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就等你这句话 作者:林沐儿

字体:[ ]

 
  就等你这句话
  作者:林沐儿
 
文案
 
池洋大学报到第一天,来找他的双胞胎妹妹池溪对他室友祁漾一见钟情,却不敢表白。视池溪心头肉的池洋主动接近祁漾。在池洋热情攻势下,两人成了亲密无间的好兄弟。一天,失意的祁漾半认真半开玩笑地对池洋说:“如果你是一个女孩,我一定娶你。”池洋笑了,拍着祁漾的肩膀,说:“哥们儿,我就等你这句话呢。”
 
内容标签:近水楼台 怅然若失
 
搜索关键字:主角:池洋,祁漾 ┃ 配角:池溪,苏放,高源,张丘岳 ┃ 其它:
 
  第一章 小妹看上了个妹夫
 
  尚都,九月的天,空气里可以嗅到暑气的尾巴,也能嗅到初秋微凉的味道。再过一个月,火红枫树将映红整座城市,秋天将如火般扑面而来。秋日的热情,也只有在尚都才会体味得到。“枫之尚都”的名号可不是浪得虚名。
  池洋背着双肩包,拉着行李箱,推开虚掩的房门,空荡荡的房间。果然第一个到。
  宿舍很简单,四人房,上面是床铺,床铺下是书桌,木质打造,澄黄崭新;房门对过去就是阳台,朝东,几缕阳光洒在上面;厕所和衣柜面对面,厕所不大,但热水器、洗衣机一应俱全。一目了然,很简单,也很舒服。池洋对要住四年的地方很满意。
  他挑了张靠近衣柜的床铺,开始利落地打扫宿舍卫生,收拾东西。正忙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他的室友们来了,另三个人一起推门进来。
  池洋一愣,一个壮得和熊有得一拼,目测身高在185以上;一个小不伶仃地像白斩鸡一样,站在“熊”边上更显弱小;还有一个,戴着眼镜,斜挎着书包,颀长的双腿懒洋洋地迈进宿舍,看到他时勾了勾嘴角,疏离但不失礼貌。池洋直觉那个温润书生样的室友不好亲近。
  看到宿舍已经被整得干干净净,“熊”瞪圆了本就铜陵一样的眼睛,上看下看。“白斩鸡”早就咋咋呼呼开了,直夸池洋好贤惠,而在“白斩鸡”的叽叽喳喳中,池洋也认识了他的三个室友。
  “熊”----高源,19岁,南海人,学的是学前教育。按照“白斩鸡”的话说,如果高源当了老师,绝对会把学生吓哭。
  “白斩鸡”----张丘岳,19岁,东北人,同样学的学前教育。按照高源的说法,如果张丘岳当了老师,绝对会被学生弄哭。
  “温润书生”----祁漾,19岁,尚都人,软件工程学专业。根据张丘岳这一路和祁漾的相处来总结,就一个字,凉。不是冰得让人不敢靠近,也不是冷得会把人冻住,而是凉丝丝的。听到张丘岳的评价,祁漾只是看了他一眼,弯了弯嘴角,不置可否,继续收拾东西。张丘岳立马就咋呼开来,看吧看吧,他就这样。
  高源懒得理他,转头和池洋聊天。高源发不准“C”音和“Q”音,所以叫池洋和祁漾的名字总叫不准。池洋笑着说叫他阿洋就好,然后他也学着张丘岳介绍其他人一样,介绍了自己。
  池洋,19岁,尚都人,学的是市场营销。
  听到池洋也是尚都人,镜片后那双凉凉的眼睛,不自觉地看了他一眼。池洋正在眉飞色舞地和高源聊着天,笑得傻里傻气。
  临近中午,张丘岳正招呼着大家一起去吃相识第一顿饭,池洋的手机却响了起来。手机上“傻妞”两个字直晃,池洋笑呵呵地接起电话,简短地应了几句后便挂断了。
  池洋晃晃手机,无奈地说:“你们去吧,我妹妹找我,晚上我补请你们。”
  张丘岳不信:“是妹妹还是女朋友啊?”
  池洋胡噜了一下张丘岳的头发,跑出了宿舍,只留下张丘岳在身后跳脚咋呼。
  三人走出宿舍大楼的时候,正好看到池洋和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孩子走在前面。张丘岳跳起来就要去叫池洋,被高源一把拉住。
  “别人谈恋爱,你凑个什么热闹。”说着就被高源架着走了。
  祁漾看了池洋他们一眼,大学恋爱呵,这会是种什么感觉呢?收回淡淡的目光,祁漾跟上前面那两个咋咋呼呼的人。
  池溪挽着池洋的手,亲昵地几乎整个人都挂在了池洋身上。
  “池洋,哥,你就帮我吧。”
  池洋一手吊着池溪,一手翻着手机照片,看得他眉头直抽抽。重点还不是照片都是偷拍的,重点是,照片的主角他认识!正是他一个小时前刚认识的要同住四年的室友--祁漾。
  听池溪说得唾沫横飞,无非就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英雄救美”的故事。
  今天是他和池溪俩人大学报到的日子,不过池溪是离他学校一个街区外的传媒大学,所以两人并没有坐同一班车。然后池溪今天例假,早上又没吃早饭,低血糖,再加上车上人挤人,空气不流通,所以池溪就华丽丽地晕了。就在她以为要难看地瘫倒在地上的时候,一只手臂扶住了她。淡淡的皂香,让她迷迷瞪瞪地睁开眼睛,模糊的视线里只知道是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男生。
  一路颠簸到学校,池溪就在男生怀里靠了一路,下车的时候,脚下还都有点打颤。把池溪交给在校门口迎接新生的学长学姐,男生转身就走了。池溪直觉不能就这样让男生走掉,硬是忍着不舒服,好说歹说挣脱掉学长学姐,赶紧跟上男生的脚步。
  池溪当然不会简单地跟在后面,早就拿着手机偷拍了n张,看着男生迈进理工大学。池溪几乎要跳起来,这不是池洋的大学嘛。连老天都在帮她。
  所以她赶紧跟进去,连着偷拍好几张正面照,直到那个男生进了男生宿舍,池溪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回学校赶紧办完了入学手续,中午的时候她就赶到了池洋的学校。她得找她亲爱的哥哥帮她。
  “哥,他和你同一幢宿舍楼,这样,你搜索的范围就缩小很多了吧?”池溪扑闪这大眼睛看着池洋。
  池洋看着手机里的照片,脸上阴晴不定。池溪不愧是学画画的,虽然只是偷拍的照片,但从构图、角度、瞬间都抓拍得很好,也正因为对方是在不自知的情况下,所以拍出来也更显得自然、真实。当然,也得对方是个养眼帅哥才行。所以如果偷拍不犯法的话,这几张照片都可以直接登上杂志了。
  “如果我告诉你,我和他同一个寝室,十五分钟前我们就在一块,你是不是又要再晕一次?”池洋说完,赶紧用双手捂住耳朵。
  果然,一个尖锐的、高亢的、响亮的单音节“啊-----”响彻天际,震得有几片已经泛红的枫叶倏然落了地。
  等妹妹激动完,池洋径直往前走,施施然说:“走吧,我带你去见他。”
  “见……见他?现在吗?”池溪激动得都有点结巴了。
  妹妹那傻样,池洋瞧都不想瞧,只管在前面带路,池溪赶紧屁颠屁颠跟上。
  一走进食堂,池洋就看到了他的室友们,虽然现在食堂的人不多,但他们三个,也绝对显目。一只“熊”,一只“白斩鸡”,再加一个一脸淡然却气场十足的清瘦帅哥,再再加上频频侧目的女生们,想不注意到他们,都难。
  池洋牵起池溪的手,就要过去,却发现迈不了步。他奇怪地转身,不出意外地看到眼泛红心、双颊绯红的小妹。她紧紧拽住他的手腕,像根桩子一样被钉在了地上。手腕处一片湿润,看来小妹是真紧张了。池洋本来想逗弄逗弄她的,现在反而怕小妹一激动,真晕过去。
  “不过去?”池洋试探着。
  池溪过了好一会才摇了摇头。
  “那去吃饭?”池洋继续问。
  池溪还是摇头,但看到池洋瞪着眼看她,赶紧又点了点头。
  两人找了个位置坐下后,池溪没吃几口饭,就放下了筷子,看着那个方向,傻傻地笑了,然后轻轻叹了口气,拿起筷子,扒两口饭,又往那个方向看去……如此周而复始,终于把池洋惹毛了。
  “如果你再不好好吃饭,我是不会帮你的。”池洋吃着饭,故意恶狠狠地说。
  池溪赶紧拿起饭碗,大大地扒了好大一口饭,差点把自己噎住。
  “谢谢哥。”池溪感觉整个人都甜滋滋的。
  池洋夹了筷鱼肉放到池溪碗里,说:“还有,以后早餐不能不吃。”
  “知道了~”
 
  第二章 这个妹夫挺难搞
 
  晚上的补请聚餐,吃得很热闹,而张丘岳这个大嘴巴竟只一个下午时间,就把学校里的风云人物、风土人情八卦了个七七八八,而池洋和祁漾成绩全校并列第一的事,自然也被扒了出来。这不仅让张丘岳和高源大大起哄了一把,也让池洋大大吃惊了一把。
  他一早就知道有个人和他同分考进这个学校,同分很正常,同是第一也不奇怪,但是……他还记得那天接到在理工大学招生办勤工俭学的学长给他的电话。
  “阿洋,我知道你牛逼,但有个人和你一样牛逼,总分也只差了5分。有机会,你一定要认识认识他!”
  他本打算过几天找学长看看那人姓甚名谁,想不到,开学第一天就见到了;想不到,竟然会是自己的室友;更想不到的是,会是他老妹的暗恋对象!
  池洋不知道是该为池溪的好眼光拍手称绝还是要为自己答应帮池溪的忙而点蜡。他边喝酒边瞅祁漾。祁漾喝得很安静,戴着眼镜,穿着白衬衫,白皙的皮肤,清秀的面庞,嘴角似笑非笑,给人一种清透、凉薄的俊俏。刚刚一行人走进大排档,祁漾落座、点菜、开酒,顺手极了,就好像进自己家门一样的习惯。这不能不引起池洋的关注,因为祁漾很有可能会成为他的妹夫,这个把关,他不能不做仔细。
  别看池洋浓眉大眼,搭配着健康的小麦肤色,给人就是一种爽朗、阳光、二货的样子,但生活在那样的家庭,再怎么粗的心眼也会慢慢变细。虽不至于像池溪那么敏感,但关系到池溪的事,他全部都放在心尖上。
  就算祁漾已经够低调,够漫不经心,但池洋也看得出,他绝对不像表面表现的那样。
  “嘿,你老盯着祁漾看干嘛?”高源已经喝红了脸,声音也不自觉地拔高。
  一句话,把另两人的目光全都引了过来。
  祁漾正要喝酒的动作不禁顿住,嘴唇抵着杯沿,挑了挑眉,看着池洋。池洋倒也不尴尬,拿起酒杯,径直和祁漾嘴边的杯子碰了碰,笑着说:“别一个人喝嘛,酒要大家喝,才够味。”
  已经有点喝高的高源、张丘岳自然起哄着来碰杯,一下子就又吵吵闹闹起来。
  祁漾看池洋一仰而尽,一丝啤酒液顺着嘴角而下,滑过线条明显的下巴、经过上下滚动的喉结、淌过幽深凹陷的锁骨,落入了衣服内,消失在眼前。祁漾不禁握紧了手中的杯子,镜片后的眼睛微微眯起,然后,仰头,一饮而尽。
  池洋本想和祁漾聊聊,看看他家父母是不是还健在啊,兄弟姊妹几口人啊,家住哪儿啊……做个户口调查什么的,可张丘岳和高源两人已经完全喝高,还在不知死活地拼酒,他只得分神拉着他们俩,都没和祁漾正经说上话。
  祁漾虽然低眉顺眼地自顾自喝着酒、吃着菜,但池洋几次三番要和他搭话,眼神还一直往他这瞟,他又岂会不知?他有点好奇,难道他看走眼了,池洋和他是同一类人?
  祁漾看了看空了的啤酒箱,再看了看已经有点在发酒疯的两个人,站起身,说:“我去结账,你看着他们。”
  池洋点头,打算一手一个扶起他们俩。
  但祁漾可能也有点喝多了,走路直打晃,没走几步,就撞到了旁边一桌的一个人身上,而那个人正在喝酒,这么一下,酒洒一身是没的说了。本来道个歉就完的事儿,可惜对方也喝多了,同桌的人也跟着吵吵嚷嚷誓不罢休,看着就是要干一架的节奏。
  眼看拳头就要落下来,祁漾正要抬手挡,身子突然被一股力量往后一拉,撞在了一边的墙上。
  是池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