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残月独奏曲 作者:LearS

字体:[ ]

 
 
文案
 
--我叫纳兰无缺,一个不知名的小说家,我不搞文学,只写故事。
--今天我想讲几个有关爱的故事,它们可能和你平时看到的听到的不太一样。
--因为它们都不完美,有残缺,还很荒谬。
--有的甚至很残酷,但却残酷得很真实……
 
--本篇为(Moon Child)月光游侠三部曲的最后一部《残月篇》(BE)
--将于每周三四五分别更新一章,三章独立成一个故事,共12个故事,正好发生在12个月。
 
--【Jan】 初空 原罪【荐】
--【Feb】 仲春 守护天使【荐】
--【Mar】 莺时 命运
--【Apr】 清和 双生蛇
--【May】 皋月 水仙
--【Jun】 蝉羽 极宵阁禁曲【荐】
--【Jul】 兰秋 白色曼陀罗
--【Aug】 南宫 红娘【荐】
--【Sep】 竹醉 引梦人
--【Oct】 时雨 小丑【荐】
--【Nov】 中寒 花样年华
--【Dec】 残月 业障【强荐】
 
另外月光游侠三部曲(BL向)的第一部《满月协奏曲》(轻松,HE)和第二部《新月交响乐》(正剧,HE)已完结。
欢迎大家移步阅览,喜欢的话就加一个收藏吧,谢谢!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纳兰无缺,聂初,聂空,竺仲,茹春,闻莺,宣时,孙清,杜和,池皋,沙月,玉蝉,江羽,琴兰,晋秋,怀南,柴宫,慕竹,习醉,温时,燕雨,黎中,庄寒,石残,姬月 ┃ 配角: ┃ 其它:初空,仲春,莺时,清和,皋月,蝉羽,兰秋,南宫,竹醉,时雨,中寒,残月
 
 
 
  ☆、序 纳兰无缺
 
  我叫纳兰无缺,一个不知名的小说家,我不搞文学,只写故事。
  你应该听说过纳兰性德,就是那位写出“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的人。
  他是我纳兰氏,确切的说是叶赫那拉氏众多先辈中,我最引以为豪的一位。
  说到这,你或许已经在笑话我了:“呵呵,搬出族谱来是想炫耀自己的家世有多么牛吗?”
  而我也大概猜到你会用“然并卵”继续道:“纳兰性德先生是纳兰性德先生,你是你,所以别往自己脸上贴金了。”
  其实我也没想往自已脸上贴金,我的目的倒也很简单,我只希望沾了纳兰性德先生的光,让你记住我的名字——纳兰无缺。我想这个目的我应该已经达到了。
  其实这名字倒也不难记,因为有个很著名的武侠小说人物也叫无缺,只不过古龙先生为其取名叫无缺是因为他完美无缺,是天之骄子。然而我则是一个平凡人,可能叫“纳兰有缺”更加符合实情。
  那我父母为什么还给我取名叫无缺呢?这里边其实有我外公的功劳,话说我外公致力于周易玄学多年,颇有建树,所以在我取名字那会儿,他掐指算了算,道:
  “我外甥出生于残月高挂的黑夜,五爻在上居中,近天子。所谓伴君如伴虎,注定此生命运多舛,有所缺,因此必须取一个相克之名,来镇住这股邪气,所以就叫他无缺吧。”于是乎,我就叫了纳兰无缺。
  虽然我外公那段话有点扯,但是竟然还真被他说中了。我确实天生有所缺,缺什么?一个字——爱。
  我缺爱,我缺爱,我缺爱。重要的事说三遍。
  所以为了找寻爱,明白什么是爱,我开始观察研究人们关于爱的言行,并记录下他们的关于爱的故事。
  接下来我将呈现我所看到的关于爱的故事,它们可能和你平时看到的听到的不太一样,因为它们都不完美,有残缺,还很荒谬,有的甚至很残酷,但却残酷得很真实……
  
 
  ☆、初空 原罪【上旬】
 
  人一出生就犯了原罪
  而我的原罪
  在我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就犯下了
  “你是谁?”
  “我是空。”
  “空?怎么会有这种名字……那不就是无的意思。”
  “对,我就是无。”
  “无?真是荒谬,既然你不存在,那你还老是跑到我梦里来干什么?”
  “是你把我拉进你的梦里,现在倒还怪起我了。”
  “我拉你进来?我干嘛要拉你进来?明明是你三番五次地跑到我的梦里,比大姨妈还频繁,你不累吗?”
  说到这里,男人似乎在摇头,但是依旧看不清他的具体样貌:“你仔细想想看,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进入你的梦境,其实以前我并不是这样直接出现在你面前,而是你其他梦境中街上的一个路人,你甚至都没有留意我。”
  “是吗?这么说来,你从我小的时候开始就已经跑进我梦里了?!你到底是什么鬼东西啊?寄生虫?病毒?肿瘤?”
  “……”男人似乎不想再继续说下去了,他突然转身离去。
  “喂,你把话说清楚啊!”
  聂初从梦中惊醒,看了看时间,3:29,还是凌晨。
  “又梦到他了,空?会有人的名字叫空吗?哼,果然只有在梦里才会出现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聂初捏了捏眉心,烦躁地捋了捋头发,重新躺回床上,“不过这次总算问到名字了,不像以前,像个傻瓜一样跟在他屁股后面到处乱走。”
  聂初侧了侧身:“不过他到底长什么样呢?为什么他的脸上总有雾气笼罩,看不清长相呢?还有他说从我很小的时候他就已经在我梦里客串了,这又是为什么呢?话说我留意到他的存在是从……我和……我第一个男朋友……交往的时候,确切的说,是我第一次和男人做的时候的那一个晚上。奇怪了,他怎么偏偏选在那个晚上跑到我梦里来?”
  聂初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以至于这一晚辗转反侧难以再入眠。
  聂初,27岁,帝都爱乐乐团的签约萨克斯演奏家,年仅24岁就开始举办萨克斯独奏演唱会,是目前帝都最年轻最炙手可热的萨克斯演奏家。
  此刻,他正坐在会议室和经纪人Lyla以及DS娱乐唱片部的代表Jimmy开会。因为再过不久就是聂初solo三周年纪念日,所以想在纪念日当天发行一张聂初的萨克斯精选专辑,而专辑的制作和发行则和前三张专辑一样,交给了DS娱乐公司来包办。现在他们在讨论的是选曲问题。
  Lyla看着前三张专辑销量、单曲的下载和点击量以及乐迷的评论留言说道:“从数据上来看,排在第一位的果然是你的成名曲《If You》,所以这首歌一定要选进去。然后是《少年》,《My Dear》,《叙情诗》,《白日梦》,《Honey》,《花葬》,《Dune》,《忧夏》,《Truth》。”
  Jimmy点点头:“我们也做了市场调查,这十首歌确实是乐迷心中的最爱,如果是这十首歌的话,这张精选专辑的销量应该会很不错。”
  Lyla看了一眼心不在焉的聂初:“聂初,你觉得呢?”
  聂初从自己的思绪中出来:“嗯,可以啊,不过我个人很喜欢《Illusion》这首曲子,你看把这首也收录进去怎么样?”
  Lyla扫了一眼手上的名单,这首曲子的关注度和热度排在倒数第三,她微微皱了皱眉头,想了几秒之后,点了一下头:“OK,那就把这首曲子也收录进去吧,反正就算我说不同意,你也会坚持的吧。”
  聂初听罢,浅笑一声:“嘻嘻,还是Lyla最了解我了。”
  “那么就这样,共11首歌。”Jimmy最后确认道。
  “等一下。”聂初拿出一张碟,打断道,“再加一首新曲吧,不然……会显得我很无耻吧,让乐迷掏腰包买一张全是旧曲的碟。”
  聂初顿了顿,看到Lyla惊诧的表情似乎不怎么意外:“这是demo,我今天白天赶工写出来的,你们听一下,觉得不错的话,我再进棚录制。曲名叫作《初空》。”
  “初空?”Lyla依旧很惊讶,“那不就是一月的另一种说法?”
  “聪明,Lyla不愧是传说中的学霸,这么冷门的知识点也知道。”聂初含笑道,“因为我是在一月份写的这首曲子,solo出道也是在一月,就连我生日也在一月,所以一月是很有意义的月份吧。但是如果用‘一月’直接做曲名,又太普通了。后来我去查了资料才发现一月也叫初空,这个名字倒有点意思。”
  说罢,聂初已经将碟放进了电脑,播放起来。
  5:49,曲毕,Jimmy不禁拍手道:“Bravo,很不错嘛!一天不到的时间,就创作出了什么优秀的作品。你的作曲能力真是越来越好了,聂初。”
  聂初的嘴角扬起自信的微笑:“总不能老是劳烦你们家的那位杜老板亲自来为我写曲吧。Lyla,你觉得呢?”
  Lyla完全沉醉在魅力非凡的萨克斯乐中,半晌,才回过神来:“嗯,是,很不错!你真的只花了一个白天就写出来了?”
  聂初眉梢微微上翘,有些得意:“当然,其实多亏了昨晚的那个奇怪的梦,早上喝咖啡的时候,灵感突然就来了。”聂初说到“梦”这个字的时候,眼神闪烁了一下。
  “昨晚?说起昨晚,你到底干什么去了?”Lyla在听到昨晚二字的时候,脸色立刻变黑,会议室的气氛骤然变得有些阴森起来。
  Jimmy隐隐觉得有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于是迅速从电脑里拿出碟,欠身道:“那么,就这么定了,11首旧曲外加1首新曲,时间不早了,我先走了,关于录制这首新歌,聂初你明后哪天有空就来我们公司的录音棚吧,来之前先打个电话给我,我要提前准备一下。那,就这样,bye bye。”
  Jimmy前脚刚走,聂初后脚就准备离开,却被Lyla一把拉住了:“怎么,不解释一下就走吗?”
  聂初一脸无辜地看着Lyla:“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话说你从刚刚开始脸色就变得很奇怪,怎么,被男朋友甩了?”
  Lyla快速敲击了一番键盘,然后将电脑移到聂初面前:“你自己看!”
  聂初朝屏幕看去,只见一条大大的新闻赫然出现在眼前:帝都萨克斯王子夜会神秘男子,疑似出柜!
  聂初看完标题又看了看配图,露出一副嫌弃的表情:“啧啧,这照片把我拍得真丑。”
  “这不是重点!”Lyla大声说道,顺便敲了一下聂初的后脑勺,“这种消息已经是第几次了?我帮你擦得屁股还不够多吗?!你到底有没有把我说的话放在心上啊?”
  “当然有啊!”聂初摸着微肿得脑袋,委屈地说道,“所以我中间穿插着和一些女人闹了假绯闻啊,我也很辛苦的,明明不喜欢她们,却还要和她们假装亲热。”
  Lyla听罢,更加生气:“什么?你辛苦?她们都是那么好的女孩子,你有什么好辛苦的?退一万步讲,就算你真的要出柜,那你能不能节制一点!不要换男朋友像换尿布一样,用过就扔啊!太频繁了,你不怕染什么病吗?”
  “喂喂,我有戴套的,还有你什么比喻啊,我对我……上……过的每一位男性都付出过感情,我才没有你说得那么随便……”聂初为自己辩护道。
  Lyla鄙视了一眼:“把自己说的像个情圣,明明就是一个渣男,你付出了多少感情啊?最快的时候上午一个下午一个,你的感情也太廉价了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