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抚殇之爱+番外 作者:黛川

字体:[ ]

 
 
文案:
由一场灾难带来的开始,可整部小说都不是灾难哦,因为这只是灾难的开始,看看男主怎样用真情打动一个失去恋人的小受受,足够浪漫,足够精彩。
袁沛爱上暗恋人的恋人,剧情还能再狗血一点吗!当然狗血是不够的,看受受知道真相后如此反击,看他如何在娱乐商战中华丽变身!一直被压可不是受受的本性,如果你以为受受就那么柔弱就错了!
冷清独宠攻,淡定惹人疼受受,文案恶搞,内容绝对实在!情节文笔没话说!外加兄弟系列的逗乐男主客串,先来认识一下他们,以后开坑多多惊喜!
唯美浪漫情缘,心计斗狠商战,一种抚平伤痕的爱,一种纠结缠绵的恨。情感主线,娱乐商战背景,看主角们的情感何去何从,如何征服,如何感动,如何追寻归宿!
 
内容标签:爱情战争 情有独钟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栀言、袁沛 ┃ 配角: ┃ 其它:
==================
 
  ☆、第一章
 
  灼灼烈日夹杂着不安的躁动,蝉鸣愈嘈杂,地动愈激烈,房屋轰然坍塌,灰尘扬起,一切终归于寂······
  “宝贝儿,有没有受伤?”
  方辕缅搂紧身下瑟瑟发抖的躯体,忍着背部传来阵阵刺痛。
  “辕缅,我······我没事!”
  柳栀言在黑暗中摸索着方辕缅的脸,凑上自己的脸与之紧紧相贴。
  外面,悲鸣哀嚎与呼救声四起,充斥着天际······
  一阵急促的铃响打断了袁沛的冥思,他蹙着眉按下接听键。
  “袁沛,辕缅在的N市发生了大地震,现在情况十分混乱。”
  袁沛心脏一颤,强行按压下心中的惊慌,故作镇定。
  “这件事要向媒体保密,我来处理。”
  “袁沛,如果辕缅有什么事,我一定不会饶了柳栀言的”
  “菲惗,辕缅会没事的,相信他”
  袁沛颤抖着挂掉电话,拨通另一个号码,呼吸急促地不像自己的声音。
  “亦乐,马上帮我查出柳栀言支教的准确位置,马上!”
  嬉笑欢唱的场地变成一片废墟,瓦砾到处堆拦,有人围着失去灵魂的躯体痛哭流涕,有人在费力抢救生机,军人、医生、志愿者来回穿梭,忙碌不停。
  袁沛望着眼前的一切,难以置信,这是他第一次面对如此血腥的场景,他来到柳栀言所住的位置,许多人在奋力挖掘着。
  “快点,来支教的老师都住在这里大家在加把劲!”
  “一二、一二”
  袁沛压抑着内心的焦灼加入援救的队伍,砖块泥板一点一点被清理,不断有人被抬出,有血肉模糊毫无生气的,有身负重伤痛苦□□的,就是没有方辕缅和柳栀言的身影。
  “快点来人,这边有人,是柳老师的声音!”
  袁沛循声飞奔过去,在废墟中看到一头栗色的头发在风中飞扬,血迹染红了瓦砾,他一颗心不安的跳动着,压抑着内心的恐惧颤抖着搬离压在那身体上的废墟。
  “辕缅,呜呜,辕缅······”
  听到抽泣声对的袁沛心跳一滞,是柳栀言。大家一起把方辕缅的身体拖出废墟,柳栀言的身影露出来,旁边有床的拦护,上面有辕缅躯体的遮蔽,柳栀言似乎被保护的很好,脸颊与眼角一点擦伤白皙的皮肤格格不入,手臂上有青紫交错的瘀伤,身上的T恤上有大量的血迹显得触目惊心,看起来是方辕缅身上流下来的。
  相比之下方辕缅就严重太多了,后背与大脑受到撞击,背部的肉与瓦砾黏在一起,血染红了衣服与脸庞,遮挡了俊美的眉眼,曾经的星光璀璨与骄傲自信消失殆尽。
  袁沛毫不懈怠一把将辕缅抱起,向救护车跑去。
  “辕缅,你不要有事,我还有话要向你说呢,辕缅!”
  “袁沛,你知道······你是我最好的哥们儿,我庆幸有你的······你的相伴,我······”
  方辕缅呼吸紊乱,眼神涣散。
  “不要说了,不要说了,你会没事的”
  袁沛嘴唇颤抖着,将辕缅放在担架上。
  “不要······不要抬走,我要等他,我最不放心的······就是他,如果我有事,你要,替我照顾他,他这个笨蛋·····”
  方辕缅露出了一丝笑,仿佛想到了恋人笨拙的傻样。袁沛内心一阵苦涩,手中突然一凉,他低头一看,是方辕缅将一串钥匙塞入他手中,他看着方辕缅,方辕缅眼中是他从未见过的绝望与祈求。
  “辕缅,辕缅,你等等我·····”柳栀言在旁人的搀扶下赶了过来,一把抓住方辕缅的手,他们被送上救护车,开往医院。
  方辕缅带着氧气罩,手上输着液,一双眼睛紧盯着柳栀言,一睁,一合,失焦,聚焦。柳栀言泣不能声,豆大的泪滴从红肿的眼中坠落,一手握着方辕缅的手放在脸旁,一手摩挲着方辕缅沾满干涸的血迹与泥灰的脸。嘴中重复着“你不能有事,你不能放下我不管”
  袁沛好似是一个局外人被排斥出他们的世界,手中紧握的钥匙咯破掌心,混着泥土滑落······
  急促的脚步声融入医院繁杂混乱的喧嚣中,医生护士拥簇着失去意识的方辕缅进入手术室进行抢救,袁沛和柳栀言被拦在外面。
  柳栀言像是被抽走了所有力气一样瘫坐在地上,瘦削单薄的身上沾满血迹和泥土,显得狼狈不堪,眼睛红肿失神已停止了流泪,身上的伤口渗着血丝。
  袁沛脱下西装外套披在柳栀言身上就走开了。
  柳栀言不曾料想到与方辕缅的一次争吵竟遭遇了如此天灾人祸,他握紧手似是想抓住方辕缅最后一丝温度。
  脚步声渐渐清晰,一双沾满泥土的出现在柳栀言的视线,他缓缓抬起头看到袁沛略显疲惫的脸,凌乱的发丝不安地翘起。
  袁沛蹲下身打开一罐热饮递给柳栀言,拿出医用酒精和棉签,他用沾有酒精的棉签温柔地擦拭着柳栀言眼角的伤口。
  柳栀言觉得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他有些无法接受,昨天还捧着花束对他痞笑,给他惊喜的人,今天就全无意识地躺在医院,昨天还与他缠绵纠结的躯体,今天就布满伤痕。
  “袁沛,辕缅那么爱我,他一定不会丢下我一个人的,对不对?”
  柳栀言有点激动,一把抓住袁沛胸前的衬衫,用红肿的眼睛渴求的望着袁沛,声音嘶哑:“对不对?对不对?”
  袁沛松开柳栀言的手握在手中,用棉签轻轻的触碰着他的伤口,手心的温度在掌间传递。袁沛无从回答,也无法回答,他的内心也在颤抖着,他无法预测手术室里的人的命运,那个让他牵挂的人的人生。
  柳栀言恢复安静,酒精的味道荡漾在空气中。
  手术室的灯灭了,门被打开,医生出来摘下口罩,面色凝重,柳栀言和袁沛立马警惕起来。
  “医生,情况怎么样?”袁沛的心脏剧烈跳动着。
  医生摇头:“我们已经尽力了”
  “哐当”饮料罐坠落在地,发出刺耳的声响,柳栀言眼前人影模糊,耳旁声响恍惚,昏倒在袁沛怀中。                        
 
  ☆、第二章
 
  安静的室内时针欢快地跳跃着,纸笔相触发出沙沙声响,“爱你我愿意,住在我心底……”柳栀言的手机响起,传出方辕缅红边大江南北的歌声,他放下手中的笔,拿过手机看到“混蛋”两个字,心中一阵喜悦,霎时又嘟着嘴心里打起鼓 。
  “不能被那个混蛋的三言两语给哄得回心转意!可是……好想他,要是听到他的声音会想迫不及待地见他怎么办?不行,不能这么没出息!”他摇摇头,划下“拒绝”,把手机重重地拍在课桌上。
  他斜着眼瞥了一眼手机,又后悔把那个混蛋的电话挂了。
  “爱他,不能一直逃避;
  顾虑,让人失去勇气;”
  清脆的歌声在寂静的校园里回荡,似乎想要把思念与爱意传达给歌中的恋人,深情漫溢。
  柳栀言不可思议地从座位上弹起,推开窗户。
  “真爱,用一颗心换取,
  不用质疑,我爱的就是你”
  那熟悉的歌声继续在广播中延续,柳栀言心脏剧烈地跳动,泪水在眼中积聚,他转身疯狂地跑出去。
  那个混蛋总是这么出其不意,让他无法预知他下一步会干什么,他的心,他的举止,他的爱永远都充满惊喜。
  “爱你我愿意,住在我心底,情深一世不可逆,你是我唯一”
  柳栀言一把推开广播室的门,歌声戛然而止,一张坏笑的脸出现在他面前。
  方辕缅抱起一大捧玫瑰花走到柳栀言身前,觉得眼前明明感动地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却还是要蹶起嘴跟他怄气的笨蛋真是可气又可爱。
  他敛起笑,举起花,深情凝望着柳栀言“宝贝儿,你是我的唯一,不管我做错了什么事,有一件事我永远不会做错,那就是放开你,你原谅……”
  柳栀言撞进方辕缅的怀里,双手勾着他的脖颈,用嘴堵住他的话,也不管胸前的花。
  方辕缅愣怔了一秒,便开始回应,一只手托高柳栀言的脑袋,加深这个吻,一只手抽出玫瑰花放在一边。
  炽热的吻,火热的唇,唇舌的纠缠,口液的交换,方辕缅把柳栀言抱起压在桌子上,解开柳栀言的外套,把里面的薄衫推到胸前,露出诱人的凸起,他移下唇含住那点,使坏一吮。
  意料之中地听到柳栀言的惊呼“啊”……
  柳栀言猛得睁开双眼,被耀眼的光亮刺激到,伸出左手遮挡一下阳光,视线渐渐清晰,他舔了舔干枯的嘴唇,环视一下四周,纯白的墙,纯白的被单,吊瓶里的液体一滴滴滴落,手背上扎着针管,对面是电视柜和一台电视。
  柳栀言突然想起了什么,掀开被子坐起,拔下手上的针管下床,跌跌撞撞地走到电视前,打开电视,娱乐新闻正在播报。
  镜头中是风度翩翩的沈漓在出席活动。
  “星云娱乐的沈漓失去强劲的对手,顺利地拿下《天杀云》男主的角色,星途一片坦荡。下面来播报一下大家最关注的消息”镜头切换到一个混乱嘈杂的场景。
  “巨星方辕缅因地震离世,我们深感悲痛,广大粉丝无法接受,将在今日进行追悼仪式的天仪馆团团围住,水泄不通。”
  粉丝在馆外痛哭流涕,保安阻拦粉丝冲撞。
  “艺鸣星旗痛失台柱会受到一定的冲击,虽然艺鸣星旗对外宣称方辕缅是在N市拍戏遭遇地震,但仍然深受质疑。”
  柳栀言一阵晕眩,多希望这一切只是梦境,辕缅还是会温柔地抚摸他,拥吻他,眼泪抑制不住地滑落。
  “我一定要再见辕缅一面”他抹掉眼泪,冲出病房。
  灯光闪烁,腰肢乱舞,动感的乐曲掩盖不住喧嚣的呼喊与喝彩,酒吧里灯光的阴暗处一双明目熠熠闪耀,苏予枫盯着手中高脚杯里闪着波光的酒,勾起嘴角:“方辕缅死了,你总该死心了吧,你迟早是我的,哼哼”他晃动一下酒杯举到嘴边,仰起头,一饮而尽。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