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生何安+番外 作者:九萌萌(下)

字体:[ ]

 
    第51章 “易生,久桥他不喜欢女生。”
    
    男生连这边按要求是每天晚上从九点到第二天早上六点都要有人值夜班,每个人一个小时轮流着来,今晚正好轮到了我们这里。
    因为叶煦感冒的缘故何安下午那会儿就跟他说了晚上替他,而我就排在何安的后头,不想让他一个人撑俩小时所以我就提前了四十来分钟过去跟他换班。
    只不过,何安见我去了却反而不着急走了。
    我过去的时候他就坐在我们楼拐角那里的台阶上,看见我后便站了起来朝我微微笑着,等着我走近了就被他给一把搂住。
    “你来这么早干什么。”何安明知故问,我就被他困在怀里,他在说话时脸刻意地离我很近,嘴唇几乎要贴在一起了,将亲未亲的,但彼此的气息都感知得十分清楚,我直接就被喷了个面红耳赤。
    “你先回去睡觉吧,留我盯着就行。”我稍稍把脸侧开了些对他说。
    可何安却随着我的动作把脸一起转了过来,眼底也在逐渐升温:“为什么要回去?”
    “你傻啊,当然是回去睡觉了!你、你不困吗……”我刚才一张口说话上唇便将将蹭在了何安的下巴上,稍有些渣,让人痒痒的。
    “本来刚才是有点困,但现在已经不了。”何安眼底的笑意都漫上了眉梢,好看的形状就像画出来的一样,我看着心里微动,不由自主地抬手用指尖在上面轻轻描了两下。
    何安的表情一时有些怔住了。我觉得自己现在也是越来越大胆,以前一些只敢自己偷偷在心里幻想的举动都逐渐敢付诸实际行动。
    “易生。”何安轻轻将我的手握住,我脸上一烧,没想到自己居然真做出这么肉麻的动作来。
    何安温柔地看着我笑,或许是因为太过温柔了,我竟忽然有些伤感。
    “怎么了?”何安问道。
    许是我实在不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心里有点什么变化都能在脸上表现出来,而何安的观察力又不是一般的敏锐,哪怕再细微的改变他都能看得出。
    于是我想了一下笑笑:“不知道,就是突然觉得不太安全,大概因为你太受欢迎了。”
    何安静静看了我几秒后又问:“因为徐寒汐?”
    “可能吧,他对你好像真有点意思。”感觉在两人之间发生了那种事之后,我现在跟何安说话也能比之前要坦诚一些。以前似乎是安全感都欠缺到了不敢说出自己没有安全感的这件事来,但现在总算是可以当着他的面承认了。
    徐寒汐自从那天在训练时跑来找过何安之后前天又来宿舍里找过他一次,话倒是没多说两句,但我感觉他主要的目的就是想来探探虚实,看看我和何安到底是真是假。
    我自然不会没自信到认为随便来一个人都能让何安移情别恋,毕竟我可是这十几年来第一个成功掰弯他的人。但是俗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徐寒汐要是老这么没事就来他跟前浪一浪刷存在感的话,时间长了我还真不敢说出什么确定的话。
    “易生。”何安这时忽然叫了一声我的名字,可叫完之后他却没说别的话,只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我感觉到他环在我腰间的手又收紧了几分,将我们两个人紧紧地圈在一起,同时他另一只手则轻轻把我的头按在了他的颈窝处,我的呼吸不由得停滞了一瞬。
    维持着这个动作,过了片刻何安才又道:“你对我很没有信心吗?”
    “没、没有啊……”我怕他误会连忙解释:“不是你的问题,大概是我自己太容易反应过度。”
    “那说到底不还是对我不够放心?”何安松开按在我后脑勺上的手,然后让我直视着他:“易生,虽然我不知道到底为什么你会这么没有安全感,但如果是因为我哪里做得不够,我今后会注意去改。”
    我有些愣神地看着何安眼中认真的神情,心内的感觉连自己都不知该如何形容。到底为什么会这么没有安全感?这个问题对于我来说一时半会儿可能还真想不出一个完美的答案来。
    或许是因为个人性格使然,又或许是因为之前跟蒋哲良的关系,还有一些其他的因素,总之要总结起来实在太耗费精神了,所以我从来都是不愿去细想的。
    但是现在看到何安这么在乎这件事情,我觉得自己要是不说点什么的话他肯定会一直觉得是他的原因,那样我心里就太过意不去了。
    于是我装着思忖了一会儿后说道:“其实我现在没有安全感完全是很正常的事啊。你想想看,人家一男一女谈恋爱的时候,要是这个女生跟男生发生关系了,之后肯定就会患得患失的,觉得自己把宝贵的贞操都交了出去就生怕对方会抛弃她。我觉得我虽然不至于有这么强烈的患得患失,但道理应该还是相通的。安哥,你可一定要对我负责啊!”最后一句说完我自己都绷不住笑了起来。
    何安也有些无奈地冲我笑了笑:“你有什么好患得患失的,难道发生了关系之后两个人的感情中间就会竖起一道分水岭么。”
    “你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我打趣地看他道,“这种时候,在我的这段台词后面一般不都该接一些承诺吗?像什么‘我绝对不会抛弃你’啊、‘我的心里只有你’啊、‘我肯定不会睡完你就不要你了’啊、‘我保证不会睡第二人’等等之类的啊,先把对方的情绪稳定住,然后再进行下一步的忽悠!”
    何安一下子笑出了声:“你这都是什么理论,我觉得我以后得小心了,万一哪天你跟我说这些话我就得提醒自己你是在忽悠我。”
    “我忽悠你?”我抬眸瞥了他一眼,“我忽悠得了你么,人精一个。”
    何安听了不禁唇角微扬,眼眸中似有淡淡的星光,他凑近了我说:“易生,你的确忽悠不了别人,一说假话肯定立马被揭穿。不过这样也挺好的,至少现在你对我是什么感觉和想法只用看一眼就明白了。”
    “你看我是明白,我看你可就不明白了。”我扬了扬眉,“不放心啊,真是不放心,惦记的人太多了,保不准那天就被惦记跑了。”
    “那你说怎么办?”何安看得出我是在开玩笑,他便也配合地问。
    “保证啊,承诺啊!”我继续投入地扮演着怨妇的角色,感觉还演得挺开心的,连肢体动作都加上了,拽着何安的迷彩服领子说:“你快承诺一下,就说你以后不会睡第二个男人!”
    “不睡第二个男人,女人的话你就无所谓了?”何安坏笑道。
    我便又把他的领子揪得紧了些,同时用威胁的眼神盯着他:“你就做梦吧,哪个女人受得住你?!”
    “哈哈,”何安已经笑得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他眼睛的形状本来就长得很好看,眯起来之后细细的、弯弯的两条,如墨的瞳仁夹在中间显得异常透亮。
    “好好好,那我跟你承诺,我以后绝对不会睡第二个人,无论男女,这样你总放心了吧?”他在说这句的时候嘴唇就贴在我的鼻尖上,轻微的震动传过来让人身体有些痒,心里也觉得痒。
    我有些情不自禁地仰起头,轻轻吻上了何安,感觉这应该是我第一次在这种情况下主动吻他,两个人像是都有些怔住,所以并没有深入,只轻贴了一会儿就分开了。
    然而在分开之后我却发现,我俩下面那里都不约而同地立了起来。
    妈蛋……连湿吻都没有,怎么反应这么大……
    何安这时看我的眼神已经有些灼热了,但我可不想在军事基地这种地方跟他再来一发……于是赶紧遏制住了自己心头的邪念一边小声念着三字经一边做着深呼吸,结果我这一套举动愣是把何安给看笑了。
    “你就这么担心我对你做什么?”他挑起眉毛揶揄地问我。
    “不不,我是担心我会对你做什么。”我在关键时刻还都是保持着身为纯爷们儿的尊严。
    “哦。”何安直直盯着我,然后手就不老实地按了上来,吓得我身体一抖冲他道:“你别乱来啊!这可是军训发的裤子!就一条!!!弄脏了没处换……”
    “噗——”何安直接没忍住笑喷了,“闹了半天你是担心这个。”
    “……我这个担心,难道不是很理所当然的么……你总不希望我明天带着一身你儿子和闺女去训练场上玩阳光孵卵吧?!”我特别理直气壮地说完之后,看到何安脸上拼命憋笑的表情,便又回想了一下自己刚刚说的话,结果瞬间就觉得自己脸都肿了……烧得慌……
    “要不,你再多值一个小时的班,我先回去了……我要静静……”我转过身勾着脖子恨不得把自己脸都埋进地里去。
    但是何安却笑着从背后把我给抱住了,他贴在我耳侧压低了声线温柔地说:“先别走,陪我待一会儿,等下就让你回去睡觉。”
    我浑身有些招架不住地打了个哆嗦,心里不停地骂自己没出息,怎么就敏感成这样了!
    但其实我也没真得想走,就是说说而已,现在看他都这么努力地挽留我了那我只好顺便满足他一下。
    “好了我不走了,”我拿开何安的手走到台阶边上坐下,“就陪你一会儿吧,不过等下即便要睡觉也是你回去,我自己的班自己值。”
    “再说。”何安也过来坐在了我旁边,然后伸胳膊又把我圈在怀里,我不由微微叹了一声,感觉自己已经开始迷恋上两人之间的这种动作和温度了,很难再戒掉。
    而这时我们俩之间的事已经说得差不多了,我便想到了叶煦和林久桥,还是觉得之前的“探望”有些奇怪、不合常理,就问何安道:“对了,今天林久桥该不会是你叫来的吧?”
    “怎么这么问?”何安扭头看我。
    我不太确定应不应该把叶煦表白遭拒的事告诉何安,感觉就算是要说的话也得先争得叶煦的同意。
    于是,我在犹豫了一会儿之后才斟酌着说:“我觉得以他俩的关系林久桥应该不至于特意来看望叶煦吧,你不觉得有些突兀么……”
    何安定定看着我,脸上的表情像是在揣度着什么,然后他问:“叶煦是不是已经告诉你他表白的事了?”
    我愣了愣:“这么说林久桥也告诉你了?”
    “嗯,”何安点了下头,“暑假的时候他就跟我说了。”
    “那他有跟你说他拒绝叶煦的原因吗?”我有些紧张地看着何安,其实真正想问的是林久桥到底是直是弯。
    “易生,久桥他不喜欢女生。”何安一眼就看穿了我,我听了这个回答不免松了口气,而接着却听到何安轻轻地叹息了一声。
    “但是,他之前有过一个很喜欢的人,虽然已经分开了,但他现在还没办法接受另一个人。所以对叶煦,他是觉得很过意不去但也无能为力。”
    我没想到竟会是这样一个状况。或许是之前把重点都放在了直弯这个问题上,却没有意识到在抛开性别之后,两个人想要在一起还会面临各种俗套却又无法避免的情感问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