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心上人+番外 作者:公子歌(上)

字体:[ ]

 
    《心上人》作者:公子歌【完结+番外】
 
    心上人的内容简介……
    富家子弟下农村,结果碰上了一个包藏贼心的腹黑型男 。
    从闷骚暗恋到强取豪夺,他嘴里的癞蛤蟆,终于还是吃到了他这块天鹅肉。
    只因为他是他,默默爱恋的心上人,揣在他心口,熨帖他灵魂
 
    心上人的关键字:心上人,公子歌,真实风
 
 
    
正文:
    第1章 白马王子
    
    声名:
    本故事发生在一个虚构的世界。
    这个世界有四个国家组成,依次是东国,西国,南国,北国,《心上人》发生在北国。
    北国是版图面积最大的国家,共有十三个省,我们的故事,发生在北国的北部某省,因为是架空,所以如有部分跟现实重合,纯属巧合,请勿深究,谢谢。
    -------------------------------------------------
    王语是个富二代,还是个官二代,所以王语是个地地道道的高干子弟。
    王语的父亲,是乡下飞出来的金凤凰,后来下海做生意,趁着北国开放的东风,一朝飞黄腾达,而后弃商从政,从此平步青云,成了该国秘江省的二把手。
    王父就跟其他成功人士一样,忙于事业,结果就疏忽了对王语的教育,而王妈妈又是个本本分分的家庭贵妇,每天除了和她那几个小姐妹喝喝咖啡美美容,对王语更是不闻不问。
    这不闻不问里头,还掺杂了溺爱的成分在里面,为什么呢,因为王妈妈之所以成了王太太,还多亏了她的宝贝儿子。
    王父结婚很早,不到二十岁就结婚了,对象是他们邻村的,无论模样性情都只能说是一般人。这样的女人当然看不住日益发达的王父,终于有一天,王语他妈闪亮登场了,高挑的个儿,白白的皮肤,又娇又媚的身段,很快就成了王父金屋里藏的一抹春色。
    王家大房夫人,姑且叫她王大妈,那也不是好惹的,折腾了好一场,威逼利诱都用遍了。奈何男人变了心十头牛也拉不回来了,王大妈气的指着苍天发诅咒:“你们这俩jiān夫yín妇,我咒你们断子绝孙!”
    王大妈这诅咒震天响,听的王妈妈背脊发凉。可是第二年,王妈妈的肚皮给她争了一口气,怀孕了,翌年给王家生了个传香火的儿子,这就是王语。
    王妈妈至此正式成了王太太,整天挎着小包去逛商场,庆贺自己上演了一出小三逆袭的好戏。
    王语这名字起的颇有文艺范儿,和金庸笔下那博学多才的王语嫣,也就差了一个字。王父当年给他起这个名字,也是希望王语能学好,当个正正经经的读书人。
    可惜王语没能如他爹的愿,可是这人就会当两面人,靠着一张嘴哄得他爹娘哈哈笑,一晃二十多年过去,长成了省城有名儿的公子哥儿。
    王语整天跟着一群狐朋狗友混,虽然不是里头最坏的,可是也够叫人头疼,抽烟喝酒打架泡美眉,没一样不会的。
    可是王语在他爹娘眼里头,却是另一个样子。王妈妈作为什么都不干的家庭主妇,年轻的时候也没少在王语的身上花心思,弹钢琴学画画,官家子弟该会的不该会的,王妈妈都会让王语学,而且王语写的一手好看的毛笔字,连王父看了都啧啧称赞。
    在王语他爹妈眼里,自己的儿子帅气懂事,那是书香门第的子孙,浑身上下透着阳光的书卷气。
    王妈妈对此非常满意,因为她那几个小姐妹里头,孩子不学好的一大把,谁家的儿子闯祸了搞大了人家女孩的肚子,谁家的女儿年纪轻轻就早恋了,找了个一穷二白的穷小子,这些烦恼,王妈妈都没有。
    她抹着手指甲,叹口气说:“现在的孩子怎么都这样,还是我们家王语,多让人省心。”
    所以白马王子什么样他就怎么长的王语,是他妈那几个小姐妹都瞄准的准女婿人选,三天两头带着自家闺女来找机会。
    就是因为自己眼中的宝贝儿子是个好孩子,所以当王语这个案子爆出来的时候,王父王母都非常吃惊。
    这个案子在省城轰动一时,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负责本案的警官认出了王语的来头,王语的身份被保护了起来,不然的话凭着现代人的仇富心理,王语必死无疑。
    这个案子说起来性质非常恶劣,一群官二代威逼利诱,强迫了一个女孩子,把那女孩都快折磨疯了,或者说,那女孩子是被吓疯了,精神一直不正常。但是那女孩子家虽然不像王语他们这群年轻人大富大贵,但也不是一般的人家,她父亲大小也是个官,于是一纸诉状,把王语他们这群哥们全都告了。
    王父气的差点心脏病复发,就通过电话问了王语一句话:“你参与没有?”
    王语回答的斩钉截铁:“没有。”
    于是王语第二天就被放出来了,但是当时的舆论已经嗅到了他的身份,省城是不能呆了,去哪?
    送出国,王语不愿意,他妈也舍不得,说国外无依无靠的,王语从小没出过远门,一个人在国外怎么生活?
    王妈妈的意思,还是找个知根知底的人,过去投靠一阵,避过了这个风头再说。
    想来想去,想到了王父的原配老婆,在乡下的张素芹。
    
    第2章  下乡
    
    张素芹跟王妈妈,当初那真是有你没我,谁看谁都脸红脖子粗的关系。王妈妈刚入正宫那两年,在两个人面前根本就不敢提对方的名字,谁听到谁眼红。
    不过她们俩这剑拔弩张的关系,后来却有了改善,这倒还多亏了下一辈的关系。
    张素芹早年就生了一个女儿,叫王丽,比王语大六岁。王丽看事情看的比她妈透彻,反正她爹娘都已经离婚了,说什么都没用,倒是她,以后上学工作,还少不了王父帮忙。
    所以尽管一开始的那几年张素芹压根不准王丽提王父的名字,也不准她叫爸爸,可是王丽还是偷偷地跟他亲爹联系。再后来就有人劝张素芹了:“你说你这不准自己闺女认她干爹,这不是犯糊涂么?这血缘摆在这儿,能断的了根?再说了,你把自己的老公给了别人不算,难道把自己孩子的父亲也都拱手让给别人?那才是真傻呢,到头来,你不是什么都没落着?!”
    张素芹一想,还真有道理,她这边跟王父撇得一干二净,受益的是谁?还不是那个狐狸精?!
    于是张素芹就松了口,开始让王丽跟她亲生父亲联系,这么一来,两家的关系反倒缓和了。王父虽然发达了,可也不是忘本的人,每年都会回老家探亲,看看他们王家的亲人。张素芹母女俩的生活费,从来没少给。
    只是这俩女人,依旧势同水火,彼此谁都容不下。张素芹恨王妈妈夺了她的位子,王妈妈也恨,她恨什么?她恨张素芹野心不死:“你说你们俩离婚,都是我挑拨的?你们俩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没有我也有别的女人,她一个农村妇女,我不跟她一般见识!”
    王父就说:“既然你不跟她一般见识,还生什么气?”
    “我怎么不气,你说,你们俩离婚的时候,她多大年纪?不也就三十多岁,长的又不赖,怎么这些年就没再组织家庭?!整天说等你等你,生怕别人不知道她一腔痴情!你看我跟你回老家,你们家里人都怎么看我的,还不是都把我当狐狸精看,为什么,还不是因为她整天败坏我名声!”
    王妈妈是个厉害人,说到这也不由得红了眼眶,似乎委屈的厉害,王父无奈,只得好言安慰。
    王妈妈对张素芹一家人没什么好印象,可是王语却不一样,他每年跟着他爹回乡下探亲,都觉得像是在旅游,乡下什么他看着都稀罕。最重要的是,他是王父的宝贝儿子,那就是乡下那一大家子的宝贝疙瘩,人人敬他爱他,他是有文化知礼仪的贵公子王少。
    这情形一直持续到十七八岁的时候,人大了,看着乡下那些东西也就不觉得新鲜了,王语就懒得再去,相比去乡下那种穷地方,他更喜欢跟着一群哥们去泡酒吧。
    可是现在祸到临头,他不得不再往乡下走一趟。
    王父的老家在山区跟平原的交界地带,丘陵特别多。这两年社会发展比较快,村里也通了公路。王父还是不得空,让司机小李送的王语,王语透过车窗往外头看,只看到连绵起伏的山峦,在暮色的笼罩下泛着雾色的紫。
    
    第3章  推车
    
    他们要去的乡村,名叫大杨村,开车过去,最少也得十几个小时,正好一夜的路程。司机小李说:“听说那儿最近一直下雨,新闻联播都在播呢,不知道路上还能不能走。”
    结果事实被小李一语成谶,眼瞅着就快到大杨村,路上遇见了塌方,车子被困在半路上了。小李下去看了看,顶着湿透的衣服说:“不行,过不去了,前头还有两辆车停着呢,我问了那两个司机,都说可能得绕道了。”
    “得绕多远?”王语开口问。
    “也不远,倒回去一点,咱们走土路,在那边。”小李说着指了指远处的一片原野,王语挥挥手:“赶紧走。”
    没想到乡下小路下了雨更难走,全都坑坑洼洼的都是积水,车身被溅湿了,像是从泥地里滚出来的一样。王语躺在后座上,车子一上一下奔波在泥窝地里,倒是挺舒坦。只是这舒坦没持续几分钟,车子忽然停了下来,王语听见打滑声睁开了眼睛,小李抹了把额头上的汗说:“不好,陷在泥窝里了!”
    后车轮打转溅起一泼又一泼泥水,车子却越陷越深,小李打开车门一看,好家伙,车子竟然陷在水潭里了,前后都是泥水,连个下脚的空儿都没有。
    眼看着就能看见大杨村的移动信号塔了,居然到了家门进不了。王语看了看自己崭新的皮鞋,到底没舍得下车,就给老家人打了一个电话,说了说情况。
    对方电话里一阵喧嚣,好像有不少人在场,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外头雨下的正大,王语隔着窗户往外看,只看到刚亮起来的天空水沉水沉的,这一场雨也不知道能下到什么时候。过了一会儿电话里他那个不知道哪门子的大爷说:“这样,我让他们过去接接你。”
    王语挂了电话,小李问他:“他们怎么说?”
    “老家过来人接了,咱们在这儿等会儿。”
    结果他们这一等,就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整条路上,就只剩下他们这一辆车,哗哗啦啦的雨珠一个劲地往下落,路上的积水越来越深,天色已经越来越亮,王语把外套一脱顶在头上,打开车门就走了出去,小李着急地问:“王少,你去哪?”
    “你在车里呆着,我去前头看看人到了没有。”
    脚一落地,就被泥水给淹没了,雨下的不小,不一会儿就溅湿了他的裤子,冷风一吹,竟然让他打了个哆嗦。顶着件衣服也不管用,不一会儿他脸上就被打湿了,他赶紧又跑回了车里面,“砰”的一声关上车门,边拨着头发上的水珠子边骂:“妈的,死路上了怎么着,到现在还没见个人影!”
    他说着正要打个电话过去问问,小李就指着前头喊道:“来了来了,看见车灯了。”
    王语赶紧趴到前排的椅背上往前看,透过挡风玻璃,果然看见前头的田野上车灯一闪一闪,车子越来越近,在白雾一样的视野里渐渐清晰,是辆吉普车。车子在不远处停下,不一会儿就从上头下来俩人,其中一个高个的穿着雨衣黑皮靴,冲着他们招了招手。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