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玉鸟儿飞进小竹楼 作者:_夜羽

字体:[ ]

 
玉鸟儿飞进小竹楼
作者:_夜羽
 
 
文案
城里来了个风流俊俏的小医生,还是妇产科的
山寨里出了个翡翠王,真土豪也是真汉子
小村医吊儿郎当的倚在竹楼边,对着土豪挥挥手,有病记得来找我。
土豪转身把小村医扛进自己的小竹楼,我这病,能治不?
小村医一脸凝重,你这病恐怕药不能断,得治一辈子!
土豪一挥手,不怕,有钱,任性,一辈子就一辈子,少一天都不行!
 
 
内容标签:励志人生 甜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思罕,秦小川 ┃ 配角:孔雀,岩平 ┃ 其它:翡翠
==================
 
☆、思家添丁
 
作者有话要说:  文章前面侧重思罕多一点,因为前面有一部分时间和《小河》重合,所以为避免情节重合,就从思罕的角度写
文章里会介绍一点翡翠有关的东西,因为和情节有关,感兴趣的小伙伴和学习一下,不是伪知识
更新稳定但不会很快,大家可以养肥再来~~~
不坑不后妈!
  思罕第一次见到秦小川是在他外甥出生的那一天,那一天,秦小川满身泥水的奔进曼松寨,挽救了思罕最珍贵的亲人。
  思罕的爷爷曾经是曼松寨的头人,虽然后来这种头衔基本不存在了,可是思家在曼松寨依然是被人尊重的,特别是到了思罕这一代,但是思罕的成功并不来自于他的父辈,相反,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逼迫了思罕的成长,最终成就了一代翡翠王。
  在思罕十七岁的时候,一场意外夺去了思罕父母的生命,留下了年迈多病的奶奶和四个未成年的孩子,那时妹妹玉京只有八岁,岩畲和岩醒这对双生子只有四岁,奶奶因为严重的风湿而常年卧床不起,家的重担落到了思罕稚嫩的双肩上。
  显赫了几代人的思家眼看着是没落了,善良的傣家人不会冷漠以待,有人提出可以收养玉京和岩畲、岩醒兄弟,可是思罕婉拒了,他坚信不论发生什么,家都不能散了。
  思罕退了学,凭着自己的一股韧劲靠着挖草药卖山货,让家人撑过了最艰难的一年,十八岁的那年,思罕在山里遇到了一个贩玉石的商人。那些年,翡翠并不像如今那样价格高昂,当时那个商人相中了思罕挂在胸前的那块平安扣,那是思罕出生的时候,思罕的爷爷专门让人从缅甸帕敢寻来了一块龙石种,请最好的工匠给长孙雕了一只平安扣。
  商人打听了思罕家的情况后,出价一万买思罕的平安扣,这几乎是一个趁火打劫的价格,可是一万块对思罕一家来说却不啻于一笔救命的巨款,有了这笔钱,思罕不但可以把弟妹养大,还可以回去上学,这样的诱惑简直是难以拒绝的,可是,思罕并没有立即答应,而是告诉对方要先考虑一晚。
  第二天,思罕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不理解的决定,他分文不要的将龙石种平安扣给了商人,条件是让他收自己为徒,教他判玉。所有人都觉得这孩子疯了,有人好心来劝,而思罕只是沉默着,年轻的脸庞上有一抹让人捉摸不透的坚定,唯一支持思罕的人,是他的妹妹玉京。
  “哥,你去吧,我长大了,能照顾弟弟和奶奶的。”九岁的玉京拉着哥哥的手说到。
  “玉京,哥一定让你过上好日子!”思罕抱起妹妹让他坐上自己肩头,十八岁的少年顷刻间成长。
  思罕走了,跟着山外来的商人翻山越岭的贩玉石去了,玉京把阿妈留给她的玉镯头卖了,买了几十只小鸡崽子,端起比自己还大簸箕,养起了家禽。半年后,玉京收到了哥哥汇过来的1000块钱,然后,越来越多的钱从境外源源不断的汇来。
  十年后,二十八岁的思罕成了名震一方的翡翠王,而那只平安扣依然挂在他的胸前,那块有稚儿巴掌大的雕着两尾神龙的龙石种平安扣和他的主人几乎成了缅北矿区的传奇。
  年过花甲的玉石商人安逸的坐在北京最好的四合院中,满足的盘玩着手中的玉石手把件,有人问他,那块价值连城的龙石种你怎么就还回去了呢?商人笑而不语。
  二十一岁的玉京结婚了,思罕给她招了个上门女婿,一个善良英俊的景颇族小伙儿。翡翠王一掷千金,重修了曼松寨通往外面的三条山路,只为了那十二辆迎亲的豪车能顺顺当当的开进来,一寨子的人都跟着沾了光,寨子中央架起了巨大的卫星电视接收器,电视里的世界终于丰富了起来,满寨子的年轻人都成了思罕的拥虿。
  寨子里的老人信任思罕,把家里的年轻人都交给了他,身边的人没有二心,思罕的生意越做越顺,短短一年,又买下了帕敢一个出产高冰种老坑。
  思罕做事严谨,凡事亲力亲为,忙于生意的他一个月也就只能回曼松寨一两趟,这次回来竟赶上妹妹玉京临盆,这让思罕惊喜万分,玉京是思罕最疼的人,当初没有玉京的支撑,就没有今天的翡翠王,玉京的孩子出生,思罕比自己当爹还高兴。寨子里的女人向来是在家里生孩子,找一个两个经验丰富的老阿妈助产就可以了,思罕和他的弟弟妹妹都是这样出生的,所以思罕也照例请来了寨子里经验最丰富的老阿妈。
  因此,当两位老阿妈满脸惊慌的跑来告诉他孩子难产的时候,思罕也懵了。
  “赶紧送医院。”思罕的助手孔雀沉着说道。
  “通到镇上的路两个月前被泥石流冲坏了,车过不去啊!!”岩平急得跳脚,路断了两月,镇里县里都不管,那条步道还是山民自己刨出来的。
  “那就去把医生接过来!快!!”思罕很快从慌乱中清醒过来。
  岩平听完撒腿就往外跑去。
  可惜,屋漏偏逢连夜雨,当岩平狂奔十几里跑到镇上的卫生院的时候,里面只有小金医生和一个小护士,老医生去隔壁乡巡诊去了。小金医生虽然美其名曰医生,其实只是个卫校刚毕业的学生,学的是护理,这里条件不好,正规的医学院毕业的学生根本不愿意来,来了也呆不了几个月,只有一位老医生在这里坚守了几十年,小金算是他的徒弟,正努力向医生转型,不过还没有出师。岩平很清楚小金医生的那三板斧,开感冒药,开止痛药,开消炎药。也亏得山里人没有城里人那些奇葩毛病,要不然小金连这三板斧都耍不起来。
  果然,小金一听说玉京难产,那脸色瞬间比难产的那位还难看。
  “我不懂这个啊!”小金连嗓子都抖了,师傅啊,你快回来啊!!
  “那李医生呢?”岩平急得薅着小金的衣领子。
  “老师去铜壁关的寨子里了,那边信号不好。”小金哭丧着脸。
  岩平绝望了,大叫一声抱着头痛苦地蹲在了地上,他出门的时候,玉京已经痛的快虚脱了,如果现在再赶去55公里外的县城,那等回来的时候,玉京的身体怕都凉了。
  “那个,那个,今天有两个城里的医生下来,听说一个是外科的一个是妇产科的。”小金小心翼翼地戳戳岩平。
  “在哪里!!”岩平猛地站起来,赤红着眼睛盯着小金。
  “今早的班车下来的,算算差不多快到了!”小金护着衣领飞快的说,生怕岩平又来薅他领子,岩平这样的大汉,大掌一伸就能把他的脑袋包圆了。
  “你,先去顶着,我在这里等!”岩平终于看到了一丝希望,他马上打发小金先去帮忙,聊胜于无,二把刀也比他们这样什么都不懂的强。然后,岩平给思罕打了电话,把情况大概说了一下,就在卫生院门口焦急地候着。
  夕阳只剩下最后一丝余晖的时候,一辆车终于晃晃悠悠地开到卫生院门口,岩平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冲了上去,果然,车里除了司机,还坐着两个陌生的年轻男子。
  岩平倒豆子似得把情况一说,司机当即连火都没有熄,方向一打就冲着曼松寨去了。
  爬上车,岩平才有机会好好打量了一下两位城里来的医生,一样的年轻,一样的俊秀,其中一个眉心一点美人痣,眉眼间一派风流。
  靠谱么?!长得跟演员似得。岩平心中暗自嘀咕。
  车开了几里地就开不了了,一行人下车步行,岩平看着两个年轻医生奔走在泥泞破损的道路上,丝毫没有在意自己干净整齐的衣服被溅满污泥,脸上的神情比自己还焦急,突然就升起了好感和信任,觉得有这两个人在,玉京一定会平安的。
  竹楼外,玉京的□□声已经越来越微弱,思罕虎目赤红,目光紧盯着玉京的房门,紧攥的双拳微微发抖,玉京姑爷跪在地上不停的向祖先及神明祈求自己妻儿的平安,寨子里的女人们几乎都来了,信佛的傣家人静静的围在竹楼外,双手合十,垂着着头默默地祈祷着,沉默的哀伤笼罩着小竹楼。
  “医生来了!!医生来了!!!”岩平的呼喊远远传来,如一道金光撕开了笼罩小楼的绝望和哀伤。
  思罕猛然回头,看见岩平带着两个年轻人排开众人,直接冲进了小竹楼。
  带着纳棋和秦小川进了竹楼,岩平马上自觉地退了出来。
  “怎么样?”思罕抓着岩平焦急地询问。
  “刚好有一个是妇产科的医生!”岩平高兴地说。
  听岩平这么一说,众人布满忧愁的脸上终于又露出了一点希望的悦色,思罕微微松开了紧握的双拳,一丝血线从他的掌心洇出。
  不管你是谁,只要你救了玉京,就是我思家一辈子的恩人!!思罕面朝竹楼,单膝跪下。
  不一会儿,一个老阿妈出来,倾身在思罕耳边说了几句。
  “请他尽力吧,生死有命,佛主会保佑玉京的。”思罕听了老阿妈的话,沉思了数秒,做出了决定。
  老阿妈点了点头,又回了竹楼,一分钟后,竹楼里的其他人都被赶了出来。
  “你怎么也出来!!”岩平看着和老阿妈们一起退出来的小金,忍不住又去薅他的领子。
  “我又不懂,在里面也是添乱啊。”小金哭丧着脸说。
  “什么出息!!”要不是小金上次一包药粉治好了他的腹泻,岩平真想一指头戳死他。
  思罕一脸阴沉地瞥了小金一眼,目光里无边的威压让小金医生瞬间被碾成纸片人。
  无比漫长的半小时后,婴儿的哭声如天籁般传来,沉寂的竹楼外瞬间响起了欢呼声。
  “进来吧,母子平安。”两分钟后,满身疲惫的纳棋打开了竹楼的大门。
  玉京的姑爷第一个奔进了竹楼,喜悦的人群挤在门口,兴奋的张望着,思罕站起身,最后一个向竹楼走去,孔雀形影不离的跟在他身侧。
  看到思罕过来,大家自觉的让开了一条通路。
  血气还没有散尽的产房中,玉京躺在床上,脸上是疲惫却幸福的笑容,小小的婴儿被包在柔软的白色毛巾中,安静的躺在她的身边,玉京姑爷跪在床边,把妻子的双手拢在手里,不停的亲吻。
  “大哥,看,我和玉京的儿子。”看到思罕进来,玉京姑爷小心的把孩子抱起来,递到思罕眼前,眼中满是激动和喜悦。
  小婴儿皱巴巴的,像一只没毛的小猴子。思罕看着这个差点要了他妹妹命的小家伙,心中却是一片柔软。
  “大哥。”就在思罕沉浸在当舅舅的喜悦中时,助手孔雀轻轻唤了他一声。
  思罕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见了依偎着睡倒在墙边的两位年轻医生。
  屋里的人这时也发现累坏了的两位功臣,他们没有上前打扰,而是都把目光投向了思罕。
  一身狼狈的纳棋和秦小川睡得人事不知,秦小川的手上甚至还留着接生时染上的血污。
  “听说他们赶了一天的路。”岩平在思罕耳边小声说。
  思罕轻轻走过去,在众人的目光中弯下腰,双手从秦小川的腋下和膝弯抄过去,轻巧地把人抱了起来,孔雀会意,也连忙上去如法抱起了纳棋。
  秦小川睡得迷糊,离开了冷硬硌人的地板,自动就偎到舒服温暖的怀抱中,还把脑袋往思罕怀里拱了拱,思罕被他这个粘人的举动弄的一愣神,却没有一点反感,只觉得有趣。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