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心上人+番外 作者:公子歌(下)

字体:[ ]

 
    王东用力一挺,全根没入。
    那巨茎接触到的肠肉如此谄媚地包裹着它,又湿又紧又滑,爽的王东头皮发麻,一把将王语的头搂在胸前,忍耐着等待王语的适应。王语闷哼一声,王东忽然忍不住了,搂着王语扳过他的身体,茎身在穴里研磨着也转了一圈,两个人就变成了面对面的姿势。王语感觉自己的小肚子都被顶起来的感觉,好像吃的东西都要被顶出来了,难受的厉害。
    王东汗津津的脸凑过来,亲着他的嘴唇,硕大的囊袋挤压在他的臀缝上,那粗糙的毛发摩擦着他的皮肤,身体里那巨茎的形状如此鲜明,每一个筋脉每一次跳动都如此震撼他。王东突然又用力一顶,王语登时叫了出来:“啊……不,太深啊……”之前一时没有到达的深度让王语张大了眼睛,身下的xuè.口被撑到了极致, 肠壁内的某一点被顶磨而过让王语全身闪过触电般的刺激,原本只是难受的呻吟立马变了调儿。
    “啊……”他浑身哆嗦了一下,说不出话来了。王东一愣,随即就又顶了一下,开始不断的用粗硬的茎身摩擦过那凸起的一点 ,王语“呃”一声叫了出来,软绵绵的茎身突然流出了黏液来,一双眼睛几乎都失神了。
    王东将茎身抽出了少许,王语的身体居然本能地跟了上去,一双胳膊猛地搂住了王东的脖子,察觉到自己的所作所为的时候王语臊的赶紧将胳膊收了回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王东退出了一半,立即又插了进去。他闷哼一声,赶紧又抱住了王东。王东终于不再忍耐,开始chōu.插起来,可能是两个人交合处的汗水太多了,chōu.插中居然隐隐约约响起了水声,那硕大的囊袋随着动作“啪啪”搭在他的臀瓣上,囊袋上的yīn.毛也湿了,跟他的缠在了一起,抽出来的时候有隐隐的痛感,可是这点疼痛根本无法用身体内部的快感相比,他再也控制不住,一把搂住了王东赤裸的脊背,王东的肩背肌肉偾起,在烛光下泛着汗津津的光,像猎豹一样健美有力。烛火的光那么温柔,外头哗哗啦啦的雨声,足以将他的呻吟和压抑的嘶喊掩埋。他的眼睛因为激情泛出泪光来,湿湿的映着摇曳的烛火。木床吱吱作响,好像下一刻就要被他们摇塌了,王语脑海里一片空白,嘴巴张的大大的,却一声也哼不出来了。
    王东越抽送越快,巨茎在xuè.口的摩擦中变了颜色,王语感受到那茎身的跳动,猛地睁开了眼睛,王东粗喘着啃着他的耳朵:“我想射里头,行不行?”
    王东越抽送越快,巨茎在xuè.口的摩擦中变了颜色,王语感受到那茎身的跳动,猛地睁开了眼睛,王东粗喘着啃着他的耳朵:“我想射里头,行不行?”
    “不……”王语的“不”字还没出来,就被王东用嘴堵住了,他“呜呜”地叫着,两条腿忽然被王东抬起来架在了粗壮的肩膀上,王东浑身的肌肉在汗津津的光中偾起,他大力chōu.插了几下,狠狠地戳了进去,几乎把囊袋都要挤进去的研磨,那巨茎立即又胀大了几分,王东粗吼着说:“老子就要射你里面,呃……”
    巨茎跳动着射了出来,王东又狠命地抽送了三四下,每一下都伴随着有力的喷射,射的王语架在王东肩膀上的腿直打颤,上半身几乎垂落到床下去了,脑子里一片空白,茎身一直往外流前列腺液。
    他至于知道王东是有多爱他了,因为他突然意识到一件事,房间里已经是一片漆黑,那根蜡烛,已经燃烧殆尽了。
    因为下了雨,第二天大家起的都有点晚。王语醒过来的时候,一睁眼,就看见王东躺在他对面笑着看着他。
    他迷迷糊糊的,居然一时没有想起昨天的事儿,等到王东要亲他的时候,他一动,感觉到某个部位的疼,才一下子完全清醒过来,耳朵根都红透了。
    乡下条件差,他洗澡都没洗,如今身上还是有那种粘腻腻的感觉。外头突然传来了张素芹的叫声,王语立即拿着毯子裹住了自己,着急地喊道:“叫你呢!”
    王东坐了起来,套上裤子下了床,王语露出头来一看,居然看见王东的背上,触目惊心的都是抓痕,肩膀就更多了,都是牙印子。
    脑海里猛地闪回出昨天的一些片段,他涨红了一张脸,死命地抵抗,王东却掐着他的脖子,那么凶狠地对待他。他们俩那时候都成了野兽,有的只是嗜血的本能。
    可是同样都是成为了野兽,王东当了一夜的野兽却是神清气爽,王语成了野兽的结果,却是一直睡到中午,才勉强爬了起来。
    他其实不想这样的,因为这样他其实也嫌丢人,王东刚起来他就想爬起来了,可是身体仿佛不是自己的一样,他被过度使用的后果,就是他腿软腰酸,根本站不稳,走起路来他即便忍者后面的火辣的疼痛感,也还是不正常的姿势。只是在屋里走了两步他就摇摇晃晃了,挨着床就直接倒了下去。
    自己这个样子出去,他觉得自己丢不起这个人。王东洗漱完进来,笑着说:“还不爬起来?”
    “我也得能爬起来!”王语恼羞成怒:“都是nitama干的好事!”
    “刚成了新媳妇,就骂你婆婆,这样不好吧?”王东说着在床沿上一坐:“我看看……”
    “看什么看!”王语拨开他的手,说:“爬不起来了!”
    “爬不起来你就多睡会儿,我去跟他们说,就说你昨天晚上淋了雨,感冒了。今天感冒的还挺多的,四叔也感冒了。”王东说着就站了起来,走到窗边把窗户推开了。
    “哎你干嘛开窗户啊,他们要看到我了……”他说着赶紧用毯子裹好,指着王东说:“你把窗户给我关上。”
    “这屋里有股味儿……”王东说:“不打开窗户通通气,等会有人进来……”
    “什么味?”王语立即扯开毯子往自己身上闻了闻,他什么味都闻不到。
    “自己在屋里闻了一夜闻不到,可是我刚进来一进门就闻到了,一股xx的味道。”
    王语一愣,差点臊到太平洋去了。王东也有些脸红,憨憨地笑了,露出雪白的牙齿,在床边坐下:“这算咱们新婚第一天,你想吃什么,我都满足你。”
    “我想吃你的肉。”王语狠狠地说。
    “我的肉你昨天不就啃过了,还想啃?”王东说着还真把胳膊伸了过来,王语不理他,王东就嘿嘿笑了出来:“真他妈带劲。”
    王语闻言立即看了王东一眼,一时没明白王东这话是什么意思,王东看着他说:“我说你,不知道你居然能那么带劲……”
    “滚!”王语抓着手机就砸了过去,手机砸到王东的怀里,王东就拿着站了起来,说:“你这是卸磨杀驴,用完就扔啊。”
    “你出去给我看看去!”王语红着脸坐了起来,语气特别凶恶:“看看院子里有人没有!”
    “你找婶子?她去田里摘菜去了……”
    王语一听这立即扯过床头的裤衩穿上,按着腰下了床,他两条腿走不稳,一扭一扭的往外头走,王东扶着他,说:“你要去哪?”
    “能去哪,撒尿,憋死我了。”
    他语音刚落,就被王东拦腰抱了起来:“走那么辛苦就别走了,我抱你过去!”
    王东说着他就出了门,王语不想让他抱,觉得丢人,就挣扎着要下来,王东却不管不顾,笑眯眯地抱着他往厕所去。刚走到院子中央,大门吱呀一声就开了,掂着菜篮子回来的张素芹跟他们俩面面相觑。
    
    第186章 回城
    
    王语拍了拍王东,王东赶紧将他放了下来,张素芹关上门进到院子里:“你们……”
    “他不老实,闪到腰了,我看他走路不方便,就……”王东笑了笑,一脸正经,居然脸红都不红,说:“您不是下地去了么?”
    “走到地里才想起来我铲子忘了拿了,想割点韭菜给你包菜包子吃呢。”张素芹说着看向王语:“伤的重么?”
    “不重,没什么事儿……”王语说着赶紧躲到了,就一瘸一拐的往厕所走,一张脸都快红透了,他一边走一边告诫自己说:“千万要挺住,千万不能让她看出异样来!”
    可是他脚底下像是踩着棉花,那种不舒服顿顿的胀胀的,用语言都形容不出来。他撒尿的时候居然也觉得怪怪的,好像是前列腺那儿被磨得太狠了,尿的时候有种几乎尿不出来的感觉。他在厕所里呆了很长时间,久到王东以为他出了问题,都要进来看他了。
    他提着裤衩探头看了看,张素芹挎着篮子正往外头走,王东在外头喊:“你好了没有?”
    “好了!”他赶紧喊了一声,眼瞅着张素芹出了大门,才从厕所里走了出来:“早知道穿件上衣了,这么光溜溜的……”他往自己身上一看,看见自己胸口肿的老高,还好没什么明显的吻痕。
    “是王语起床了么?”
    他大伯母的声音隔着墙传了过来,王语感觉应了一声,他大伯母就喊道:“早饭我还给你留着呢。”
    “我不吃了!感冒了! 想睡一会!”
    他喊完偷偷看了王东一眼,王东扶着他,说:“真有那么不舒服啊?”
    “要不你试试?”他压着声音说:“禽兽。”
    王东想笑又不敢笑,嘴角抽了抽,说:“我看你精神头挺好的。”
    王语的精神头是好,因为太激动了,可是昨天他真的是操劳了一夜,等他回到屋里倒在床上,就开始犯困。迷迷糊糊中,恍惚看见王东盯着他看,他粗糙的手掌一直轻轻地摩挲着他的脸或者手,这种轻柔的抚摸让他浑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的舒坦,困意慢慢浮了上来,几乎快要睡着的时候,王东忽然趴到他耳边,叫道:“王语……”
    那么轻微的,叹息一样的叫声,这人讨厌不讨厌,居然专挑他快要睡着的时候跟他说话,他“嗯”了一声,模模糊糊就听见王东说:“我爱你。”
    他嘴角动了动,终于付出一丝笑来,捉住了王东的手,握在了怀里。
    这一觉再起来,身上果然利索了很多。王东也不能老是陪着他,载着他大伯去医院检查了,家里没有什么人,他出了门,只有张素芹在院子里的属下摘菜。
    “起来了?”
    “嗯,大妈好。”
    雨已经停了,太阳虽然没有出来,可是天色非常亮,有些晃人眼睛。张素芹说:“昨天你什么时候来的,我居然都不晓得。”
    “来的晚,怕打扰您,就没跟您说,我那屋让我爸的司机住了,我就过来跟东哥挤了一下。”他讪讪地说着,故意说的冠冕堂皇:“昨天没睡好,东哥一直打呼噜来着。”
    张素芹一听就笑了,问说:“他还打呼,我怎么没听过?”
    “半夜的时候打的,估计睡沉了。”他说着摇摇头:“我一会可不敢跟他一块睡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