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拉舞丝拉特丝 作者:塞下生寒

字体:[ ]

 
 
 
书名:拉舞丝拉特丝
作者:塞下生寒
 
甜甜甜甜文。
本文又叫《爱人的情书》,原来发在贴吧里,在这里做个汇总!
本来想写成霸气总裁攻最后成了逗逼的攻X说好是一朵清冷温润受变成了爱撒娇哭包受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清凌,许焰 ┃ 配角: ┃ 其它:
 
 
☆、第一封情书
 
?  好几年不见的高中同学今天终于见了面,喝了几杯之后,就聊开了起来。
  叶清凌不爱说话,酒量也不好,和周围的同学碰了几次杯,喝了点儿啤酒脑袋就有些晕乎乎的,默默坐在角落里听老同学凯大山吹牛皮子。
  出门的时候天气还有些冷,叶清凌裹着厚厚的羊绒围巾,全身缩在厚实的大衣里。这会儿,坐到开着暖气的包房里,身上热乎起来,便解了围巾脱掉大衣,只穿了浅蓝的细绒针织衫和衬衫,眼睛微微泛红,全身紧紧缩在沙发里和整个房间显得十分不合时宜,像偷偷穿着家长衣服误进了成人聚会的小孩儿。
  高中毕业也有八年,当年帅气的校草会变成如今秃顶的猥琐大叔,曾经被男生追捧女生嫉妒的校花也会和大多数人一样结婚生子,为柴米油盐儿奔波,每个人都在自己的一方小小天地里悲欢离合,各自成长衰老死亡。
  但叶清凌像是格外被时光所眷顾一般,八年时光并未在他脸上刻下时光的痕迹,他仿佛还是当年那个穿着宽大的黑白红校服的不爱说话的少年,或者说依旧带着少年的空灵。
  叶清凌班上一直没结婚的班花也在今天宣布年后将举办婚礼,正在四处发结婚喜帖呢,叶清凌从班花手接过烫金字大红底的喜帖,富贵牡丹的花朵摸在手里,有种硬硬的粗粝感,叶清凌把喜帖拿近放到了眼前仔细瞧:新娘——刘一凌,新郎——严齐。叶清凌摸着脑袋想了想,哦,新郎也是我们班上的呀,还挺有缘的。
  刘一凌挨个发了遍,手里还剩下一张。
  “怎么还多了一张,谁还没到呀?”
  几桌的人相互打量了一下,笑道:“班花,你可真健忘,我们班大帅哥许焰呀!”
  “对对对!就是许焰,话说许焰怎么没到啊?”
  一堆人开始起哄,“不是变化太大不敢来了吧,哈哈!”原来的也是帅哥如今变成糟大叔的张雨嚷嚷。
  “去你的!我在XX大楼的表店可见过他几次了,老帅了!”当年还是文艺委员的夏晓燕的嗓子还是怪尖的,红彤彤的指甲戳了戳张雨的脑瓜头。
  张雨不好意思地呵呵笑几声,也不跟夏晓燕再扯皮了。
  叶清凌的脑子这时候转了过来了,许焰的名字钻进他的耳朵里,他刚想回答一下,班长陈姚就推门进来大声说道:“你们都别乱想了,许焰工作还有点儿事,晚点再来!”
  “有事啊,我还以为听说班花要结婚就不来啦!”
  “班花结婚,许焰干嘛不来啊?”几个女的还不太明白这话。
  “嘿嘿嘿,这你们女生就不知道了吧!”李杨嘿嘿笑了几声,又观了几口酒故作神秘道:“许焰高中时候喜欢刘一凌呢!”
  喜欢?!
  “不可能吧?”女生都不太信,许焰那么帅气又有能力,也和其他男生一样喜欢刘一凌,总觉得心里不太舒服。女人都这么奇怪,如果不可能是自己的,大多希望毁掉也不乐意被身边的同性所拥有。
  “你们别不信,嘿,我以前可跟许焰是一个寝室的,那情书我可还见过呢?”
  情书?!
  “有写过情书?真的假的?”还是不大信,从前上学可没感觉许焰喜欢刘一凌啊,“况且,那时候刘一凌不就和严齐在一起了吗?严齐和许焰还是一个寝室的室友,不可能吧!”
  “当然有!嘿嘿,其实那时候我们全寝室的人都写了,严齐这小子走了运,竟然表白成功了!”
  “切,就这样啊……”女生们觉得也就这样,还以为有什么大爆料呢,虽然还是有那么一点儿不爽。
  “哎呀,你们这些女人,”李杨见自己没引起什么大的反应有些愤愤,看见在外面转溜一圈儿回来的刘一凌便叫住她问:“诶,班花儿,问你一句,你看,不说我这枚帅哥,就张雨当年也是校草级别的,还有大帅哥许焰,怎么我们当年一寝室四个人我、严齐、张雨还有许焰一起给你写了情书,你怎么就答应了严齐,鲜花插在这堆牛粪上去了啊?”
  刘一凌哈哈笑:“你要问啊,那我可说了,第一,我们家严齐哪就是牛粪啦,这么帅你嫉妒啊?第二,谁说许焰给我写过情书啦,我可没收过,你别瞎说啊?”
  “我哪瞎说了,就是一起写的啊,我还看了信封呢,写的挺漂亮的一个‘凌’字儿呢!你不是没收到吧?”
  “我真没收到。”
  “真没?那许焰可吃亏了啊……哈哈。”
  “李杨你个混蛋,又在说胡话了,人许焰根本就没写好嘛,再说了,我最爱我们家严齐了,你这不挑拨我们夫妻感情嘛!”刘一凌假装生气道。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我自罚三杯!来来来,干了!”李杨粗着嗓门大大咧咧道:“你看班花儿这护短的,还没拜堂就已经是夫妻啦!”
  众人又说闹起来,气氛热的不得了,唯一和热闹的人群不合的只有叶清凌窝的一角沙发。若有人现在心细一点儿,注意到这一角落,便会发现叶清凌此时的状态很是奇怪,原先喝过酒之后脸上的红晕此时已经被一片苍白取代,叶清凌的手紧紧攥住手心的羊绒围巾,指甲都陷在了指腹的肉里,勒出一道深深的印子。
  情书……情书……情书,呵呵!你们说的没错,的确是有情书的,只可惜那封情书它去错了地方。
  原来是这样啊,许焰你个王八蛋!?
 
☆、第二封情书
 
?  下课铃一响,同学们就像撒了欢的鸭子一样呼啦全都跑光了,每一次的食堂打饭都像打战似的,慢上一会儿,就只能吃剩菜剩饭了。
  教室一会儿就变得空空荡荡的,只剩一张桌上两个人了。一个是许焰,许焰倒是不慌不忙的,他去食堂小窗口吃小炒,人少不用急。另一个就是叶清凌。叶清凌是走读生,家里近,当然也是因为可以省下住宿费,食堂既贵又难吃,他的午饭都是早上打包好带到学校来的。 
  “还不吃啊?”许焰知道叶清凌午饭一直在教室吃,见都没人了,这傻小子还傻乎乎呆坐着,肚子都听见响儿了。
  “啊,马上,马上。”叶清凌从桌子里小心地端出一个饭盒出来,饭盒是铁制的,保温效果不是很好,果然打开之后已经一点儿热气都没有了。
  许焰眉头一皱,再过段时间就是冬天了,这么凉,那还不得闹肚子。
  叶清凌倒是没有看见许焰的表情,他一手捧着饭盒,一手攥着白瓷勺,正想问许焰要不要先吃几口垫一垫肚子,反正他又不急着去食堂。
  “那个,”叶清凌鼓起勇气,把饭盒捧到许焰面前,“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吃?”
  “不,不用,我待会就去吃饭了。”许焰回绝。
  “看起来是不太好吃。呵呵。”叶清凌干笑几声,觉得自己有点多事,就青菜芋头夹了一个荷包蛋,许焰怎么会看的上眼呢。
  许焰见叶清凌的表情一下子失望起来忍不住解释,“不是不好吃,是我胃口大,吃一口顶你三口,吃上三五口,就一半儿饭盒就没了!”许焰怕叶清凌不相信,手上还做了猛扒饭的大动作,逗的叶清凌也忍不住笑了。
  “终于笑啦!”
  叶清凌的眼睛弯弯,脑袋上的呆毛也翘起几根,看着挺逗,许焰看着看着就有些忍不住上手摸了一把,手感还真不错。
  叶清凌毫无防备被摸了脑袋,人一下子呆住,许焰趁叶清凌懵住,接过他的勺子挖了几勺送进嘴里,别说,味道还真不错,青菜脆嫩芋头香辣糯滑,这可比食堂小炒好吃多了。
  “你妈妈做的菜味道真不错。”许焰吃完,适时赞赏了一番。
  “不,不是我妈妈做的,是我……”
  “叶清凌你自己做的呀,手真巧,我妈都做不出来这个味儿。”许焰一听叶清凌自己做的,更是觉得了不起了,转而夸奖起叶清凌来了。叶清凌脸皮薄儿,不经夸,脸蛋马上就红了,磕磕绊绊舌头都打结了。“那,再,再吃点?”
  许焰哈哈笑,叶清凌这人可真……嗯,可爱。就是可爱,许焰想了半天只想到这个词,又摸了叶清凌脑袋一把儿,说了句我去食堂吃饭了就笑着走了。
  边走在路上还在想,叶清凌可真可爱。几根翘起来的呆毛可爱,脸红起来可爱,眼睛弯弯的样子也可爱。叶清凌长得很秀气,皮肤白皙眼睛大大的,就是平时人闷闷的不爱说话,整个人都没啥存在感的样子。可是刚才笑起来的模样却好像平常缩在校服里的沉默的小男生,一下子有了生气活了起来。要是被人看见,肯定会夸一句这小孩长得真好。
  不过,倒真没见过他和其他人有说有笑的样子,仔细想想整个班上好像只有我一个人见过?!还是不要告诉别人,就我一个人看看好了,反正叶清凌也不爱和其他人说话来着,嘿嘿。哼,反正就让他们损失好了。
  许焰一边踱着步慢慢晃悠到食堂一边在心里暗搓搓地得意着,路过他身边的人只看见许焰一会儿笑一会儿皱眉,好不热闹。
  却说另一边坐在座位上抱着饭盒一口一口吃着饭,大脑却已神游到天际的叶清凌此时脸上也有诡异的红晕。
  他是中途转到这个班来的,性格又比较闷不太合群,这个班上能和他说上话的就不多,许焰大概就是这少数中的一个吧。而且,许焰是不一样的那个。哪里不一样,叶清凌也说不太上来,大概就是偶尔会看着许焰睡着的样子看上半天那种不一样吧。
  叶清凌还记得第一眼见到许焰的场景。
  那是上个学期他刚被班主任领到这个班上,一进来就看见整个教室各种鸡飞狗跳,女班主任声音小,站在门口吼了两声都没人理会,气的脸都绿了。这时,一个有些低沉也很好听嗓音却洪亮的男声喊了一句“别闹了,班主任来了。”,全班才一下子安静下来。叶清凌当时心里第一反应是这声音可真好听,第二个就是他还挺有威信力的,发句话立马就安静下来,可比班主任厉害多了。
  叶清凌站在讲台上扫了一眼儿下面,整个教室就一张空位子,旁边是个挺高的男生,叶清凌想要是自己坐这这男生的旁边的话,那还坐最后一排吗,他和那男生可差了一个脑袋呢!
  当然班主任可并不知道叶清凌腹诽什么,等叶清凌介绍完之后,果然就被安排到那个空位子那里,不过反正前面的人身高并没有男生那么高,叶清凌坐在最后排也不算矮,哦,对了,男生的名字叫许焰,班主任说了:“新来的同学就坐到许焰旁边的空位子上吧。”
  叶清凌走下去的时候,身边有许多议论声,尤其是几个女生,笔杆子都要戳到他的身上去了,叶清凌有些郁闷,他本来就不善交际,这下子更好了,一进来就遭到这么多恶意的眼光。叶清凌边走边想,愈加觉得心如死灰,干脆放开步子快速走到位子上,一屁股就占了那条被许多人惦记着的椅子。
  教室一下子诡异的安静起来,班主任突然觉得有些不安,他好像忘记了许焰有个习惯不喜欢有同桌的,许焰不会当场翻脸了吧。这个班说起来最懂事好管的是许焰,但说起最难管的也是许焰。只要不触及许焰的底线的事,干啥都无所谓,但一旦触及底线,呵呵,她也不知道,总觉得会很可怕的样子。
  叶清凌大概是整个班最没有负担的人了,他放下书包就转过头去看这个比他高了一脑袋的男生,才发现这男生真是长相好,剑眉星目,英气逼人,一眼就能感受到那种充满雄性侵略性的美感。大概叶清凌天生就容易被美□□惑而降低对危险的感知力,所以当所有人正在为他默哀时,他还在浑然不知只是感叹上帝造人的偏爱,然后有点傻乎乎地难得露出了一个笑容,对许焰说:“你好,我是叶清凌。”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