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踹掉渣攻的一百零八式+番外 作者:聊赖

字体:[ ]

 
书名:踹掉渣攻的一百零八式
作者:聊赖
 
席遥一开始真的很讨厌祁连,他可以用自己这张面瘫脸来保证。
可是,在生活聚变之后,席遥无法不接受祁连的怜悯。在长时间的潜移默化下,席遥无意识的将祁连看重,甚至是喜欢。
以至于席遥被祁连带上床,也只是半推半就。
在无数次带上床后,连席遥这样的好孩子都忍不住在心里爆粗口“跟你做就没爽过!”
席遥很清楚他对于祁连不过是为了解决那桩子事。
终于,席遥被祁连用最烂的借口踹掉!
那好,渣攻拜拜,渣攻不见!
可是你又屁颠屁颠跟过来是什么鬼。
快走,不走就该拿脚踹!
没有爱爱技巧的渣攻x一手好厨艺的面瘫受
(这种攻居然还嫌弃受,什么玩意!)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怅然若失 虐恋情深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席遥x祁连 ┃ 配角:韩革赖玦 ┃ 其它:渣攻贱受虐虐更健康
 
 
 
☆、第一章
 
?  席遥是个面瘫,在床上也是,很难用表情来表达他身体的感受,用祁连的话说,不是还会叫唤两声,都会以为自己跟死人一床睡。祁连一直都是个在性事上要求很高的人,对于这样的性事有诸多不满,唯一让他到现在都没有放弃这个床伴的原因,大概就是他够乖,够干净。随便怎么玩都可以。不过现在他有了新的追求目标,这样的床伴已经没有什么吸引力了。 
  最后,席遥已经没什么力气只能躺在床上大喘气了,而身边的人还能坐起来穿好衣服点上烟。
  “席遥,我想我遇到我喜欢的人了。以后像这样的事情,大概就不用麻烦你了。”祁连吐出一口烟,低下头看着还没从上一场性事中缓过神来的席遥。
  房间昏暗,厚重的帘子隔去窗外初冬的寒冷,情靡的气息久散不去,这样的场景应该很适合两个人深情凝望然后互诉衷肠。但是此时的祁连在把人干到腿软后,潇洒的告诉人家,喜欢的是别人。这真是个狠心的人!
  席遥隔着烟雾也看不清这个人的表情,而他一个面瘫连个基本的愤怒都表达不出来。席遥的心被挖了个大窟窿,大概没有比现在更让他尴尬的时刻了。因为暖气的温度很足,所以床上只有一层毛毯,席遥也就盖着一角,身上大部分都暴露在空气里,乳白色的液体也没有来得及擦掉,现在他这幅狼狈的样子,想理直气壮一点都不成,手哆嗦了半天才从床上撑起来,站起来的时候还有什么不停往下流,他顾不上这些,颤抖着拿起衣服就往身上套。他想快点穿好衣服,想问点什么却发现问什么都不对。听见没,对方都没有把你当正式的交往的对象呢!你连一个身份都没有,有什么可以拿来乱发脾气的呢!越想,动作就越是不听使唤,旁边男人一副无奈的表情,绕过来给他扣好扣子。
  这个男人实在无可救药,这种时候都敢随便对人温柔,没有见过比这更坏的男人了,席遥这么想。
  “我有什么地方不好吗?”席遥身子不住的颤抖,看着这个低头为自己整理衣服的男人,还是忍不住闷闷的问,虽然心里对这个答案无限惶恐,但是他觉得不问出来,又会觉得死不瞑目。
  祁连看了看他停了停,立马低下头的席遥没有看见他脸上嘲讽的笑,“连分手都是这幅面瘫样,你以为你在床上能好多少吗?”
  席遥有点委屈的抬起头看到他眼睛里没有退掉的笑意,这个人真的是恶劣到家了。
  “你!”席遥已经被气得说不出话来,连僵硬的嘴唇也一抖一抖,嗓子眼却跟堵了似的。
  他现在只恨自己不是个女人,这样就可以不问青红皂白的把这个男人一顿胖揍,然后蔑视的说,跟你做就没有爽过。因为祁连对席遥的漠视,在床上从不曾体贴过席遥,所以,两个人虽然这么多年,但是这种性事,对于席遥只有无休止的疼痛。
  但他是个男人,而且这个男人对他有恩,哪怕只是高高在上作为施舍给予的,他席遥也不会是个恩将仇报的人。席遥从青春期就对祁连百依百顺,没有对他说过一句不字,好像现在被丢掉也是这么顺理成章,他推开帮他整理衣角的手,祁连心里有点诧异,但也只是挑挑眉。大概对于这个人来说,诧异是因为身边养的宠物狗第一次有反抗精神,而挑眉是因为,这只宠物狗是因为要被丢出家门而闹脾气。
  席遥认真的穿好衣服,逃也似的躲进了浴室,他遇到过比这糟糕一万倍的事情,他以为像这样的事情对他而言已经算不了什么,至少这种畸形的关系终于结束了,但是这种无法抑制的心痛是怎么回事,洗了把脸,因为是个面瘫,所以被抛弃了?因为他从没有照镜子的习惯,这个刻他望着面无表情的自己,觉得十分陌生,用手扯了扯嘴角,想调整出一个笑容,可是没把握好,整个脸畸形的往一边歪,样子甚是恐怖。看样子自嘲的表情他也都做不到了。揉了揉脸,又恢复了那张面瘫的脸,推门出去。
  席遥咬紧牙关说道,“以前的钱我会慢慢还给你的,然后再见。”
  两清了。 
  说完就把门带上,正好有阵风,于是门带上的时候声响特别重。听到嘭的一声,席遥心里居然也能生出一种快感。他说是说的干脆,但是其实这么一通话是直接把自己的主心骨给抽了,以后他席遥真的是无依无靠的孤家寡人。 
  席遥有点拐的走在山路上,祁连住的这一片是富人区,一路都是私家车风驰电掣的从身边驶过,但是没有一个路人,冬天的天黑的本来就比较早,远远看去就更是形单影只了。
  席遥本来就这么被摧残了一顿,没有做处理这么出来就算了,心里上还受了莫大的打击,整个人都病怏怏的,寒气这么一吹,席遥没走完一半路,头就有点晕晕的,而现在支撑他的唯一动力,就是快点到家,虽然他的家只剩那个房子,但是那也是他最后的依靠。
  一路上耗去了他全身的力气,到家后,把门一挎,整个人好像突然没劲的倒在家里,没有生气的房子看上去空洞洞的,席遥恍惚间想到了以前看到的那个新闻,一个老奶奶死在家中半年后才被人发现,发现时脸已经被猫吃了一半。于是愣生生的把自己惊醒,他从地上挣扎起来,去厨房给自己煮了点面条,吃完面条身体终于暖了一点,然后就爬到床上想昏天地暗的睡一觉,可偏偏越是想睡越是睡不着,人大概都是犯贱的,脑子越来越清醒思想直往祁连身上拐。
  他和祁连从中学开始就是同学,两个人当时还坐在同一排,其实席遥一开始挺烦祁连的,因为祁连无论什么时候都是一副高人一等的态度,还喜欢差使别人,让席遥一个平民家庭出身的孩子很是看不惯。 
  后来席遥家出了一次重大的变故,父母在一场车祸中丧生,肇事司机逃逸,席遥家本来也就是个普通家庭,主要的经济来源出了问题,家里很快就入不敷出了。还没从失去双亲的痛苦中走出来,生活的重担就将他压的不能喘息。那时候席遥每天看着奶奶为了捡几个易拉罐能跑两三里路,为了一个瓶子在川流不息的街上被人流推来嚷去,书就实在念不下去了,硬要出去打工。是他奶奶直接拿刀架在脖子上拿命逼着他去上的学,学校他还是去了,但是在别的孩子每天放学高高兴兴回家的时候,席遥却要从书包里掏出个脏兮兮的麻袋,在学校扫荡一遍,带上几十个瓶子罐子回去才罢休。
  因为经常在垃圾桶里翻找垃圾,大冬天也不可能天天换衣服,于是每天的衣服也避免不了有一股异味。班上的同学虽然都十分同情他的遭遇,但是谁都不愿意靠近他。而身边的祁连更是深受其害。
  “你家现在很穷吗?”祁连在把家里最好的香水搬出来了,都没办法阻止这股恶臭的蔓延之后,屏气问道。
  席遥大概没想到他会问的这样直白,有点手足无措,他也知道自己这样很影响其他同学,但是奶奶真的很忙了,冬天的棉衣味道本来就很难散,每天换衣服也不可能,他也实在没有办法,脸憋得通红,我我我了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祁连摇摇头道“我们家每年都会资助一批学生,虽然你的成绩不是顶尖的,但是我可以把你的名字加上去。”
  席遥再讨厌他的语气,也没办法不接受他的施舍答了一声谢谢。
  “相对的,你不能再这样臭烘烘的来学校,可以做到吗?”祁连说话不带半分委婉,他家的教育就是如此,从来只有别人求着他的份,哪里需要用到含蓄。
  席遥面瘫的脸已经红的出血,但是现在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他一个人没有关系,但是他还想着奶奶能过上好点的日子。于是他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有了资助,席遥家的环境终于好过了一点,席遥也可以正常上课,奶奶也不用那么辛苦,说到底,对于这份施舍,席遥还是感激的。
  而席遥不光面瘫,脑子也比较木讷,他不习惯这样平白无故接受别人的好意,能想到的办法只能加倍的对祁连好,对祁连的要求基本上是有求必应。祁连当大少爷当惯了,多了个佣人也没什么不可。于是大家都在叛逆的青春期,席遥却养成了逆来顺受的好脾气。
  班上很多人不知道其中的缘由,一味觉得是席遥对祁连是阿谀奉承,于是席遥在班上是女生看到瞧不起,男生碰见还会胖揍一顿的对象。
  只有一次,祁连拦下了欺负他的那帮人。
  那次一群男孩子胡搅蛮缠的把席遥拉进厕所里练手,席遥是真的被一群人当沙包打,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哪知道下手轻重,很快席遥就被打的体无完肤,当他脑子都晕晕沉沉的时候,突然听见一个男孩子提议,要不要把他裤子丢掉让他光屁股出去这样的主意,居然真的有男孩子附和,席遥吓得面瘫的脸都扭曲了,一个劲的摇头,青春期的男孩子都是荷尔蒙支配的怪物,哪里考虑到其他,于是争相去解他的裤子。而这时祁连正好去厕所,进去就看到一群男孩子扒着席遥的裤子,裤子都已经落到脚踝了,露出惨白的大腿。祁连皱了皱眉,他对于这种过分的事还是很反感的,于是上前踢了踢带头人的腿,“到此为止。”也就这么一句话,男孩子们立刻老实了。席遥也因此逃过一劫。 
  那大概是席遥在长时间的绝望中第二次救赎,所以,席遥会喜欢上祁连也算是命中注定。那次之后,席遥已经不光是有求必应,而是全身心的放在这个人身上,就算是祁连皱个眉头,席遥也会不安上一天。在很长时间里祁连就成了席遥唯一的动力,最后这份动力怎么变了味,席遥自己也说不清。 
  ?
 
☆、第二章
 
?  席遥醒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他稍稍准备挪一下头都觉得恶心头晕,屋漏偏逢连夜雨,着凉了。没有下去买药的精神,翻箱倒柜,还真让他找出了一包不知道是哪一年剩下的三九,拎了拎瓶,开水也没了,就直接拆开包装的塑料袋仰脖子就倒进嘴里。至于药效如何,反正吃不死人就是了。
  席遥的家还是很干净的,乳白色的家具,虽然经过时间的洗礼有些老旧,但这是他妈陪嫁的嫁妆,在那个时候还是很赶时髦的。他妈还在的时候就爱跟他说,这一套家具是专门让人打的,别看上了年头,用的都是好木头,可不像现在那些黑心商家似的尽弄些下脚料。
  屋子里东西的摆放也都是他妈当年的喜好,他妈是有点强迫症的人,家里的东西怎么摆都得按她的来,家里要是谁放错了,他妈准得在家一直念叨,直到人给记住才成。所以这么些年,席遥一直记着。大概对于席遥而言,这已不光是母亲的念叨,而是一份对家的回忆。所以在他没钱吃下一顿饭的时候,他都没有动过出租房子的念头,因为他不愿意有人动他的家,抹去曾经家人的痕迹。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吃完药感觉头晕好了很多,打开手机,居然发现了未接电话,要知道席遥平时就算是十天半个月不开机也不会有人找他,也就电信时不时还会关照一下他,不然真的就没人记得了。一查号码居然是前两天应聘的那个4s店,那是他应聘的那么多家里待遇最好的一家,席遥其实心里不抱什么希望,但还是十分忐忑的给人立马回了过去。本来抱着肯定会被拒绝的心态,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对面好听的女声居然给出明天来上班这样的回话,席遥乐的都快飞起来,点着头连声谢谢的挂了电话。
  席遥毕业两年了,上一个工作是因为无故旷工给辞退了,现在竞争太大,就算过了笔试他一个面瘫也过不了面试,连个笑都不会,对方一般都会觉得影响消费者情绪,于是他就一直在各大人才市场奔波,手续费倒是交了很多,但基本石沉大海。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