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竹马系列之暗涌 作者:博君一笑丶

字体:[ ]

 
 
自从赵慎独抱得女神归之后,各种重色轻友。
邵卫荣表示各种不开心,哼哼~~~o( ̄ヘ ̄o#)
顾泽:……
………………………………
直到很久很久之后,赵慎独和顾泽在一起之后。
邵卫荣 : Σ( ° △ °|||)︴~~~老子总共才两只竹马,这两只竹马竟然凑成对,留老子一个人还怎么愉快玩耍。Σ(っ °Д °;)っ 凸(艹皿艹 )
 
强强,互攻,暗恋
另外:某人不写副CP,所以此文没有副CP
别问渣作者为什么又换文案了,
也别问新方案为何如此的魔性~~
QAQ~~因为,这实在是个悲伤的故事。
论一个文案无能的渣作者,如何在文案上越挫越勇,却越勇越挫。
 
内容标签:强强 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泽,赵慎独 ┃ 配角:邵卫荣 ┃ 其它:强强,互攻,竹马
 
 
 
 
☆、他的女神
 
?  赵慎独整理完领带,有些紧张的转过头向顾泽确认道:“顾小泽,我今天帅不帅。”
  顾泽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微眯起眼认真的打量起眼前的男人,毫无疑问赵慎独的容貌是极其出色,赵父赵母外貌上哪怕极细小的优点都在这个男人脸上硬生生的长成了优势,纯黑的瞳仁亮得像暗夜里的星星,眉毛却桀骜不驯的飞扬着,明明整体极其俊朗,左脸笑起来却有一个让人萌到人心都化了的酒窝。
  模特身材配上顾泽早几个月就帮他私人定制的手工西装,衬托得本就极其优秀的外形,更加出色。
  只是……
  “如果你不再问这种愚蠢的问题,还有不停重复的整理领带和衣服下摆,恩,那也许还能勉强说过得去。”顾泽极其严肃的表情,让本就紧张的赵慎独更加紧张,结果他给出的答案却瞬间把赵慎独弄了个大黑脸。
  不过片刻后,不知道想到什么让赵慎独又开心起来,愉快的道:“你说,12朵玫瑰会不会太少,可999朵会不会太暴发户,顾小泽,你说她这次会不会答应做我女朋友。”
  顾泽转过脸,单手插着兜里,斜靠着车门,漫不经心的应着他的话。
  只是,觉得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赵慎独,脸上出现这种紧张到近乎焦虑的样子,真是有点碍眼。
  ……
  赵慎独拿着从顾泽手里抢来的吉普车钥匙,抬腕看了看手表,拍了拍顾泽的肩膀,声音里透出主人的好心情:“顾小泽,快说祝我成功。”
  赵慎独瞪着又黑又亮的眼睛充满期待的看着顾泽,固执的等待着他的回应,顾泽顿了顿,有些无奈笑了笑,近乎纵容的回道:“赵二少出马,那还用说,肯定能心想事成,马到成功。”
  得到答案的赵慎独心满意足的拿眼斜倪向他,一脸那还用你说的得瑟表情,这才开着顾泽的吉普赶到S大门口准备去接他女神。
  直到吉普的身影在视线范围彻底消失,顾泽才拿着赵慎独的车钥匙坐进他的玛沙拉蒂里。
  不知道赵二少哪里看来的歪理,说是玛沙拉蒂太过骚包轻浮,不如吉普来得低调稳重,前者开起来像会仗势欺人的纨绔富二代,后才像是自强不息的青年才俊。
  赵慎独难道不知道,B城最有名的纨绔赵二少需要伪装成青年才俊泡妞,这究竟有多搞笑。
  不过他大概不会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会介意吧。
  顾泽从兜里掏出刚刚赵慎独因怕他的女神嫌弃而丢给他保管的烟,拿起他车里的打火机点燃烟,吸了一口,握拳掩唇轻咳了片刻。
  良久笑了笑,果然还是不喜欢。
  原来赵慎独真正喜欢上一个人,会变得这么蠢,智商和爱情果然不共戴天。
  姑娘要真喜欢你,不管你开的是几千万的限量跑车,还是几十块钱的二手自行车,都会满心欢喜的跟你走。
  不过他的玛沙拉蒂在S大这样风气严谨的学府,的确太过打眼,怕是会给上这车的姑娘惹来一些闲言闲语。一向大而化之的赵慎独,在面对傅清雅的问题时心思细腻周到到这个地步,让顾泽感觉有些微妙。
  这一次,赵慎独恐怕是真的动了心。
  ?
 
☆、悔不当初
 
?  顾泽一个人漫无目的开着车在B城闲逛,手机铃声响起的时侯,他第一时间拿起电话,看到号码时眸色黯了下来,停顿片刻按下接听键。
  电话那头男人慵懒微哑的声音,通过手机显得格外性感:“今天要不要过来坐坐,我淘到了你喜欢喝的茶,过来尝尝。”
  “好。”顾泽回了一个字,便挂了电话,调头往B城东区的在某个圈子里广为人知的酒吧开去。
  电话那头的男人却还没来反应过来,预想中的拒绝竟然没有发生,看来某人今天的心情恐怕不佳,又是因为那个人吧。
  耸了耸肩,对他来说是无所谓,虽然这些年被拒绝了很多次,但说不准什么时侯顾泽就看开了,愿意跟他来一发了呢。
  这个圈子里,谁会和谁认真的谈感情,大家看上眼,你情我愿,做个一夜情人,或者长短期炮|友,都不是什么大事,像顾泽这样十多年如一日的年守着一个人的,才是真的稀奇。
  男人勾起唇角,大概正是因为这样,他才对这个男人一直保有这么大的兴趣。
  …………………………………………FGX……………………………………………………
  人是种极其复杂的动物,情感上渴望被认同,需要被肯定,理智上又明白在这个社会上如果不想被当成异类,某些时侯难免需要带上各种的面具,去周旋在各样的圈子里的,人际交往自然而然就会形成许许多多不同的圈子,而你有些样子只能在特定的圈子里展现,而有些话,也只有在特定的圈子才会被理解,得到认同。
  在“夜都”的顾泽带着属于他的另一副面具,或者说在那里他可以摘下一部分面具。
  总有这样那样的原因,让我们不得不隐藏起某一部分的真实。
  是为了保护自己,也是为了不去伤害自己在意的人。
  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活在这世界上,总有着某些不能坦露在阳光下的一面,需要去回避,必须被隐藏,为了自己,也是为了自己的爱人。
  到“夜都”之后,顾泽扯开领口,有些疲惫的揉了揉眉心,这才走到夜都的偏门,一个二十岁左右容貌清秀的侍者笔直的站在门边,显然等了已经有段时间,看到顾泽露出标准八颗牙笑容,欠了欠身,缓缓在前面带路,因为走的是特别通道,所以路上没有其它客人。
  推开包间的门,入眼是一个漂亮到有些邪气的青年,深栗色的头发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分外柔软,长长的睫毛投下的暗影让眸色越发深邃迷人,嘴角斜斜的叼着根并没有点燃的烟,显然是知道来人并不喜欢烟味的原因,解开了三颗扣子的领口半开半掩,露出细腻白晳的锁骨。
  青年看到推门进来的顾泽,扯唇露出一笑魅惑异样的笑容:“约你十次,能来个一两次就非常难得了,看来今天某人又让你不开心了哈。”
  顾泽看了青年一眼,没有回他的话,只是以一种全然放松的姿态窝进沙发,从单面玻璃望着包间外酒吧的另一面,仿佛另一个世界的烟火繁华。
  “皆渊,让我一个人静静。”
  陆皆渊收起嘴角的笑容,顺着青年的视线投向单面玻璃的另一面。
  明明只有一层玻璃之隔,却遥远的像另一个世界,同样昏暗暧昧的灯光,宛若调情一般的歌曲,各色各样的人,有的穿着紧身或者暴露的衣饰,尽情展露着身上每一寸曲线,而另一些则严谨西装革履,眼神却放肆火热。
  这里的人都简单又直接,偶尔会有热情活力四射的年轻人,跳上舞台,歇斯底里来一段摇滚宣泄在人前压抑的性向,或者即兴来一段火热的钢管。
  不管哪一种,无疑来这个酒吧的人都目的明确,露|骨又直接,明明前一秒还不认识的两个人,一杯酒的时间就可以瞬间成为一个晚上的亲密恋人。
  这方面“夜都”和其它普通酒吧相比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它最特别的地方,恐怕是因为这里是个GAY酒吧。
  陆皆渊看了一眼便收回视线,做为这个酒吧的老板,这样的景像每天都在看,不过是一群同类,在这里寻找着各种需求,精神上的发泄,或者肉体上的欢愉,总归如此,不会再有新的花样。
  将视线投向明显还在发呆的顾泽,陆皆渊起身走到他身旁边坐了下来,伸出手摘下顾泽的眼镜,顾泽似乎没有回过神来,怔愣了一会,转过脸望向他,陆皆渊笑了笑,把泡好的银毫放到顾泽的掌心,帮他握好。
  便窝进沙发,和他并肩望着玻璃外,一言不发。
  顾泽的眼睛很漂亮,睫毛很长,却并不卷翘,微微下垂,倔强的有些可爱,让本就偏黑的眼眸显得更加神秘,笑起来的时侯,眼尾微微向上挑显得异常多情。
  陆皆渊认识顾泽这么多年,其实只看他笑过一次,是什么时侯来着,好像是某天在接到那人电话的时侯,听不清他们在聊些什么,只记得那时顾泽半垂着眼帘,唇角微微扬起,很小的一个弧度,浓而密的睫毛却像两把柔软的小刷子,轻轻颤动,让人心痒难耐。
  大概因为这一瞬间太过惊艳,也许是因为这样的场景太过难得,才让陆皆渊一记就这么多年。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双眼睛太过漂亮,所以顾泽才要用眼镜把它遮掩起来,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
  陆皆渊第一次见到顾泽时,他不过是个刚满十六岁的少年,而自己只是个刚进酒吧的调酒师。
  那时顾泽还不像现在这样无趣,整天带着一副眼镜,那时少年强做镇定的模样分外可爱,哪怕在酒吧见多了美人的他,也惊艳了一把。
  只是,太小了。
  是的,陆皆渊自认不是好人,但起码的三观还是有的,做为一个成年人,面对未成年总有那么一点基本的责任感。
  好歹也是从十七八岁熬出头的过来人,太过了解在那个三观还没成型,对外界环境刺激又格外敏感的年纪,任何一件细微的小事都有可能引导或者引诱那些正在经历这个时段的少年走向完全不同的人生。
  那个时侯任何一件事,都有可能改变一个人的一生。
  虽然这个勉强还能称作男孩的人引起了他的兴趣,但他还不至于丧尽天良的把那孩子拉上床。
  少年面上冷静,握得青白的指尖,莫明的让他心里一动,不知道哪个细节,勾起了他心底存货不多的良心。
  这可是无数豺狼的GAY酒吧,他倒是有这样的不祸害未成年的节操,不代表别人也和他一样面对美色能守得住。
  陆皆渊有些操心的摸了摸下巴,搞不好小白兔自己找新奇跑进这里也说不定。
  他叹了口气,决定做一回好人。
  当时抱着这样的想法,就这样,他走向那个少年。
  尽管之后,陆皆渊无数次后悔,那个时侯,如果趁机把那小子拐上床就好了,省掉之后长达八年的肖想。
  啧,果然这个世界上时机最重要,当初没有在小白兔没有长成大灰狼的的时侯下手,活该等小白兔度过这段迷茫懵懂的时侯,只能暗暗饮恨了。
  其实仔细想想,顾泽这小子,大概从来就不是小白兔,他纯良的一面,大概都只在某个人面前表现出来。
  其实陆皆渊也并不是非顾泽不可,这么八年来他从底层到最后抓住时机成为这个酒吧最大的BOSS,手腕眼力见识自然一样不缺,何况本就身处半个声色场所,说自己清清白白,别说别人,自己就第一个不相信。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