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渣攻从良记 作者:挣钱买芒果

字体:[ ]

 
 
 
书名:渣攻从良记
作者:挣钱买芒果
 
在路边看到一个小小的、无助的身影,一直念念不忘。用尽手段把人禁锢在自己的身边,可是、为什么还是感觉不够呢???
这是一个没心没肺的渣攻在虐了小受一个月之后悔悟的故事。
 
内容标签: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邺瑾寒水 ┃ 配角:慕海陈磊 ┃ 其它:
 
 
☆、一
 
?  低调奢华的房间,黑白色调,显露出冰冷的感觉。
  啪的一声灯亮了,邺瑾走了进来。环视四周,眼神落在了床上,一个瘦弱的男孩,瞪大眼睛惊恐的看着邺瑾。男孩也就是寒水挣扎着想要坐起来,身上的被子滑落下来露出青青紫紫的吻痕,在男孩白湛的皮肤上显得格外诱人。
  邺瑾看着面前的男孩,喉咙一阵发紧。奇怪,一个普通的男孩。除了漂亮的眼睛外一无是处,自己的自制力却完全起不到作用。一个小小的动作就会让自己失控,比如现在。。。
  寒水看着朝自己走过来的邺瑾更害怕了,忍住身体的酸痛,缩到了墙角。
  “这么怕我?”邺瑾皱着眉头看着一脸惊恐的寒水。眼前的身影抖的更厉害了,心中莫名的不爽,烦躁的走了出去。
  看到邺瑾出门,寒水这才松了一口气。一个月,来到这里已经整整一个月了。母亲死后,作为私生子被接回寒氏,有了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本以为自己重新找回了亲情。。。后妈的打骂,姐姐弟弟的嘲讽,父亲的爱理不理。只是没想到,他们会为了家族利益把自己送人。这就是所谓的家人吗?心寒啊。一个月的时间,没有人来看过自己,自己果然是多余的、可有可无的吗?泪水无声的滑落。
  隔壁房间,邺瑾烦躁的叼着烟站在阳台上,自己这是怎么啦。
  一个月前的晚上。看到了坐在路边无助的他,有种想要抱住他安慰的冲动。放纵自己和不同的人上床,从最开始的女人,到后来漂亮的男孩,心里想的都是他。查了他的身世,又不顾一切的把他禁锢在自己的身边。他的身体,果然和想像中的一样美味。长相没有多美,可就是让自己欲罢不能。霸占了他的身体,那么他的心呢?想要全部占有,让他从里到外,从身体到心灵都完全的属于自己。
  邺瑾弄不懂自己的情绪,开始的强行占有。自己最不屑的就是强迫,从来没有强迫过任何人,偏偏在他这里就破例了。不想看到他的胆怯和害怕,他却一看到自己就浑身发抖,自己有那么可怕吗?生平第一次感到无力,想要温柔的对待他,可是一看到他躲躲闪闪的眼神和害怕到发抖的身体。所有的好情绪都不见了,只剩下了冷酷残忍。只有他在睡着的时候才不会害怕自己吧。看看时间,寒水应该睡着了。邺瑾再次走进隔壁的房间,帮寒水掖好被角,擦掉他眼角的泪水,叹息一声,逼的太紧了吗?连做梦都会流泪。
  转身离开房间。“喂,是我,邺瑾,出来喝酒。”
  听到脚步声走远,寒水这才睁开了眼睛。泪水流下,躲进被子里小声的呜咽。轻柔的动作让自己想起了死去的母亲。记忆里只有母亲这么温柔的对待过自己,好温暖。就像是找到了家的感觉一样。原来这个人也会这么温柔啊,如果他能不那么凶,如果他能一直都这么温柔就好了。。。这晚,寒水是脸上挂着泪水,带着安心的笑入睡的。?
 
☆、二
 
?  繁夜,XX市最大的酒吧。
  繁夜原本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酒吧,在两年前换了个老板,开始迅速的发展。很奇怪,XX市的大佬竟然都没有插手阻止繁夜的发展,仿佛是在忌惮繁夜。忌惮繁夜?倒不如说是忌惮繁夜背后的某个人。
  繁夜中一个寂静的角落。一个散发着冰冷气息的男人坐在那里喝酒,和周围的喧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一个金发的男人走了过来,皮肤白湛,嘴角带着无害的笑。“瑾,收收你的冷气,我的客人都被吓跑了。”说着,坐到了邺瑾的对面。
  邺瑾拿着手里的酒杯轻轻的摇晃。“你说,要怎么样才会得到一个人的心。”话是说给对面的人听的,眼神却一直在看酒杯里的酒。酒是个好东西,可以让人忘记一切。扬起头,喝完杯子里的酒,苦涩,适合现在的心情。
  对面的金发男子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邺瑾“瑾,你该不会是恋爱了吧。”说完,自己又猛地摇头,这个没心没肺的冰块怎么会爱上别人呢,他的心里只有他自己才对吧。
  “玩具而已。海,你想太多了。”恋爱?邺瑾不屑一顾,寒水只不过是自己临时看上的玩具而已,玩腻了就会丢掉。得到他的心只不过是为了让那双漂亮的眼睛重新充满光芒。自从把他禁锢起来之后,那双眼睛就失去了原有的光彩,空洞、无神。就像是一潭死水,再也无法兴起一丝波澜。只有在被自己欺负到无力承受的时候才会出现惊恐的眼神。所以自己才会这么残忍的对待他的吧,就算是惊恐的眼神,也比空洞好得多。
  金发男人,也就是慕容海,用探究的眼神看着邺瑾“希望你以后不会后悔说过这样的话。”玩具你会这么上心吗?跑来喝闷酒神马的。玩具你会在意是不是得到他的心吗?话说还真好奇让邺瑾这个无情的人动心的长什么样。“既然只是玩具,带出来给我玩几天。”
  “哦?是吗?你敢玩吗?”邺瑾看着站在慕容海身后黑着脸的男人,玩味的笑。
  “你都舍得让给我,我有什么不敢的。。。”声音越来越弱,慕容海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僵硬的扭过脖子,看到了凶神恶煞的某人。“嗨,好巧,你也在这。”慕容海尴尬的笑着。嘤嘤嘤,不是说有事不回来吗?老天这是玩我的吧,被这个小心眼听到这样的话,明天绝壁下不了床了啊啊啊。
  大家木有猜错,出现的就是慕容海的攻,陈磊。
  慕容海说道“不想玩,真的一点也不想玩。放过我吧。”眼睛狠狠的瞪了一眼在一边看戏的邺瑾。该死的,这是故意陷害!难怪他会这么大方,原来是看到陈磊才故意这么说的。扭脸想要跟陈磊解释,看到陈磊那乌黑的脸时,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这种时候需要的不是解释,为了自己的小菊花也要果断逃跑啊。
  陈磊一把把想要逃跑的某只扛到肩膀上往电梯走去。“回见,内人最近不乖,见笑了。”
  被扛在肩膀就开始装死的某只,狠狠的瞪着邺瑾。(我一定会回来的~芒果,泥垢了!!!)?
 
☆、三
 
?  邺瑾看着离开的两个人,连海都找到伴侣了啊。自己家的。。。连看到自己都会害怕。。。
  寒水坐在客厅发呆。邺瑾已经三天没有回来了。
  第一天感到的是惊喜,终于可以放松了;第二天还是没有回来,是出什么事情了吗?寒水担心了;第三天邺瑾依旧没有回来,这是要解放了吧,他已经厌倦了自己,可以离开了为什么自己没有高兴呢?想到的却是邺瑾偶尔的温柔。
  “小水水,吃饭的时间到了哦~”邺一负责邺瑾不在时候的饮食。每天会准时送饭,有时候会留下陪寒水聊天,不过都是邺一在说刘寒负责听。
  寒水走到饭桌前坐下,邺一已经摆好了饭菜。和以前的饭不太一样,明明是一样的菜却感觉味道不同。“以前的饭是谁做的啊。”
  邺一惊讶的看着寒水,手指指向自己“你在跟我说话吗?哇!这是你第一次跟我说话哎!”
  “是你太吵了。”邺瑾走了进来。
  寒水害怕的低下头,以前在吃饭的时候被邺瑾压在桌子上。。。寒水打个寒战,不敢抬头看邺瑾。
  邺瑾在这几天已经想通了,是自己的就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强求也没有用。再留他一个月,不会强迫他做任何事,如果一个月后还要走的话就放手。夹起菜放入寒水的碗里“多吃菜,你太瘦了。”
  “好、好的。”这是除了母亲,第一次给自己夹菜的人。这是要赶自己离开了吗?温柔的离别。
  邺瑾挑起寒水的下巴,看着寒水的眼睛“从现在起我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事,一个月后你就可以离开了。”
  不会强迫,也就是说找到新玩具了,自己就要被淘汰了。真好,自己不是一直在等他厌倦的一天吗?他终于厌倦了自己,可是为什么会感到不舍呢?不舍的一定是他不经意间流漏出来的温柔。虽然对自己很凶,但是会很温柔的给自己盖被子,会注意到自己吃洋葱时候的小小的犹豫,以后的饭菜里再也没有出现过洋葱。。。
  “老大,你舍得放手?就怕一个月之后水水就被你吃的渣都不剩了吧。”蹲在墙角种蘑菇的邺一莫名的感到一阵凉气“这内心独白怎么怪怪的。”僵硬的转头看着脸色黑的都可以滴下墨水的邺瑾,扯出一个同样僵硬的笑,摆摆手“嗨,老大,今天天气不错啊~”
  “是很不错,C市的场子少个人,你明天就过去。”邺一的孪生弟弟邺二在C市,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邺一在刻意的逃避和邺二见面。
  “!!!C市!!!”邺二的地盘吗?
  “有意见?”
  更冷了有木有!!!“没有意见。。”邺一含泪答应。
  “没意见你可以走了。”言外之意就是,你太碍眼了,打扰到我们的二人世界了,恶灵速退,酷爱离开。
  “嘤嘤嘤,老大你太木有良心了,一回来就踢了银家。要不是我,你的小情人早就饿死了。对不对呀水水。”(芒果:不做死就不会死星人诞生了~米娜鼓掌欢迎~啪叽啪叽)
  寒水拉拉邺瑾的衣角“要不让他吃了饭再离开吧。”
  某人再次中枪,连善良的水水也会赶人走了。。。然后在邺瑾已经转变为凶残的眼神中化作流星消失在了天际,让我们为他默哀三秒钟。
  “他怎么啦。”寒水看着伤心离开的邺一。
  “邺一的弟弟在C市明天就可以看到,他是太激动了。不用管他,我们继续吃饭。”邺瑾夹起菜放入寒水的碗里。只是收敛一点他就没那么害怕了,看到自己也不会再发抖。邺瑾得意的笑笑,一个月的时间可以做很多事啊,比如让一个人不再怕自己。这点某个小丫头倒是没有说错,只要稍微温和一点就可以看到效果。可以考虑她的计划了,让寒水习惯自己的存在,直到离不开,首先是禁欲!!!为了以后的性福先忍了,看到吃不到的生活。
  “我真的吃不下了。”寒水打个饱嗝,摸摸吃的滚圆的肚子。好奇怪的邺瑾,不停的给自己夹菜,都吃到撑了还在夹菜。。。
  邺瑾皱眉看着寒水“你吃的太少了,从明天开始要加餐,吃的少也可以不过要多吃几顿,现在太瘦了。”瘦了抱着不舒服,主要是身体弱,正好趁着这段时间养养。身体好就可以多要几次了。为了性福考虑也要把寒水养胖。
  寒水“。。。。。。”?
 
☆、四
 
?  “吃饱了看会电视,等会再睡。”邺瑾把寒水拉倒客厅的沙发上。转身走过去打开电视,遥控器放到寒水手里,转身去收拾碗筷。
  寒水震惊的看着做家务的邺瑾,麻麻说会做家务的人都很温柔。他、也是吗?寒水走到了邺瑾旁边。“那个、我来收拾吧。”
  “一起。”邺瑾淡定的回答。其实心里已经笑抽了,幸好多年的面瘫让他还不至于表露出来。主动说话了,寒水主动说话了~
  寒水歪着头看看旁边一起洗碗的邺瑾,不真实的感觉,自己竟然感到了温暖。一起吃饭,一起洗碗,这是家的感觉啊,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再看一眼邺瑾,低下头盯着手里的碗。施舍的温柔也让自己甘之如饴,即使是可以离开了那么自己又能、又能去哪呢?回那个把自己卖掉的家吗?
  啪!
  寒水从沉思中惊醒过来看着已经碎掉的碗。抬头看了一眼皱着眉的邺瑾“那个、我、我不是故意的。”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