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引狼入室+番外 作者:妖然

字体:[ ]

 
《引 狼 入 室》作者:妖然
 
文案:
     那穿着黑色衬衫,露出精致锁骨,长相美艳的男人,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角落里喝酒,眉眼间的跋扈和寂寥,让人心动又心疼。这是沈韶彬初见邓天辉时的第一个感觉,当然很快他就知道,这是致命的错觉。他以为的绵羊,其实是彻头彻尾的大灰狼……   
 
 
==================
 
  ☆、第一章
 
  每到下雨天,邓天辉都会觉得烦躁。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就好像生理反应一样,浑身不对劲,很想发火。这么多年了,他已经找到了最好的解决办法,那就是喝点酒,然后随便找个小情上床泻泻火。邓天辉的情人虽多,可来来去去也就那几个,他们早已熟知他的脾性,于是都跟约好了似的,集体在下雨天称身体不舒服,不肯赴约。
  “卧槽,又不是女人,一个个搞得跟生理期似的。”
  愤愤地按掉电话,邓天辉看了眼窗外下个不停的雨,决定回店里喝点酒,顺便看看能不能找个对胃口的一起共度春宵。
  “蓝颜”是A市有名的G*ay吧,之所以有名,是因为它是纯G*ay吧,只接待男客。而“蓝颜”的老板,就是邓天辉。关于邓天辉这个人,圈里有很多种版本的传言,但是真正见过他真面目的却寥寥无几,所以大多数人只听过他的大名,根本不知道他长什么样。不过光听“邓天辉”这名,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他是个壮实的汉子。又听说他从来只当1号,就更加坐实了他是汉子的形象。
  可事实上,邓天辉长得非常阴柔,脸孔精致又美艳。当他从“蓝颜”的正门进来时,店里上下员工都知道这个时候绝对不能称呼他老板,而是要叫他“Wolf”,因为这代表他不是来视察生意,而是为了狩猎。
  邓天辉知道店里所有人都在屏息看他,还有人打翻了酒杯。他冷艳地一笑,目不斜视地从一群流着口水的男人中间走过去,挑了个光线比较暗的角落坐下。
  经理大步走过去,低声道:“照旧吗?”
  邓天辉点了点头,经理立刻转身朝吧台走,吩咐服务员送去了一瓶威士忌。
  酒还没送上来,就有人按耐不住走到他面前,用刻意压低的嗓音轻笑道:“美人,不知有没有荣幸请你喝一杯?”
  邓天辉看都没看他一眼,抽出根烟点着,吸了一口,缓缓将烟圈吐出。
  不过一个这么简单的动作,那个搭讪的男人已经看直了眼。
  “香水味太廉价,滚开。”微微开启的玫瑰色唇瓣,冷冰冰吐出这么一句。
  那个男人面色一变,默默地走开了。
  这是“蓝颜”另一个规定,这里只许你情我愿,绝对不容许强迫。如果有人敢在这里闹事,下场绝对很凄凉。
  烦躁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心头总有把火,而且有越烧越旺的趋势。邓天辉忍不住松了黑衬衫上的两颗纽扣,倒了杯威士忌一饮而尽。
  冰凉的液体滑过喉头,舒服也只是一瞬间。
  过来搭讪的人越来越多,什么类型都有,也不乏姿色出众的,可聊没几句,邓天辉就觉得烦,于是到最后还是他自斟自饮。店里的人一个个碰了壁,自然以为他想独处,也不再过去搭讪。
  邓天辉不禁有些后悔,早知道就不要那么挑剔了,刚才那个叫“beach”还是bitch的,虽然兰花指叫人反感,但长相还凑合,打一炮的话……
  “请问……”
  邓天辉吃了一惊,抬起头,就看到一个高大的青年正笑眯眯地站在面前。
  青年目测至少有188的个子,板寸头,浓眉大眼,穿着一件蓝色卫衣,笑容有些傻气,是那种传统的阳刚型男。
  不是自己的菜。邓天辉有点失望地移开视线。
  青年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判出局,还在自顾自道:“我可以坐这儿吗?”
  邓天辉想叫他滚开,可对方居然不等他开口,就在他面前坐下了。愣了下,邓天辉再次抬头看他,微微挑了下眉,缓缓放下酒杯,露出有点恶劣的笑:“我叫Wolf。”
  青年呆了下,笑了:“叫我阿彬就可以。”
  邓天辉眯起眼笑得十分魅惑,心里却一个劲冷笑。
  傻大个,这可是你自找的。
  出乎意料的是,这个看起来傻乎乎的男人在调情方面却很有一手,看来老实只是外表而已。而且他不像其他人一样,聊没有几句就开始明示暗示着要去开房,反而像是单纯只是想找人聊天调情而已。
  真是奇怪又矛盾的家伙……
  意外地说了很多有趣的事,一开始的反感早已消失无踪,剩下来的,是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的凌虐欲。光是想象把这个无知无觉的男人压在身下肆意侵犯,听他用那张说笑话的嘴哭叫,邓天辉就觉得下腹一阵火热。
  直勾勾地盯着男人因为笑声震动的喉结,邓天辉慢慢饮下杯里的酒,然后伸出手,摸上男人结实的大腿。
  男人愣了下,在看到邓天辉勾唇媚笑的样子,露出惊为天人的表情。
  邓天辉前倾着上身,凑近他耳边吹着气道:“我要去四季酒店,你来吗?”
  男人居然迟疑了下,本以为他会迫不及待答应的邓天辉被他这几秒的迟疑弄得很不爽,放在他腿上的手立刻朝大腿根摸去……
  男人一把按住他的手,笑道:“我送你过去。”
  邓天辉站起来时,还假装有了醉意,一副站不稳的样子,高大的男人急忙扶住他,他趁机整个人歪倒在男人怀里。
  男人的身上没有香水味,有的只是淡淡的沐浴露的清香。
  意外的好闻。
  两人结伴离开“蓝颜”时,邓天辉看到经理吃惊的表情。也对,他向来只喜欢修长俊美型的,像男人这种大块头,以前是看都不会看一眼。
  外头还在下着雨,风吹过来凉飕飕的,只穿着件单薄黑衬衫的邓天辉不禁打了个喷嚏。
  “你穿得太少了。”身后的大个子说着,居然脱下卫衣,递给他:“快穿上吧,别感冒了。”
  邓天辉惊奇地看着他,觉得很新鲜似的,盯着他的目光像在看什么新奇品种。
  大个子被他看得很茫然:“怎么了?”
  邓天辉笑了笑:“你把衣服给我,你怎么办?”
  此时的大个子只穿着件单薄的T恤,听到邓天辉这么说,咧开嘴笑道:“我这么壮,不怕冷的,你快穿上吧,我去把车开过来。”
  邓天辉不再推辞,接过那件蓝色的卫衣。
  品味真不咋地。
  像这种衣服,就是冻死了也不想穿,太丑了。
  不过……摸着觉得很温暖,也没什么臭味……
  算了,不穿的话一定会被问东问西。
  犹豫着,还是一脸嫌弃地穿上了,意外地温暖,感觉很舒服。
  雨有越下越大的趋势,邓天辉摸了摸胸口,突然觉得好像没那么烦躁了。真是奇特呢,像这样看着倾盆大雨,居然没有像往常一样暴躁得想杀人,难道是经理偷偷在威士忌里放了镇定剂?
  “叭叭。”一辆黑色大众停在面前,车窗降下来,大个子正坐在驾驶座上冲他招手:“快上车。”
  邓天辉拉起卫衣帽子戴好,打开副驾的门坐了上去,单单是这样就淋了一肩膀的雨,心情立刻变得恶劣起来。
  “赶紧擦擦,感冒的话就麻烦了。”大个子递过来一盒纸巾。
  邓天辉挑了下眉,故意笑着道:“你给我擦。”
  大个子看了他一眼,抽了几张纸,抬起他的下巴轻轻地给他擦脸。
  邓天辉直直地看着他,这么近距离地看,才发现大个子鼻梁很挺,眼瞳比一般人黑很多,显得很深邃。被这么看着,有种被对方宠爱着的错觉。
  大个子突然笑起来:“我从没见过比你更好看的人。”
  没有情欲的,十分直接真挚的称赞。
  邓天辉愣了下,跟着笑了:“谢谢。”从懂事开始他就是在这样的赞美声中长大,有时他自己照镜子,都会觉得自己的长相太过妖孽。不过像这样单纯的称赞,似乎也很多年没听过了。一般说这种话的人,眼神往往都带着强烈的欲望。
  默默对视了会儿,也不知谁先靠近谁,反正嘴唇就贴合在一起了。
  结束了你来我往的长长一吻后,两个人都有些气息不稳。
  邓天辉挑了下眉:“技术不错嘛。”
  大个子爽朗地笑起来:“彼此彼此。”
  
  
 
  ☆、第二章
 
  不知是谁先开始的,一关上酒店房间的门,邓天辉和刚刚在店里钓上的大个子就像饥渴难耐的野兽般互相撕扯起对方的衣服,倒在床上后又经历了令人口腔麻痹的湿吻后,下身都有了直接的反应。可就在这时,被压在下面的大个子猛地睁开眼睛,推开邓天辉:“你干什么?”
  邓天辉的眼眸因为情欲而变得黑亮,笑容更是邪魅入骨:“都这种时候了,你居然还问我干什么?”
  大个子坐起身,看着他,皱眉道:“你刚才……是想上我吗?”
  邓天辉耸了耸肩:“这还用问吗?”
  大个子面色铁青道:“抱歉,我从不当零号。”
  邓天辉双手环抱于胸,歪着头露出有点苦恼的笑,看起来无辜又可爱:“啊,真不巧呢,我也是。”
  “……”大个子一脸难以置信地打量了他一番,想说什么,最后忍住了,捡起地上的T恤穿了回去:“那确实很不巧,抱歉,耽误你的时间。酒店的房费已经给了,你可以在这里睡一晚,我要先走了。”
  邓天辉面色一变,像这种情况以前也不是没遇过,可是通常情况下对方都会因为垂涎他的美色而做出让步,就算真的十分不愿做零号的,至少也会露出惋惜的表情,继而要求用嘴巴就好。可眼前这个大个子,不但没有露出任何惋惜的表情,就连犹豫都没有就想这么直接走掉!?
  体内像是有只野兽嘶吼着要将面前这不知好歹的东西撕碎,邓天辉脑子一热,想也不想地冲过去,一拳揍在对方结实的腹肌上。
  大个子毫无防备,闷哼一声倒在床上,因为疼痛整个人蜷缩了起来。
  邓天辉爬上床,骑在他身上,捞起他的T恤下摆,一把扯下来,动作十分熟练地开始捆绑他的双手。
  大个子露出惊恐的表情:“你干什么!?”
  邓天辉狞笑道:“是你先招惹我的,你以为我会让你就这么走掉吗?”
  感觉到危险般,大个子疯狂地挣扎起来,一脚将邓天辉踢下床。邓天辉咒骂一声,像猎豹般一跃而起,对着跳下床想逃跑的大个子就是一脚,狠狠踹在他的膝盖弯上,大个子惨叫一声,扑倒在地。
  “妈的!居然敢踹我!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操……”体内的血都在躁动着,想要毁灭一切的欲望越来越强烈,邓天辉失去理智般殴打着地上的大个子。
  血和痛苦的呻吟成了他疯魔的催化剂,邓天辉整个人兴奋得战栗着,体内奔腾的热血不停往下腹冲。而地上的人可怜地蜷缩着身子,痛苦地闭着眼睛,已然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样子。
  撕裂他!脑子里只有这么个念头了。
  (略)
  醒来的瞬间邓天辉有点想不起来自己在哪,看到身边趴着的裸男还愣了下。地上被撕成碎布的衣服和血迹刺激了他的记忆,他终于想起了昨晚自己的暴行。
  “啧,真是的……”
  捏了捏眉心,心中难得冒出几分后悔。他知道每逢雨夜自己就会变得很暴躁,在房事方面更是充满攻击性,可是做得这么狠这么粗暴的,却还真是头一回。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