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深入浅出+番外 作者:单三三

字体:[ ]

 
《深入浅出》作者:单三三
 
内容简介: 
腹黑攻怎么把一只小结巴深入,浅出,再深入,再浅出的故事  
 
 
现代 深入浅出
 
主攻  日常 谈恋爱  
第一章
 
正值中午,M记里人声嘈杂,暖暖的阳光给窗里窗外的人身上都镀上一层金黄,拿着可乐找人的初中女生扯扯同伴的校服衣角,掩着嘴说:“快看,那边那个人好帅。”同伴漫不经心地投过去一眼,散漫的目光在接触到那人后慢慢转为惊叹,只是一个潜伏在阴影里的侧脸,却足见上帝在造他时的鬼斧神工,浓眉如墨斜飞入鬓,浓而密的睫毛下是深邃而沉静的双眼,恍似一潭深水,勾人一窥究竟,却又冷冽得让人不敢直视,整个面部线条一气呵成,连紧紧抿住的薄唇都让人惊叹不已,那人眉头紧皱,不知是知道被人围观心生不快还是怎样。
 
刚刚还在叽叽喳喳讨论男人长相的女生立即噤声,坏了,唐突美人可是罪过,一饱眼福的两个小女生心如擂鼓却最终还是没有按下相机快门,在那人不经意的一瞥里落荒而逃,连人没找到的事都忘了。
 
端着盘子路过的M记服务员小A笑着递给端坐在桌后的男人一杯热饮,男人伸手接过放到桌上,服务员笑着打趣“沈先生,你又吓走了两个顾客。”沈初阳抬头,神色却并未因服务员的话更改:“是么?”刚才他写东西写到一半思路停滞了一秒,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头,没想到会惊退顾客,小A像是习惯了沈初阳的冷淡,反正被吓退走的也不是一个两个,这家店流失掉的客人跟沈先生来的时间成正比,短短两个月不到,已经有十几个客人娇羞着从M记跑开,不过小A丝毫不担心会影响到生意,自从沈先生来了之后,常客倒是越来越多,多半都是装作有意无意地来围观沈先生,沈先生每天照常来,丝毫不受各路眼光的影响,该干嘛干嘛,这份从容和专注让小A从心底里感到佩服。
 
坐到下午四点M记已经有点冷清了,服务员三三两两地擦着桌子,沈初阳伸了个懒腰,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腿脚,顺便拿出手机打开了微博,ME还是每月如期地上架,只是近半年来,杂志唯一的文字板块换了作者,不再是以前风度十足但是犀利不减的衣里藏刀,换成了两年在微博上走红的时尚博主关洛,ME本来就是时尚杂志,主编周媛三年前力排众议,让和时尚毫不相干的衣里藏刀独挑大梁已是兵行险着,但是衣里藏刀没让周媛失望,也没让ME的读者失望,他饱含学识的行文利落又精准地拿捏住人性的痛脚,不偏不倚,靠冷静的分析和陈述给读者们一剂精神良药,良药必定苦口,衣里藏刀的粉丝曾经梗着脖子在微博上放言“情敌们,干了这晚中药,来生还是衣里藏刀的粉”大有视死如归一去不复回的架势,衣里藏刀很少刷微博,只是当主编把连续蝉联冠军的销售成绩和这条微博一起发给他时,他还是情不自禁地笑了,他知道自己在影响着一些人,如果有可能,他想影响更多的人。
 
这种影响不是凭只言片语更改别人的人生轨迹,而是希望更多人从当下的迷惘和无措中自己挣扎出来。
 
三年前,当周媛把橄榄枝伸向他时,他是犹豫的,他不知道除了温情脉脉,读者还需要什么,他不是靠煽情来斩获怜悯的写字人,剔除这些无用的同情跟怜悯,他希望人至少能诚实地面对自己和人生,于是他开始了长达三年的文字长征,由表及里,层层剖析,把真实的世界带到读者面前,告诉他们这个世界不是童话,也不是地狱,这就是我们所生活的地方,穿上锦衣和华服,人不会因此而高贵,脱下这些,人也并不因此下贱。
 
这些话写在一本时尚杂志后面显然很不合时宜,但是衣里藏刀无可辩驳的文笔让读者爱恨交织的同时又满怀期待,不知道这个叫衣里藏刀的怪人,下次又会写些什么,更有甚者,在专栏的留言板块摩拳擦掌,想要和衣里藏刀一较高下,但是最后她们都被衣里藏刀的文字征服,无一例外地成为他的拥趸和死忠。
 
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衣里藏刀在文字的世界里纵横捭阖,像一个指点江山的帝王,一寸一寸地收复在浮华的浪潮里陷落的人心,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专栏开了一年后读者开始猜测这个叫衣里藏刀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从恶毒的女魔头,到学识渊博的教授,都纳入读者们的讨论范畴,因为衣里藏刀一向低调,读者们除了知道那个发微博数不超过两位数的微博之外,并没有在网上发现衣里藏刀其他的痕迹,百度衣里藏刀搜到的也都只是衣里藏刀发表的在ME上的文章,还有一些捕风捉影的网页链接诸如衣里藏刀的真面目,衣里藏刀不为人知的一面,衣里藏刀的另一半,全是八卦粉丝的胡乱猜测,但是永远不要小看读者们见微知著的本事,她们几乎是以一种用生命在八卦的热情找出了一些关于衣里藏刀的蛛丝马迹,而且准确率都不低,衣里藏刀既未出口承认,也没有予以反驳,偶尔也要给读者一些想象的空间,不然从哪里检验读者的想象力呢?主编周媛对衣里藏刀放任读者揣测自己到底是谁的动机不置可否,懒就算了,没见过还这么冠冕堂皇的。
 
衣里藏刀虽未刻意隐瞒自己的信息,但是有些人天生不爱高调,但是一高调起来,整个世界都为之震颤。
 
事情源于公益杂志格微为山区儿童筹办的慈善活动,该杂志邀请了文娱行业内最有影响力的的红人拍摄封面,本来周媛已经想好怎么回绝杂志的盛情相邀,但是衣里藏刀收到邮件后立马答应了,周媛很是诧异,衣里藏刀发过来一句话:“我很拿不出手么?”周媛被噎了一下,把那句你就是太拿得出手才不放心让你去咽到肚子里,周媛问:“那上次ME想把你的照片挂在专栏里你为什么不让?”“专栏有文字就够了,有照片说不定会适得其反,现在他们只要照片,我这边没问题。”
 
衣里藏刀从到达摄影棚开始就感觉自己身上同时接收到无数道X射线,珠光宝气的周媛跟在衣里藏刀的后面活像个走错片场的经纪人,众人都在猜测这人是不是娱乐圈新晋的小鲜肉,对众人的反应熟视无睹的衣里藏刀走到负责人面前,大大方方地伸出手:“你好,我是衣里藏刀。”周媛满意地看着同行们目瞪口呆地样子心里直哼哼,以前没把这张脸挂出来抢钱是老娘厚道,还不快快跪下谢恩。
 
最震惊的还是衣里藏刀的粉丝,粉丝数直逼百万的微博在杂志发行当天被一连串的@弄成了定时炸弹
 
@汪杏仁 老天,这个男人是谁???快给我一刀,帅得不科学,长成这样还给杂志写专栏,好励志~屏幕已脏,我去舔杂志
 
@衣里藏屌 老大,你的肱二头肌在召唤我,快让我见它见它见它
 
@颜控的自我修养  肌肉留给你们,我只要脸,脸,脸!!!
 
@小清新中的战斗星 求正面,各种意义上的正面,狂舔
 
@始皇爱打滚 妈蛋,居然这么美,看到这张脸,我就原谅他的刻薄了,脱衣小分队在哪里,跟我上
 
@波澜不惊 脱衣小分队已就位,从哪里开始脱,裤子留给我啊喂
 
@衣里藏刀的腹肌 上天给了我灵巧的双手,不是用来抚摸,就是用来自摸,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一块一块堆积出快乐,情不自禁地唱粗声来
 
@一夜北风紧哈呼哈呼  杂志社是为了省布料嘛,衣服做得辣么小,求直接不穿,不省则已,一省到底,[笑cry]
 
@衣里藏刀门下走狗,汪~求自拍,求福利
 
 
…………
 
衣里藏刀面不改色看着周媛手机里蹦出的一条条惊天言论,对读者觊觎自己肉体的行为毫不在意,也不关心粉丝们是如何私底下把那张自己穿着橙色工作服的照片三百六十度舔得水嗒嗒湿淋淋,他更关心的是他的露面能否为这期格微的销量添砖加瓦,公益在行业内有时是一个很吊诡的话题,很多人只是为了谋得一个正面的形象涉足公益活动,这就是大众理解的作秀,衣里藏刀倾向于相信如果一个人能够长时间或者一辈子这样作秀,对公益事业亲力亲为,也理应得到应有的善意和尊敬,毕竟还有更多人只是在键盘面前动动手指。
 
衣里藏刀虽然没有娱乐圈明星那样一呼众应的架势,但是这几年累计下来的粉丝数相当给力,为了他难得的一次抛头露面买单的人不输那些高高在上万千拥护的明星,总之格微这期杂志销量创下二十年来的新高,筹集到的善款也远远超过预期,横空出世的衣里藏刀——的脸可谓功不可没。
 
衣里藏刀还是那个除了专栏之外再无踪迹的写字人,微博荒芜到荒草漫腰,一众粉丝嗷嗷待哺如幼孩哭着求更新求自拍,三百六十五天风雨无阻,衣里藏刀偶尔需要打开微博转发ME官博内容时会看上几眼,但是也只是看看而已,并无别的动作。
 
这是衣里藏刀比较满意的状态,除了编辑的催稿邮件,每天只看固定的新闻,和固定的人见面,包括公寓楼下的饭店老板,健身房的前台,小区清扫街道的大爷,偶尔周媛会过来看看他还缺什么。
 
日光之下,并无新事,市井小民汲汲于富贵每天柴米油盐,藏在高楼林立里的ME的高层换血也只是人事变动里极寻常的一幕,这件事本来和衣里藏刀没什么关系,但是衣里藏刀的稿件莫名通不过审核的次数多了,ME微信公众账号上署名衣里藏刀的文字也被和谐,政治,暴力,性,所有可能犯忌的元素通通没有在文字中出现,追根溯源也仿佛泥牛入海毫无办法。
 
越是不让写衣里藏刀反而更加跃跃欲试,周媛作为主编有力挺他的权力和势力,但是衣里藏刀更想自己解决这件事情,于是他向周媛推荐了和时尚同气连枝的关洛,暂时告别了经营三年的专栏。
 
周媛对他的决定表示理解和支持,在官博发了一篇措辞严谨毫无纰漏的声明,安抚衣里藏刀的粉丝,衣里藏刀也转发了,然后就此人间蒸发。
 
沈初阳低头,看见衣里藏刀微博主页简单直白的简介:无非资以消遣,并非煮字疗饥。沈初阳把手机放进口袋,合上笔记本走出了M记,负责收拾这桌的服务生走过来事只看到一个高大挺拔的背影走出门口,服务生张了张嘴,想大声喊住那人,却直到那个背影消失在视线里都没有真正喊出声来,服务员颓丧地看着躺在自己手心的棕色钱包,暗暗埋怨自己没用。
 
 
 
深入浅出 第二章
 
沈初阳走出M记后直接回到入住的酒店,笔记本被随手搁在茶几上,房间里随处可见的是写着凌乱笔记的稿纸,房间里空无一人,只有浴室里传来阵阵水声,氤氲的雾气里,沈初阳闭着眼睛站在花洒下,汩汩的流水从宽阔的肩部顺着骨骼向下滴落,强悍饱满的肌肉在水流的冲刷下带来更加震撼的视觉效果。
 
一只修长的手握住久未发泄过的某处,指节分明的手指在在顶端处套弄,娴熟地在已经抬头的欲望上予以刺激,十分钟后,腥咸的气味在热气弥漫的浴室里扩散,喑哑的低喘随着勃发的情欲在并不宽敞的浴室里炸裂,沈初阳的脸还是一派肃穆沉静,只是眉头略微紧绷,低头看着最后一抹白色的液体消失在水流中的一瞬间,沈初阳听到外面传来断断续续的敲门声。
 
沈初阳澡才刚洗了一半,随意擦了擦身上的水珠,围了块浴巾遮住下`身来到门口,林深等了半天门终于开了,一抬头精壮结实的胸膛直接跃入眼帘,扑面而来的男性气息让林深有点脸红,连刚刚从小A那里知道的关于这个男人的所有信息瞬间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抽离,林深酝酿了半天的话又咽入喉底,直到男人略带审视的眼光让林深开始脸上滚烫,心跳加速,林深知道自己又开始了,又不自控地陷入一紧张就结巴的魔咒,林深一边唾弃自己一边掐着自己的手心,自己千里迢迢来一个陌生的城市不就是为了锻炼自己,为了能够自如地和人交谈嘛?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