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情敌要我以身相许[娱乐圈] 作者:手倦抛书

字体:[ ]

 
 
文案
 
六岁之前,沈凌涛作为沈家二房的大少爷,尽管不受父亲重视,母亲也只把他当做嫁入豪门的筹码,但好歹还有个疼爱他的奶奶,然而奶奶却被自己的亲爹活活气死。
离开沈家后,小三揣子,成功上位,他带着精神不稳的母亲,独自生活。
然后,他遇见了年少时的情敌,发现了一个了不得的秘密,堂堂陈家家主,竟然是个阳.痿,简直不能更赞!
然而经过血泪的教训后他才明白,对方只是射.精障碍,真正地的金.枪不倒○| ̄|_
CP:陈骁VS沈凌涛,流氓痴汉攻VS口嫌体正直缺爱受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娱乐圈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凌涛,陈骁 ┃ 配角:很多…… ┃ 其它:
 
==================
 
☆、第1章 麻烦
 
  五月下旬,天朗气清,阳光不大,风也正好。
  江海市戏剧学院,一年级基础表演课的小班教室里,沈凌涛坐在最后一排最靠近门口的位置,动作迅速而又不声不响地收拾好课本笔记。
  链条拉好,右腿移出桌底的一瞬,铃声准时响起,登时,前排就有几个女学生拿起事先准备好的笔记,屁股微挪,蓄势待发,双眼冒光地看着讲台上帅大叔。
  李杭是江戏最受欢迎的男教授,四十岁的年龄三十岁的样貌,带着无框眼镜,儒雅斯文,不但颜好课好,还是独立制片人,投的影片就没有不卖座的,这样的身份,在江戏想不成为热饽饽都难。
  此时听到铃声,他一边关掉ppt一边慢悠悠地开口,视线状似不经意地扫过窗边的沈凌涛,青年头颅低垂,眉眼隐在刘海落下的阴影里,看不清神色,不过,原本丰润的嘴唇,此刻却紧紧绷着,弧度完美的唇珠显得愈发明显。
  “听到铃声就坐不住了?难道都饿了……”
  “哪有啊,我们这是急着向老师您请教呢。”李杭话音未落,底下的学生,无论男女,都跟着起哄,“是啊,老师,我们是怕您贵人事忙,一下课就不见人影儿,这不,眼瞅着要下课,就赶紧全副武装准备拖住您呐~”
  玩笑话半真半假此起披伏,沈凌涛感受着头顶如有实质的隐晦目光,抓在背带上的手紧了紧,咬咬牙,埋头冲出教室,几乎没有发出什么声响。
  众人忙着起哄,于是都没发现,班上竟然有人当场拆了他们的台,当然,一直暗暗关注着沈凌涛李杭除外,沈凌涛溜得太干脆,他一点儿也没预料到。
  一丝阴沉从他掩在镜片后的眼睛里闪过。
  沈凌涛一口气跑到校门口,好像身后追着什么毒蛇猛兽。
  事实上,他这两天的确被某禽兽纠缠着,只不过这只禽兽披着一副伪善的人皮,名声响亮,手段玲珑,人脉广阔。
  而他,早八百年前就不是人人巴结的沈家大少爷,不过是众多影校生中稍有名气的一个大一学生,能不被对方的威逼利诱忽悠住就不错了,反击无法,只能躲了。
  尽管落荒而逃是最消极最难看的姿态,况且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但他也想不出别的应对法子了,只能走一步是一步了。
  沈凌涛一开始是非常敬仰李杭的,李杭年轻时出演过许多经典角色,是一代人的梦中情人,26岁那年斩获影帝,风头正茂时却急流勇退退居幕后,当起制片人,算是国内艺人第一个尝试螃蟹的人,并且尝出了口碑,自他之后,越来越多的艺人跟着下水影片投资、开起个人工作室,不过,像他这么成功的却不多。
  更让人跌破眼镜的是,李杭竟然还去做了江戏的教授,要知道能被江戏封上教授职称的,不但要是国家级演员,还要专业博士出身,当时一经报道,就有所谓知情人士爆料李杭是靠关系进去的的,不过李杭大名鼎鼎的m国t影一纸证书甩出,就再也没有人质疑他的资格。
  就是这样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人物,谁能想到,他竟然会是一个骚扰学生的同*性*恋?!
  基础表演的第一节课,沈凌涛就能感受到李杭对他的与众不同,他从小就对别人的眼光就十分敏感,这与他的过往经历有关。
  年幼时在沈家,他是最无足轻重的存在。
  当年,他的母亲费琳设计了一出凭腹借子嫁入豪门的戏码,从他懂事起,费琳对他说得最多的就是,要听话,要乖巧,要赢得父亲和爷爷的重视。
  但是,他的出生注定了他不受父亲沈继宇的待见,在沈继宇眼中,这个儿子的出现,意味着他触犯了沈家家规,在沈老爷子眼里落了个污点,意味着他竟然昏聩到,被一个小门小户的女人算计到当家人那里,连扫尾都扫不干净,成了圈里人的笑柄。
  沈继宇行二,上头压着个能力卓绝的大哥,偌大家业,如无意外就是他大哥的囊中之物,沈继宇这人没什么本事,却不甘心在大哥的光芒下,守着沈氏集团的几个小虾米子公司,碌碌无为地过一生。
  因此他迫切需要一个好的联姻对象,但是沈家不容许私生子的存在,或许沈老爷子也是察觉到次子的野心,于是,当费琳偷偷生下沈凌涛,抱着孩子闹到他面前时,他也就顺水推舟地让这个女人进了沈家的门。
  父亲不得当家人喜爱,母亲又嫁得不光彩,沈凌涛尽管身为沈家第三代的长孙,在外人眼里风光无限,其实整个童年,几乎都活在阴影里。
  费琳私底下对他的教养严紧到严苛,他必须做到最优秀,讨得沈继宇和沈老爷子的欢心,稍不如意就关在房间里打骂一顿,甚至每天都要在他耳边碎碎念,如果他没办法受到关注,沈家就会把他们母子俩赶到大街上做乞丐去。
  他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话,还只有四岁,当时他们二房住在沈家大宅的副楼,费琳不在家,他偷偷从钢琴椅上滑下,央着保姆让他看一会儿动画片。
  结果电视刚打开,费琳就出现在他身后。
  那时,屏幕里正好是一个断脚的小乞丐,光秃秃的大脑袋上长着发霉般的癞疮疤,费琳把他揪到电视前,指着那畸形的小乞丐,轻声地在他耳边说道。
  “看见了吗?如果你不争气,你爸爸就会把你扔掉,就像这小乞丐,每天躺在大街上,没有吃的没有喝的,还会被大野狗追,要是躲不开,就会被吃掉,你看,这小孩的腿就是被大野狗吃掉的。”
  “所以,涛涛,你一定要听话啊……”
  沈凌涛至今记得当时的恐惧,四岁的小孩,大人说什么就信什么,费琳阴森森的低语,贯穿了他整个童年的噩梦。
  即使后来长大了,潜意识里仍然无法摆脱那股唯恐被人抛弃的不安。
  整个沈家,也就奶奶会把他抱到膝头,讲些以前的精怪故事。
  所以,沈奶奶是他唯一能感受到疼爱的人。因为是唯一的,也就显得弥足珍贵、不可分享。
  可是自从大伯的儿子出生,奶奶的关注就不再是他一个人的,甚至,他能感觉到,奶奶更喜欢大伯的孩子。
  然后,他就学会了伪装,或许也是发泄,在长辈面前有多乖,在同辈面前就有多霸道,他让其他小朋友叫他大哥,他享受被人关注的感觉,沉浸于被人捧着的优越感。
  在幼儿园里,他见到大伯的孩子沈凌乔十分内向,受了欺负也不说,就开始抢他的玩具,沈奶奶有多喜爱沈凌乔,他就有多嫉妒和委屈,越委屈就越变本加厉地暗地里给小堂弟使绊子。
  但是,每逢宴会,周围人的议论又让他深刻地明白,无论他做了什么,他总是比不上小堂弟的,沈凌乔才是沈家的嫡孙,沈老爷子和沈奶奶的心头宝,是绝对不会被赶出沈家,流落街头当乞丐的。
  正是这样的幼年经历,沈凌涛如今虽然看上去温和随性,很好相处,其实十分不好接近,自尊心极强,却也极度的自卑,得到别人的关注和认可,几乎成了他毕生的执念。
  沈凌涛高中时做过一个话剧的男主角,他立即就爱上了那种站在舞台上牵动众人目光的体验,这也是他考江戏的原因,他想做个受尽万人瞩目的演员。
  所以第一次上李杭的课,他就能感到对方不一样的视线,但是沈凌涛当时没有多想,以为那只是欣赏,毕竟他是以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进来的,面试时的即兴表演甚至将近满分。
  之后,他就经常被李杭以各种不同的名义叫到身边。
  两人独处时,李杭谈吐幽默,见识广博,对表演的见解更是独到非常,沈凌涛从他那儿获益匪浅,有时说到激动处,李杭会搂住沈凌涛的肩膀,指腹隔着棉质衬衫细细摩挲,侧头俯视青年明亮的眼睛,乍眼一看,真是好一副师生相得的画面。
  可是这样的相处很快就被打破了。
  两天前,沈凌涛经过学院的多媒体演播厅时恰巧遇到李杭,对方很少见地对着电话勃然大怒,“你就告诉齐佳澍,让他给我滚,我李杭的剧组从不等人!”
  说完他就狠狠地按掉电话,沈凌涛还来不及避开,就被李杭看到,只能站定,尴尬笑道:“老师你好……”
  李杭看清眼前的人也是身体一僵,毕竟他在人前总是温文有礼的学者风范,被学生撞见这么有失风度的一面,的确不好看。
  不过尴尬也只是一瞬,他打量了眼沈凌涛,缓缓勾起嘴角,走到他面前,抬手轻轻地拍了拍沈凌涛的肩膀,说:“你知道齐佳澍吧。”
  “嗯,知道,这两年非常红。”
  齐佳澍是这两年影视圈突起的一枚当红炸子鸡,凭借一部穿越剧《天机》红透半边天,电视剧热播时,整整三个月他的度娘指数都是第一名,之后又接拍了一部热门ip改编的电视剧,主演了电影,人气一直高居不下。
  “才刚红了一年两年,就敢让我整个剧组等了他整整四个小时,本来页就看中他那点人气,不过这样没有素养的演员,我是请不起的。”李杭顿了顿,语速放慢,另一只手也搭上沈凌涛的肩膀,“我觉得你可以试试。”
  沈凌涛眼睛微微睁大,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我一点名气都没有……”
  “别担心,”李杭笑了笑,手指不轻不重的捏了捏掌下年而紧实的肩膀,眼神微暗,说:“齐佳澍那个角色戏份不多,却贯穿首尾,并且相当考验演技,如果有人能演出我要的感觉,有没有人气又算得了什么,我敢说,这个角色绝对能捧红一个人,就看你的能力了……”
  见沈凌涛的眼神从慢慢从犹豫变为坚定,李杭顺势搂住他的肩膀,带着他往外走,“我在学校旁有个住处,我们就先到我那儿试试镜吧。”
 
☆、第2章 利诱
 
  江戏这一代是老城区,保留这许多民*国时留下的建筑物,大名鼎鼎的f大和g大的老校区都在这一圈,其间坐落着许多洋房公馆,水洗红砖掩在深深浅浅的翠绿之中,在那个时代,它们的主人多是些文人学者、各界巨擘,如今却是名流富豪附庸风雅的资本。
  沈凌涛环顾了眼四周清雅的环境,他还记得小时候,有一年夏天,费琳带他来过这儿避暑,不过现在,这里却不是他想进就进得了了。
  “这儿很不错吧,”李杭打开门,侧身站在门口,笑道:“进来吧。”
  “嗯,好的。”沈凌涛抿了抿唇,想了想说:“很漂亮,很安静,空气也很清新。”
  两人进了屋子,沈凌涛目不斜视地跟着李杭走到茶厅。
  “别站着,坐。”李杭指了指他对面的位置,然后开始慢条斯理地泡茶。
  沈凌涛依言坐下,双手搁在膝头上,五指微张,垂目看着李杭温杯醒茶。
  足足过了五分钟,李杭捧起一盏青瓷杯,细细品呷过后,才慢悠悠地开口:“你倒是很沉得住气,不错。”
  沈凌涛其实心里紧张得很,不过他一看李杭这么晾着他,就知道这是要考验自己,于是只能按捺住心中的急切。
  他抬眼看了眼李杭,脸上保持着温和谦逊的笑,眼里似乎带着丝仰慕,说:“其实我心里又急又躁,不过看着老师泡茶,不知怎么回事,反而慢慢平静下来。”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