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深巷 作者:江亭

字体:[ ]

 
《深巷》作者:江亭
 
警察攻X小流氓受
 
 
 
 
故事介绍什么的就是小流氓离家出走碰到警察叔叔,傲娇不肯和警察叔叔回去做乖小孩,
然后发生了很多事情最后还是决定做乖小孩的故事…
 
 
第一章
少年低着头,嘴巴咬着铅笔的另一端,全神贯注看着手底下的文案。突然额前的刘海掉了下来,挡住视线,他伸手往耳边拨了拨。
周建的目光停留在他干净的后颈上,愣愣出了两秒神,硬是没想起来这个新来的叫什么名字。眼神越过下巴偷看到对方的胸卡,印着“宋昂”。
 
“小宋,你来一下。”后面的人突然喊了一句。
少年从座椅上起来,差点撞到站在身后的人,吓了一跳。
周建很尴尬,“没事,你忙你的。”
少年微微一笑,匆忙走开了。
 
接下来一整天周建的脑海里都盘桓着这个宋昂。漂亮的少年,腼腆的笑容,纤细干净的身体。他第一次看人看得眼睛都移不开。
晚上周建去熟悉的酒吧找了个乖巧的男孩子,在后面小黑屋呆了四十分钟。把钱塞在人家内裤里之后,他才慢慢平复了心情走出乌烟瘴气的巷道。
 
外面下着雨,鱼龙混杂和醉生梦死都倒映在坑洼的污水上。
周建忘了带伞,找了旁边一家宵夜摊子的屋檐躲雨。
十五分钟后宋昂穿着白背心运动裤撑伞走过,略停,“周经理。”
周建眼神一亮,“小宋啊。怎么在这儿?”
“我家就在这后面。”
“你家在这儿?”
身后是老城区斑驳的旧砖房群。这片城中村被挡在酒吧街后,早该拆了。
“嗯,您呢?”
“出来办点事儿,忘了带伞,哈哈。”
宋昂点头,“您吃了吗?要不去我家坐会儿?”
周建刚打完炮还真是有点饿,“借你家一把伞,回去还你。”
 
两人穿过一小截石板路,前方显出两盏明亮的红色塑料灯。
周建闻到宋昂身上明显的油烟味,反应过来他们家居然是个夜宵摊子。
 
高大健壮的男人站在店门口点着一支烟,因沉默显得有些冷峻。
宋昂走上去说,“我回来了。有客人。”
男人露出笑容,开口夹着陈年的烟腔,“里面坐,吃点什么?”
小店还算干净整洁,周建问,“小宋,这位是?”
“我叔叔。我爸妈不住这里,我现在跟我叔叔住。”宋昂倒来一杯水。
男人叼着烟,“认识的?”
“周经理,我的领导。”
男人笑着把烟递上去,“领导好。抽根烟不?”
周建摆手,“谢谢,不抽。”
“领导吃点什么?我去做。”
周建翻着菜单,“那炒个米粉吧。要瓶纯生。”
男人掀了厨房帘子进去开火。宋昂蹬蹬蹬也跑进去,爆裂的油声掩盖了两人的对话。周建环顾四周,啧声摇头。他也不是不知道下面这些员工有的白天光鲜亮丽人模人样,晚上屈身出租屋,三四个人挤在一个四五十平方米的小房子里掐着电表开空调。他只是没把宋昂和着油腻发黄的瓷砖地板、沾水带泥的人字拖鞋和猩红色塑料灯联想在一起。
 
米粉炒好了。
周建三下五除二填饱了肚子,“不错,小宋你这叔叔手艺挺好。”
宋昂乖巧地站在桌子后,“经理喜欢吃常来啊。”
周建意思意思笑笑带过。他可不敢常来。快四十岁连烟都不抽的老好人其实常年混迹酒吧买人打`炮的事情他不能让公司的人知道。
他把钱包掏出来,“该回去了。多少钱?”
宋昂连忙摆摆手,“不用了不用了。伞给您准备好了。”
“不行,钱要给。”周建看了看头顶的菜牌,抽了一张十块出来,“来,领导也不能吃饭不给钱。伞明天还给你。”
他从宋昂手里接过伞,少年冰凉的手心擦过他的指尖。
周建心猿意马,连忙默念来日方长,也没忍住摸两把宋昂的脑袋,“好孩子,我回去了。”
 
周建走后晚上的生意才刚开始。
宋昂把刚买的菜送进厨房。男人背对他认真地切着洋葱。整齐利索的刀切声伴随着排风扇的嗡鸣,空气湿热,浓稠得粘人,洋葱的辛辣味仿佛一点即燃。
“你早点上去睡,别搞这么晚,明天早起上班。”
宋昂摸到他背后两手绕过他腋下,被雨水沾凉的手贴着他的肚子煽情地在肚脐下滑了两圈,然后一路向下,直袭重点部位。他故意拖长了调子,“那……我的宵夜呢?”
男人的动作被他的撒娇制止,转过身一脸无奈的表情。
宋昂已经在扒他的裤子。男人赶紧说,“厨房脏的要命。”
“就要。”少年毫不在意。
男人的眼神变得温柔,妥协道,“吃过了就上去睡觉听到没?才有了工作要谨慎对待。”
“是是是。”宋昂大方地敷衍。他现在对宵夜更感兴趣。
男人扬起头来,宋昂伏在他的胯间,白`皙干净的小腿跪在发黑的瓷砖上,对比鲜明。口腔包裹着器官的感觉温热而紧致。男人叹了一口气,轻轻地鼓励地用手刮着他的后颈线。
 
厨房溢满了浓厚的荷尔蒙的味道。
男人低低地哼了一声,想把器官从宋昂嘴巴里抽出来。少年不满地嘤嗯一声,把嘴里的东西吞得更深,喉咙紧仄的压迫感刺激得他眼泪盈眶。男人闭上眼,他不能看宋昂这个样子,看到会连自己姓什么都他妈的不记得的,只想把他扒光了。
深喉的激烈抽动持续了几下,男人喘了一口,射在宋昂嘴里。
 
“赶紧漱漱口。”
宋昂接过递来的水杯,到池子边上涮了两把,凑过来就往男人嘴巴上亲。
“好了好了,”男人笑着躲开,“快上去睡觉。我一身汗。乖。”
宋昂终于满意了,在砧板上偷了根洋葱条直接塞到嘴巴里扭着屁股就上楼去了。
男人摇摇头,嗤笑骂了一句,“小骚`货。”
 
二楼只算是个阁楼,只有二十平方不到。一个洗澡间带一个小房间。房间还被一排冷冻柜占了三分之一的空间。两张单人铁架子床拼在一起,一个书桌,一个双拉木衣柜。角落里还放着一摞摞的书和卷子,垫了张报纸就这么堆在墙角。
宋昂洗了个澡,只穿了一条短裤,顺手把床边的电风扇拧开。
机动的嗡嗡声立刻灌满了整个房间。宋昂趴在床上,把窗户打开,楼下那两盏红色的塑料灯一晃一晃的,印得整个世界通红发光,旺盛地灼烧着。他就这样望着两盏灯发呆。人声随着炽热的风飘上来,宋昂迷迷糊糊地枕着男人的枕头,缓缓睡去。
进入梦乡前他盘算着是不是应该用第一个月的工资去买台空调。真他妈太热了。
 
第二章
 
六年前。
男人叫宋明武,二十八岁,临和街道派出所治安管理大队大队长。
 
“不好意思宋队长,学生们都着急放假,所以闹哄哄的。”教导主任客客气气倒上茶,还拿了点饼干出来。
宋明武坐在他旁边,身高和体型优势增强了气场,“主任别客气,本来都是我们该做的事情。安全教育我们所长很重视的。”
话是屁话,稿子每年都一样,稍微改动的部分也只是临时在路上想的。
“谢谢你们所长。每年寒假最头疼,高三马上要高考了,这一带乱七八糟的人很多,我们的学生很容易受影响。还请队长多照顾照顾。”
宋明武爽快道,“主任你放心,我们知道的。”
 
十五中位置不好,隔着小街有一间技校,学生混混常年逗留此地。小街上小网吧小酒吧桌球室棋牌室一应俱全,这还不包括地下的仓库车库里游击队式赌场和声`色`场`所,学校的教育工作重点都围绕着如何让中学在服务业如此发达的地段洁身自好。
 
宋明武去年才调任这里,学生多的地方他喜欢,朝气活泼,单纯可爱。
寒假安全教育做完,从教学楼下来穿过操场,宋明武顺路揽下一个穿校服的男生,“同学问一下,洗手间在哪?”
那男生斜乜他,眼角轻笑,指指左边的保安亭,“亭子后面有一个。”
宋明武喊了声谢谢朝着亭子跑过去,到门口正撞上一头长发。女生惊叫了一声,“干什么?!这里女厕所,男厕右边!”
宋明武愣了愣,“不好意思,对不住。没看清楚。”
三十几岁的人给小朋友耍了。去你妈的单纯可爱的学生。
 
已经过了放学的时间,校门口人单影只。
停车场后一个浓妆的女孩子揪着短裙边委委屈屈地哭。
男生烦躁地抖着两张钞票,“哭给谁看呢?钱少了。”
“就是这么多呀,一百五,三分之一就是五十呀。”
直接把钱摔她脸上,“你他妈的打发叫花子啊?都等你开灶呢你拿个五十?思思她们全是一百的。你他妈糊弄谁啊?”
女孩子哭得更厉害了,“我真的没有了,我给你看,我真的就一百五。”
男孩子冷笑,一巴掌扇过去,“说笑话呢?规矩定了都是三百一次,你就打五折了?你怎么这么贱,五折你也出来卖?”
 
宋明武看不下去,黑着脸两步走到人身后一把拽住胳膊,“警察。”
男孩儿立刻吓懵了,“干......干嘛?”
“打人勒索,抓你回警察局坐牢。”
“我没勒索!她自愿的!她自愿的!我没勒索!”
女孩子神色慌张咬着嘴巴,转头抱着书包就跑。
宋明武反应迟一步,“别跑啊!”
男孩儿腆着脸,“叔叔,你放了我吧,我真不是勒索,是她欠了我们钱。我是学生,你看我的校服。我还有学生证。”说完从兜里把学生证掏出来。
“欠钱你就让她去卖?强迫卖yín罪听过没?我录音了。”宋明武掏出随身的录音笔。话依旧是屁话。
虽然不知道什么是“强迫卖yín罪”,但光听着也挺吓人。男孩儿兜不住,“我哪儿强迫她去卖了,她自愿的!我大哥还等我交钱呢,我也不......不愿意打她的......真的,我没有强迫她。她自愿做生意的,你问她本人嘛。”
这孩子上面居然还有个大哥。
宋明武嗤笑,“大哥?人呢?”
男孩儿往后面指了指。他身后一栋烂尾楼后面的空地上一辆破旧小型货车,后箱搭着两块黑色的布帘。两人走过去,男孩儿叫了一声,“宋哥。”
帘子撩开来,夭暗的光线里只看见烟头明亮的火光闪了一下,依稀描出了一段少年晦涩的侧脸轮廓来。
“钱呢?刚才怎么回事?”
小弟把钱递上去了,小心翼翼汇报了两句刚才的情况。少年跳下车来,他就穿着十五中的校服,个头不高,面相很乖巧的样子,但神情跋扈轻蔑,天王老子一样拿警察也当混混看。他嘴角叼着烟,唇边染了一点女人大红色的唇蜜。
宋明武的手机这个时候响起来。
 
“喂,所长......啊对结束了......好的好的我马上回我这有点事......好好好我立刻回立刻回......”宋明武挂了手机。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