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JOKE 作者:莲中来

字体:[ ]

 
书名:JOKE
作者:莲中来
文案 
 
 
父亲去世时我还在上小学,后来,那个人就娶了母亲。我从未唤过那个男人一声爸,他却待我极好,任劳任怨十年如一日的支撑着整个家。在踏上去大学的火车前,我终于忍不住问他:“为什么对我这么好?”他看着我,眼神一如既往的眷恋:“因为在这个世界上 ... ...你最像他。”
 
 
 
 
——《你最像他》微小说改编
 
 
内容标签:恩怨情仇 阴差阳错 相爱相杀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易奇 ┃ 配角:易清,欧扬,金玲 ┃ 其它:
 
 
  第1章 chapter1
 
  易奇:
  有人说我的名字起得挺妙。易奇,一齐,义气… …对此我通常不置可否。其实我倒嫌这名字不好,易奇……听着像“遗弃”。而且我的人生确实像是被遗弃了。
  在八岁生日的那天,父亲接了个电话就匆匆出了家门,临走前他跟我说了句生日快乐。
  然而从那以后我的生日再也没有快乐过。
  因为每年的那一天都是他的忌日。
  他的车子撞掉护栏从悬崖上冲了下去,坠海,爆炸,尸骨无存。
  母亲因为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精神失常,虽然有亲戚邻居的救济,但家里还是入不敷出,八岁的天空彻底灰暗,那时的我以为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
  如果不是那个人的出现。
  原谅我用这样的叫法称呼我的继父,因为从始至终,我都在排斥这个突然进入我生活的陌生人。
  即便,没有他我可能无法活下去。
  那个人叫欧扬。第一次见面是在父亲的葬礼上,我抱着遗照静默的站在一旁,很多人走过来摸着我的头叹息:可怜的孩子还这么小…然后挤滴眼泪捻个鼻涕掏出手绢擦擦手,挥挥衣袖留个背影,不带走一丝晦气。早慧的我看着那些人拙劣的演技想笑,他妈的明明心里巴不得父亲早点死掉。
  这个沿海城市历来走私猖獗,而父亲年纪轻轻就已经破获了11起案子,外加他的警号后两位是11,所以很多人都叫他“11号”。这里的黑社会可以说天不怕地不怕,但是闻“11”皆丧胆。正是因此父亲树敌很多,我也对那场“意外”耿耿于怀。
  在葬礼上,我竭力像个男子汉一样忍着眼泪,而母亲跪在地上嘶嚎到昏厥,就在母亲倒下的一刻,那个男人手疾眼快扶住了她。
  他就是欧扬,我的继父。
  其实他比母亲年纪小,容貌出众,且出身经商世家,所以当他说要娶已经疯了的母亲时所有人齐刷刷掉了下巴。最后他安静的扶起母亲走向始终垂着头的我,问道:可以让我照顾你么?小奇……
  妈的,一句话把我辛辛苦苦忍着的眼泪全勾了出来。
  后来他就堂而皇之的闯入了我的家庭,除了照顾生活障碍的母亲,还把大部分精力和时间留给了我。衣食起居、课业辅导、家长会、游乐园……和别人家的孩子比起来我的童年倒也不差什么,就因为有个又当爹又当妈的欧扬。
  但是我从来没叫过他一声“爸爸”,逆反心理还是什么不清楚,总之在我那半大不小的心灵中父亲的地位始终摆着那张黑白照片。欧扬对我而言可能更像个大哥,他曾经为此郁闷了好一阵,甚至曾经蓄胡子扮老相,不过从来都没成功过。有的人天生面相年少,而且我也实在无法承认自己有个穿着白T恤牛仔裤的年轻爸爸。
  你说什么?
  白T恤牛仔裤很正常?
  如果我告诉你他的白T恤后面标着闪亮的“广告位出租”的黑体字,牛仔裤永远有三个洞呢?
  …
  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商人穿成这样也有人和他做生意。
  先父生前从来穿着正式,哪怕是便装也是正常(帅气)的男人模样,而欧扬总像个没长大的伪文艺青年,他和母亲站在一起我绝对有他们是母子的错觉。当然这只是我的错觉,因为他们在一起时永远是欧扬像长辈一样耐心的哄着陷入幻觉的母亲,还好我早熟不用他哄,偶尔打架挂科也没让他操心(因为我不会让他知道),不然这十年过来我家可能会有两个精神失常的。
  好吧,欧扬有时候确实有点像精神病人。
  那个“有时候”通常是我的生日,他会非常夸张的把家里布置得很有Party气氛,然后买很大的蛋糕回来(我也不说什么,反正不花我的钱),殷勤的帮我点上蜡烛,再想方设法把神志不清的母亲哄到桌前给我过生日。每年的这一天我都过得非常不爽,在他那大声且走调的生日歌声里我总是会想起先父,虽然眼前的人可能做的更称职,但他毕竟不是我的亲生父亲,而且,我总觉得他在刻意回避父亲的忌日,也许他想让我慢慢淡忘从前,步步为营取代父亲的位置。
  所以内心里我越发的反感他,他对我越好我就越疏远他。
  人本来就是这样贱吧。
  当我明白这个道理时欧扬已经安静的躺在了医院里。
  
 
 
 
 
  第2章 chapter2
 
  金玲:
  第一次见面时他还是个年轻的警官,在本市破获的最大走私案件的发布会上,我透过镜头看到了接受表彰的易清,风华夺目,刹那沦陷。
  后来社里特别为他做了专访,而我作为采访的记者自然而然认识了他,然后恋爱,结婚,生子,安稳平淡的过了十年。
  但是我总感觉他并不爱我,也不喜欢儿子易奇。也许是警察的通病,在我们面前,他身上永远散发出那种疏远冷淡的气息。这个终年面瘫只有工作上有了突破或者看到皮包里的照片时才会难得的露出笑颜,而他在家的时间比他的笑容更少。
  提到皮包就不得不说这家伙自恋,易清的包里有一张儿时的照片,确切的说是从一张完整照片上撕下来的半张。我还嘲笑他小时候好看,现在反而长残了,易清听了淡淡一笑,没有回答。
  那时候我看不懂他的笑容,也不清楚他的心思,直到易奇七岁的时候,我才渐渐察觉了易清的反常。
  他因工作需要去了一个和走私集团有牵连的地方做卧底,从那以后就很少回家,后来我才知道他夜不归宿并不是因为工作,而是有了外遇。
  那一天深夜,他烂醉如泥的回家,我还没来得及责怪他为什么醉酒就被他一把抱住,然后我听见他在我耳边说:“原来是你,原来你就是她。”
  我回问:“谁?你说我是谁?”
  “…菲… …小菲…”
  脑子嗡的一声炸了。
  易清在清醒后早忘了自己的酒后真言,我也没有像其他女人那样质问他,审问一个警官能问出什么?我只有暗地里发动所有关系去搜寻那个叫“小菲”的情人,甚至雇佣了私家侦探查询那个女人的地址,但是拿到的结果让我很是吃惊,易清在外出的时候多数时间都是和一个男人一起,而他们同住的居所里也没有任何女人,更不要提名字里有“菲”的女人。我开始疑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直到偶然间我收拾屋子时翻出了易清以前用过的旧物,不经意扫到了一张很老的毕业照,看了眼心里就是一惊,照片上一群孩子天真的笑着,里面有两张脸都似曾相识,在照片背后的签名中,我也终于找到了易清的秘密。
  原来我听到的不是“小菲”。而是“小飞”。
  再理了理手上的线索一切都已经明了,但是我心里的恨意却像四月的疯草一般蔓延到全身。
  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既可以报复背叛了我的男人,也可以拯救我的爱情和家庭?
  这时,一个叫二吉的人找到我,他告诉我他与那个第三者有些恩怨,所以需要我帮他备份易清手里那个人的车钥匙,而他负责在刹车上动点手脚,给“小飞”一点教训,我们一拍即合。
  其实,如果不是我被仇恨冲昏头脑轻易答应了二吉,如果易清那天没有在接了个电话后就离开家门,如果儿子看着爸爸离开的背影没有露出明显失望的表情,我都不会颤抖的按下发送键将信息传递到城市的另一头,那么一切都不会发生。
  忐忑的一晚过后,我接到了丈夫意外身亡的消息,而二吉仿佛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我发誓我只是想给那个夺走我丈夫的人一点教训,但是万万没想到......这一切,会害死易清。
  看着警察递过来的鉴定书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世界突然就黑了。
  
 
 
 
 
  第3章 chapter3
 
  K:
  我以为十年足够我忘记一切,但是镜子里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和嘶哑的嗓音一直在提醒着我曾经的那场荒唐。虽说君子报仇十年未晚。但是这十载爱恨交加的等待未免太过漫长。
  ……
  “欧总,这位是King,代号K。”
  桌子后面的人停下手中的笔,抬起头来看向我,然后微微一笑:“你好K,我是欧扬。”握手后,他的目光在我脸上停留了几秒说:“你们公司的人都喜欢戴墨镜,不能摘么。”
  “抱歉,职业要求不能摘。”
  他理解的点头:“是欧某唐突了,只是看你有点眼熟,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我笑道:“没准在什么集会上见过吧,也混了七八年了。”
  欧扬点着烟:“嗯,你知道,干我们这行的白道上也不是没路子,但是这次我想交给你去处理。”
  “没问题,交给我欧总就放心吧。”
  欧扬眉头微皱,然后拿出一沓文件递给我:“虽然这案子已经被查过很多次了,但这一次,我希望你不要再拿‘11号’来搪塞…”
  “11号?”我心里一惊,“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对,但这个案子是在他活着的时候发生的。十一年前本市的一位企业家在家中身亡,死者在临死前用血写了一个“11”,所以当时很多人猜测他是被“11号”杀死,或者说是被害死的。因为当时这个企业家涉嫌走私犯罪,是“11号”破获的一起案子中的重要人物。不过由于证据不足法院判为自杀,后来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那么,你需要我做什么呢?找出“11号”杀死那个人的证据么?”
  欧扬神情有些凝固:“不,我要你查出真相。”
  “如果真相就是“11号”是凶手呢?”
  “那也没有关系,人已经不在了还能怎样?酬劳不会亏待你的。”
  “明白了,还有什么要求么?”
  “没什么了,好好查吧,尽快给我消息。”
  “好,那我先走了,有情况再联系。”接受雇主的任务后不说废话立刻执行是我的习惯。
  坐进车里后我透过后视镜看到欧扬也离开了大厦,一个人开车向东去了。几乎是下意识的,我起步跟在了他后面。欧扬先是去了西饼屋提了一件蛋糕出来,然后又去了百货商场,看他大包小包从商场出来的时候我感到滑稽,这么一个身价上亿的集团老板竟然还会亲自购物,这种事情交给秘书做不就行了么?然后他的车上了机场高速,我依旧跟着,这货应该不会带着蛋糕坐飞机,接人的可能性更大。但是我实在想不通有什么人能让欧扬这么重视。
  上司?
  他已经是最高点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