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yan遇 作者:筱禾

字体:[ ]

 
 
《艳遇》作者:筱禾
 
    第1章
    
    宋飞,绰号宋江(浆),今年32岁,借助家族的力量,自己开了一家规模不大不小的催化剂公司,经营了数年,上了轨道。目前和他同居的男友叫叶咏,芳龄30周岁,绰号夜勇,昵称小东(洞),开个小网店,一直经营不善。
    宋浆和小洞某种意义上说算青梅竹马,打小儿的夫妻(夫夫)。他们是九年前认识,在一个本地同志圈儿聚会上,可谓一见钟情,坠入爱河,于是翻云覆雨,狼狈为jiān地住在了一起。
    小洞一说起这事儿就特别感叹。他说他当年也算年轻美貌,长了一副高挑的身材,一张如花似玉的脸蛋,当然最重要的是还有鼓翘结实的屁股蛋。他心中的男神至少要高大魁梧,男神所处区域,方圆百里都能嗅到从男神体内散发出的男性荷尔蒙味道。
    宋浆身高居然比他还矮了两公分!这也就算了,当年聚会时候,宋浆虽然毫无姐妹风范,但显得话不多,笑嘻嘻,挺随和甚至有些羞涩。不过小洞解释说他口味杂,羞涩憨厚直男类型他也喜欢。聚会到了高潮时分,小洞觉得宋浆特别逗,不疯不闹但很幽默,比如说到颜射刺激不刺激,他说觉得好像是一个等着另一个为他挤面奶做美容。而宋浆黑不溜秋,特别不显年轻的脸,却那五官那神情看得小洞小心脏砰砰乱跳,最后他觉得整个包房里就宋浆一个男人了。
    这件事在宋浆口中有不同的描述。首先他要解释一下小洞自称的年轻美貌。小洞坚信年轻就是美,所以年轻就一定貌美。所以小洞那时候年轻美貌。宋浆注意到小洞是因为小洞喜欢上自己的信息,一字不少地写到了他的脸上,肢体上。当然不是那种露骨的,花痴的,甚至直接追求的样,恰恰相反,是在他面前特别的拘谨羞涩。
    在宋浆看来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当他和小洞聊天,有了更进一步接触,相互交换了对国内形势,重大国际事件的看法,交换了对对方灵魂,以及肉体,表现方式,体位的看法后,他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小洞。宋浆和小洞可以说是另外一个意义上,互为对方感情的初恋,在这以前他们都没品尝过如此死心塌地和一个男人相爱的滋味。这几乎是个神话,传奇,但无论如何,相爱的感觉胜过一切。
    不过九年的时间里,很多事情都有了一些变化。
    宋飞掰着手指头算,这九年里他一共身体出轨了三次…是四次…或者五次…最后宋飞发现一个手的手指头好像不够用了。但他可以拍着胸脯说,他的心从来没出过轨。他还是不是那么激情地爱着叶咏他说不清楚,但他没对叶咏之外的任何人动过半点心思,他从来都觉得叶咏是他除了亲人之外最重要的人。
    宋飞一直想抓到叶咏外面跟人一夜情的证据,最后他发现他不可能抓住,因为叶咏确实不跟别人上床。他就是喜欢跟别的男人在一起精神上寻欢做乐,而且在很多事情上对他撒谎。
    他们努力分过几次手,最搞的一次,他们如同韩剧脑残剧一样,在深夜大雨中紧紧抱在一起。叶咏说的是:比死还难受,活着都没意义了。宋飞说的是:太他妈逼痛苦,死活不干了。
    
    第2章
    
    九年的时间俩人在一起,上嘴皮碰下嘴皮,那么一说也就过去了,可其实这九年里发生了不少事情。
    宋浆在二十六岁时候,因为当地风俗传统,家族生意的压力,更因为他自己开的小企业的需要,他准备与他父亲一生意伙伴的女儿结婚。那天宋飞喝了点小酒,于是一头扎到小洞怀里,无声着一把鼻涕一把泪起来。
    那时候他们在一起两年零八个月,感情上还如胶似漆着。小洞就那么搂着宋浆的脑袋,好像摸他们养的小狮子狗一样爱抚着宋浆的毛发。
    “如果真结婚了…你还要我吗?”宋浆问。
    “只要你还要我,我就跟着你。”小洞回答。
    ……宋浆听得内心翻江倒海,他低下头。
    “我受不了看你那么痛苦,看你难受,我宁可你结婚。”
    宋浆抬头注视小洞,他脑海里有小洞满脸苦大仇深的幻觉,可实际上宋浆看到小洞说话时,满脸茫然,说得自然而然,好像是说“算了,今晚上不去逛街,看动物世界。”
    小洞的表现,激发了宋浆的斗志,他觉得他要对得起宋浆这大名鼎鼎的绰号。后来宋浆拜托他的一个好闺密,把他未婚妻某晚在夜店喝酒寻欢的情景偷录了下来,并给他自己老爹老娘看。身处杀场生意场,身经百战的老爹老娘没宋浆预想的那么好骗,可宋浆对于婚事的不满,消极的态度,致使这门婚事百费周折,最终鸡飞蛋打,吹灯拔蜡。
    宋浆的人生规划是在35岁前找人形婚,并孕育一子,他决定在34岁那年着手办理。去年他把他的想法严肃地告诉小洞,小洞又好像揉搓他那条已经变成老太太的小狮子狗一样揉搓着宋浆,笑了一场,这事就这么定了。
    这九年间小洞的父亲生病去世,期间小洞自己还得过一次急性肾炎,他一句都没敢告诉家人。后来母亲随小洞哥哥姐姐去广州定居,并两家轮流着照顾孙子外孙。小洞问他妈妈,什么时候回来,母亲回答:“我未来的生活还能指望你啊?你要还知道孝顺就来广州看看我。”
    小洞说他觉得已经对自己明显淡漠,每天就想着他那小工厂的宋浆却在那时突然变得很有空闲,经常守在他身边,即使不在他身边,也会给他打电话,告诉他,他争取什么时候回来,让他乖乖照顾自己,等他回来。
    宋浆曾经用力搂住小洞,低声对他说:“没事,什么事儿都不会有。你还有我呢,你怕什么啊。”
    就那一刻,小洞觉得无论宋浆多狗怂,什么奶奶样,他都能忍了。他忍,是因为他爱他。
    当然他们也有打架打得无比激烈的时候。小洞炒了一盘他最爱吃的肉丝笋丝,忙着做汤还没上桌呢,就被宋浆给吃个精光,小洞饿得怒火中烧,不依不饶,喋喋不休骂起宋浆。宋浆更混,摔了碗筷,大叫着从此不回来吃饭,夺门而出,半夜才回来。
    这事之后,宋浆如果先吃,很注意给小洞留菜,不过一边留一边骂骂咧咧:“够不够?你是爷爷,我怕你!连他妈个饭都不敢吃…”
    小洞此刻会笑得不行,恨不得把宋浆爱吃的都让给他吃,外带还亲宋浆一口,被宋浆一个“滚”字给骂回来。
    宋浆有一次把小洞给连打带踢给搞到了床底下,原因是小洞不起性,玩着手机给宋浆撸。
    小洞满眼含泪着说:“你这王八操的,咱俩分手吧。”
    宋浆回答:“分吧,你根本就不爱我。”
    小洞听着吓一跳,已经一个世纪不说爱不爱的宋浆来这么一句。
    “我怎么不爱,这跟爱不爱有什么关系?我只是不想做而已。”
    “那就是不需要我。你不喜欢我了。”
    宋浆这完全出乎预料的表现,这番莫名其妙的话,让小洞发愣之后,突感浑身燥热,某处涨得发痛,瞬间就露出夜勇本色,回答:“…我需要夹死你…”
    
    第3章
    
    通常人们说到一段爱情佳话时候,特别喜欢说他们事业上相互欣赏,比翼齐飞,共同进步这类又美好又高端上档次的字眼。似乎只有这样的爱情才是真正的爱情。
    所以对于狼狈为jiān鬼混在一起的宋飞叶咏就非常的不适用。
    朋友圈儿里喵喵曾经问小洞,他和宋浆能在一起这些年的基础到底是什么,小洞想了半天,然后说宋浆特别能理解他那网店做了这些年一直经营不善的艰难。
    小洞这话在宋浆口中又走了样。宋浆说他就没见过做网店那么不上心不动脑子的,从来不想办法积累信誉,积压的货物就永远堆在他们并不宽敞的住所,更离谱的是有买家下单,小洞居然忘记给人发货,一副别人乞求他买的架势。
    这要是发生在别人身上,会遭到他宋浆极度的鄙视,要发生在给他干活的雇员身上,他第二天就辞退他。可这发生在小洞身上…宋浆就觉得这叫作个性。小洞这个性体现在他们一起生活的方方面面,他该享受的享受,该无视的无视,该“憎恶”的…好像就没有。
    小洞对喵喵说起宋浆的工作,事业,那是滔滔不绝。注意,不是欣赏赞美什么的。宋浆无论生产还是销售,甚至倒买倒卖的那些“毒药”,如果发生在别人身上,在小洞这个环保人士,编外绿色和平组织成员眼里看来,基本就是十恶不赦,应该与之斗争到底。
    可那是宋浆赖以生存的饭碗,小洞就什么想法都没有地,做好可口的饭菜,倒上两杯小酒,一手拿着酒杯,一手托着塞膀子,面部祥和,瞪着一双水汪汪的三角眼,听宋浆给他讲,人类现在的生活,离不开他宋浆给社会提供的,更有效率,更舒适,更不昂贵的享受,以及这样生活所带来的一些代价,和如何最大限度减少这代价,而因为减少代价而极大增加成本的矛盾等等…
    那天天气很热,其实宋浆说了半天,小洞醉眼朦胧地一直看着他的嘴唇,喉结,他的宽肩膀,厚实的胸脯,白跨栏背心透出若隐若现的rǔ头,已积存些脂肪的肚皮,结实多毛的大腿,以及最重点的,大腿间三角裤衩包裹下,那一包令小洞心旷神怡的无限春光…
    总之一句话,小洞觉得宋浆说什么都肯定是对的,他特别信服,反正后来他一句也没记住宋浆说的什么。他不屑用宋浆那些“黑心”钱,他就用自己网店的那些收入,四处找打折,搜团购,也让他们过上吃香喝辣的生活。当然在两人一起旅行,各类家庭大宗置办上,小洞也不得不享受“黑心”钱。但小洞说他最享受的只是和宋浆在一起,他的人生里有伴儿,有想着他的人,有他心里想着的人。
    不过…
    哲学上说,不变是相对的,变化是绝对的。
    比如在和gay友的交往上就很明显。宋飞叶咏都属于偏内向,不太爱凑热闹的宅男。他们相识后进行了友好的交流,才知道双方去那次聚餐都有同样的目的,看能不能遇到一个新鲜的帅哥,为自己寂寞的黑暗人生寻求一丝曙光。
    所以俩人搞在一起后,他们和原来圈内朋友的交往越来越少,最后几乎被大家给遗忘了。然而就最近这两三年,他们不约而同地,或各自或一起又回到了兄弟姐妹们的怀抱。还曾经跟大家旅过一次游,偶尔打个排球,吃个烧烤什么的。
    宋浆在小洞一边撸一边玩手机,在小洞几次拒绝做10,口.jiāo到不耐烦之后,他稀里糊涂就跟别人419了。小洞在宋浆无论是忙工作,还是回那有钱有势的婆家,居然能几天几夜不和他联系后,小洞发现被动色诱男人,体验暧昧也算种娱乐。
    宋飞遇到了号称感情上爱上他的瞄瞄,叶咏遇到了一心就想搞他上床的汪汪。
    
    第4章
    
    说来一切都有些难以置信,宋飞是通过叶咏认识的喵喵,而汪汪也是宋飞介绍给叶咏认识的。
    宋飞认识喵喵之前,喵喵大名就略有所闻。但不是因为喵帅得惊天动地,而是据说人品好的名贯四海。比如圈中谁生病了,喵喵就发起倡议去探望,比如谁被甩了,他就陪着哭一场,如果谁爱上谁,他第一个送上最美好的祝福。
    不过这年头,人好有些时候等于二,所以宋飞还听说喵喵人又好又二。不过宋飞还是觉得一个二的好人总比一个聪明的坏人要好,所以他隐约对喵喵有纯粹的,无杂念的,美好的感觉,并很想知道他长什么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