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的双眸灿若星辰+番外 作者:大笨蛋

字体:[ ]

 
《你的双眸灿若星辰》作者:大笨蛋 
 
 
 
【书籍简介】
     我们是天上的星星
    我们在孤单的旅行
    相遇是种奇迹
    想懂得爱你的意义
    “如果有一天我说我不爱你了,那我一定是在开玩笑。”
    “我喜欢你的眼睛,喜欢它为我笑,为我有神,为我流泪。”
    “北弦,你知道的,我爱你。”
    “祁璨然!”,“我好想你。”
    “玖羽!快出来,哥给你买了冰激凌!”
    “玖羽,再不出来,冰激凌就要化了哦!”
    “玖羽,你说过要等我回来的!”
    密密麻麻的恐惧胆怯与沧海一粟的勇气相对,我们只能选择微笑前进。
 
小说人物: 北弦,祁璨然,南飞,陆夏,苏凡川,桑玖羽
作品标签: 美男 耽美 悲情 专情 作品系列: 攻来受去
1、
 
    深夜的首尔,不同寻常,死寂蔓延……
    苍鹭警队
    “明天晚上,B很有可能会前往S银行盗取现款,而K也非常有可能回去,一定!一定要加强警戒!都知道了么!”一个有着浓密胡须的中年男子,指着白板,很有领导风范的说。
    屋内,一张较大的圆桌,围了一圈身穿警服的男人,其中只有一个女人——苏可琪,这可是他们警局的警花。
    苏可琪对面,坐着的是苍鹭警队的队长——祁璨然。
    中年男子的话说完了,大家都把视线放在祁璨然身上,只见他玩味的勾着嘴角,手中的圆珠笔一圈一圈的转着,直到跌落在桌面。
    他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局长,你意思,是两个贼会碰面?”
    “是。这次行动,很有可能可以证明他们是同伙,K杀了不少无辜的人,今天晚上,希望可以拿下他们。所以?祁队,你怎么看?警力分布?”局长
    “K和B绝对不可能是同伙。”丢下这一颗炸弹。他起身,敢反驳局长的,也只有他了。
    众人愕然的看着他。
    他走到白板面前,写了一串的案子。分别是070211金家门杀人案,070211XX银行巨额失踪案;090909XX高速越货杀人案,090909XX路抢劫运钞车案……
    他难得的露出白牙,说:“你们难道没看出什么来么?”
    底下的人面面相觑,不知道祁队有什么用意。
    “前面是K犯下的案子,后面是B犯下的案子,K杀人抢劫,B抢劫不杀人。来看120412野郊4墅案,这是他们第一次在同一个案发现场作案。K杀人,B抢劫,唯一不寻常的,是那通神秘人的急救电话。”
    苏可琪举了下手,说:“祁队是认为,那个神秘人是B?”
    祁队投去一个赞许的眼神,说:“是。医生明说要他给4墅的主人做一系列急救。还说会马上通知警方有案子。可那神秘人依旧做了。要不是他跑得快,躲得快,我们就会和他碰面。”
    “可是!祁队,你有没有想过,那个人,也是B杀的?说他杀人越货也不是没有可能!”队中一个叫周天的年轻男人站起来,皱着眉说。
    “你忘了,医生检查过,伤口虽然横七竖八,杂乱无章,但是下手时非常娴熟。伤者嘴角刻有“K”,如果说‘K’可以仿照,刀的切口也可以仿照,但是,至今,我们都没有见过B的杀人案以及杀人手法,生手怎么能砍出娴熟的刀口?而如果说,B在暗地里杀了很多人,这也是不可能的,恶魔嗜血的欲望不会就止于此。周天,你考虑不周全。”祁璨然摇了摇头,说。
    “继续说”局长坐在朴灿烈的位置,说道。
    “K既然和B道不相同,那么,试想一个商人和另一个商人在同一个拍卖场相遇……”祁璨然说着,眼中的深邃让人看不懂。
    “你是想要出演一场鹬蚌相争,渔翁得利?”苏可琪,“但是你也别忘了,两个人的目的都是S银行的巨款!而我们的任务不仅要抓获两人,还要保护这笔巨款!”
     
 
2、
 
    祁璨然瞥了苏可琪一眼,开玩笑的说:“苏大美人今天的记性怎么也不好了,非法分子可以声东击西,为什么,我们不可以呢……”他的声音越来越轻,越来越轻。
    似乎是陷入了某种思绪,却又马上挣脱。
    祁璨然振奋了下自己的心情,说:“局长!我请求将巨款转移警局密库!要神不知鬼不觉。”
    看见局长微微的点了下头,才下达命令:“苏可琪!明天,你带着一队守住密库!不能太明显,这件事,只有苍鹭警队的人才能知道。周天,你和我带着二队守住S银行的正门,不要太假,要就像真的有巨款在里面一样。肖陈墨,你带着三队守住东大街!屈只华,你带着四队守住西大街!陆明德和五队守北大街!明白吗!”
    “明白!”苍鹭小队全体起立敬礼,目送局长离去。祁璨然抓起自己的警帽,朝其他人说:“都不要忘了!我教过你们,做事要快准狠!”
    说完,也出去了。
    第二天傍晚5:00
    一个皮肤有些苍白,面相俊美的少年愉悦的骑着单车在东大街上。
    肖陈墨正严肃的守着东大街,今天的大街上,兴许是警察多了,基本上没了人敢过来,突然一小白脸骑车过来,差点将他当做B给摁倒了。
    北弦被吓倒在地,不满的叫到:“干嘛呢!咋咋呼呼咋咋呼呼的!还是警察呢!要死啊!”
    肖陈墨原本还想把他给扶起来,道个歉,但一听他这话,就不乐意了,怒视到:“说什么那!故意闹事啊!你难道不知道今天S银行重度警戒吗!还敢过来晃悠?要不是看你这小白脸,脆弱着,不然早给你捕了!”
    “唉哟!你哪个队的啊!队长是谁!叫出来让我认一认!这么嚣张的警员,也不知道谁带出的!好歹我也是G大毕业的呢!跟我嚣张个屁啊!”北弦像个街头小混混一样,一手插着腰,一手指着肖陈墨。
    “你!祁璨然祁队都听过没,管你是警校还是卫校毕业的,反正现在你不是警察我才是!劝你别在祁队的地盘上闹事!去去去,一边去。”肖陈墨说着,要轰他。
    北弦傻眼了,顿时觉得心里很不是滋味,同样是警校毕业,一个曾说要当警察,一个曾说要过自在的江洋大盗……没想到现在竟然成为事实。
    他默默地扶起自行车,冲肖陈墨做了个鬼脸,冲天大喊道:“祁!璨!然!你!个!王!八!蛋!”
    偷偷在别的地方化了妆,去其他地方碰了碰运气,没一个是好惹的。没办法,只好去正门。
    虽然不好进了些,但也好比侧门和后门三个凶神恶煞的看门神好。
    但意外的是,正门竟然是祁璨然亲自带队守着。
    北弦傲娇了,在街角,继续扑粉,化得确定认不出来后,才拎着道具手提包走过去,不出所料,祁璨然果然将他拦下了。
    他淡漠的瞥了他的脸一眼,说:“干什么?”
     
 
3、
 
    “我,我要给老家的账户存点钱,他们生活费快没了。”北弦胆怯的低着头说。
    祁璨然的瞳孔缩了缩,转头对周天说:“看好大门。别放过任何一个人。”又转头对北弦说,“我带你去。”
    北弦差点没把一口白牙给咬碎。这什么情况!!
    “谢谢,我,我认,认路的。”北弦。
    祁璨然保持着良好的风度,没理他,领着他进去了,走到一个拐角,突然祁璨然把他摁在墙上,他下意识的想要拿在警校里学到的格斗术去对付,也被祁璨然给反擒住了。
    他苦笑了一声,说:“阿弦,真的是你?”
    “别叫我阿弦,我不是阿弦!我不认识你!”北弦强烈的挣扎了一下
    “阿弦……你忘了你的格斗是我教的,你也不要忘了,你的手,我这辈子都不会认错。还有你的声音,我也不会认错的。”祁璨然忧伤的看着他。
    “唉哟!这是祁璨然祁队么?你干嘛呀!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市民,来存点钱,这么大动干戈的,我犯什么事啦!”祁璨然看着北弦给他犯傻,心底冒出止不住的苦涩。
    他静静的看了北弦几秒,才放开他,说:“跟我来吧。”
    祁璨然将他带过去,静静的看着他办理手续。
    不问来因,不问去向,不问生活,不问未来,不问过去,不问伤痛,不问我们,静静地静静,静静地静静……
    这是祁璨然以前写给北弦的歌——《白白的北北》,北弦还曾嘲笑过这个没有内涵的名字和节操掉满地的歌词,大笑特笑……
    他办完手续,祁璨然再次强制性的将他拉到墙角,用深邃的眼神看着他,说:“阿弦,不管你是来干什么的,今天晚上我有很重要的事情,你不要来捣乱。”
    北弦挑了一下眉,说:“一定一定!希望,祁队一定!要把钱看好!”留下咬牙切齿的一句话,他转身就离开了。
    祁璨然望着他的背影,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希望不是你。”
    傍晚8:00
    已是华灯初上,萧条的大街显得越发的严肃。
    整个警局都严阵以待。
    北弦穿了一件白T恤,加一条白裤子,白鞋子,在黑夜中显得十分的显眼。他身边站着一个男人,一身低调的黑。
    北弦瞄了他一眼,说:“兄弟,和我穿情侣装啊!”
    “……”那男人冷冷的不说话,过了好一会,看了一次手表才说,“等会儿别忘了说好了的,钱你要分我一半。为了防止出错,你再叙述一遍计划。”
    “切!知道了!有什么好紧张的嘛!”北弦满不在乎的扮了个鬼脸,“你去引开他们,我去拿钱。拿到钱后,去找你,分钱,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行了吧!快点开始吧。”
    “我从来不帮别人干什么的,没想到我竟然会和你干这种事。”男人翻出打火机,点燃一支烟。他棱角分明的手上刻了一个‘K’字,血红色的,在橘色灯光下显得特别诡异。
     
 
4、
 
    “哎!咱们先说好啦,你不准杀人,不准开枪!可以吧?!”北弦顽皮的踮脚拍了拍他的脑袋。后者怒视却被忽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