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觉醒来,我征服了末世 作者:森洛(上)

字体:[ ]

 
 
  文案
  媳妇出轨,被他当场撞到。
  此刻地球末世降临,在他面前媳妇被丧尸啃死,小舅子沾染病毒成了丧尸王。
  人家有着金手指,迅速成为了帝王,而却他成为了悲催的旺夫神器!可以帮助丧尸升级。
  但这个“旺”的步骤!实在是让他誓死不从。
  刚刚见到小舅子的时候,是个金枝玉叶,圆润的小少爷,整日用着纯洁目光望着他。可是现在这孩子,不是满脸苦大仇深的表情,就是瞬间黑化斩断他所有的姻缘线。
  这孩子长崩就崩了呗,怎么倒霉的是他这个做姐夫的……
  人家征服世界是高端大气上档次,拿着极品装备虐渣渣,而他征服世界,只需要睡一觉便成,这种轻松省事的办法,还真是让他高兴不起来。
  小舅子:“我还有个名字,叫世界。”
  【追文提示】:
  ①1V1、HE。
  ②内含末世元素,本文预计完结字数45万起。
  内容标签: 年下 末世
  搜索关键字:主角:邢邵、霍尔森 ┃ 配角:乔伊斯、泽莱修 ┃ 其它:
  
 
第一章 出轨
  公元九三七七年。
  骄阳似火,邢邵光是穿过小路,回到工作站就热得满头大汗,虚脱似的瘫倒在沙发上。
  目光瞄向鞋底,发现鞋底沾着几只黑乎乎的蚂蚁。
  出门的时候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蚂蚁们纷纷选择搬家,密密麻麻的出现在地面上,害得他起了一阵鸡皮疙瘩。而且那该死的天气,明明天气燥热,可植物却呈现被霜打似得寒霜,大面积植物枯萎,连他屋子里放的一盆净化空气的绿萝也无法避免。
  鱼缸里异常的响声,让他回过神来,看着透明玻璃罩里的鱼,正在活蹦乱跳。那跳动并非是正常时期的欢跳,而是不断跳出缸外,纷纷死亡。
  “该死的……”
  他想要抢救却已经来不及,那鱼身上沾着怪异的粘液。
  捏着观察一会,发现不是被咬掉落鳞片死亡。
  他不喜欢和任何死物共处一室,即便是等下就要出门,也不想要在忍受一秒。
  刚刚出门丢在门口的垃圾桶里,他忍不住咳嗽几声,空气之中弥漫刺鼻的雾气。而这刚刚还燥热的天气,转眼就下起冰雹,绵绵的雪花也飘舞在空中。
  这可是六月份,还下起雪花。
  前段时间人心惶惶,每个人担心末世降临,不过政府已经及时辟谣。
  称这些异常现象不过是一场科学研发,并不需要有任何担心,还拿出来各式各样的先进仪器,不断现场给大家展示。
  那该死的气味还真是无法忍受,鼻腔传来酸涩的针刺感疼的厉害,不舒服的迅速走回房间,猛地关上门。
  阻隔住那种强烈刺鼻的气味,他终于得以喘息。
  坐回沙发上,斜倚着身体,摆弄着手中的传感器,等候着上级给他发来的短消息。
  电视里的新闻主播,滔滔不绝的汇报说,明日又是罕见的日食。可已经一个月发起四次日食现象,还有各种异常天气,除了害得大多数人选择宅在家里,这些看似异常的现象,对早已习惯的居民没有任何吸引力。
  邢邵看着骤然浮现在半空,微微透明的屏幕上显示年假申请通过的字样,他懒洋洋的关闭透明晶体屏幕。
  来之不易的休假,好心情是即使天气恶劣燥热也无法阻拦。他取出来柜子里精美包装的礼物,想象着黛米遇到他回来时惊喜的表情,不自觉地唇角勾起,眼底带着满满的宠溺。
  他和黛米结婚一年多开始,就因为工作的原因聚少离多,好在黛米性格温柔也很体贴,从来没有怨恨过他不陪伴在她身边。这八年期间,他每次出门前,黛米都会帮着他准备好行李箱,只是这次行李箱因为工作时不小心撞坏,临时买了个新的拎回来。
  这个月做完,他考虑换一份清闲的工作,能陪伴在黛米的身边,守护着她和孩子。黛米已经怀孕三个月,孩子是他几个月前回去时,留下来的礼物。
  小心驾驶着小型飞行器,一路畅通无阻的回到家中,由于行李和礼物购买过多,他努力单手拎着,站在门口困难的掏出钥匙。
  黛米要是见到他突然回来,想必一定会高兴的抱住他。幻想着和妻子相逢的安宁,和陪伴之中的温暖,就算是放弃自己喜欢的工作也没有着什么遗憾,毕竟他此刻拥有得是更加多的喜悦。
  轻轻扭转钥匙,锁芯传来清脆响声,他缓缓推开门。在门口换上拖鞋,正要朝着里面走去。他脚步骤然停住,盯着满地凌乱的衣料,金属传感器也随意丢到墙角。
  这金属器是政府上个月作为派发出来的安全用具,这样的被随意拉扯在地上,显然是很不寻常的事情。
  糟糕,该不会是进来贼了吧。
  他迅速的朝前跑着,突然听到卧室传来暧昧的**,让他心脏骤然间传来疼痛。
  这、这声音不会是他所想象的那样,一定是电视里面的声音,等他进去之后,一定要取笑黛米一顿,在和她继续厮磨一阵子,愉快的再去床上……
  他攥着门把手,死死的拉开门。
  可门里边的画面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致,他以为是歹徒进来要非礼黛米,可黛米此刻娇媚坐在陌生男人身上,不断上下挪动着动作,显然在这场游戏之中为她掌握着主动权。
  粗重的呻1吟,和密闭房间内源源不断暧昧气味涌现,成了锋利的无形刀剑,狠狠戳破他的盔甲,精准的扎入他的心脏。他捂着胸口,不敢置信的瞪着床上的人。
  “你们在……”
  他看着妻子显然第一时间见到他闯入,有着意料之外的慌张,但很快又转为平静,带着享受过后的余韵,还坐在陌生男人身上,随意裹着薄毯,“邢邵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说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吗?”
  “你能不能先解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声音里面带着不敢置信的颤抖。
  黛米丰满的身型勾勒出,“事实就如同你看到的这样,其实你很聪明,已经发现了旅行箱的奥秘,所以回来了,不是吗?”
  “旅行箱?”他觉得脑袋疼的厉害,从一进门巨大的惊喜转为无穷怒意开始,他名为理智的这根线就要断裂。
  无意识的目光落在腿边旅行箱上,这是他新买回来的旅行箱。
  “我在旅行箱里放了定位传输,你在哪里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我以为你这次是真的在那里,没想到却是低估了你。”黛米勾了勾发丝,冷着的面孔没有一丝愧疚。
  他看着全然陌生的妻子,没有任何熟悉感。而此刻面色红润,享受着餍足的滋味,柔软的身体还贴在男人怀里。这副模样,他从来没有见到过,在他的怀里妻子永远是害羞,并且带着传统的恬静。
  在旅行箱里放着定位传输,令他背脊冒着寒意。
  他从结婚之前,妻子就经常帮着他整理着旅行箱,而刚刚认识的时候,妻子是不会有着那样的举动。如今想起来,还真是被人耍的团团转。
  “他是谁?”他努力在脑海里回想起对方的存在痕迹。
  由于可能是结婚八年之前遇到的人物,他一时回想起来有点吃力。
  “杜克当年和我因为吵架分开,而我一气之下选择和你结婚,其实我们的开始就是一场意外,这一切不应该发生的。”黛米笑盈盈的说着,没有被发现的窘迫感,倒是大方的在他面前秀恩爱。
  他觉得被狠狠打了一巴掌。
  “意外?维持八年的婚姻,在你眼里只是一场意外?”
  “当然是意外,我原本为什么会和你这种平凡无奇的学生结婚,你也不想一想,为什么你一穷二白就可以迎娶到我?还不是因为我当年和杜克赌气的原因。”
  “我本以为能适应你平淡无奇的生活,我努力过可是我真的不习惯没有着惊险刺激,我想要的东西你给不了我。”黛米倨傲的又说道:“你以为买点平凡无奇的礼物就能逗我开心?你那种廉价薪水购买的东西,完全让我不敢用,带出去只会被人嘲笑。”
  “……”
  “你知道,我每次要装作欣喜的模样,配合你,有多么难受嘛?”
  “我们离婚吧。”他深呼吸,用力捶着门板,在金属门上留下来深深凹陷痕迹。
  原来在这八年的时间里,他所有的甜蜜婚姻,都是一场假象。
  他以为当年是和妻子一见钟情,却没料到,原来只是妻子和男人之间的赌气,这期间那俩人还隐瞒着他,继续联系着。
  一直被蒙在鼓里,他对此一无所知。
  他对早早结婚没有任何后悔,也放弃了学业几年,哪知道到头来就换来这个结果。
  “离婚协议书我已经写好了,放在柜子里,我们结婚当天我写下来的,希望现在时效并没有过期。”黛米耸了耸肩,很兴奋的说道。
  他对黛米没有任何期望,只是冷冷的说道:“我需要孩子。”
  黛米不认同的摇着脑袋,带着从小娇惯出来的高傲,不屑的说道:“孩子不可能交给你的,孩子是我的。”
  他盯着不堪入目的俩人亲昵,强压制着火气,竭力保持着冷静,“你的私生活我不想要干预,但是我的孩子,我不允许在你这种母亲教导之下生活,孩子出生之后必须要和我一同生活。”
  “孩子不是你的。”
  他冰蓝色的眼睛里满是漠然,手指微微弯曲,捏着门把手早已经变形厉害,轻轻松开把手垂落在地,传来清脆的撞击声。
  “……什么?”他微微歪头,由下至上,一点点打量着黛米。
  他觉得自己可能无法在保持着冷静,一波又一波的打击,让他此刻心情变得愈发烦躁。
  作者有话要说:  原定名字为:《名器[末世]》
  因为和谐原因,改为:我被全地球的丧尸所觊觎
  小攻下一章马上粗线~【那货是个变态。
  霍尔森微笑。
  关于本文:
  采用的是未来架空年代(才不是因为害怕,太多政治描写害怕被查水表呢!QAQ)
  小受是个名器,和炉鼎是差不多的东西。
  其中部分会有着二次设定。
  关于攻受属性,基本上强强。
  说起来这本4月21发来存稿预览,如今才要开坑!【叹息。
  磨磨蹭蹭拖拉了好久,终于写粗来了~~~~
  求收藏~求留言~求虎扑!
  
 
第二章 重逢
  “孩子是我和杜克的,其实我并不想隐瞒这件事情,我很多次都想要告诉着你,可看到你那样自以为是的欣喜,我总是说不出来。”
  “其实我早就在当年就怀了杜克的孩子,你知道以我家族地位是不允许这种丑闻传出,于是就忍痛打掉孩子,等这次又有了孩子,那时候觉得你愚蠢的很好设计,就让你成为了孩子的父亲。”
  “本来是想要这样骗你,可是现在已经用不着伪装了,杜克的妻子已经亡故,他继承了大量的遗产和地位,我对你这个障眼法不需要了。”
  邢邵在这样赤1裸1裸的真相面前,名为理智的神经终于彻彻底底断裂,他前倾俯身,轻轻挽起袖子,捡起来他放到门口的球棒。他本来是准备放在这里,等着休闲时间使用,却没料到如今买回来的昂贵球棒,只能用在低贱二人身上。
  “你疯了吗?你拿那个干嘛?”
  一直沉默的杜克,感觉到浓重的压迫感,带着嗜血杀意让他不寒而栗。瞧着他冰蓝色眸里满是血丝,赤1裸1裸的恨意驱使着身体,呆滞的目光还有着扭曲的表情,令杜克连忙站起身来。
  他很期待自己的孩子出生,可是现在却什么都没有了。
  明明骗了他,可是没有任何愧疚,理直气壮地模样让他看着觉得恶心。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