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癫够了没有 作者:熊爷们的心

字体:[ ]

 
 
内容简介:
人之初性本善,当人们懂得与有了“标签”意识开始,人与人之间的判断与思维差异大了,情绪的起伏汹涌了。可是,人们却没有认真的考虑过这些标签显示的意义,没有想过坏人真的坏吗?好人一定善良吗?成功代表着胜利?失败就是无能吗?
单靠个人意识,给身边人与事物贴上心目中的“标签”,视野也就随着这个“标签”看人、观事、定位,甚至判定:坏人无法变成好人,好人一定不会做坏事,成功就是赢的代名词,失败者一生将是一事无成?或不妨问问自己,几时才能不再游戏人间,不在让情感癫下去,稳定下来好好对一个人好呢?
 
关键字:熊正一 彭志雄 贺子龙 蒋丽丽
==================
 
  ☆、第一章
 
“哗!X大为!你是X大为,是吗?”
    “不是,妳们看错人了!我姓熊,不是佟!”
    “你骗人,明明你就是X大卫。我是你的粉丝,帮我签名,好吗?”
    女人有时就是如此疯狂,你越说不是某某,她们就偏偏认定你是,非把你给逼疯不可;这是熊正一经常在路上、商场,甚至小吃店,都会碰到被人错认的场面。他不知道X大卫是谁?也不知道他们俩人是否真的如此相似?因为他平时极少看电视与上电影院,对他来说,这简直浪费他挣钱的时间。
    被这问题困扰许久后,熊正一不得不上网查询X大卫的资料与图片;后,他才知道对方是位著名影星,样貌与自己确是有着几丝相似,但身材体格没他健壮与高大,只是对方似乎斯文得很,而平时习惯干粗话的他,比对方粗犷许多。
    “你是X大为吗?我是你的粉丝……”
    “不是,妳们不觉得我比他高大健壮吗?并且,我比他年轻许多!”
    “你骗人,你就是X大为,帮我签个名,留作纪念吧!”
    “没问题,那妳得先帮我购买件衣服,后我才签名,大家有来有往!”
    后来被骚扰多了,熊正一他想到办法来应付这些迷惑的粉丝们,更趁机替自己的服装店大打广告来个双赢,以签名换销售自己店里的成衣,既能让粉丝们乐得欢喜无比,而他自己也赚得满面笑容。
    不过,别以为粉丝们签到名就心满意足,她们又怎么会轻易置熊正一不理?粉丝们开始不定时再到店里来要求拍照,更有的明目张胆邀请外出,不然就偷偷送鲜花,让服装店更像是间花店般的鲜花满堂。
    “正一啊!我看你还是早点娶个老婆,摆她在店面,看还有谁敢上门求亲?”
    “姐,怎么妳也变成她们一群了?妳以为娶老婆不要钱啊?娶后不用吃饭吗?现在妳弟省吃俭用的,能勉强支撑得住这间服装店已算妳弟本领了,又怎么能再增添一人呢?”
    这间服装店,是熊正一用了积存多年他自称的《事业基金》,与大姐熊正丽共同合资,大姐负责生产与店面销售兼修改,而他则负责采购与销售兼店面行政管理;开店前姐弟俩人以四周摆摊为主,但是由于经常受到公家或地方黑道的干扰,才立志找间不能太大但也不能太小的店面……后,总算在XX广场里找到了现今这间算是《可以》的商店,就这样做起生意来了。
    或多或少,也因为熊正一有张明星脸,成了店里的活招牌,总能吸引到一些爱帅爱美的女孩或女士上门购物,交流交谈后达成《商业任务》,双方满意。可是,日子久了,这张活招牌开始出现上下颠覆的趋势,粉丝们似乎将关注力转到韩剧影星,X大为的魔力变得没有以往般的吸引力了,这让熊正一不得不重新思索,如何再创造另一个高峰?
    所谓祸不单行,就在生意转淡转平静之际,另一场暴风雨降临到熊正一的身上,大的让他差点把性命都给赔上…… 
 
  ☆、第二章
 
“嗨!老板好!新店,生意不错吧?”
    忙了一整天,正在收拾与整理服装准备关店之际,店面口来了三名身穿T-衫牛仔裤、体格彪悍的男性年轻人,其中一位皮肤黑不溜秋的年轻人迎向熊正一,并提出以上的问候。
    “托福托福,我们的服装店开始营业已有一年多了,不新了,小本生意图口饭吃罢了。”
    熊正一放下手中的活,露出笑容向对方点点头;在他的心里盘算着,一看就知道并非有心购买衣服的家伙,还不知道怎会盯上自己这间小规模的店,得加倍小心应付。于是,他边想边走到对方的面前,有意无意地试图阻挡那群人进入店内,毕竟此刻左右附近大多数的商店已关店了,万一出现争执或不愉快的事故,吃亏的最终还是自己。
    “不是吧?前些日子看你们这店的顾客进进出出、红红火火的,又怎会只图个饭吃呢?老板你尽可放心,我们来不是想向你借钱的,哈哈……”
    “不是不是,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希望你们别介意。”
    “好了,不跟你多扯,我就直话直说好了,一年里的试业期已过,这个月开始我们会按行规,每个月来向你收取《维安费》两千块人民币,希望你准备好!”
    那黑不溜秋的男性被熊正一那么一挡,连同另两人也无法走入店里,他往对方身上瞄了下,把他们来这里的目的说了出来,盯着熊正一看对方的反应。
    “《维安费》?什么是《维安费》?我来这里这么久,都不曾有人告诉我们,会有人或需要交这笔费用?并且,你们属于哪个单位的?”
    “你从没听过?那是当然的事情,因为我们从没过来向你收取!告诉你,《维安费》就是维持治安费用,这里所有店铺都有被收取的,因此你店也不例外,知道吧?”
    “平时,我们都有交广场保养费、保安费等等,就从没听说要交这《维安费》的,看来你们并非这广场的人吧?既然不是,那我为什么要交呢?”
    熊正一总算理出一个头绪来,这群人或是黑社会来收保护费的吧?不然,自己在这营业那么久,都不曾听过隔壁或其他商店提及要交《维安费》的事情……这么一想,反而让熊正一自觉有信心克制对方所提出的要求,说起话的口气也强硬许多。
    “老板,你知道你在说啥?不交?不交就给我们搬出这间店面,更不允许在这营业做生意!”
    黑不溜秋听了整张脸都变色起来,满脸凶恶地盯着熊正一,大声吼叫起来,仿佛他这次来是吃硬对方的,不然将会采取一切激烈举动,来压迫对方。
    “你是谁?这间店是你的吗?不缴费就不允许我们营业?要我们搬?……这位大哥,你忘了现在是讲法律的,法律之下有王法,我规规矩矩做生意,该交的费用我从没欠过,但是对这些不合理的收费,我是一律不会交!”
    以前在外头曾做过地牛、摆过地摊、干过粗话的熊正一,他面对过各式各类的坏人好人粗人斯文人,他又怎么会怕这些蛮牛?并且,他觉得自己辛辛苦苦,才将这间店面给搞出一些名堂来,生意刚有点起色,他怎么能忍受被这群人的压迫呢?
    “TMD,跟你说好话你不听,给你脸你不要,是吗?那以后有什么意外事故,有人上门捣蛋搞破坏,你可别找我们……”
    黑不溜秋背后的俩位壮男,听了熊正一的话就想往对方冲过来,但被这黑不溜秋给阻挡了,似乎他也不想在这种情况下发怒,因为他看到广场里的俩位保安人员慢慢地走向他们;于是,他留下狠话,暗示俩位壮男准备离开。
    “我才不怕你们,我明天就向公安局报案,并备案说有人威胁与恐吓我们!”
    “好!你有种,那你就等着看好戏……我们走!”在保安人员靠近之前,黑不溜秋边说边给俩位伙伴匆匆地离开。
    “有事吗?你认识他们?”
    在远处听到一阵吵架声的俩位保安人员,他们立即就往熊正一的店面走了过来;当看到三位凶恶的年轻人,似乎在向店主施压什么的,于是他们加快脚步往这里走来。在看到三位年轻人匆匆离开后,他们也刚好抵达熊正一店前,其中一位较年长的保安人员问道。
    “不认识!要我交什么《维安费》的,是恐吓人的吧?”
    “《维安费》,即是保护费!这群人……之前已被我们投诉公安局了,现在又再出现?”
    “是吗?他们可够大胆的,一次两次地上门要钱,眼里真没王法了!”
    “王法?哼!他们大佬就是他们的王法,王者……不过,你以后可得小心一点,这群人不会轻易罢休的!”
    “谢谢大哥,若不是你们走过来,恐怕他们真的会乱来乱搞!我以后会小心的,谢谢啊!”
    熊正一猛然向这两位好心的保安人员道谢点头的,毕竟他自己也知道,若非有他们,恐怕今晚那群人不知道如何对付自己?而他也知道,自己是惹上这群人了,以后的日子是否好过,都得依靠自己一把狠劲来支撑下去;他心里感叹,幸好大姐已提前回家,不然让她看到与听到这群人的恶语,恐怕她会恐慌得要求搬迁离开这里…… 
 
  ☆、第三章
 
“大哥,我今天心情不好,不想去你那儿,而影响你的心情!”
    走出广场,熊正一看到彭志雄的车子已在广场大门口处等候着自己,他走上前向对方打了招呼,依然怒气满脸的说道。
    “嗯?生意不好?还是其他事情?”
    彭志雄看着这个认识已有十年多的熊正一,当年碰见他正被一群小混混围攻时,也出现此刻气鼓鼓的模样;当时的他并没有被那群小混混给吓倒或惧怕,不懂武术或拳术的他胡乱地脚踢挥拳拼命反击,虽然最后还是被人多的小混混给压倒在地上,但是他依然毫不气馁在地上挣扎着怒吼着。那时正在现场作街头访问、还是记者身份的彭志雄就觉得,此人绝非泛泛之辈,以后必定大有作为。
    “刚才有几个坏蛋上我那里作乱,要我交什么《维安费》的,气得我差点就失去理智与他们打起来;幸好有保安人员在现场,替我解围才不至于闹出事。”
    “正一,知道是那群人吗?需要我帮助,不妨告诉我。”
    目前已是XX媒体集团总监,已踏入中年阶段的彭志雄,听了熊正一的回答心里大感气愤不乐,虽然他知道熊正一性格倔强,不一定会接受自己的帮助,但是他身为对方的知己……想到这个身份,让彭志雄不禁有些泄气,仿佛那只不过是他个人的心意吧了。
    “不知道,据保安人员说,对方以前曾在这出现过,后来被广场向公安局投诉,已不见一阵子了。大哥,谢谢你的好意,有需要你的时候我一定会向你开口的!”
    熊正一望着这位认识有十年多的彭志雄,他知道对方对自己的关怀与心意出于真心,但他却不想亏欠对方过多的恩情;就如当年,自己被一群坏人围攻时,他奋不顾身地出手相助与攻击坏人,也幸好有武术底子的他将坏人一一击败,自己才得以脱身。
    “好的!心情不好?看你还没吃晚餐吧?那就陪我吃个夜宵,之后我再送你回去好吗?”
    “刚才气冲冲的都忘了没用晚餐……好吧!就陪大哥吃点东西,别生气啊!”
    与彭志雄认识与交往多年之后,熊正一才正式地与对方夸人另一种人生阶段—亲密关系;当时的他并没想到同志是什么样的一种关系,但在彭志雄一而再地向自己作出超越兄弟情感那种亲密关系时,当时的他在不觉得有啥猥琐,但有种像似报恩的感觉,于是就这样默默地接受了对方在自己身上的摸索,甚至用口替他“泄洪”。之后至今,双方就一直维持着这种《男男亲密关系》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