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牙仙 作者:喵小追/西蓝花

字体:[ ]

 
 
《牙仙》作者:喵小追
 
心里有个大纲,不知道能不能写完,姑且慢慢写吧。之前忘写了,lz不是牙医,涉及到专业知识的是听说+百度,请勿较真~~
 
  第一章:隐疾
  
  三岁之前的事情,程玉青没有记忆。妈妈说他三岁之前小恙不断,常进医院。血管细,输液只能扎脑门,鬼哭狼嚎,声震云霄。
  父母说起自己的小孩总喜欢夸大事实。程玉青不信。自他有记忆开始,他进医院就那么一回。
  六岁,口腔科。
  他小时候酷爱甜食。大白兔奶糖、阿尔卑斯棒棒糖、怡口莲……照理说糖吃多了,牙应该掉得快。但临到换牙,门口的恒牙都冒尖了,乳牙还巍然不动。
  妈妈看情况不对,「得拔。」
  程玉青已进入小学,听同学讲拔牙,如同听恐怖故事。怎么也不去,打死也不去,态度决绝,堪比革命烈士。
  妈妈妥协,「只看看。」
  口腔科洁白得刺眼,弥漫着消毒水味。可能是程玉青当时太小,个个白大褂在他眼里都高大威猛,拥有无上的权威。医生多戴着口罩和头套,仅双眼睛露在外面。眼神严厉肃穆,手中的金属器械寒光闪闪,令人望而生畏。
  大人的叹息,小孩的嚎哭,微型电钻马达的低吼,医生不带感情的命令……所有一切都在撕扯程玉青脆弱的神经。
  他是出于对妈妈的绝对信任才坐上躺椅的。
  「医生叔叔,我不拔牙,只看看。」
  隔着口罩,男人的声音低沉模糊,「好,只看看。」
  程玉青当时应该是傻笑了,因为他清楚的记得对方眼睛眯成两道弯,回应他。
  聚光灯照得人睁不开眼。他张大嘴,感到金属器械伸进口腔,拨开下嘴唇,沿着牙床滑动,凉飕飕的。接着,另外一把凉飕飕的器械也加入进来。
  妈妈在旁边小声指引,「对对对……是是是……就是这颗……」
  医生似乎在仔细观察什么,半天没动作。程玉青扭动身体。
  医生说,「不动,马上好了。」
  程玉青乖乖躺平。
  璀璨的视野里,他看见对方黑洞洞的眼睛向自己压下来。
  然后,钝痛击中了他。
  伴随着脆响,他的乳牙被扔进盘子。医生直起身体,「好了。」
  尽管医生给他吃了水果糖,但那天程玉青仍然哭得格外伤心。
  说好的只看看呢!
  后来,他对牙科医生有种本能的不信任。
  当六岁的程玉青站在口腔科外的骄阳下涕泪横流时,他自然料想不到。十五年后,他会再度走进弥漫着消毒水味的口腔科。那里有个男人。他们会改写彼此的命运。
  程玉青最初出现不适感,应该是在去年过年时。
  每个人的咀嚼习惯不同。在无意识的情况下,他习惯用左边咀嚼。他觉得左边板牙偶尔发酸。尤其是在吃冰饮时,闪电般的扯着疼。
  因为次数不多,没引起重视,以为发炎,吞了几颗甲硝锉了事。也不知是过敏还是什么别的,半边脸肿的厉害,眼都难睁开。
  后来听何砚解释才知道,大概是这个病害的。
  程玉青对自己的体质极有信心。本来嘛,二十岁的男青年,生活习惯良好,每天锻炼,吃嘛嘛香,身体倍棒,能有什么大碍?脸肿了就肿了,反正放假没事,蒙头大睡。一觉醒来,果然不治而愈。
  小插曲就这么过去了。
  一晃到了暑假。程玉青开始感到左边下嘴唇发麻。
  醒时还好,尤其是将睡未睡之际,浑身的感觉被放大,皮肉犹如针刺,又像遭受电击,又像是蠕虫啃噬,麻、痒、疼夹杂着,说不出的难受。程玉青常常辗转反侧,无法成眠。
  症状持续了约半年,日渐恶化。麻木的区域从嘴角扩散至整个左边下巴。
  程玉青隐约觉得坏事。
  其实真正令他心惊的不在于此。而是反复出现的噩梦。
  他常梦见,自己满口牙齿松动,花瓣似的碰下就掉,一颗接一颗全部掉干净了。梦的感觉异常真实,也就异常恐怖。好几次他喘着粗气醒来,第一件事就是确认自己的牙齿是否健在。
  大三上学期,期末考两周前,程玉青忍无可忍,通过电话跟妈妈讲了。妈妈让他先安心复习,放假回家后进行详细检查。
  程玉青说,「好。」
  又捱到了寒假。
  医院人多且贵,妈妈带程玉青到私人诊所。诊所老板姓刘,其实也是从医院出来的,跟妈妈中学同学。程玉青叫刘阿姨。
  剔挖器敲敲打打半天。刘阿姨说一切正常,没有龋齿,还夸程玉青刷牙认真。
  程玉青毫不意外。自从六岁上当受骗后,他就格外注意。甜食也戒了,每天早晚刷牙,还听爷爷的话,练习磕牙,就为了远离牙医。歪打正着保养得一口靓齿,笑起来加分不少。
  病因刘阿姨分析,可能是牙结石造成。程玉青做了个超声波洁牙,感觉说话门前漏风。隔天,症状依旧。没办法,还是进了医院。
  程玉青首次知道,原来牙齿也能拍X光片。医生给他开了个曲面断层。半小时,片子出来了。程玉青对着黑白模糊的影像皱眉。这是我?看起来像骷髅头的下半截。
  医生端详片刻,也皱眉,吩咐实习生,「叫主任来。」嘴里嘀嘀咕咕,「成釉细胞瘤?」
  听见瘤字,程玉青心里七上八下。
  瘤不就是……癌症?
  主任来了,肯定了他的嘀咕,「成釉细胞瘤,范围很大呀,马上办住院手续吧。」
  后来程玉青跟何砚说起这件事。他说,「你要感谢那个主任,不然你哪里能遇见我。」
  何砚冷笑,「你才要感谢那个主任,不然下巴早掉了。」
  程玉青后怕,捧住脸不讲了。
  住院手续办好。主任开了CT。不巧CT仪器维修,只好明天再来。妈妈跟主任商量,家在医院附近,现在也没手术,就先住在家里。主任同意。母子俩正往外走,听见他跟手下的医师交代,「小李,我们院这个病很罕见,你可以写篇论文。」
  敢情把他当小白鼠了。程玉青和妈妈面面相觑。
  就因为这句话,他回到了A市,他大学所在的城市。
  来之前,刘阿姨帮忙联系了A市口腔医院颌面外科专攻此领域的知名专家,陈主任。
  程玉青挂了号就往诊室冲,被护士拦下来。说找了关系也不管用,还是得排号。
  专家门诊,大排长龙。枯坐整个上午,手机流量用完,总算轮到。
  陈主任已近退休,慈眉善目,举手投足从容不迫,一派大家风范。程玉青见着他,就像贫下中农见了八路军,瞬间心里有了底。
  陈主任问清楚来龙去脉,叫他躺下,戴上手套,摸他的牙床骨。
  「怎么办呢?」陈主任看看片子,又看看他,笑着,用询问的语气说,「住院?」
  程玉青还抱有侥幸心理,「不做手术行吗?」
  陈主任用大白话跟他解释。他是左下颌骨里长了东西,现在还不知道是囊肿还是瘤,只有开刀。板牙酸疼和下巴发麻是因为神经遭到了破坏,再继续发展下去,左下颌骨就会出现膨大变形,牙齿脱落……
  四个字概括,下巴会掉。
  陈主任计算着,「现在住院,运气好的话,下周一手术,说不定还能回家过年。」
  程玉青说,「手术您做吗?」
  陈主任问,「你是刘医生介绍来的吧?」
  妈妈答是,套了会近乎。刘医生原来在陈主任手下实习过,算是师徒一场。
  陈主任说,「那就我做吧。」
  程玉青又想起什么,「您不会拿我写论文吧?」
  陈主任满头问号,隔了会才反应过来。他涵养很好,并不生气,仍是笑呵呵的,「常见病,现在治疗方法已经很成熟了,不值得写。」
  程玉青住3病室,26号床。他住进去时,前任病人正在收拾行李,准备离开。管床医生悄悄告诉他,那个女生26,跟他同样的病。发现晚了,保守治疗已经不管用,只有换骨头。
  「换骨头?」
  管床医生点头,「是呀,从髋骨上敲一块骨头,打磨成型,补在下巴上,面子比较重要嘛。不过牙齿就保不住了。」
  程玉青听得心惊胆战,看那女孩子。表情晦暗,右脸肿的老高,腿上缠着绷带,在老公的搀扶下,走路一瘸一拐,进了电梯。
  神仙啊!他不想换下巴!
  
  
  第二章:检查
  
  何砚偶尔问起程玉青,初次见到自己,心里什么感觉。
  程玉青面颊微红,支支吾吾不说。
  何砚愈发好奇。他料想,程玉青定是对自己一见钟情,拜倒在他的白大褂下,不好意思讲。
  威逼利诱,程玉青终于吐露。
  「又上当了。」
  何砚愣住,「上当?」
  还又?
  口都开了,程玉青干脆一吐为快,「是啊。说好的知名专家主刀呢,怎么就变成个小白脸了?也不知道到底行不行?」
  他现在想起来还伤心。陈主任收治他时,笑容是那么和蔼,语气是那么稳重,结果转手就把他给卖了。
  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在哪里?
  男人最忌讳被质疑行不行。
  何砚气结,决定晚上让程玉青知道他到底行不行。
  3号病房,除了程玉青,另外两名患者都是女性。虽然中间有隔帘,程玉青还是觉得尴尬。临近过年,床位紧张,只好将就了。
  26号床位于中间。左手边的病友是个小女孩,七岁左右,腭裂。右手边的病友是位中年女性,底下医院转过来的,情况较复杂。嘴唇细菌感染,已经做过手术,部分切除,但切口缝合糟糕,导致嘴唇歪斜,过来是打算整形。
  程玉青和陌生人没什么话讲。妈妈喜欢聊天,这些情况是他旁听得知。
  入院当天下午照了CT。图像清晰立体,连他这个门外汉也看出了问题。
  他的左下颌骨有好多窟窿。这些窟窿间相互连通,从耳根蔓延到下巴,像是蚁穴。骨质最薄处,感觉只有头发丝那么细。窟窿里不是别的,就是「长的东西」。
  陈主任过目后交代,近期改用右边咀嚼,千万不能吃硬质食物,骨头、坚果都不行,以防骨折。万一骨折了,神仙都救不回来,只能换下巴。还列举了反面教材。某患者术后,磕了几颗瓜子,下巴磕掉了,立马二进宫。
  他讲的好夸张。程玉青心里犯疑,但宁可信其有,讲话、打哈欠都小心翼翼起来。
  住院部气氛压抑。颌面外科,大部分患者都是门面问题。
  站在走廊,放眼望去,脸歪口斜的,脑袋打着绷带的,下巴贴着补丁的……像是穿越到了战争片。程玉青心里涌起无限怜悯,想到自己接下来的命运,更是凄凉。
  他无意中听到管床医生和护士交流。说他病灶面积太大,很可能要在口外动刀。很长的一刀,从耳际划拉到下巴,把皮肤翻起来做手术。
  护士说,「可惜,这么帅的小伙。以后留了疤,怎么处对象?」
  管床医生说,「用美容线,过几年应该就淡了。男生还好点。」
  程玉青走过去,他们停止讨论,冲他笑笑。
  程玉青也笑笑,心里却想哭。
  处对象。
  是啊,还有处对象的问题。
  他明白管床医生说的,男生还好点什么意思。可是对于他来说这条准则并不适用。
  这是个看脸的世界,他所在的圈子更加看脸。他是同性恋。
  大概是他太傻太天真,程玉青不喜欢乱搞,他相信真爱,所以至今,他还是处。他以前觉得自己年纪小,不着急,可他现在有点急了。
  找到真爱,首先得两个人看对眼,顶着条蜈蚣疤,人家避之不及,谁还跟你进一步发展?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