食指,现在他正挥舞着着这根手指在键盘上敲字。
  “今天你要表演杨白劳?”陆灏将洗的晶莹透亮的樱桃放在桌上。
  “不,我是在体会史铁生当时的心情。”
  “等你拆了绷带以后就没事了。”陆灏捏起一个樱桃的递给到霍峰嘴里,霍峰口齿灵活的将樱桃肉剥了下去,将核吐在了陆灏手里。
  霍峰咽下嘴里的樱桃肉以后又张开嘴,像一只嗷嗷待哺的小鸟一样向陆灏要樱桃,陆灏也非常配合的给他的嘴里塞了一颗樱桃。霍峰用牙齿剃掉樱桃肉以后直接将樱桃核发射到窗边的垃圾桶里,神神秘秘的凑过去,对陆灏说:“我想上厕所。”
  将床上的小桌子移开,陆灏把他从床上扶下来,霍峰一溜烟的跑进厕所里,半晌厕所里传来一阵幽幽的声音:“小灏灏~~~~”
  陆灏看到霍峰从卫生间探出头伸出他唯一的那根可以动的手指勾了勾,陆灏走过去,看到霍峰一只胳膊挂在胸前,对陆灏说:“我脱不了裤子。”
  陆灏无语的将手伸手过去,帮霍峰脱下裤子掏出了他的小JJ,然后将霍峰的手指掰成一个钩子状,将小JJ架在那个他的手指上说:“开始吧。”
  半晌,霍峰眼泪汪汪的转过头对陆灏说:“你别看了,他紧张。”
  “不要乱用拟人句。”陆灏说完打了一个绵长的口哨,霍峰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哗啦啦的解决了自己的生理问题。
  随后陆灏一脸漠然的拿着已经完事的小JJ甩了两下,妥贴的放回原处,取了擦手毛巾帮霍峰将那根手指擦净,又开始帮着霍峰洗漱。霍峰一边享受着陆灏的服务,一边嘴还闲不下:“我们等一下要睡觉了,我身上的t恤怎么办。”
  “我去借把剪子,剪开,明天我帮你带件篮球衣来,宽松好穿还不会碰到伤口。”
  “哎呀。”霍峰突然娇羞的戳了陆灏一下,说道:“用剪刀多没情趣啊,我们不如用撕的,电视里不都这样演的嘛。”
  陆灏早就习惯了霍峰的这种抽风行为,将毛巾搭在架子上,转身出去--借剪刀。等到他回到病房的时候,霍峰已经坐在床边等他了。仿若一位等待新郎来掀盖头的新娘一样,掐着嗓子说:“既然你想用剪刀,那人家也没什么意见,只是一定要温柔些对人家,这可是人家的第一次。”
  陆灏看着霍峰现在的死样子,恨不得用手里的剪子戳死霍峰,不过看到霍峰手上白色的石膏和绷带,又想到是因为自己霍峰才变成这样的,陆灏也就只能叹一口气由着他抽风了。其实陆灏也很无奈,他只不过是今天让霍峰给自己去公司送个文件,从小区到公司左右不过十分钟的路程,霍峰就有本事将自己搞进医院。当小展给自己打电话说霍峰出了车祸时,自己简直被吓得魂飞魄散。
  在医院见到霍峰的时候,他左手石膏右手绷带抱着自己的文件乐呵呵的对自己说:“文件一点事也没有,完好无损。”陆灏当时就忍不住扔了文件一把将霍峰抱在怀里,那种内疚的感觉快要把他淹死了。他怎么可以容忍自己最心爱的人因为那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而受到伤害。
  “我要是以后都打不了字怎么办,这可是我吃饭的家伙。”霍峰被陆灏抱在怀里,闷闷的说,身体还一抽一抽,霍峰一向都是一个天塌下来都能当被子盖的人,现在的这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简直要把陆灏的心都要绞碎了。
  “那我就做一辈子你的手,给你打字,帮你做一切你做不了的事情。”
  “小灏,你一定要记住你的承诺。”
  听到这里陆灏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一把将霍峰从怀里拉出来,看到霍峰为了忍住笑意脸憋得通红。
  “到底什么情况。”陆灏问到。
  霍峰无所谓的耸耸肩说:“只是医生包的比较夸张而已,等过一段时间来拆了绷带和石膏就没事了。医生说今天晚上需要住院观察一晚上,以防止这个小说变成失忆狗血言情剧或者是重生小说。不过,小灏灏,你这是第一次这么配合的和我演戏,我好感动啊。”
  顿时,之前那种“你是风儿我是沙”般的气氛就被破坏殆尽了。陆灏的心疼就都变成愤怒,真想抓着霍峰打他一顿,责怪他为什么这么不小心,出门十分钟就将自己搞成这幅德行。
  陆灏给霍峰办了住院手续,由于医院普通病房爆满,所以霍峰很荣幸的花了大价钱住进了现在的单人间。陆灏看着挂了好几个零的付款单眉头紧锁,仿佛那是一笔他承担不起的巨额钱款一般,霍峰在旁边用手肘戳戳陆灏的腰眼问:“怎么,心疼了?”
  陆灏哼了一声没说话,霍峰大受打击的蹲在床边种蘑菇去了,虽然霍峰的治疗费用确实不低,但也不是难以承受,只是陆灏觉得,这笔钱的数额越大就象征着霍峰糟的罪越多。
  ……
  陆灏低着头把霍峰的半袖剪开,索性剪刀是圆头的也不怕戳到人,只是每次剪刀头碰到霍峰,霍峰就躲来躲去的,陆灏要防止扯的过于用力会碰到霍峰的伤口,又要注意剪刀头不要碰到霍峰,原本很简单的事情搞得半天才做完。
  霍峰肉疼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冒险者限量版T恤变成碎片被陆灏扔进了垃圾桶。
  “要不你把上面的图案剪下来给我吧,我花了七百买的T恤T^T”霍峰还在做垂死挣扎。
  “七百?”陆灏一挑眉,问到:“怎么变成七百了,你当时不是告诉我这件T恤只花了三百吗?”
  “诶?”霍峰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用包了绷带的右手顶着额头哀嚎道:“啊,小灏,我好像有点头疼啊,不会是要脑震荡或者是失忆了吧,我不想忘了你啊,我们的美好生活才刚刚开始啊。”
  陆灏也不说话,就站在床边冷冷的看着霍峰耍赖,霍峰看到耍赖无望,就趴在床上装死。最后陆灏走到门边啪的关了灯说:“睡觉。”
  刚刚关灯的时候霍峰还算安静,只是慢慢地就控制不住了。
  “我睡不着。”霍峰就像一条大号毛毛虫一样不安分的在陆灏的身边扭来扭去的。还不时的用自己还没残废的手指戳戳陆灏,搞得陆灏不胜其烦。
  “我们来做吧,在医院病房里做,我来演病人,你来演半夜来查房的医生,然后看到我这样美丽柔弱的病人,突然间兽性大发,我不愿意,就奋力抵抗。哎对了,你是喜欢那种默默无闻的抵抗,还是喜欢我含着泪躲在床边说‘不要~~~~’。”霍峰坐起来越说越兴奋。
  “我不会对一个双手残废的人兽性大发的。”
  “TAT你骂我是残废。”
  陆灏在黑暗中翻了个白眼,爬起来,转身给了霍峰一个吻,将他按倒在床上,对他说;“我兽性大发完了,你快睡吧。”
  一直闹腾不休的霍峰这才安静下来,打了一个打哈欠,不久,就睡着了。
  前一天睡的早,第二天起的自然也早,霍峰一大早就爬起来,坐在床头深情款款的看着还没醒来的陆灏:“My Dear,你的皮肤是如此的洁白,仿若那珠峰上终年不化的积雪,你的唇是如此的红艳,就如同那滋养在爱情中的玫瑰一般,你的睫毛如此的浓密,这一定是黑天鹅遗落在这里的羽毛,只是为什么你还不睁开眼睛来看看我,我知道你已经沉睡百年,等待的就是勇敢的王子的吻,不要害怕亲爱的,我来了。”
  霍峰说这话就将嘴撅成吸盘状向陆灏靠近,陆灏及时睁眼,用一只手盖住了霍峰的脸,将他推开,冷淡的说:“去刷牙。”
  陆灏将窗帘拉开,阳光温暖而明媚,病房所在的楼层非常高,站在这里有一种一览众山小的感觉。护士开门进来给霍峰量体温,一切正常,只待今天医生检查完了以后就可以回家了。在陆灏的帮助下,霍峰成功的完成了自己的洗漱。
  “我想喝金瓜粥。”霍峰坐在床上,一边开着电脑一边点餐。
  “吃什么?”
  “鸡蛋饼,不要鸡蛋。”
  “……”
  霍峰双击打开自己的新文,字数统计显示三十万字,现在已经发到网上十一万字了,剩下的存稿至多使用两个星期,要是在那之前手还是不能打字,那就只能请假了。毕竟起航原创网的人都是打字机,一天更新两万字的人大有人在,以自己这一根指头与他们抗衡,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病房门被人从外面大力的推开,邵谊走进来看见霍峰正坐在电脑前打字遗憾的说:“二霍,我姐是说你瘫痪了,这不好好的嘛。”
  “你才瘫痪了,我只是左手骨折右手擦伤而已。”
  邵谊将书包扔在椅子上,拿起霍峰的右手研究了半天才说:“你当初怎么不把中指留出来。”
  霍峰眼睛一亮说道:“我过两天来换药的时候就让医生这么包。”
 
  ☆、第二章
 
  “对了,一个坏消息,冒险者十月一日在H市有大型见面会。”邵谊一边说着一边看着霍峰的手,语带笑意的说:“以你现在的状况,我猜灏哥是不会让你去了。”
  冒险者是一款当下非常火爆的古风大型多人在线角色扮演游戏,把前面的那句话精简一下,就是冒险者是网游。霍峰和邵谊两个人都是这款网游的忠实支持者,虽然霍峰在网游方面的天赋远远不及他在码字方面的天赋,但是这并不能阻挠他对网游的热情。
  “还有一个好消息,住1209徐竞霄要搬走了,我今天早上听到的。”邵谊说话时虽不如动声色,但是字里行间都透漏着一种喜气洋洋。
  霍峰对这条好消息非常满意,他也不喜欢徐竞霄,如果一个人能做到让所有的人都喜欢,是不容易的,但是要做到让所有的人都讨厌他,更是难,不过徐竞霄就很成功的克服了这项技术难题,成功成为12楼最不受欢迎的房客:“他终于要搬走了,他整天像个塑料袋一样,烦死人了。”
  “塑料袋?为什么是塑料袋?”
  “塑料袋是装东西的,他整天装啊装啊,太能装了。”
  “……”
  “我在石膏上给你加点东西怎么样。”邵谊从书包里掏出一支油性笔,跃跃欲试的比划着。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