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金屋藏鲛 作者:兰拓(下)

字体:[ ]

 
  ☆、第六十章 两个人的杀猪饭
 
“嗯!先把那个大盆拿过来接内脏!”陶屠户垫了垫手里的尖刀,准备对大野猪下刀了!
    “……好臭!!!”随着野猪的肚子被剖开,一股腥臊无比的臭味顿时弥漫了整个屋子,俩个业余屠户顿时被熏得晕头转向,相携着跑出了屋子。
    “呸呸呸!!!”捏着鼻子跑到上风口,胡皎赶紧跑去弄了点山泉漱口,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以前他确实看过别人杀猪,可奶奶担心他吓着,每次都搂着他远远看着,哪里知道猪肚子里的玩意儿这么臭啊!
    一想到那味道弥漫了整个屋子,胡皎晚上都不想回去睡觉了……
    陶正仁觉得,他之前提议要在他们住的别墅后面盖猪圈的想法,其实真的还有待商榷,别的他倒无所谓,只是这味道实在是……
    “怎么办?”站在风口上吹了半天,也不管“冷冷的冰雨”是不是在脸上胡乱的吹了,这会儿俩人宁愿站在暴雨中淋雨,也不想回去接受野猪牌“生化武器”的摧残。
    “算了……把猪抬出来!放在屋檐下面先散散味儿!”为了晚上能睡个没有异味的安稳觉,胡皎果断放弃原本计划好的杀猪饭,还有野猪肚子里那些内脏,话说回来,臭成这样还怎么吃啊?
    也不知道这野猪平日里都吃了些什么?!
    想了想,胡皎从房子附近采了些野生的薄荷叶子,揉碎了给俩人塞鼻子里,顶着满屋子的恶臭将开了一半膛的大野猪抬了出来,扔在房子后面的屋檐下,还特意找了个下风口。
    搞定野猪之后,俩人又开始发愁了:屋子里这么臭,今晚可怎么办好啊?这大暴雨天气的,晚上总不能睡在外面吧?
    胡皎站在外面想了想,突然走到他平时堆柴禾的草堆那边,撅起屁股在里面掏了掏,掏出来几把干枯的植物……
    “这是?”
    “嘿嘿~~这玩意儿可是好东西!上次我给那块荒地除草的时候发现有些野生的艾草,太老了不好做青团子,就砍回来准备冬天的时候泡脚用的,这个夏天点燃能防蚊,味道也很不错,现在没有空气清新剂,拿这个试试吧!”
    俩人继续塞着满鼻子的薄荷叶,跑到屋子里,用之前存下的木炭在屋子里引燃了几堆火,上面盖了一层干枯的艾叶,然后把家里的窗户全部打开,也不管会不会有雨水进来了,反正能擦干,先把这股味道去掉再说吧!
    足足熏了快两个小时,屋子里的那股腥臊味道才算散了些,俩人一屁股坐在土炕上,对视一眼,不知道戳中啥笑点了,突然丧心病狂地大笑起来……
    “看来想靠自己吃到猪肉也不简单啊!”笑完之后,陶大公子老气横秋地感叹道。
    “是啊!以前我还觉得杀猪这个职业真不错呢!陶大哥你不知道,在我们那会杀猪的可吃香了!家里过年或者办事需要杀猪的时候,请杀猪的要好烟好酒伺候着,完了还要送一刀肉或者一对猪蹄,我跟你说,小时候我们村里的男孩子写作文,都说长大了最想做杀猪的屠户呢!差点没把我们语文老师给气死!”
    “哈哈~~~那现在呢?”一想到胡皎瘦瘦小小的一个身板,持刀和一只大肥猪对峙,陶正仁顿时笑喷了。
    “现在啊~~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会杀猪的也都老了,以后只怕村里请个杀猪的都麻烦了呢……”想起日渐凋零的乡村,胡皎莫名有些伤感。
    “没事!等以后咱们在海岛弄一个生态养殖基地,现在科技这么发达,不信弄不出一套清洁的养猪技术来!到时候咱们每年都可以在农场里弄一个新年的杀猪饭活动,把所有业主都邀请过来,大家热热闹闹的,奶奶肯定会喜欢的!”
    “嗯!那今天的杀猪饭……”
    “简单点吧!等一下我去把那些野猪内脏挖出来弄个坑埋了,然后咱们砍些干净的猪肉下来,你做腊肉都那么好吃,新鲜的肯定更好吃!”陶正仁安慰道。一个好的小攻,一定要随时记得安抚自家爱人受伤的心灵才对呢!
    这天,胡皎用陶大公子平生第一次杀猪弄来的猪肉,做了酸菜猪肉炖米分丝、米分蒸肉、蒜香排骨、回锅肉等,焖了一大锅米饭,俩人整整吃了一天才吃完。
    剩下的猪肉,四只猪腿,被胡皎用粗盐腌了起来,准备抽空再出去一趟买些火腿米分,回来做火腿。其他的猪肉都腌了准备做腊肉或者熏肉,,幸亏胡皎这家伙平时就有做仓鼠的潜力,从沉船里带出来的那些空的大塑料桶之类的都没舍得扔,全部洗刷干净、消毒之后留在家里了,不然还真找不到这么多装猪肉的容器。
    这天晚上,陶正仁终于如愿以偿,和心爱的皎皎睡在了一个床上……
    别想歪了,真正原因并不是俩人的关系取得重大进展,而去胡皎平时睡觉的山洞,漏雨了!
    都怪这几天的暴雨下得太大,山上的石头都泡得有些松了,胡皎睡觉的那个山洞,从傍晚开始就淅淅沥沥地开始漏雨,要不是发现得早,连被褥都要弄湿了!
    发现山洞漏雨之后,胡皎赶紧招呼着陶正仁,一起帮忙搬东西,自己的被褥、换洗衣服、平时看的书之类的,还有储藏在山洞后面的一些生活物品、米面油盐、杂粮之类的,林林总总搬出来,几乎占据了客厅的半个屋子。
    “皎皎,你可真是个叮当猫!”看到半屋子的各种储备物资,陶正仁感慨道,他就没见过哪个男人和胡皎一样会过日子的!
    “嘿嘿~~这不是穷嘛!家里什么都要备着一点,不然哪天饿肚子了怎么办?”胡皎也有些不好意思,但谁让他是胡奶奶一手带大的呢?
    老太太从饥荒年月过来的,经过过最可怕的饥饿,那是连树皮草根都要抢的年月啊!从那以后,他们那一辈人就养成了在家里存粮的习惯,反正胡皎从有记忆的时候开始,家里就从来没有断过粮!
    “看来以后新房子的储藏室必须要建造得大一些,不然怎么满足自家皎皎的收纳癖和存粮癖呢?”
    将物资抢救出来后,俩人轮流烧水洗了澡,趁着胡皎去洗澡的功夫,陶大公子偷偷摸摸地将床铺的位置换了一下,把胡皎的被子放在了土炕的里面,自己的在外面。
    陶正仁记得,胡皎睡觉一向不太老实,而且最喜欢往床边上翻滚。到时候,他只要老老实实守住床沿,心爱的皎皎自然会顺从习惯滚到自己的怀里,到时候……
    艾玛不能再想了!再想鼻血都要出来了……
    不过,一想到今晚能搂着皎皎暖乎乎的小身子睡觉神马的,陶正仁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有木有?
    “陶大哥?陶大哥!该你洗澡啦!”胡皎洗完澡出来,就看到陶正仁坐在土炕边上,对着他那床印着灰色小熊的被子傻呵呵地笑着,简直跟中了邪似得!
    “啊?哦!我马上去!”
    洗了个战斗澡出来,胡皎已经乖乖躺在铺好的被褥上了,手里还拿着一本书在看着。
    “在看什么呢?”
    “哦!是一本讲述老北京民俗的书,挺好玩的。”对了,我这里还有很多其他的,你要看的话自己挑哈!
    陶正仁:“……”说好的暧昧同床呢?
    导演你出来!我们好好聊聊!还有编剧,有种换剧本,有种你出来啊?小爷我保证不打死你!!!
    不提陶大公子内心的纠结郁闷,凑着油灯津津有味地看了会儿书之后,乖宝宝胡皎同学准备按时熄灯睡觉了……
    “皎皎,我睡不着,咱们聊会儿天吧?”咬咬牙,陶正仁努力准备将想象中的暧昧气氛给拉回来。
    “好啊!聊啥?”
    “……我听奶奶说你大学毕业都好几年了,有没有想过找个女朋友结婚呢?”
    “这个啊……我暂时还不想结婚呢!”
    “怎么了?”
    “你看我们家,就我和我奶奶两个人了,我想这几年先努力一下,把珍珠养殖场和特色农庄给弄起来,这样以后我和奶奶起码有个固定的收入来源,而且自己做生意的话,我还能多陪陪奶奶呢!”
    “忙事业也不耽误结婚啊,奶奶可是说了,希望你早点结婚呢!”
    “嘿嘿~~以后再说吧!我困了,睡吧!”一提到谈恋爱就想到那个渣男,胡皎顿时没了聊天的兴趣。
    虽然没套到皎皎的心里话,但是,这天晚上,陶大公子还是享受到了美人“投怀送抱”的福利。(虽然人家只是习惯性翻滚~)
    接下来几天,暴雨几乎没有停下来过。
    忙了两天,终于把辛苦打回来的野猪给收拾好了,看着外面的暴雨一点儿停的意思也没有,胡皎突然开始担心荒地上种下的那些玉米黄豆之类的了。这么大的雨,万一根被雨水泡出来,全部倒下就坏了!
    这天早上,吃完早饭后,胡皎就带着铁锹,准备去地里给玉米培土。顺便把菜园子里的排水沟也挖一下,不然一场雨下来,菜园子里的菜可就全毁了!
    “我跟你一起去吧!”陶正仁抓起另一把铁锹跟在了后面。
    这时候,俩人谁也没想到,这一去,差点把自个儿的小命给丢了……
 
  ☆、第六十一章 救人
 
到地里一看,果然新长出来的玉米苗都被狂风暴雨砸得东倒西歪了。
    “怎么做?”陶大公子觉得很棘手,总不能现在给弄个支架吧?
    “这样,陶大哥,你帮我扶着玉米苗,我给它根部这里培土,顺便弄个排水沟出来。”他还指望着吃煮嫩玉米、烤老玉米、玉米面疙瘩呢。
    还好俩大男人速度快,再加上胡皎种得不多,没过半小时,玉米苗差不多抢救回来一半了……
    “呼~好累,咱们去那边休息一下吧!”看到陶正仁累得直喘气,胡皎赶紧扔下铁锹,拉着人跑到附近一个凸出的大岩石下面,这里因为背风,半敞开的山洞里还是比较干燥的。
    “喏,快擦擦!”一进去,陶正仁就将身上穿的棉t恤脱下来,拧干水递给胡皎,没有带毛巾,这个将就一下也能用了。
    “谢谢!”胡皎接过来,擦了一下脸上的雨水,不由得有些后悔今天的冲动。想吃玉米的话大不了下次上岸的时候买一点嘛~就是背回来有点重而已,这么不管不顾地冲出来,他现在是无所谓了,反正鲛人的身体本来就很喜欢有水的环境,可陶正仁不一样啊!人家可是纯正的人类基因!万一淋雨感冒生病了怎么办?
    “陶大哥,咱们回去吧!”休息了一下,胡皎开口道。
    “还有这么多玉米没培土呢!”陶正仁做事情不喜欢半途而废,既然出来了,反正都淋了雨,多淋一会儿也无所谓了,他对自己的身体状况还是很有信心的。
    “不行,我……”
    “不好!好像是山洪!快跑!”
    胡皎正在想借口呢,突然感觉头顶上的岩石晃了一下,脚下的泥土地也开始颤抖。还是陶正仁反应快,一把抓住胡皎就往山上跑。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