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与子痴情,薄兮我命 作者:娓玖

字体:[ ]

 
书名:与子痴情,薄兮我命
作者:娓玖
 
文案
 
一场预谋,一个误会,一个深埋心中的秘密,将他无情的推向冰冷的地狱。
一场交易,一份突如其来的爱情,两个人,不,几个人的故事将走向何方?
而他,又该做出怎么样的选择?
“你可以选择和我走或者留下,但是走,你就得付出一定的代价。”
走与不走,复仇与不复仇,他该怎么做?
 
小剧场提前放:
“啊,还是原来的地方啊,一点都没变,薄彧保存的很好。”
一个陌生的男子闯进唯爱设计。
“无关人等不能进入,请你出去!”容子兮看见不认识的人进来,立马严肃的赶人。
“无关?哈哈,真是个冷笑话。”陌生男子东瞅瞅西看看,一会哈哈大笑,一会嗯嗯的点头,然后转到容子兮的旁边,“我来给你介绍。”他指了指门口的盆栽,“这是六年前,哦,我出国前,唯爱设计开业薄彧送来的。”
“还有那个。”陌生男子又指向墙上挂着的水墨画,“那是一次参观展览,我看上的,薄彧为我置千金拍下的,哦,还有那个,哎,那个那个……这里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你明白了吗?”
陌生男子抬起手,触碰容子兮光滑的下巴,“嗯……细皮嫩肉的,怪不得他会看上,不过,再怎么看上,你也不过是我的替代品而已。”
走过路过的亲,喜欢的本文,记得收藏方便阅读哟~O(∩_∩)O~~
 
内容标签:现代架空 花季雨季 都市情缘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容子兮,薄彧 ┃ 配角:北辰冥,顾着,乔起,孙撤 ┃ 其它:耽美,BL,爱情,友情,温暖,信仰
 
 
  ☆、出狱
 
  “你可以选 择和我走或者留下 ,但是走 ,你就得付 出一 定的代价 。”
  “带我离开 ,什么代价 ,都可以 。”
  容子兮时 常 想起在监狱里 ,和 薄 彧 的简单 对话 。也常 常 会想 ,如果 薄 彧 不出现 ,他 ,又会有怎样的结局 ?
  最新参赛的设计稿完成了 ,连续几日的不眠不休赶稿已经 让容子兮超负荷运作了 ,肿胀的眼睛瞟了眼时 间 。
  电脑上的日期显示 2013 年 5 月 21 日 ,他记得 ,这应该是他出狱的日期 。出狱 ,多么微 妙的词语 ……
  五年前 ,一场 预谋 ,一个误会 ,一个深埋心中的秘密 ,将他无情的推向 冰冷的地狱 。隐隐作痛的右腿时 刻提醒着他 ,在那 暗无天日的时 间里经 历了什么 。
  一双温柔的手抚上容子兮的 额头 ,“腿又疼了 ?”薄 彧 轻轻擦去容子兮 额头 因作痛 泛出的冷汗 ,温热的唇顺着容子兮的 额头 滑到他的嘴角 。
  “boss ……”不知 是不是 薄 彧 的唇带着魔力 ,痛劲 儿渐渐过去 ,容子兮仰起头 看着 薄 彧 。眼前 的男子 ,棱角 分明 ,俊 目里透着敏锐深邃还带着丝丝邪 气 ,明明没有展现太大的气场 ,还是会让人感受到那种属于上位者的气息 。
  薄 彧 俯视着容子兮 ,“你不乖 。”还未等容子兮问清为 什么不乖 ,他 便 霸道的搂住 容子兮欺身 而上 。容子兮明显觉得 薄 彧 的唇亲吻过的地 方 ,滚烫的 发 疼 而且要 命 ,容子兮忍不住 □□出声 。
  薄 彧 的眸子霎时 染上红色 ,“真想干死你 。”他搂着容子兮喘 息 ,静静等待心中的欲望□□ 退去 。
  “bo ……”容子兮 boss 没说出口 ,薄 彧 又在容子兮敏感的 耳 朵上狠狠的咬一口 ,“叫我彧 ,小 傻子 。”
  小 傻子 ……
  小 傻子 ……
  小 傻子 ……
  容子兮的 耳 边一 遍又一 遍的回荡着 “小 傻子 ”三个字 ,薄 彧 从什么时 候开 始喜欢 上给他起绰号 ?他满头 黑线 ,非常 无语 。
  容子兮的脑海 里突然冒 出个想 法 ,“bo ……彧 ,我 ,我想去接孙撤 回来 。”
  孙撤 ,是四年前 代替他坐牢的人 ,孙撤 比容子兮大三岁 ,四年的青春耗 费在监狱这种痛不欲生的地 方里 。容子兮能体会那种痛苦 ,虽然是一墙之隔 ,墙外明朗墙里阴 暗 。
  “哦 ,小 孙 啊 ,我陪你去 吧 。”薄 彧 轻描淡 写的应着 ,仿 佛这世界能引起他兴趣的寥寥无几 。
  “今天不忙了 ?”容子兮好奇 ,薄 彧 并 不是个清闲的人 ,否则怎么会在黑道上混到掌门人的位置 ,不是家族继承 ,也没有坚硬的后台 ,每一步每一 分 都是他自己打拼出来的 。
  “嗯 ……想和你待会 。”薄 彧 手里不闲着的 把玩容子兮的头 发 ,并 没有说明他的突 发 奇想 。
  容子兮的心不受控制的砰砰直 跳 ,脸颊 发 烫 ,不用想 ,他就知 道自己的脸有 多红 ,怕是 比猴屁股还红 吧 。
  薄 彧 戳戳容子兮的脸 ,“生病 了 ?脸怎么这么红 ?”
  “没 ,没 ,没有 。”容子兮赶忙 躲开 薄 彧 的碰触 ,他怕 。
  “那就好 。”薄 彧 似乎很喜欢 容子兮软软的头 发 ,无情的揉乱容子兮的 发 型 ,“发 什么呆 ,小 傻子 。快点收拾 ,去接小 孙 。然后你就好好的休息 ,乖 。”说着还不忘在容子兮的 额头 亲吻 。
  “哦 哦 ,我马上 。”容子兮跌跌撞撞的跑去换衣 服 ,错过 薄 彧 嘴角扬起的邪 邪 的痞里痞气的笑 。
  薄 彧 抽着烟在沙 发 上等着容子兮 ,翘起的 二郎腿一晃一晃的 ,淡 淡 的烟圈环 绕着 薄 彧 ,容子兮换好衣 服就看见这样的 薄 彧 。
  和 薄 彧 相处算起来有四年了 ,容子兮还是看不 懂 薄 彧 。说他有情可他又无情 ,说他无情做出的事情实在难以归为 无情 ,雷厉 风行中带着细腻 ,痞里痞气里带着真挚 ,却又会在下一秒如云 端神秘 ,甚至高不可攀 。
  早在容子兮开 门那一刻 薄 彧 就注 意到了 ,结果看到是容子兮再次 发 呆的场 景 ,“小 傻子 ?又 发 呆 ?”
  “额 ,我好了 。”容子兮转 身瞅瞅 ,确 定是真的好了 ,才松口气 。
  薄 彧 坏坏的勾起容子兮的下 巴 ,“怎么 ,刚才小 傻子是看我看的入迷了 ?”
  容子兮 被 薄 彧 的桃花眼晃的找不到 北 ,好 半天缓过神来 ,又 被迷惑了 。“没有 ……”声音小 的连蚊子 都听不见 ,分明是心虚 。
  薄 彧 也不 逗他了 ,转 身出门 ,容子兮小 尾 巴似得跟在后 边 。一路 上无言 ,容子兮专注 的看车外略过的 风景 ,可身 边灼热的视线还是无 法无视掉 。薄 彧 又笑了 ,逗小 傻子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
  可是当 看见监狱门口停 着的车旁 边一身黑 风衣站着的人时 ,容子兮不能淡 定了 。                        
作者有话要说:  每次想写作,都是脑海闪现的某个画面促使,短篇不能满足我了……上次的文3W匆匆结局,这次并没有抱太大期望,只是我写,写出我想写的故事,写给大家看而已.
 
  ☆、相见
 
  北辰冥掐算着日子今天该是容子兮出狱的时间,特地推了公司的会议跑来接容子兮。没想到,监狱的大门打开,走出来的,全然是一个陌生人。容子兮去了哪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艰难的走过去,询问狱警,狱警不耐烦地挥手,“刚才出去的就是容子兮。”说完,大门砰的又关上了。
  那个不是容子兮,不是,绝对不是。五年的时间不会将一个人的外貌改的变化如此之大。他想,或许是容子兮通过狱警得知他在外边不愿意见他吧,毕竟,是他亲手将容子兮推向深渊。容子兮恨他,也是应该的。
  北辰冥不敢上前去问那个被狱警叫做“容子兮”的人,他万万不敢瞎想,心里不断的安慰着自己,或许容子兮下一刻就出从那扇沉重的大门后出来。
  于是,就有了那一幕,容子兮下车看见监狱门口吸烟的北辰冥。他的脚步像是灌了千斤水,一步也无法挪动。
  “小傻子,又怎么了?不是去接孙撤吗?”薄彧关好车门,走上前环住容子兮的腰。
  “没,没什么。孙,孙撤呢?”容子兮将情绪藏在心底,环顾四周没发现孙撤的影子。
  许是许久没见老大,隔老远孙撤边跑边挥手,“老大,老大!”他不过是去附近买瓶水喝,没想到看见薄彧他们。
  薄彧亲自来接他,对于孙撤来说是莫大的荣幸,而这份荣幸来源于容子兮。想当初代替容子兮坐牢时,他只是薄彧手下名不见经转的小喽喽,自告奋勇代替容子兮,带有私心的希望得到薄彧赏识。
  孙撤的动静太大,北辰冥不得不注意。
  转身瞬间,他浑身僵硬。
  他的好友,他的挚友,他的青梅竹马,依偎在一个男人怀里。
  他尝试着呼唤,“子兮,是你吗?”
  北辰冥想要拖动脚,竟挪动不了半步。
  听见有人亲切的呼唤容子兮,薄彧的眉头皱在一起,是以前认识小傻子的人?从把容子兮接出来,薄彧就没想过去查查容子兮以前的事情,看来现在,有这个必要。
  回想刚下车时小傻子的表情和动作,薄彧的气息阴暗一分,这种感觉超级不爽就像是自己想要藏起来的一块珮玉被别人觊觎。孙撤明显感觉到老大的气息不对,稍稍后撤。而容子兮,想动也动不了,薄彧放在他腰上的手又紧紧的勒了勒,容子兮都有点喘不上气了。
  可,他的心里突突的冒着小泡泡,这份激动不能自已,以至于忘了北辰冥的问话。
  “子兮?容子兮?”北辰冥不相信眼前所见。
  容子兮回过神来,先是看了看薄彧,微微一笑,又转向北辰冥,“好久不见,北辰少爷。”
  薄彧似乎对容子兮的微笑很受用,听见容子兮直呼北辰冥北辰少爷,心情更是大好。
  “子兮,你,你叫我什么?”北辰冥感觉他的耳朵不能用了,出现幻听了,他的好友称呼他“北辰少爷”,怎么可能,一定是听错了,一定是这样。北辰冥心里自我安慰。
  “您没听错,北辰少爷。”容子兮再次说道。
  四年的时间,学会接受和忘记;一年的时间才找到活着的目标,他的生活里,北辰冥已经消失了,随风消散了。
  “为什么?”若说他把容子兮送去监狱,容子兮恨他是应该的,可那是因为容子兮做错了啊,错了就应该接受惩罚不是吗?错了就应该改正不是吗?为什么容子兮会用陌生的眼神看着他和他说话呢?恨他也不是这个眼神。不是吗?
  “彧,我累了,回去吧。”容子兮靠在薄彧肩头,疲惫的闭上眼睛。
  薄彧心头心疼略过,快的连他本人都没抓住,“好。”他双手公主抱容子兮上车,“小孙去开车。”
  “是。”得到命令的孙撤打开后车门,待薄彧和容子兮坐好,开车一溜烟儿走了。
  徒留下,北辰冥一个人黯然神伤。不断的询问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呐,子兮,你告诉为什么?他的眼角滑落一滴泪,为什么我会哭?为什么你不认我?为什么你会在别的男人的怀里?为什么?
  甚至,容子兮不愿意和他说一句话,北辰冥不是傻子,容子兮的“北辰少爷”和语气分明透露着我只是看在你是曾经的少爷份上搭理你一声罢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