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把爱人举高高 作者:蓮恩

字体:[ ]

 
 
文案
高大帅气的油漆公司老板因为单恋渣受而心灵受创,到农村疗伤找到真爱的故事。
 
一路温馨到底,当然有虐有泪有笑有肉……有你想不到的肥厚油腻。
 
处控处控作者是处控蛤,双洁文文,十万存底,来呀!跳坑吧,反正有,大把时光,来呀……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乡村爱情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袁少 ┃ 配角:夏云河 ┃ 其它:小沙弥(袁项)、尧旭东、张生、秀儿嫂、王二、民子、尧明月、磊宇、李因勋、一堆工人。
 
 
  ☆、雾般朦胧
 
  序幕拉开:美丽农村背景,一个赶路男人的身影。
  Music Go:云河啊云河,云河里有个我,随风飘过,从没有找到真真的我,一片片白茫茫遥远地云河,像雾般朦胧地掩住了我,我要随着微风飘向云河,勇敢地走出那空虚寂寞……
  一
  经过二个小时的飞行,出了机场便由省城东市坐公交车,往山线走。
  车窗外是闻名国际;近几年来已经成为火红观光景点的忘忧县;再往前行驶四十分钟后,切入一条名为洛阳小镇的公路,他下了车,随即又搭逞一辆往南行驶的公交车,最后,才在一个名为李花村的小村落上下了车,顺着边儿上绵延深山的一条柏油道路,朝青梅子部落徒步走去。
  他足足花了大半天的时间,一连转了两项交通工具,再换成步行。平常,他都骑小电瓶车走这一段山路。但今儿个例外。夕阳已西沉,山风呼呼地吹,他打了个寒颤,扯了扯身上的背包,脚步加快的往山里赶,大概想着『寄放』于他人家里的儿子,他不敢停下脚步,喝一口水,迎着夕阳晚风使劲儿往前赶。
  三十来户人家的小庄子里,炊烟已袅袅升起,夕阳残余的光线这时已隐没在远山山头儿。他汗流浃背,脸色有些惨白,都已经进了部落,还没敢放慢脚步。『小沙弥,爸爸立马就到了啊!』他呓语道。
  ***
  面对着一间农村瓦房,他拍了拍院外的木门。
  院子里孩子们的嘻闹声、女人的叫骂声,声声由院内传出来。
  他等了一会儿,没见人出来,又使劲儿拍了拍木门,叫了声:【张生!】木板拼凑而成的木门,在他的猛力拍打下,惊吓般的前后抖动。
  【嗳!】啪搭啪搭的走步声,大概是认出了来者是谁,客气地回应着。
  木门颇为克难地又摇晃了几下,见女人奋力将门拉开。
  【袁老板,您回来了啊!请进,请进。张生在屋里呢。】女人让出身子,摆开手势做出邀请。
  【不了,沙弥呢?】
  袁少直接说了重点,似乎也懒得与妇人多做牵扯。
  【沙弥,你爸爸回来了!】
  她往屋里喊了喊。院子里妇人那两位胖儿子也停歇了嘻戏,瞪着眼往门外瞧。
  【袁老板,您北边处里啥事儿呢?光这个月您这不第三次上去了?一住二三天的,这会儿咋的一下赶回来了?】
  【嗯,有些事儿上去看看。】袁少说着,探头朝院里看了看。
  瓦屋边儿上斜搭着的铁皮房,后门直通的就是后院。他见过这屋后边儿的格局。洗衣的小水槽、晒衣竿、柴房,而屋子里就更是简单,一道墙隔开,左为睡房,右为厅,厨房就在屋檐下,堆上三块儿石头便成为一个大灶。他之所以这样清楚,就因为,他住那房子就这德行。
  女人见屋里没动静,喊了她那胖儿子到屋里去叫人,但小胖子眼珠子一转,急道:【他在柴房里啊!你不让他跟那无赖劈柴的嘛!】
  【呀!】女人一听,火冒三丈,拔下拖鞋就朝孩子扔,怒道:【你胡说八道些啥!还不快去喊沙弥过来!】
  说完,随即朝他笑了笑。目光中的尴尬,丝毫没逃过他的眼睛。沉着气儿,静静望着边儿上那铁皮屋。他也没接话。
  【小沙弥就喜欢往那儿跑,袁老板您别听小孩子乱说。】女人嘻笑得往门边儿靠了靠。
  【嗯。】
  【呃,袁老板,明儿个上工不?】
  【上。】
  【要叫上张生不?】
  【叫。】
  【啊,那么我等会儿跟张生说去……我先替张生那死鬼谢谢你了,袁老板,要不是您财纵四方来我们这破村落里营生,咱一家四口靠啥生存呢?而今死鬼又弄了个外人住进来,这吃呀喝呀,哪样儿不需银子,您说是吧!】
  【……】
  【袁老板,您没事儿吧!】瞧着他心不在焉,那妇人有些疑惑……
  他已经垮下了脸,再不想回答这妇人的话了。
  ***
  抱起小沙弥离开的时候,袁少的心,可是快跳出胸口了。他之所以如此沉的住气没冲进婆娘家里搜人,那是因为,他还有些把握这婆娘没那个胆敢动他的孩子。
  ……张三秀儿嫂这一家子都不是好东西!
  尧旭东的话犹然在耳。那也不过是昨晚的事情,今天就得到了证实。袁少刚听到这些的时候,本来是不信的,但想到他那儿子小沙弥就放在这女人家里,让他着实不放心,所以连夜赶回来了。
  尧旭东说他也是听到下边的人八卦那夫妻两,内容是围着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儿转的,尧旭东没见过那男孩儿,甚至没听过他们家里有收养的男孩,八卦倒传的沸沸扬扬的,听起来颇让他意外。尧旭东说:
  我本来不想跟你说这事儿,一是村里八卦,二是我怕你听了慈悲心又起反而又把你害了啥的,但小沙弥托放她家里,这也不得不小心了。
  那个,袁少,我跟你说啊,你明儿一早回去就把小沙弥给带出来。托人照顾还是找王二商量商量,秀儿那夫妻是不能再信任了。工人堆里知道他们的没少咒过他们。一家四口没一个好东西,听说尤其是秀儿嫂那婆娘,尤其狠毒。
  张三有个表亲什么的,一年多前死了,留下个儿子现在就托付给他,住他家里。光是这一年多的时间,他那妻子秀儿就把人折腾得死去活来。瘦不拉肌地连口饭都吃不上来,偷吃了口肉就被打的晕了过去,这是个人干的事儿吗?
  在整个村落哩,大人小孩都见过她打骂那孩子,自个儿生的孩子是人;好生好养地怕他吃不好睡不暖,怎么?别人家的就不是人了?这事儿我光是想着就来气! 我说袁少,你扒过小沙弥衣服没?你信不信他身上一定有挨打过的痕迹……
  砰砰砰砰砰……
  他听不下去了,用手捂着胸口。那是他心脏要跳出来的声音。没等天亮,他就让司机送他到机场,急呼呼地赶回小部落来了。
  
 
  ☆、心深处
 
  二
  说到那少年,袁少是见过的……
  那是两个月前,那会儿刚刚入秋,空气里隐隐飘着寒气。尤其是入夜之后,那可是摆明了的落叶飘零寒风起的季节了。
  对于袁少的工作而言,那就更是『休止期』的提醒了。但是,相对的也是最忙碌的时候。因为袁少干的就是【屋顶抓漏】的工程。而这样的工程大都赶在秋冬之际过年之前,必须完成。
  『屋顶抓漏』顾名思义就是把屋顶上会漏水的部分修补起来:将风化的水泥灰刮除清理之后,以防护漆、中图、底漆三重步骤,层层涂抹的防护工作。所以就如上述所说,抓漏的屋子也只限于水泥平房。
  也因年底将近,修补好屋顶免漏水过好年的人家很多,全都挤到这个时候打电话给袁少,这大小案子全挤一个时候,让他忙得倒是充实。只是上个月又接到了一个更大的案子;一间小学的抓漏工程。
  虽然小学并不大,就五栋教学大楼,但每一栋两层楼高度,却是有六间教室长,一般人家的坪数加上女儿墙,也不过四、五十坪,天气好的时候三天即可搞定一户。而现在这坪数,外加五栋教学楼的话,可想而知其工程浩大。
  因为学校急于赶在新历年前完工。袁少用的工人虽然众多,但还是得扣掉一些刮风下雨不能工作的时候。所以对他而言,也形成了压力。
  而今这工程已经拖了半个月了。光是清理多年风化形成的水泥灰,就让他耗费了一星期工作天。这两天晴天一天下雨,光是等着油漆晒干,都不够。如此拖着拖着晓是年轻多金、干劲儿十足的袁少,这会儿也懒散了、不工作了、也不管工人死活了。
  【袁老板,有别的工作没?支点钱吧,家里孩子没奶粉钱了。】
  【袁老板,前些日子的工资先发给咱们吧!屋里的一天到晚跟我喳呼喳呼。】
  这些跟着袁少工作近一年的人都知道,他们这老板的工资发给时间相当准时,也相当充裕。平时预支点钱都是没问题的。
  但是,最近也不知咋搞的,前边儿工资已经拖了一个月没发了,连借点钱这等小事,袁老板都不耐烦地:【再等几天就有。】如此马马虎虎敷言的行为是任谁都看出来了。
  袁老板让人倒会钱了。
  袁老板不行了这是,咱得另觅东家了。
  一个月的功夫,小部落里无不绘声绘影传言着袁少的□□。
  小村里干活儿的毕竟都是清苦人家,做一天工领一天薪资,天经地义,积欠不得。但是袁少可没那个闲工夫一天到晚给他们数钱,他从一开始就跟那些愿意为他干活儿的人说了:【照案件发饷。】也就是完成一户结算一户的钱。
  其实这个提议不错,但工人们刚开始都挺害怕的,毕竟这小村小户的,干了三天你要跑了我们跟谁要钱?不管大伙儿咋地喳呼,袁少都没搭理,时间一到,准时给钱,这日积月累之后,大伙儿倒是喜欢了这项发薪资方式,那不,每次到手的钱,可都是一迭一迭的,数起来还真窝心子呢。
  这些事袁少当然清楚,所以他从不拖欠工人薪资。只是这些日子他确实遇到了麻烦。他那贴身『特助』也就是专门为他打理金钱的人~~尧旭东,被他派去北边出差去了。北边有一个重要事业,也是他生活的重心、经济的来源。乡下这个抓漏工作说得夸张点就是,打发时间的工作~~~与其相较当然是北边重要,而这里的小钱小事袁少就更是懒得动了。
  尧旭东跟了他十几年,从美国到中国,公司上的重要事情都少不了他,是袁少心中少不了的干部。这会儿跟到乡下来做工,也是因为北边清闲了,才下来纳凉的,只是上个月人事上出了点事,说甚么有人闹事……所以他让尧旭东上去调解调解。
  但是工人们可不知道也不想管你们这些麻烦,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他们不管,要钱买米下锅就是个现实,你能怎么着?袁少被逼得实在没办法了,加上这一连数天的雨也正好让他得空。于是,在一个飘着细雨的傍晚,招呼了大伙儿到秀儿嫂家里集合,他提了一袋钱,终于出现了。
  至于为什么会挑在秀儿嫂她家里,那是因为袁少当初来到这个小部落的时候,让眼尖的秀儿给『逮』到了。
  袁少,三十岁,人如其名,是名副其实一间油漆事业股份有限公司的少爷;也是现任的继承人。(这也是为什么他到乡下来也干着跟油漆相关的工作。)这有钱多金的环境下培养出来的人,不管是出现在啥样的环境,穿的是啥品牌的塑料袋,气质修养不说谎,不一样就是不一样。秀儿嫂就是这么把他给『逮谆的。她在农村长大又嫁给了农村男人,两种人哪里不同明眼人一目了然,所以她第一眼见到袁少的时候就悔恨交加地想:妈了个王八羔子自己咋地不生女儿,自个儿又太…没…没打扮……但无论如何,先巴着人是上策。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袁少初来乍到的琐事,秀儿嫂都抢着打理的;就像找工人呀,帮着小沙弥买零嘴儿呀,发工资提供场地呀……这么个渊源。
  【那个,秀儿嫂,就麻烦妳帮着记一下了。等尧工头儿回来妳再跟他把帐核对一下。】
  袁少递出账本和一袋钱给她。
  女人体型微胖、圆脸。当众接过簿子的时候两只眼睛笑地瞇成一条缝,得意样儿……气煞了屋里一堆的男女工人,惹得大伙儿一阵窃窃私语。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