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大神和他家猫 作者:漓箐灯

字体:[ ]

 
文案
 
叶晓25岁生日变成了一只白猫,一连串流浪之后,终于在第五个主人的时候安定了下来。
 
这个年轻的主人不仅颜帅~还是生活小能手!三次元工作很忙~~【系统君吐槽:忙,好忙呢~~自从有了你他就变成了全职家庭煮夫~忙着陪你午睡~还忙着给你收拾残局擦屁股!!!】
 
作为年轻的主人,肖齐南三次元工作很“丰富”,二次元生活更“丰富”!
 
肖齐南是二次元里的大神→在先天爱好上他是行走在暗夜里的帝王【黑客】,神龙见首不见尾,一出手便是腥风血雨。在后天兴趣上,他是网配圈里的CV大神,“一朵白白嫩嫩的棉花”,行事上如出一辙的低调,但结果总免不了一片腥风血雨!
 
叶晓带着“正义”的星愿系统,原以为金手指这么“强有力”,一路上肯定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要风得风要雨得雨,风光无限,一统江湖千秋万载【系统君:宿主君,别逗了,快醒醒】
叶晓:(╯‵□′)╯︵┻━┻忒么,感谢值是个什么鬼……你敢不敢比肖齐南厉害点?
 
嗯,换了个逗比点的文案,请不要大意的收藏我吧~~~收藏收藏收藏~~~~
原名:变成喵后。→过段时间换封面。
 
PS:文慢热慢热慢热……CV会有的,大神会有的,网配会有的,黑客会有的,通通都会有的,不该有的也会有的……看下去……嗯,作者君的节操掉光了!!!【文中一些黑客技术大多都是杜撰~~~都是虚幻~~现实是无法成功滴~~最大一点BUG便在小攻设备上,在一些攻防战中,设备顶不上,技术再好也歇菜!想写小攻自己会搞硬件~~自给自足,但这忒么绝对叼到没朋友啊,金手指已经够大了~YD的歪歪一下,满足之后,求轻拍砖头^_^】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晓,肖齐南 ┃ 配角: ┃ 其它:
 
==================
 
  ☆、第一章 第五个主人
 
我,叶晓,男,大专毕业,今年25岁,在我还算老实本分的度过24年后,在25岁生日那天变成了一只白猫。
    在我举起自己手,哦不,这里应该是前爪,我时常举起自己的前爪然后一看就是一天,当然我不是只看前爪,我只是借着这个动作思考以前想不透的问题,说得大众一点是思考人生,说得高雅一点叫思考哲学。
    为什么思考问题要举起前爪?我能说是因为举起前爪能让我更好的思考吗?
    有人说猫是动物世界唯一全种族都是神经病的生物,关于这点,其实没什么好说的,当我必须举起前爪才能进入思考时,我也特想骂一句,神经病。
    你知道明明是一个人,结果变成一只喵,脑补出自己举着前爪思考的样子吗?不敢再想了,变成一只必须举着前爪才能思考的猫,特别是当我必须大量思考时,真是不想说了,说多了都是泪啊。
    在以往的24年里,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离异,我大部分时间一个人过,我说不上恨他们,至少他们没缺了我的钱。只是变成一只猫后,有点伤心,他们没有发现自己的儿子失踪了,那一笔笔定时汇款就像嘲弄我一般,我恼怒的将插在电脑usb接口的建行u盾从出租屋的25层楼窗口扔了出去。
    之后我后悔死了,冲动是魔鬼啊,他们从来就没关心过我,为什么突然就在意了呢,为什么突然就将u遁扔了呢,想了很久,果断的还是因为猫是神经病的生物吧?嗯,一定是的。
    因为神经病的行为,之后没钱我开始被断电断水断粮,折腾了一个月后,因为没有准时交房租,我成为了一只流浪猫。
    流浪的时候,我不仅有神经病这种作为猫与生俱来的天赋,我还觉得我的脸皮变得比城墙拐角还厚一点。
    举起前爪深思,如果我脸皮不够厚,现在我已经饿死了。在没有饿死的途中,我换了好几任主人。
    第一个主人,她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女大学生,只是应对问题的方式对我来说有点刺激,虽然理解大学宿舍不能养宠物,但老是把我藏在垃圾桶里算怎么回事啊?后来被发现了,对方还坚持要养我,只是每次检查时都会将我放在一个小篮子里吊在阳台外,凉风那个吹啊,吹得我的白毛乱飞,小心肝乱跳,站都站不住,神经病其实是被吓出来的吧?猫有没有九条命我不知道,但我绝对不想从五楼摔下去啊。
    所以我果断的换了主人。
    第二个主人,她是一个中年妇女,一个很强势的女人,他老公叫她娘娘,他老公见了她都是一副老鼠见了猫的样子,小心翼翼的。刚开始还不明白他老公为什么那么怕他老婆,后来我明白了。女人可以是水做的,也可以是母老虎变的。
    我去她家的时候,刚开始几天还有时间举着前爪思考人生,欣慰碰到了一个不错的主人,特别是对方每天给我一碗排骨粥,我很无耻的摇着尾巴在她身边打转,她也很温柔的摸了摸我的脑袋。
    只是几天后,我便深刻体会到了他老公的胆战心惊,某天的清晨,在我蜷着身子睡得正香时,对方揪着我的耳朵将我提了起来,真疼,当时我就想挠对方,可是在我看见娘娘的脸后,想到她给我吃的排骨粥,我忍住了!垂着四肢,我装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只是正气头上的娘娘显然无法看出我在卖萌。
    对方提着一只破了一个洞的靴子放到我面前,一边骂我一边恶狠狠的指控:“你不是猫吗?怎么还让老鼠将我的鞋咬破了?你干什么吃的啊你,窝囊废!”“吃了我那么多的排骨粥,一只老鼠都抓不住。”我垂下耳朵,不敢抬头,对方数落得我恨不能去死。“我出去了,回来没见你将那只老鼠抓出来,我就扒了你的皮!”女人凶神恶煞的说道。我被这一吓,惊得夹紧了尾巴,全身毛炸着,喵喵了好几声,瑟瑟的站在门边,恭送着“娘娘”离开!
    娘娘离开了。我忽然特可怜男主人,这娶回家的不是娘娘,分明是一老佛爷嘛。对于老佛爷的威胁,我深信不疑,对于敢让深夜酒醉回来的老公跪酒瓶碎渣的女人,心要多狠有多狠,在这个没有动物权的现今,我毫不怀疑在我抓不到老鼠时,老佛爷会扒了我的皮。我哭丧着脸将房间转了一遍,别说老鼠,就是老鼠洞也没看见,就是看见老鼠,我也不会抓啊,想到这点,我不明白为什么我要将房间转一遍?对于这个问题,我再次举起前爪思考,最后想不通,只能将这个举动归咎于神经病这个天赋!
    老鼠是肯定抓不到的,为了不被扒皮,我果断的再次换了主人。
    第三个主人,嗯,她是一个小女孩,小名叫咪咪,5岁大,看见我站在长条椅下躲雨,似乎很有趣,咪咪丢开雨伞笑嘻嘻的也爬了进来,我惊讶的看着对方,对方试探性的摸了摸我的毛,然后冲着我笑,我转过头,对于没有威胁力的小孩,我一般都很友好,所以咪咪的妈妈找来时就看见一人一猫在长条椅子下和谐的躲雨场景。
    那天的雨下得很大,咪咪坚持带我回家,所以我跟着回家了,不过咪咪最后发烧了,咪咪妈妈见到我很不高兴,咪咪爸爸也不乐意看见我,所以在咪咪发烧好了后,我就离开了,这大概是我最短的一任主人,没有太多的故事,没有什么惊心动魄,唯一记得的就是对方天真纯洁的笑,还有暖暖的小手。
    第四个主人,她是一个老人,一个很有智慧且宽容的老人。和她在一起,让我诡异的体验到了家人的滋味,陪在她身边是我25年来最恣意享受的时光,两个月零八天,也是我迄今为止过得最惬意最难忘最开心的时光。我渐渐不再小心翼翼的,我开始表现得不像只猫,举起前爪思考人生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少,我会帮着腿脚不便的老人打扫房间,在我心目中她就像我早逝的奶奶,她是那么慈祥,和蔼可亲。
    老人对于我的举动并没有表现出过分的惊讶,反而夸我很聪明有灵性,她会跟我聊天,说得最多的是她的孙子,在每天陪着老人买菜,煮饭,吃饭,散步,聊孙子的日子里,我觉得我过得很充实,唯一不满的是老人的孙子除了打电话没有来看过老人一眼,老人会说孙子这阵子很忙,这时候我会很不高兴,跑去擦地板,一条沾湿的毛巾,用爪子拖着来来回回的擦。
    我觉得我的日子会这样一直过下去吧,可是和老人愉快的相处了两个月零八天后,第九天老人摔倒在厕所里。
    看见老人摔倒在地,已经处于晕迷的状态,我第一反应就是跳上桌子,咬起电话,拨打了急救电话,可是一连串声音下来,我只能发出喵喵的声音,即使我声音再焦急对方也把这个急救电话当成了恶作剧,当我跑出去求助邻居,咬着对方的裤管想把对方拉到房间里来,结果却是惹了一身伤,得到了一堆骂我神经病的话,我是神经病,是的,我已经疯了,我叫得很大声,可是下午除了那个猥琐酒醉的中年在家,去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没有其他人在,求助无门下绝望的我恨透了这个时候我为什么是一只猫。
    我求老天把我变回去,即使变回去之后我会死,我在那一刻居然也是心甘情愿的,最后我还是没有变回去,而是老人的孙子打了电话过来,我在电话的那头叫得很凄厉。
    也许是被吓到了,很久之后,对面传来男人的声音:“是小白吗?”
    我知道那是老人的孙子,老人每次听电话都要开免提,对方的声音很有磁性很独特,我听过很多次,知道是老人的孙子后,我叫得更凄厉了。
    “小白……怎么了?我奶奶呢?”老人的孙子在听见我反复凄厉的叫声后也是急了。
    “喵——喵——喵——”
    电话挂了。我呆呆的守在老人的身边,用舌头去舔老人的苍白的面颊,我不知道老人的孙子明不明白我的意思,我剩下的只能祈求那些冥冥之中的漫天诸佛,连一个大活人都能变成一只猫,还有什么是不可能存在的?
    还好,老人的孙子来了,可是还是太晚了。老人送到了医院,进行手术的话,手术费40万,这让老人的孙子顿时愣住了,我见到对方脸倏地刷白而后眼眶红了的样子,我很难过,我知道对方根本拿不出这么多钱,对方开始打电话借钱,可是对方每一次失望的表情都让我心凉,我偷偷的来到了老人的身边,这里是医院,动物是不准进出的,我被反复的赶出来,最后还是老人绝望的孙子将我抱了起来,老人孙子的泪滴到我的胡须上,一颤一颤的,我没有看他,男人哭的时候,是不喜欢让人看见的。
    “小白,我借不到那么多钱……”男人攥着我的毛,很疼,可是我知道对方内心很疼,我也很疼,最后还是一个年轻的医生看不过去,拉着老人的孙子到一边偷偷说道:“兄弟不是我伤人,而是你真没必要花这个冤枉钱,你奶奶这一摔,脑溢血,像她这个年龄,手术也没用,还不如留个体面回家吧。”
    手术没钱做,也来不及做,老人醒来了,精神很好,说了一些话便去了。我只记得两句。
    “南啊,小白是只聪明的猫,可惜我不能再照顾它了,你帮奶奶养着吧。”
    “小白啊,我家南打小失了父母,现在我又不行了,你帮奶奶陪着他吧。”
    那之后很久,我才知道,老人那时精神头很足只是回光返照罢了。老人走了,我和肖齐南,也就是老人的孙子,我的第五个主人,一起捧着老人骨灰回了一趟老家。之后怕触景生情,肖齐南退掉了老人的租房,重新在离工作不远的地方租了一个小套房。
    对于孙子那么久没回来看一眼老人,我一直耿耿于怀,对此没给他好脸色看过,即使知道,对方真是因为工作的原因回不来我也不能原谅对方。
 
  ☆、第二章 见鬼了
 
开始搬房子,因为肖齐南的老家的传统,老人生前用的东西必须都烧掉,据说这是让老人到地府用的,真假未知,肖齐南只是将老人的东西打包带回老家,然后在村长的主持下烧了老人用的东西,那天天气很阴沉,人很压抑,一人一猫都感觉有些透不过气,很难受。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