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和Boss一起囧+番外 作者:春满南山

字体:[ ]

 
 
文案:
     生活不会因为他的臆想而改变。
 
江树呆在秦言身边工作时间一久就锻炼出无人能敌的察言观色的能力,在秦言的脸色还没有进一步转变的时候江树就已经知道今天是晴天还是阴天。
 
与boss在一起工作/生活。
 
秦言表面上温和有礼,内里十分霸道。一开始就说:“除了我允许以外包括你在内也不可以碰这里。”用手指指 小江树,江树呆了,这是他的又不是秦言的为什么自己不可以碰。
 
“我允许你用后面来纾解。”秦言颔首,淡然道。
 
严肃一点,此文不狗血,不雷人,不小白,烦请耐心往下看。
 
响应jj号召吧,拒绝抄袭。
 
斗智斗勇,清新小文,爱生活。
 
此文献给有大爱的群体
 
安安堕落了,一落到底,
 
没有人拉。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树、秦言 ┃ 配角:李翰文、查维尔、郝仁 ┃ 其它:职场
 
 
==================
 
  ☆、应聘
 
  江树这一夜睡的安稳。
  他能感觉到阳光从窗户照进来洒在自己身上暖暖的。
  江树动动自己的手臂,他睡觉的时候习惯把双手举到脑袋两边的地方舒舒服服的,睡醒的脑袋还有点昏沉,昨夜里是jk生命公司他所在的部门部长升职欢庆宴,部长留一圈地中海的发型,四十多岁还啤酒肚跟怀孕好多年一样的老男人了。
  江树二十五岁毕业后在留在沿海二线找工作,看多了用人单位招聘陷阱,也不知道到底要干什么,学的专业和工作不一定要对口,只希望稳定。
  大学就跟着同学一起工作,后来发现和熟悉的人在一起工作自己容易吃亏,而且是经常莫名其妙的就被顶了,自己又不笨,他多长了心眼决定自己出来自己找工作,做过楼盘销售,暑期连续赶三个开盘楼市,起早贪黑,辛苦钱刨去销售经理的份子钱也正好够开支。
  再干别的,用人单位说试用期二个月,试用期一到就找借口把你退了,你原本信心满满认为自己一转正一切就会好起来,最后拿的却只是最低一千元的薪水,这时江树也明白了为什么这里人手已经满了还要把招聘启事万年不变的挂在大门外,它在等着下一批像江树这样急切的想要工作的满身冲劲的青年。
  在沿海靠一千多块钱你要怎么活。他有个高中好朋友叫郝仁也在A城工作,江树认为朋友就是这样的在你没钱开饭的时候给你搭伙。郝仁在jk生命公司跑外勤,这天郝仁突然跟说他有点急事回家东城一趟,请江树去代替他工作几天。
  江树也做过郝仁这一行,在小公司干的时候没有像jk生命这样的大公司正规,他想着也是闲着不如去jk生命干干积累积累经验,以后应聘还能在简历上写在jk工作经历,老板一看就觉得这孩子有前途。
  江树脑子很聪明,学什么也是一点就透,做事能举一反三,jk生命保险公司的外勤就是直接销售卖保险的,卖出一份保险能多拿一点提成,江树长得白白净净的,说话也朴实能阐述清楚内容。早搁他以前上学还有点内向呢,和陌生人多说一句会躲避对方的眼光。和同学相处不怎么主动说话时间一久大家也以为这人难相处,不睬人。
  社会就是一个大染缸,经历多了回头看看也没什么不能克服的。
  只能说他还是单纯了些。
  江树代替郝仁跑了几天的外勤,郝仁看着网页查看业绩,直鼓励江树自己去jk生命应聘。
  江树原本也关注了jk生命的招聘公告,正好有用人的需要,而这时郝仁说他不准备回去工作了,他爸认识的人恰好是东城的某企业老板,双方吃顿饭就拍定,这时郝仁一去就职肯定也是个管理的工作,江树发自内心的为朋友高兴。
  郝仁到东城北明证上班去,住房都是企业的公寓配套。而这边城东这边的房子是他老爸付钱买的,虽然不大但五脏俱全,离jk生命公司也近,就把钥匙给了江树一副让江树来这边住,江树也不好意思却也知道自己的钱根本不够每天来回跑还租房子的,江树说等自己挣了钱再把钱补上,是房租,不能白住。
  他要准备到jk生命保险公司应聘,jk生命保险公司因为市场运营需要而坐落在A城却和内地四川成都的 jk生物医药研制股份有限公司是互为表里,都为外资在华企业,江树背了很多的资料应急,还上网请教如何在应聘的时候给用人单位一个好印象,网上说了很多但实践起来却又有难度,最后支招可以在结束的时候问主考官一些有亮点的问题,可以博得青睐。真的?仔细一看,江树觉得十分棘手,比方说其中一个问题:请问贵公司新人进入后是否有发挥才能是机会有没有前辈指引?江树觉得自己如果自己真的问了这些问题只怕立马饭碗不保,站在用人公司的角度一想,怎么会有这么牛叉的新人,到底谁才是卖方市场?连这都拎不清还工什么作。到时还是要靠自己临场发挥的,江树觉得自己尽力了就行。最后还得捯饬一下形象,江树咬咬牙花了三百块钱买了一副行头,西装革履的奔到jk生命公司人事部设立的临时招聘大厅。
  现场男的女的都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的水平,个个光鲜,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甚至发胶上阵有光亮亮的。
  不是江树自满,他确实是认为自己才是最有可能进去的,首先他对面试官可能出的问题做足了准备,其次就在衣服鞋子上下功夫。他学的专业是市场营销,也看过很多有关的书籍其中有讲到如果你去应聘面试的时候最好不要穿戴亮亮的,让人产生距离感,而且如果你平时没习惯穿正式的西装在这个时候就更不要把自己打扮的亮亮的,因为不习惯所以会拘束,你以为你是上流社会的公子哥,随便一穿西服都是贵气流露?尤其是鞋子,很多人在面试的前一天把皮鞋擦上油争取蚊子飞上去都打滑,真的没有必要啊,不仅会使得自己的注意力会分散,还会给面试官不好的猜测,比妨说这人穿戴这么整齐难道天天都是这样的么,不可能吧,然后就会联想到你平时是什么一副打扮,反差太大的话没戏。
  江树琢磨着买了咖啡色的西服外套,他不穿这衣服的话会显得年龄小而咖啡色或棕色会让他看上去稳重一点,鞋子也是没有高光的骆驼皮鞋,早上站在镜子前面,江树简直快被自己迷倒了,怎么会有这么完美的孩子呢。最后江树细心的在上衣胸口口袋里插入叠好的纯白的手帕,再往外稍稍抽出一点让人能看到原来这还有一个手帕。
  三天后江树以笔试第一的成绩杀进最后一轮,剩下来的不到六七十来人,都收到面试官一句话:“回家等消息吧。”四天后江树接到通知,这时候他才意思到他面试竞争的不是外勤岗位而是jk生命公司内勤管理职位。
  我说怎么面试这么激烈呢,原来是工作竟然是内勤。外勤就是跑业务的,特别辛苦的那种,如果你表现的特别优秀就可以在两年左右的时间转到内勤,内勤就专门搞公司运营,高层销售,大单的续保,财务的,有实际权力的。
  按照道理说他应该立马高高兴兴的去上任才是,可江树看的更是长远,跟他同一批的入选者有的工作岗位特别好,没办法,这些人都有点背景,升职是迟早。江树的岗位是jk生命新增的一批,虽然有单独的办公室却还是属于内勤的底层,而且还不知道稳不稳定的存在。
  江树最后还是选择了外勤,他想从基层干起,用业绩说话,然后转内勤一步步往上升也是有经验的更能服人。这个决定就是郝仁都吓一跳,jk生命人事部主管李先生就说你再考虑考虑,江树说他已经考虑两个晚上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有读者提出文字密密麻麻的,我就分了几段(修)
哈哈~无论是拍板还是如何,南山都很欢迎~
 
  ☆、晋职
 
  这个决定就是郝仁都吓一跳,jk生命人事部主管李先生就说你再考虑考虑,江树说他已经考虑两个晚上了。
  江树下放成功的案列不可复制,跳过见习直接转正式外勤人员。有人说这小伙子脑子不好使。
  江树跑外勤跑得没有什么挑战性,奈何他自己的亲和度太高,常常往敬老院救助站医院跑主动拉业务,导致一现身某敬老院就听某大爷大声道:“看,看谁来了!是那小伙子。”门岗的大爷微笑道:“又来啦。”
  是的,整个敬老院都被他发展成了他的后备业绩库,他刚工作的时候常常听同行的人说老人家最是难讲理又抠舍不得几个钱根本是浪费口舌,江树觉得他们用功用错对象了,确实是要让老人入保,但这是他们子女应做的事,儿子女儿孝顺肯定考虑到老人的保险,让子女出钱没有什么难度恰好也是表表孝心的时候,子女放心老人也高兴他也拉到跑单不是皆大欢喜么。
  江树没事的时候就来养老院这些地方转转跟老人说说话,问问人家孩子最近忙啥,传播理财知识,还动手摘摘菜。老人家最爱唠叨,奇怪的是江树明明是一个青春活现的青年。
  等到老人的儿子儿媳老看望他们的时候,老人免不了说到江树,那孩子如何如何,每天辛苦呢,在大公司上班的还抽空来看我们呢,每次来还带点东西,那孩子点个大的人哪来钱买都说的不要不要还笑眯眯的送……这年头挣钱也不容易,哎,马上不是要投保吗,我看就喊江树就行啦。
  xx老头从柜台上拿了张名片递给儿子,这敬老院里的老人上到主任下到扫地的大妈人手一份江树的名片。一看,jk生命保险公司的,原来是jk生命保险公司的啊,没问题了。
  江树真心的热爱这份工作,有段时间他感觉自己充满了动力,尤其是拿到信封装着的薪水的时候。自从江树跑外勤之后每个月在业绩排行上占据首位,有同行是喊他前辈,江树还一愣,“前辈不就就要晋升了呢。”
  外勤业务负责人是个女的,江树长这么大见过的最两面三刀的坏女人,好像对男人有仇视心理。哪怕底下人再怎么痛恨她见了面还是笑嘻嘻喊一声丁姐好啊。丁全经常对手下别的员工拿江树说事:江树做的如何如何,你再看看自己有这样的吗啊就不能像江树样让我省心。
  如果江树还是学校里不通人世的傻小伙被上司表扬还经常拿来做表率他一定非常高兴。可是江树暗暗郁闷,反省自己好像没有得罪这个坏女人啊,诚心是拿他说事挑拨他与同事的关系,甚至还遇到过,被骂的同事从丁全那里回来还会瞪他一眼,只差冷笑说你以为自己了不起了。
  有一次丁全还想让她指定的几个员工来分摊江树的绩效,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触摸江树的底线,江树偏偏没有流露出业绩被抢了的低落情绪反而笑说:“丁姐真是关爱我,我正愁着工作太忙呢每天跑来跑去没时间去医院看病。”老子为公司为工作都累的生病了,谁能及我努力刻苦?
  果然丁姐一副关心的样子问:“小江哪里不舒服了,这要不要休息两天?”哼,能让人看出来算什么生病,江树就是没生病也要装着生病,就算你知道我是假的,只要我一口咬定生病了你能怎么样呢。
  第二天江树休假接到丁姐的一通电话,原来昨天替江树跑业务的几个人去了不行,人家指定要江树去,不是江树就不买。
  这就是打脸。丁全还特别会替她自己找台阶下,假惺惺劝道:“你是jk的一员,员工要以公司为家,做事更不能半途而废,既然一开始就是你的工作你就要负责到底。”以公司为家?只怕是叫我拼命干,但没有一点家的特权,如果江树随意像在家里一样拿了公司的任何东西而事先没有跟上级打招呼,肯定完了,她是要你像为家干活,而不像在家一样享受。
  江树完全能早点转内勤员工的,奈何丁全仿佛对他的业绩视而不见,最后江树接了一大单,郝仁到明证工作怎么说也是部门经理,用人单位就要年年都要为员工的保险找保险公司,郝仁直接找江树,一签就是近八百来人,江树当时嘴巴都发干,激动的。
  终于江树凭借超强的业绩转内勤,晋升为黄金业绩人兼个险特别培训师。顺便说一下,两年时间一晃,当初江树放弃的内勤工作岗位因为试点运行不达标早已不存在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