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三界日常+番外 作者:伶仃殿(下)

字体:[ ]

 
  九尾跟着出了山洞,视线时不时的在流苏身上停留。
  萧雨感觉自己跟着来就是多余的。
  这三个人的关系莫名的微妙啊……
  难不成是自己想多了吗……
  走出山洞后,大家继续往前走。
  蛟龙蹲在地上发呆啊发呆。
  怎么办,好想去见那个人啊……
  不不不,没有一定要去见他的理由啊……
  可是就是想去看一眼啊,哪怕只是远远的看上一眼……
  说起来,才不过是相识两天,匆匆见过几次而已,蛟龙就不自觉的对苏韶华留意了起来。
  为什么呢?
  非让蛟龙说的话,无非也就是因为那人笑起来很好看,声音又像是清澈的银铃,不停的在心底荡漾又回响,激起一阵阵无形的涟漪。
  根本就无法再忘掉。
  蛟龙捂脸。
  继续炼剑啊炼剑,炼好剑,就可以借着送剑的机会去见见他啦。
  于是蛟龙埋头努力啊努力。
  山神牵着小兔子在集市走啊走。
  “方才,在天界为何忽然要在殿堂外面等天帝大人?”山神轻声问道。
  大概也是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小兔子愣了愣,沉默半晌,才小声开口:“并没有……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啊……”
  山神停下脚步,伸手去戳了戳小兔子的脸颊,双眸与小兔子对视:“说实话,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情?”
  小兔子目光闪躲,抿唇沉默半晌,才开口道:“方才在天界……殿堂里,天帝大人身边站着那人……便是苏韶华。”
  山神怔了怔,轻声开口:“他怎么会在天界?”
  “不知道……大概是转世成了天界人,以前的记忆便都回来了。”小兔子眨眨眼。
  “那你……现在见到他,如何?感情是怎样的?”山神有些莫名的紧张,如是问向小兔子。
  小兔子抬起小脑袋,摇头啊摇头:“完全没有当年的情愫。对于他,我现在什么情感都没有,说不上厌恶,但也绝对不是喜欢。”
  山神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又微微笑道:“那就好,那种人本性是难改的。”
  
  
 
  ☆、第四十五章 说的我好像很老似的
 
  蛟龙努力的炼着琊剑。
  步骤相似,但所需材料却大有不同。
  琅剑乃需极阴之物,琊剑却是需要极阳之物。
  石台上摊开来看,蛟龙扫了一眼,拿起一块儿太阳石,用镊子夹住,放入炼炉里。
  流苏一行人顺着山路往上走,脚下的路滑得很。
  九尾看了一下周围。
  一片白雪皑皑,要想在这种环境下找到一块儿小小的玉料,谈何之难。
  也许是这玉料本是稀有,能够寻觅到两块儿便算是奇迹。
  大家怎么也是找不到了,眼见天气越来越恶劣,萧泠望了望天,只得道:“回去吧。两块儿应该是够了。”
  切下一小块儿送给媳妇儿应该是够了。
  九尾想了想,开口道:“那块儿白色的放在我这里吧。要不然到时候交任务的时候没法交代。”
  萧泠点点头,腾出一只手,从腰间取出那块儿雪白色的玉料。
  九尾接过,手略微抖了抖。
  看了一眼流苏。
  切下一小块儿,应该没关系的吧。
  风雪越来越猛烈,大家赶紧顺着来时路下了山。
  若是凡人的话,估计可能会有去无回吧。
  流苏拍了拍身上的雪,撇撇嘴道:“现在回客栈把行李取了吧。”
  萧泠牵过流苏的手:“也好,顺便在客栈休息片刻,我们便乘着马车往回赶。”
  小兔子买菜啊买菜,从一个摊跑去另一个摊,卖主看这孩子可爱得很,便总是有优惠折扣,若是买鱼的话,就是买一条大的赠一条小的;若是买胡萝卜的话,就是买三根赠一根;若是买豆腐的话,就是买一块儿赠半块儿。
  山神:“……”
  早知如此,以前买菜的时候都带上小兔子就好了。
  小兔子一脸无辜,眨眨眼,挨个卖主道了谢,便小跑到山神面前,捧着手里一堆战利品,软软的笑道:“我厉不厉害?”
  山神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厉害,不知不觉的就把卖主坑了。”
  小兔子抬起小脑袋,刚想说什么,微微侧过身,看见一个卖鱼的摊子。
  山神顺着小兔子的视线看了过去,小兔子却是已经转过身,继续去买菜。
  山神看了一眼小兔子的背影。
  分明就是很想养嘛,要不要这么别扭。
  于是山神笑笑,趁着小兔子还在忙于买菜之时,转身去走向那个卖鱼的摊子。
  天帝努力的批着奏折,然后似是想到了什么,便放下手中的朱砂笔,手撑着下巴,苦恼道:“过几日……我好像要过生日?”
  琴仙抬起头,悠悠道:“正是。”
  天帝捂脸道:“人间过生日都是一年一次,就天界和魔界是一百年一次!”
  琴仙拿起自家媳妇儿放在伏案上的朱砂笔,白皙的手微微使上力度,在奏折上画出一个圈圈,随即又笑道:“人间一年的时间,在天界魔界来看谈何短暂,况且天魔两界的人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便可以永生不死不老,人界的人寿命到八十年便已算是极限,只有少数人能活到一百岁。”
  天帝眨眨眼道:“话题偏了。”
  琴仙将朱砂笔递给自家媳妇儿,又笑吟吟道:“哦,您继续说。”
  “过几日的寿诞宴上,估计场面又是会很乱。”天帝接过笔,默默道。
  苏韶华在一旁的桌子上帮忙批奏折,听见此话,小小的愣了一愣。
  天界天帝的寿诞宴上,只会邀请天魔二界的大人物。
  那么,山神乃是天界重臣,他一定会来。
  他若是来的话,小兔子也会来吧?
  苏韶华沉吟片刻,手中笔上的朱砂,不知不觉已经浸在了奏折上。
  忙的收回笔,苏韶华微微抿唇。
  就趁着这次,和小兔子解释清楚吧。
  一行人顺着来时的道路,走回了雪城。
  老远便看见了拴在木墩上的马车。
  走到那家客栈里,取了行李,又开了三间房。
  流苏扯扯萧泠:“今晚是要在这里过夜吗?”
  萧泠摇摇头:“并不,休息片刻我们便走。”
  流苏点点头。
  九尾从行李中掏出一把小巧的雕刻刀,又从腰间取出那块儿白色的玉料,刀起刀落,轻轻的割下来一块儿玉料。
  割下来的大小,足够雕刻成个什么,送给流苏了。
  九尾手握着雕刻刀,微微思考了片刻。
  从山上取回来的时候,玉料便是很大一块儿,如今被自己割下来一块儿……
  正好能雕成一个玉镯。
  如是想到,九尾便落下第一刀,半晌,纷纷扬扬的玉屑便从刀尖处洒落。
  小兔子看了看山神手中的玻璃瓶,眨眨眼:“这是什么?”
  山神伸手去碰了碰玻璃瓶,瓶里的两条小锦鲤便活泼的像是打了鸡血。
  小兔子星星眼闪啊闪,伸手去接过玻璃瓶,语气里是掩不住的欣喜:“送我的吗?”
  山神笑道:“当然。”
  小兔子抱着小瓶子,把手中的菜篮子交给山神:“那你拎着这个吧。”
  山神轻轻接过,伸手又去揉了揉小兔子的头发,眼底宠溺难掩。
  琴仙回到住处的殿堂时,书仙和画仙都是站在门口,不进去。
  “你们怎么都站在这里?棋仙呢?”琴仙略带疑惑,便如是问道。
  “棋仙恋爱了。”书仙想了半晌,才说出这么一句话,又道:“我们不想当电灯泡。”
  琴仙嘴角莫名的抽动了一下。
  “那个姑娘如何?”琴仙如是问道,便想走进房内去看一看。
  书仙刚要说“哪里来的姑娘”,却是为时已晚。
  琴仙默默的和白蛇对视。
  棋仙瞅了瞅琴仙,愣了一两秒,忙着解释道:“不不不老大您听我解释!”
  琴仙勾勾唇,轻笑道:“说。”
  棋仙很没底气的指了指自己的脚腕:“前……前一阵秋日宴,和这货比赛的时候我不是扭到脚了吗……”
  琴仙笑意未减:“继续。”
  棋仙咽了一下口水:“然后……然后他就跑来照顾我了啊……”
  琴仙伸手鼓掌:“好理由!”
  棋仙:“……”
  明明我说的都是大实话。
  这人竟然不相信!
  真是一点儿都不纯洁。
  琴仙也不准备继续逗他了,便微微抬起手,很语重心长的嘱咐了一句:“小点儿声,这墙隔音效果不太好。”
  棋仙直接一个枕头丢过去。
  白蛇一直沉默啊沉默。
  你想让我怎么接话。
  待休息的差不多了,一行人便收拾好行李,准备乘着马车回去了。
  九尾收拾好桌子,把雕刻到一半的玉料和那块儿未雕刻的玉料分别装在两处,又把刻刀收好,便拿着行李走出了门。
  上了马车,依旧是萧雨驾着马。
  马车一路飞快的前进,不知不觉的便出了雪城。
  天帝趴在桌子上,批完最后一章奏折后,继续装死。
  回来后的琴仙伸手去戳了戳自家媳妇儿:“很困吗?”
  天帝抬起头:“并不。你不是回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琴仙伸手去拿起茶杯,悠悠道:“我们那里有秀恩爱的,不好打扰。”
  天帝啧啧啧,感慨道:“今年的脱单率好高啊。”
  琴仙点头表示赞同,又话锋一转:“对了,从明日开始,您还是抓紧准备过几日的寿诞宴吧。”
  天帝起身拍着桌子炸毛道:“说什么寿诞宴啊!说的好像我很老似的!”
  琴仙悠悠喝茶:“对对对,亲爱的你当然不老,也就几千岁吧。”
  天帝不动声色的折断手中朱砂笔:“这话说的,怎么不像是在附和我呢?”
  琴仙望天:“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山神给小兔子找出一个缸子,以前是装不用的工具的,现在就用来装小锦鲤了。
  小兔子去把缸子倒满水,又把玻璃瓶中的小锦鲤放进缸中。
  “锦鲤的话,吃馒头可以吗?”小兔子眨眨眼。
  “应该可以吧。”山神如是说道,转身从桌子上拿起一个刚刚买回来的馒头。
  “……不要整个丢进去啊。”
  “哦。”
  从长安城郊外到长安城,流苏也是挺同情这匹马的。
  看它累的都不像马了,啧啧啧。
  回到魔界后,萧泠迅速回了房间,迅速的取出刻刀刻下一块儿玉料,再迅速的把剩下的玉料去交给炼器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