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最佳租客+番外 作者:程墨熊

字体:[ ]

 
《最佳租客》作者:程墨熊
 
内容简介:
身在异乡的新入职公务员为节省开支,租住在中年熊大叔的公寓里。大叔在相处中逐渐爱上了这个可爱的小狒狒,却又不知道他是不是直男。不知如何对他展开攻势。而接下来在这孩子身上所发生的迷jiān,车祸,绑架,究竟是会加速他们之间的感情,还是会让小狒狒对他望而却步?认识他越久,就越觉得他不是表面上那样简单,丧偶,奶爸,而大叔自己也有一堆难以对人言的痛苦经历,他们面对这错综复杂,究竟何去何从……
 
关键字:中年 壮熊 狒狒 原创 非肉文
==================
 
  ☆、一:二百五租客
 
  这是一个地处最北方号称本省第二大城市中一个县级市的还算得上在本地比较繁华的街道上,脚踩运动鞋,身穿浅灰色运动裤,一件早已被汗水浸透的白色T恤被沉甸甸黑色双肩包压的皱巴巴,满头大汗的熊墨回头望了望身后的办公楼,无奈的一声长叹。
  唉,考公务员考了好几年,早已就不报希望了,今年报名的最后一天,在外面和小哥几个喝多了回到家,倒在床上呼呼就睡,睡着睡着就忽然醒了,打开电脑随便报了个名,又倒头就睡。等到了考试前一天,一哥们儿让他帮忙打印准考证,他打开那熟悉的网站,边和身后同事嘻笑着边说自己早就放弃了,连名都没报。熊墨是个小脑与大脑超级不协调的人,在说话时,手上的动作,就不怎么听大脑的支配了,等他转头望向网站界面时,他愣了!界面上出现的是他自己的报名信息,同事在身旁拍他肩膀,笑骂他不老实,明明报名了,却又不说。他呆傻半晌,看了下报名时间,想了好久才想起怎么回事。
  破单位,没有食堂,没有宿舍,我跋山涉水,我翻山越岭,好不容易来到这人生地不熟,说是市,怎么看怎么像个县的连个火车都不通的破地,我在哪吃?在哪住?唉……
  抬头看看大大的太阳,八月份的天气,闷热的要命。眼看着时间就已将近中午,饭辙哪里去找呢?人事股的股长说的好听,什么今天周五,给他放三天假,让他安顿,周一上班,啊呸!月经不调的老女人!就给了半天假好吗?明天后天法律都让休息,用你给我放假!
  熊墨漫无目的的走在街上四下张望着,走了好久,终于看到一家玻璃门上贴着“免费WIFI”的拉面馆,推门进去,找了个桌子坐下,要了碗面,一个雪飞莉,问了WIFI密码,下载58同城,搜索着本地租房信息。
  看着各式各样的招租信息,他感叹着,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这次自己报名的这个岗位,竟然是考了这么多年,人最少的一次,竟只有十个人,要两人,刚刚到开考比例,你说这怎么的也得去考吧!嗨!笔试过后一查成绩,我勒个去,考第六,竟然只比第七名就高了0.5分!面试去不去呢?不去?傻吧!万一考上了呢!去了,结果面试时,自己甚至都忘记自己上一句说了什么,反正是把四道题在规定时间里,笑着对几个考官把题答完了。结果……考上了!!!嘻嘻,也没辜负自己用半个月时间,不分昼夜的啃了一本两斤重的辅导材料。
  唉,两千多点的工资,再抛去吃住,还能剩多少?熊墨 不再庆幸自己被馅饼砸重了,而是坏这馅饼太烫了!自己没有个碗来接。
  “招租:六楼两室一厅,一室出租,共用客厅,一厨一卫,拎包入住,最好单身男子,无不良嗜好,有意者价格面议,电话138××××1069”嗯?怎地不说详细地址,不说多少钱呢?好奇怪啊!打电话问问!熊向東看着这条奇怪的信息,疑惑着拨通了号码。
  “喂……”
  在嘟嘟好久熊墨都要放弃了的时候,一个略带沙哑而又富有磁性的男子声音响起。
  “你好,请问是有房子出租吗?”熊墨赶紧说到。
  “嗯,几个人住?”
  “就我自己。”
  “哦。”
  啊?你就哦一声就完了啊!熊墨愣了下说“请问方便看下房子吗?”
  “你记下地址。”
  “好的,请稍等。”熊墨赶紧从包中翻出本和笔。
  “请说。”
  ……
  吃完面,付过钱,熊墨现在街边点起烟,深深吸了口,打了个红蓬柴油车,给司机看了地址,往那个本子上的地方奔去,娘的,小破地方,出租车起步价居然和市里一样,还是这红蓬好,起步价才五块。省了两块钱,唉,身外他乡,能省则省啊!
  七拐八拐的绕了半天,熊墨了车抬头看看对面的小区大门,又回头看了看绝尘而去的车,他死的心都有了,啊!这也太远了吧!二十分钟的车程啊!红蓬也算机动车啊!我得走多久才能走到单位啊!唉,算了去看看再说吧!好不容易找到了那个单元门,抬头望了望那半新不旧的楼,深深吸了口气,六楼啊!上!
  602,是这了,敲了敲门没动静,又敲了敲。
  “谁啊?”一个慵懒的男声响起,似是刚睡醒。熊墨听了下,似乎是电话里的男人。
  “你好,我是来看房子的,刚刚通过电话的。”
  “哦,等下。”
  门开了,熊墨看着眼前的人,傻了。四十左右岁的年纪,将近一米八的个头,蓬松的短发,满颌的胡茬,白皙的皮肤,身材结实,略微发胖,一巴掌护心毛,舔着肚子,肚脐下细密的毛往下延伸着没入皱巴巴的灰色四角裤,中间大大的一包凸起着,密密的腿毛从大腿根一直延伸到脚踝……
  我靠!这厮居然只穿了条内裤!熊墨张大了嘴巴,那厮揉了揉眼睛道了声“进来吧。”转头就回去,然后走到茶几前拿起眼镜戴上,坐在沙发上,回头看了看还傻站在门口的人。
  “进来啊,都爷们儿,有啥不好意思的。”
  “哦。”
  “不是本地人?”
  “嗯。”
  “抽烟吗?”
  那厮从茶几拿起一盒利群,抽出两颗,自己点燃一颗,递给他一颗。熊墨接过烟,放进嘴里凑到他点燃的火机旁,点燃了,深吸一口,操,就是比自己那环保白沙好抽。说道“算不良嗜好吗?”
  “你说呢?”那厮反问道。
  两人对望一眼,都笑了。
  “小兄弟,怎么称呼啊?”
  “熊墨。”
  “刚毕业,来工作啊?”
  “啊……毕业有几年了,过来工作。”
  “哪个单位啊?”
  “劳动局。”
  “哦,刚入职的公务员啊?”
  “啊!你怎么知道?”
  “要是调转过来的,能自己过来租房子吗?”
  “哦,也是。”熊墨挠了挠头,笑道。
  “看看吧,这条件怎么样。”
  熊墨这才好奇的打量起室内环境。这格局,还别说,还算宽敞,客厅朝阳,厨房向北,门口正对洗手间,两个卧室分在洗手间左右。客厅里液晶电视挂在墙上,下面是深色电视柜,茶几,布艺沙发。再就没什么摆设了,他站起来往旁边厨房走去,厨房稍微小了点,但是也勉强算得上厨具齐全,卫生间正对门口,推开拉门。嚯!镜子洗手池,马桶,浴缸……浴缸!我去了!这么简单的装潢居然有个浴缸!抬头看,热水器还挺大的,浴霸灯也挺大。
  出了卫生间,往方厅走,推开朝阳的卧室门,深色窗帘,一张大床上面铺着个七扭八扭的毯子,显然这人是刚才睡觉了,难怪就穿了个裤头呢,。一个床头柜,放着着碎物,一个五门衣柜,一个电脑桌,上面放着台电脑,旁边一把老板椅,在无别的。关上门,转过头推开对面卧室门,一个小床,铺着个格子床单,床头放着格子的单人被子,三门衣柜。
  熊墨关上门,往客厅走去,看那人打开了电视,用遥控器调着台。
  “还行,挺好的。”熊墨坐在沙发上说道。
  “那你就住这吧。”
  “哦,房租多少啊?”
  “呃……”那厮打了个哈欠,想了下,慢慢说“我自己住,怪空的,也不愿意收拾屋子,就想找个人,合租平时还有个动静,要不太静了,再有我也不太愿意收拾屋子,你要是能帮我收拾下客厅就最好了。”
  熊墨看了看那不算干净的地面和满是杂物的茶几,布满灰尘的电视柜,想到,你还算有自知之明。
  “我也没往外租过房子,两室一厅的房子全往外租,一年也就八千吧。”
  “我这出租一室,那算你一千好了。”
  “朝阳那屋啊?也太贵了吧!大叔!”熊墨愤愤道。
  “朝北那屋。”
  “五百!那屋那么小,我现在那,都不够转身的。”
  “有那么夸张吗?我包水电供暖呢还!”
  “五百!我不会做饭,不起火,晚上九点就睡,不打灯,电视不看,喝水少,少上厕所废不了多少水。你自己住我得交取暖费,这个我不掏。”又不会因为多了一个人,取暖费就翻翻。熊墨恨恨的想到。
  “八百,你打扫方厅。”
  “就五百,洗手间,厨房还有你那屋我都给你打扫了。”熊墨狠下心道。
  “你说的哦!”那厮又拿出烟,点燃一根,递给熊墨一根,笑着道。“成交。”
  熊墨接过烟拿起茶几上的一次性火机,点燃后看着他那坏笑,感觉有种上当的感觉,这厮是不是就为了找个人给他收拾屋子啊!
  摘下身后的双肩包,熊向東翻出钱包问“房租怎么交啊?”
  “你不常住吗?先交一季吧,省事。”
  “按月交吧,我不怕费事。”熊墨翻着钱包,半晌抬头看着他道“这个月都过去一半了,先交这半个月的吧,下个月月初再交下个月的吧。”
  那厮转头看了眼熊墨瘪瘪的钱包,拿起茶几上的水杯道“好吧!”
  “给你二百五。”
  “噗……”那厮刚喝的一口水全喷到了对面不远的液晶电视上。咳嗽着看向熊墨,这小家伙怎么骂人呢,但是看到他手里递过来的二百五十块钱,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半个月房费。
  “二百得了。”低头接着喝水!
  “好嘞!谢谢大叔!”
  “咳咳……”刚喝到嘴里的水一下子呛到了,这倒霉孩子肯定故意的!
  “我有那么老吗?”
  “呵呵……大叔怎么称呼?我还不知道呢!”
  “程顼。”
  “程叔,合作愉快。”熊向東把二百块钱放在茶几上,拎起包,颠颠的回屋了。
  程顼看着那皱巴巴的二百块钱,又看了看坐进小卧室床上,从包里往床上掏东西的熊墨,摇头笑了笑,这家伙,跟个没长大的孩子似的。
  熊墨从包里掏出换洗衣物,打开衣柜,一个衣挂都没有,还拎包入住呢!只能随手把衣服放进去。又拿出澡包放进洗手间,然后随手把包放在床下,听见洗手间响起哗哗水声,出门往洗手间一看,嗨!这厮上厕所居然不关门!不关门我就算了,尿个尿吧,短裤居然都褪到大腿根了!你还别说,挺大岁数了,屁股还挺翘!
  程顼抖了抖那物件,提起裤子,冲了水,回头看见墨倚在门框上,眯着小眼睛透过眼镜,笑眯眯的正看着他。
  “上厕所不关门,还没洗手!”熊墨道。
  “哦,吃饭前再洗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