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一觉醒来,我征服了末世 作者:森洛(下)

字体:[ ]

 
第四十一章 偶像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邢邵暗骂自己,为什么一时间磕磕巴巴,就像是不打自招一样。
  霍尔森贴着他的耳侧,捏着他的耳1垂,看着他吃痛的模样,毫不留情的继续逼问道:“你知道你做了什么蠢事吗?”
  “……我还是不知道你在发什么疯,我从来没有碰到过你的通讯器……”邢邵别过脸去,话虽然说得义正言辞,可是那不敢对视着霍尔森的眼睛,俨然宣告他的心虚。
  雷欧见到邢邵被拎着衣角,脖颈被掐的连呼吸都变得断断续续。
  “老大,这件事情还没有问清楚嘛,可能是外面有什么传闻了?他现在身体刚刚好,这经不起折腾。”雷欧连忙想要上前把邢邵救下来。
  霍尔森按着邢邵的动作愈发凶狠,朝着雷欧冷笑道:“经不起折腾?还能有精力向外面发送求助信号,如果有精力,岂不是要把天掀开了。”
  邢邵不知道自己发送邮件的事情是怎么暴露的,明明通讯器一直在他的胸口……怎么会被霍尔森知道这件事情。
  不过他也算是知道,原来霍尔森是害怕他朝着外面发送着求助的东西,这样是不是也可以说明,其实霍尔森还是有着害怕的东西,只是他害怕的东西,一直隐藏的很好。他觉得有点愉悦,这么久了,霍尔森就像是个冷酷并且残忍的领导者,全身上下都没有任何他可以攻击的薄弱处,没想到这一次,终于被他找了可以威胁霍尔森的东西。
  “怎么了?你害怕了吗?”邢邵打量着霍尔森。
  霍尔森捏着他的脸,“如果不是我迅速拦截信号,你现在已经死了。”
  邢邵还想要嘴硬不肯承认自己通过通讯器求助,可是看着霍尔森把他胸口的通讯器拿出来,然后迅速的调整模式,手指飞快的敲击键盘,把删除的文件从最低端的根目录逐一恢复。
  很快他的图像出现在屋子里面,清晰的听到他在抹黑霍尔森的话。
  这回他颓然的抿着唇,也不再继续反驳,而是沉默一会,又开口说道。
  “就算是我发送了信号,死的人也是你吧?你可是坏人,要不是你的话……”邢邵喘着粗气。
  霍尔森微眯着眼睛,看着他执拗天真的模样,满怀恶意的说道:“你知道你在通讯器里面说出来的哀求,还有很多的告状似得话语,泄露了很多机密的事情,你知道的事情太过于多了,所以你的存在无疑对他们也算是一种威胁。”
  “我、我,成为了一种威胁?”邢邵呆呆的看着霍尔森。
  他觉得自己都要被搞得迷惘了,他明明是受害者,而霍尔森已经是丧尸了,为什么政府接到消息之后,不去来把霍尔森击倒,反倒是选择把他这个无辜的受害者杀死?
  霍尔森深呼吸,努力压制着怒意,语调轻柔的说道:“你一个毫无背景的人,而我是带着霍家荣耀的人,就算是我做错了什么事情,就看在我们霍家兵权的份上,他们也不会对我做出来什么威胁的举动,反而是会对恶意告密,污蔑我们的人,送出来作为讨好我们的诱饵。”
  “你应该明白,我们这里如今已经腐朽不堪,帝都虽然是没有被感染到丧尸病毒,可是已经全部封锁着,只为了保护政府官员。他们现在唯一能指望的事情,就是希望我们霍家分出来大部分的兵力和物资,求我们能帮助渡过,你以为他们会因为你一个区区的小人物,而选择来打倒我们?”
  “就算是你变成了丧尸?他们也觉得无所谓?他们就不觉得很荒谬吗?”邢邵不敢置信的瞪圆了眼睛,嗓音嘶哑。
  “他们清晰的认识到,我们家族的资源对他们太过于有利,而我是家中唯一能接班的人选,他们并不在意是不是丧尸,只希望能让他们活下来那条性命,如果我死了,我家族的长老们也会和他们鱼死网破。”
  “耶格尔将军不会坐视不管,肯定会把你们……”
  “别傻了,如果他真的想要管的话?为什么会把自己的三儿子变成丧尸呢?你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邢邵突然间僵住了。
  “你以为病毒爆发,末世的到来,就是突如其来的自然灾害?你别忘记了,在末世之前新闻媒体和政府都在辟谣说,不过是某种科学实验的副作用而已,请广大居民不要担心。”
  邢邵脸色逐渐转为惨白,忍不住的轻1颤。
  “你是说?其实末世的事情,都是有人蓄意做出来?”
  “没错,其中你作为敬爱的耶格尔将军,就是最开始第一个把自己变成丧尸的人。”
  这无疑是一个重量级炸弹,作为耶格尔将军的脑残粉,邢邵怎么能允许有人这样侮辱自己的偶像,他忍不住的喘着粗气。
  手脚并用,也不顾自己的伤势,和霍尔森厮打成一团,他满头大汗。很快,他体力透支,又被按在墙上,单薄的布料无法抵制寒意侵袭,眼前暴怒的青年,愈发阴郁,那惨白的脸上带着微微冷笑,眉宇间的戾气带着无穷的压迫感。
  “你经常和我闹脾气,不过没想到这次还因为耶格尔,难道说你该不会是暗恋他吧?”
  神圣的将军,他的偶像,是不能被任何人侮辱的!
  “你、你胡说。”他不甘心的挣扎,面颊因激烈动作而显得红1润。
  霍尔森手指粗1鲁的扯开他的衣服,刻着国徽的纽扣崩落一地,邢邵上身逐渐露出,而那双冰冷的手游走于他的全身。
  “恩?他这样对待过你吗?”
  “……你不要无理取闹!”
  “他是不是见到你这样可爱,就经常把你叫到军区里面,然后把你按在书桌上,把你压出各种各样的姿势,看着你求饶的模样,把那种粘1稠的液体涂满你的脸?”
  邢邵越听越恼怒,最后狠狠的骂道:“耶格尔将军,才不是你这种人,你不要把你对我做出来的事情,都强压在耶格尔将军的身上……”
  “你这样维护着他啊!”霍尔森笑出声来,可是那眼中森然一片,强悍不容拒绝的动作,压着邢邵身上。
  邢邵呼吸断断续续,被那样放肆的蹂1躏着,那根手指带给他的感觉,让他逐渐不受控制的发出呻1吟,茫然而又熟悉的感觉愈发明显。
  那种羞耻的感觉,又要出现了。
  他又要被那种迷乱的感觉侵袭大脑,害的脑海里面一片混沌,发出来那种羞耻的声音了,又要被霍尔森逼着说他是属于他的那种,毫无理由并且不容拒绝的话了。
  挣扎着几秒,可又被轻轻按1压着敏感点,让他浑身的力气宛如抽丝一般,被狠狠的抽离。
  身体快要被融化一般,呼吸间都带着黏1腻感,嗅闻着空气之中蔓延着暧昧气息。
  他脸红心跳,死死的阖上眼睛,努力抵抗着那种迷乱,可却没想到,闭上眼睛周围一片漆黑,反倒是把炙热带给他的感觉更加清晰,逐渐越陷越深——
  一整夜宛如在海中,浮浮沉沉,每当他浮起来的时候,又会被迅速的压倒,又一波海浪随之而来。
  直到,他连动根手指的力气都全无,面前的青年这才选择放过他。
  “通讯器的事情,我会处理,记住,这件事情不要在继续发生,我不想要在见到你做这种多余的举动。”
  邢邵眼眶红肿,现在睫毛上还挂着水珠,他难堪自己一个男人居然被欺负哭了,而他现在都无法抵抗那种泪意。
  气的咬着下唇,浑身发抖,压根都没有听清楚霍尔森在说什么事情。
  霍尔森盯着他虚弱的模样,淡淡的说道:“不知道什么时候,你才能明白,其实,人心比丧尸可怕的多。”
  “人和丧尸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别养宠物。”
  “恩?”
  “我现在的下场不就是个好的教训吗?”
  霍尔森脸色逐渐变得铁青,“你是把我当做宠物来看待吗?”
  “难道不是吗?我照顾你那么久了,就算是条狗应该懂得知恩图报,而你没有报答我也就算了,还把我咬的遍体鳞伤,这件事情我怎么能接受?”
  霍尔森不怀好意的笑着说道:“我怎么没有报答了?难道你是说,我刚才抱你抱的还不够用力?”
  邢邵噎住,“我在和你很认真的骂架,请你不要说那些无意义的话!”
  “好,那我就和你继续说那件事情,你如果在做出来这种多余的事情,可能会被杀死,这次是我发现及时,否则现在地里面埋藏的地雷,都已经把你炸成肉渣了。”
  “什么?”
  “这里政府早就监控到了,不过他们见到这里的丧尸,每个人都害怕丧尸会到达帝都,所以他们都在求助各大家族。这种丑闻,*的事情,还有霍家的年轻优秀的司令成为变1态,如果被拿下去的话,霍家不给资源他们又怎么活下去,这又是一个问题,所以他们清除你是个最简单的办法了。”
  邢邵深呼吸,“你别以为你这样说,我就能被你吓到,政府怎么可能会被你们家族威胁到,简直是太可笑了。”
  “你不相信吗?”霍尔森用着手帕,慢条斯理的擦拭着他唇角干枯的白1浊痕迹。
  “我当然是不会相信你说的话,我之前可是相信过你的话呢,最后的结果我也知道了,我现在除非是亲眼见到之外,我是不会相信你任何说的话。”
  霍尔森把通讯器绕了几圈,打开信号,慢悠悠的说道:“本来我是准备屏蔽信号,让你一直和我在这里,不会被任何人找到我们的踪影,可是这回你已经把我的位置暴露了,既然是暴露了,那就没有办法了,只能等着几天后家族过来救我离开这里。”
  “救你离开?如果你去了首都,你这种丧尸不就会把所有人都感染了吗?”邢邵自己的三观都收到冲击,颠覆了他原本的所有认知。
  “比起来感染,他们觉得活活饿死,更加可怕。”霍尔森捏着他的脸颊,看着他眼底的恐惧,又俯身在他耳边轻喃道:“不过就算是回去了,你也别妄想做出来逃脱的事情,我会专门给你准备个房间,足够你生活。”
  邢邵怔住几秒,身子剧烈颤抖。
  “霍尔森,你没有权利这样对待我。”
  “乖。”霍尔森舔1舐着他的指尖,舌头包裹着他的手指,正一点点的吞噬。
  邢邵被这种滑腻感惹得一阵颤栗,“住口!”
  霍尔森含糊不清的说道:“相信我,我把你囚禁在房间里面,不允许出门一步,是对你好。”
  ***
  雷欧从刚开始老大对邢邵暴怒间动手动脚,还对他一直冷冷注视,在那眼神之下,他就迅速从这里离开,压根也没有听到啥重量级消息。
  等老大从这里离开了,去外面忙着处理物资的事情的时候,雷欧回去,发现邢邵又开始凄惨无比的躺在床1上。
  “呃?”雷欧走过去,用纱布擦着他额头上汗水,“你洗过澡了?”
  “恩……”至于洗澡的过程,是谁服侍着他洗澡的经历,是邢邵不想要回忆的事情。
  雷欧见到他不怎么想要说话,小声又问道:“你是哪里疼吗?”
  “浑身都疼的厉害,而且……”邢邵脸颊一红,不好意思在继续说下去。
  他那里可能是裂开了,现在火辣辣的疼痛着,即使是做过很多次,他还是依旧无法承受着霍尔森超于常人的尺寸,每次做完之后,他都像是死过一次似得。
  雷欧立刻贴心的明白,给他准备了点伤药,递过去之后,“我要不要去找别人给你上药?”
  “不、不用了,我自己来,这个涂上就可以了吗?”邢邵抓着药。
  这种事情要是被别人知道都觉得难以为情,要是需要被别人涂药,他还不如一头撞死在墙上得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