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王牌编剧+番外 作者:寻香踪(下)

字体:[ ]

 
 
    袁渊在吴省贤的指导要求下,反复修改剧本,使之臻于完美。等到电影正式开机的时候,已经到了六月份,电影不是在北京拍的,而是选择了扬州,这是导演的意思,说大概只有那个地方的男孩才有这样的细腻多情。非常令袁渊意外的是,导演选了乐然做女主角。
    《暗恋》开机不久,《地狱之门》要上映了,定在七月十日正式首映。这正好是电影保护月,又是暑期档,是最热门的电影档期,有底气的电影都愿意选择这一时期上映,因为电影的主流观众在这个时间内有大把的时间。蒋似曾这次投了大成本做宣传,从电影杀青就开始宣传,声势一波接一波,五月的时候还去参加了戛纳电影节,吊足了观众们的胃口。
    首映之前,《地狱之门》进行了点映,因为最大程度上尊重了原著,观众看得直呼过瘾。当然也有吹毛求疵泼冷水的,说特效做得有些假,远比不上美国大片的特效。其实这是国内不少美分党的通病,国内的总是比不上人家外国的好,其实《地狱之门》的特效还就是国外的特效团队做的。
    点映过后是首映礼,仪式在北京举行,袁渊也受到了邀请。他准备带母亲一起去参加,因为首映礼顾予任是非去不可的,袁渊到北京后,两人还没碰过面,要是母亲也在,和顾予任见了面就不那么尴尬,也好有人牵起话头。袁渊带母亲去买衣服,素雅熨帖的旗袍穿在袁妈身上,将她恬静优雅的气质衬托得一览无余,连店员都忍不住频频称赞。
    袁渊非常满意:“妈,就这件了,好看。”
    袁妈说:“要不还是换刚才那件吧,那个也可以,反正也是不常穿的,买了浪费。”刚才那件要比这件全真丝旗袍便宜两千块,袁妈不舍得花钱。
    袁渊说:“妈,就这件,比那件好看。平时也可以在家穿啊。”每个女人的衣橱都需要几件好衣服的,母亲跟着父亲吃了很多年的苦,好多年没添置过新衣服了,现在儿子是该好好孝顺一下了。
    袁妈笑得眼角现出了美丽的鱼尾纹:“平时在家穿就太浪费了。这个走亲戚穿还差不多。”
    “那就走亲戚穿。妈你穿这个好看,这次陪我参加首映礼帮我挣面子去。”袁渊说着就掏卡买单了。
    袁渊提着母亲的新衣服搂着她的腰出了门,继续去逛街买衣服,又给母亲添了两身夏装。袁妈说:“不要给妈买了,足够了。你们年轻人才需要穿新衣服,走,妈陪你去买衣服去。”
    于是母子又下到楼下的男装部去买男装,袁渊刚要进一家店门,迎面碰上王瑞泽和一个长得略猥琐的男人手拉着手从门内出来。袁渊转开眼,装作没看见,王瑞泽则冷哼了一声:“顾予任的高枝儿攀不上了,现在开始傍富婆了。”袁妈的气质非常好,来北京后袁渊陪她买了些好衣服,今天出门的时候又化了点淡妆,所以打扮起来就像个贵夫人。
    袁渊听见这话不由得笑了,大概贼人眼里谁都是贼,王瑞泽也是越混越回去了,以前还打肿脸要开工作室,不管是抄的还是偷的,总还是在做自己的事业,自打去年的电影折本之后,就再也没听说有什么新动作了,看样子是傍新大款了。不过他也没搭理他,挽着母亲往另一个方向走:“妈,这家的衣服不好看,咱们换家。”
    这一声“妈”叫得刚走出几步路的王瑞泽脸都绿了。
    
    第四十三章 骂是爱
    
    袁妈虽然年纪大,但是耳聪目明,刚才王瑞泽的话是听了个一清二楚,走出一段,她回头瞟了一眼,小声地对儿子说:“刚刚那人你是不是认识?我好像听到他说小顾的名字了。”
    袁渊面无表情:“以前的同学,抄我剧本的那个。”
    袁妈非常讶异:“那么俊的小伙子,干这种事?不像啊。”
    袁渊嗤笑了一声:“妈,人不可貌相。越长得好的,越要提防。”
    “也是。刚才他说的那些话我就不爱听,说什么攀高枝、傍富婆,真是没教养。人都该堂堂正正凭本事吃饭,那些歪门邪道可不能走,我儿子也不需要走。”袁妈说到这个,脸上表情严肃起来。
    袁渊淡淡地说:“当然,他说的那些都是他自己走的路子,乌鸦以为天下的一切都跟它一样黑。”
    袁妈愣了一下,又问:“他刚才跟个男的牵手,该不会是被那个男的包养吧?”
    袁渊心里“咯噔”了一下,怎么忘记了这茬:“那我就不知道了。好了,妈,帮我挑衣服吧,得抓紧时间了。”
    袁妈又扭头回去看了一眼,那头空空的,已经看不见王瑞泽的身影了。
    首映礼于7月2日中午1点举行,11点左右,袁渊和母亲收拾妥帖,准备出门。宁秀吴打电话过来:“小袁,你出发了没有?没有我让司机过来接你。”
    “我们正准备出发,不用来接了,自己打车过去就行了。”袁渊有些奇怪,宁秀吴应该在南京跟剧组拍戏啊,《地狱之门》跟她没什么关系吧,她怎么知道自己要去参加首映礼。
    宁秀吴说:“司机很快就到你们楼下了,你等等就好。”
    “好,那就谢谢了。”袁渊替母亲拿着包,“妈,走吧,我们下去等,宁姐过来接我。”
    袁妈高兴起来:“秀吴也要去参加首映礼?”袁妈和宁秀吴很投缘,她来北京后,宁秀吴请她去喝了几回茶。
    “我也不太清楚,她说来接我们。”袁渊和母亲一起出了门。
    七月的北京酷暑难当,又快到正午了,动一下都是汗。袁渊和母亲在小区门口的树下站着,头顶虽有一方阴凉,热浪依旧不留情面地从四面八方扑过来,知了也在烦躁地叫嚷,大中午等人真是一件不怎么痛快的事。
    还好,很快就有一辆黑色的凯迪拉克开了过来,缓缓地停在了路边,宁秀吴拉开车后门下了车,一脸兴奋地朝袁渊母子招手:“方姐您今天可真漂亮!”
    袁渊为母亲撑着伞,护送她上车,这时车前门开了,开车的司机也出来了:“伯母,您什么时候来的北京?”
    袁渊母子抬头,看见了正在摘墨镜的顾予任,双方都是满脸惊讶的样子,袁渊怎么也没先想到开车的居然是顾予任,他以为是刘一杰。
    袁妈高兴地说:“原来是小顾来接我们,谢谢了。我来了有两个月了。”
    顾予任看了一眼袁渊,脸上神色有些复杂,袁妈来了北京,他居然都没告诉他。袁渊没有再看他,扶着母亲上了车,犹豫着是不是也坐后座上,宁秀吴摆了一下手:“小袁去坐副驾驶。”
    袁渊呵呵笑了一声,只好拉开车前门坐了上去。顾予任已经坐了回来,他依旧神色复杂地看着袁渊,袁渊说:“师弟,还麻烦你来接我们,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安全带系上。”顾予任面无表情地说完,扭头对袁妈说,“伯母,您来这么久都没告诉我一声,师兄也瞒得太厉害了。”
    袁渊母子还没说话,宁秀吴就笑着抢过了话头:“那是因为你贵人事忙。我都跟方姐一起吃过几次饭了。”
    顾予任听见这话,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什么时候宁秀吴和袁渊开始同一个鼻孔眼出气了,把自己排挤在外,是了,就是从那次事情开始,以前明明他们都是以自己为中心的,想到这里,他心里更不爽了。他面容镇定地赔笑:“确实该死,伯母来了我都不知道,回头一定好好赔罪。”
    袁妈连忙摆手:“千万别。你们年轻人都有事要忙,不用管我这个老太婆。”袁妈再迟钝,也察觉出了儿子和顾予任之间必定是出了些问题,以前他们是直接住顾予任家的,现在自己租房子不说,她让儿子叫顾予任来家里吃饭,也总被袁渊推说顾予任很忙,不在北京。现在看来,顾予任都不知道自己来北京了。两个好朋友为什么弄到现在这么生分,袁妈还是有些担忧的。
    顾予任一边开车一边说:“等忙完了,我请伯母吃饭。”
    袁妈说:“不用请,想陪我的话,哪天上我家来吃个饭。我看你最近又瘦了,肯定没有好好吃饭。”
    宁秀吴接过话头:“他们这帮人,说起来也是可怜,钱赚得是不少,但却吃不上几顿好饭。很多时候连按时吃饭都是奢侈,更别提什么卫生营养了,拍戏的时候总是一个盒饭就打发了。”
    顾予任苦笑:“是,最可怜的就是我们了,挣了钱都没处花。”
    袁妈说:“你这两天有空吗?有空的话就上伯母家来吃饭。”她记得顾予任最爱吃她做的菜了。
    顾予任歉意地说:“我今天晚上就要飞南京,明天还要赶回剧组拍戏,恐怕去不了了。”
    宁秀吴说:“对啊,我们昨晚上才赶回来,今天忙完马上就要赶回剧组去。都变成飞人了。”
    袁妈感叹说:“你们还真够辛苦的,成天飞来飞去的。那下次回来再来吧,就是不知道到时候我还在不在北京了。”
    顾予任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袁妈:“伯母,您不在北京多留会儿吗?我要九月份才拍完,到时候回北京来,那时候的北京正好是最美丽,我陪您到处去转转。”
    他们说着话,袁渊就安静地听着,也没插话,和顾予任生分成这样,也实在叫人感慨。他正这么想着,突然就听见顾予任说:“师兄最近在忙什么?有新剧本出来吗?”
    袁渊说:“在写,但是还没有完稿。”
    “师兄今年还没写新剧本吧?”顾予任问。
    袁渊扭头看了他一眼,原来他还是关注自己动向的,便说:“还没有。”
    宁秀吴插话了:“前阵子陈贤还找小袁帮他老婆代笔写剧本,只肯出一百万,还没有署名权,我直接就帮他回绝了。这也太看不起人了。”
    顾予任说:“还有这样的事?不写是对的,陈贤的导演能力不错,但是做事方式叫人不敢恭维。晚节不保。”
    “嗯,我没答应。”袁渊说,“对了,宁姐,你们工作室最后也给《地狱之门》投资了?”
    宁秀吴说到这个就笑了:“对啊,蒋老头做后期和宣发的时候资金不足了,我们正好收回了些《传承》的投资,就趁机投了点钱,现在就指着这个电影赚钱了。”
    顾予任说:“对了,宁姐,《传承》的稿酬还没给师兄吧?”
    宁秀吴说:“还没有,不是要等海外票房出来之后一起算么?”
    顾予任说:“等那些出来就太久了,你从账目上划三百万给师兄,他现在应该也用得着。师兄现在应该和伯母在租房住吧,趁着房价还没涨破天,赶紧去买一套房子。”
    袁渊扭头看着顾予任,心里五味杂陈,《传承》这个电影根本就没赚钱,所以剧本投资也不可能增值,也就是说,顾予任出了三百万买下这个剧本。他舔了一下唇:“不用那么多,按照老规矩,还是一百万吧。”
    顾予任笑了一下:“师兄,一百万那是你前年的行情了,你写了这么多的剧本,每部电影不是票房大赚,就是拿了国际大奖,三百万真的已经不算高了。宁姐你说是吧?”
    宁秀吴笑了起来:“这倒是的,以后卖剧本给别人,至少五百万起,还要利润分红。”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