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尾随 作者:三唐海

字体:[ ]

 
《尾随》作者:三唐海
 
文案:
     很久以前写的一个小短篇,结局高能。
 
内容标签: 边缘恋歌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
 
  ☆、第一章
 
  记不清被困在这里多久,手腕被绑在床沿,像为了防止猎物逃跑一般,缠得又重又紧。不畅的血液凝结在皮下表层,泛起一道道淤青。
  墙角挂着的时钟指向晚上九点一刻,他默默开始倒数。
  三,二,一。
  钥匙插/进门孔的声音准时响起,男人有条不紊地换鞋,锁门,进屋享受自己的战利品。
  不急不缓的脚步声渐渐走近,停在枕边,他微微扬起头,一张阴郁的脸映入眼帘。
  手上的禁锢被解开,男人的身上还带着寒气,隔着彼此紧贴的衣物渗进皮肤里,刺骨的冷。
  他被冻得瑟缩了下,就听见男人在耳边低笑了一声,冰凉的手指钻进他的衣服里,揉捻着胸前小小的乳/尖。
  “想我麽?”
  他微弱地点了下头,下一秒,就被压倒在床上狂乱地吻着,男人动作粗鲁地剥开他的衣服,缝在上面的纽扣一颗颗炸开,露出过分苍白的躯体。
  “真漂亮啊。”男人赞叹了一声,不老实的手已经沿着他的大腿根处摸上疲软的阴/茎,缓慢地套/弄着。
  被人手/yín的快感慢慢升腾起来,男人的发丝落在他的脖颈,扎得人发痒。
  不舒服地躲开,又被纠缠住,微凉的薄唇堵得他连喘息都发不出,无力地任人侵犯。
  欲/火让两人的身体燃起高温,男人脱掉底裤,胯/下的硬物已经挺立,勃发着滚烫的热欲。
  “啊……”腿间被轻轻地摩擦着,他的呼吸不由得变得紧促,男人用手把他的腿掰开,让两人的阳/具贴得更紧,白浊的液体顺着顶端冒了出来,滴湿了被褥。
  男人身上的线条很流畅,结实的肌肉覆盖在腿上,劲瘦的腰动起来十分有力,次次都把他操弄得几乎要晕厥过去。
  今天男人似乎心情不差,玩弄了许久才放过他的前端,沾着精/液的手顺势插入后面的甬道。
  异物浸入的感觉无论经历多少次都难以忍受,他无力地挣了几下,额头冒出虚汗。
  修长的手指慢慢地推了进去,男人一边开拓着那处的隐秘,一边含住他的嘴唇开始舔吮。
  “不要……好难受……”他终于忍不住开始求饶,被折磨得消瘦的脸上满是哀求,显得分外可怜。
  男人放缓了手上的动作,将他的双腿分得更开。
  紧绷的臀肉被男人的手掌轻轻地揉捏着,渐渐放松下来,男人抽出手指,用自己的阴/茎磨蹭着早已变得湿软的地方。
  噩梦的再一次到来令人近乎崩溃,他似触电般开始挣扎起来。
  为了满足别人阴暗的私欲而被监/禁,充当着性玩具的角色,这种日子他受够了!
  “又不听话了。”
  男人按住身下不断挣扎的躯体,掐在他脖颈上的手越收越紧,灭顶的窒息感涌了上来。
  他渐渐安静下来,男人把他摆成跨坐在自己身上的姿势,掰开他的两片臀瓣对准自己的阴/茎。
  “自己动。”男人这么命令着,高耸的阳/具已经就着精/液的润滑捅了进去。
  “好疼……”他伏在男人身上,两手撑着男人结实的胸膛,男人箍住他的腰,一进一出地干他。
  后/穴火辣辣地痛,又酸又胀,随着抽/插的动作发出yín靡的响声,男人用手将他的臀瓣掰得更开,把自己的性/器送到最深处。
  “呜……不要……你放过我吧……我给你钱……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自尊什么的统统见鬼去吧。
  在极致的痛苦下,忍了很久的泪水似决堤般涌了出来,顺着脸颊滑到下颔。
  男人错愕地看着他,停下抽/插的动作,用手擦去他脸上的泪水。
  “我只想干你。”
  男人这么说着,新一轮的折磨又开始了。
  男人的精力充沛,插在他体内的阴/茎涨大了几圈后就被抽了出来,又换了后背位的姿势继续干他。
  每一下都捅到最深的地方,紧热的肠壁被一点点地拓展,男人舔着他的耳垂,湿热的吻一路蔓延至后颈,留下细密的痕迹。
  这亲密的举动更令他觉得羞耻,默默地闭上眼。
  “你长得很漂亮。”
  男人淡淡地陈述着。
  “第一次见面,我就想把你压在下面,狠狠地干你。”
  “想到你满嘴都含着我的精/液的样子,我就硬得不行。”
  “有好多次,我都想直接扒光你的衣服,在大庭广众下操/你。”
  他呜咽着摇了摇头。
  “不要再说了……”
  男人一挺身,泄在他的体内。
  湿漉漉的液体顺着股沟流了出来,男人笑着摸了摸他的脸。
  “你就留在我身边,做我老婆怎么样?”
  完事后,男人抱着他去清洗,一边老婆老婆地叫着。
  这个人显然已经疯了。
  他看着精神亢奋,脸上荡漾着快乐神情的男人,倍感绝望。
  “啊……不要弄那里……”男人的手指探入最里端勾弄着,他不由得叫了一声。
  男人安慰似的亲了亲他的额头。
  还没干透的身体被草草地擦了几下,男人抱着他上床。
  床对角的墙面上悬着酒精温度计,内槽笔直的红线停在五分之一处。
  “接下来玩什么好呢?”
  男人一边说着,一边从床头柜里翻找着东西。
  一堆造型奇怪的道具被扔在床上,男人搂着他,炫耀似的问道:“费了很大功夫才搞到的,宝贝,你喜欢哪个?”
  他的嘴唇微微颤抖,男人轻轻咬了上去,抓起一把红色的蜡烛在他眼前晃了晃。
  “玫瑰香熏的低温蜡烛,熔点……好像就50度左右吧,今天就用这个怎么样?”
  全身上下都凝结着殷红的蜡块,衬着苍白的肤色,有种诡异的美感。
  男人的手抚上他的躯体,一边赞叹道:“我的宝贝果然是最漂亮的。”
  眼睛被紧缚的黑布蒙上,只能通过触觉感知外界,他微微喘息着,男人握住他的性/器,把蜡液浇了上去。
  陡然滴落的灼热烫伤了脆弱的表皮,他不管不顾地开始宣泄大叫。
  “你这个疯子,变态,强/jiān犯,你不得好死!”
  男人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抱紧了他说道:“宝贝,我喜欢你,你不要这么排斥我。”
  他剧烈地挣动着身体,男人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抚摸着他的大腿,“宝贝,不要再动了,这样下去我会忍不住再干你一次。”
  微微发烫的手探到股间大力地揉弄着,被贯穿的痛苦记忆再一次涌上脑海,他的身体反射性地颤抖,男人吮着他的后颈,“宝贝,听话,你乖乖的,我会对你好的。”
  他颓然地放松身体,示弱道:“好疼……今天可不可以不要做了?”
  男人解下他脸上覆着的布条,凑过去亲他湿润的眼。
  像被细刷扫过一样轻柔。
  紧抿的双唇也被眷顾到,灵活的舌头顺着唇线描绘。
  “宝贝,用嘴帮我做一次好不好?”
  他抗拒地摇了摇头,男人抓着他的手抚摸着自己发涨的性/器。
  “宝贝的嘴这么小,待会一定会被我的东西填得满满的。”男人在他耳边呢喃着,“一下子肯定吞不进去,先用你的舌头舔几下,再用你的小嘴把它含进去,然后……就等着让我干你的嘴。”
  他的脸色因这下流的话语染上一丝羞红,男人笑着吻了吻他的脸颊。
  “宝贝,你好可爱。”
  紧接着,男人就按着他的后颈,把有些勃发的性/器送到他嘴边磨蹭,顶端黏稠的液体沾在被吻得艳红的唇边,显得情/色无比。
  “唔……不要……”他含含混混地抵抗着,男人不容置疑地把自己的东西插了进去。
  口腔骤然被满是男性气味的器官撑得满满的,他条件反射地想咬下去。
  男人掐着他的下颔,蛮横的力道几乎要把那里的肌肤磨破。
  “呜……”男人已经开始在他嘴里抽/插起来,拟着性/交的节奏,他的口涎不由自主地顺着开启的嘴角流了下来。
  “宝贝怎么自己先出水了?”男人拭去他唇边的液体,更猛烈地抽/送着。
  泛着腥味的体/液在嘴里射了出来,男人把自己的东西拔出,强硬地扳紧他的嘴。
  “吞下去,一滴都不许流出来。”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男人已经出门,临走前在他的后/穴里塞了一枚震动跳蛋。
  蛋形的前端整个没入,只留着一条粉红色的细绳垂在外面。
  “嗯……”被圆滑的异物入侵的感觉并不好受,他难耐地呻/吟了一声,双腿交叠着想把留在甬道里的东西挤出来。
  原本安静的硬物此时却忽然震动起来,他被震得双腿发软,无力地瘫倒在床上。
  男人低沉的声音透过通讯电线响起,“宝贝,你又不听话了。”
  “呜……好难受……我不要这个……”
  奇怪的触感在腰下骚动着,他扭着身体,想摆脱这磨人的苦楚。
  男人把手里的遥控器调高了一个档次。
  “啊……求你……好难受……不要再弄了……”
  男人冷酷的笑声再度响起。
  “叫老公。”
  “嗯……不要……啊……老公……求你放过我……我以后乖乖听话……”
  “说你是我一个人的,以后只能被我操。”
  “啊……嗯……我是老公一个人的……呜……”
  后/穴里的跳蛋渐渐安静下来。
  “还有呢?”
  “啊嗯……我要老公狠狠地操/我……”
  男人下班回来的时候他的下/体已经湿成一片,震动产生的生理快感令他克制不住地泻精。
  “宝贝今天好乖。”
  男人亲了亲他冒汗的额头,一把撩起他的上衣。
  “呃……住手,那里不能咬……啊……”
  乳/头被尖锐的牙齿啃咬着,涨痛得很,湿滑的舌头绕着那处打着圆圈。
  “宝贝,你害惨我了。我今天上班的时候满脑子想着怎么操/你,被经理骂了好几次呢。”
  男人取出他体内的跳蛋,随手扔在一旁。
  “宝贝,我们去洗澡。”
作者有话要说:  我擦,这得有一百多个和谐词了吧,原来当年的我如此不纯洁=.=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