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老师的追妻法则 作者:无欲健心

字体:[ ]

 
 
文案
老弱病残各种奇葩汇聚地的“宣花中学”有一天突然来了一位男神般的人物。只不过,这位同学们眼中的情人,同事们眼中的“提款机”却是一个十足十的妻奴。在慢慢追妻旅途中,挨打挨骂是常事,情敌多多是标配(大雾)。
老婆,痛痛痛!别踢!
老婆,我错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腹黑妻奴攻X傲娇女王受
 
日更!!!偶尔会双更~~
不坑不虐不BE~
相信我,只会各种甜甜甜~~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都市情缘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冀元驰、孙俊卓 ┃ 配角: ┃ 其它:
 
 
  ☆、迟到
 
  九月,秋老虎来势迅猛,整个城市都酷暑难耐。太阳仿佛有毒一般,炙烤着大地,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都如同泄了气的皮球,没有气力。柏油马路就像在冒着烟,踩上去,脚都会退一层皮。
  高二上学期,刚刚分科完成。今天是开学第一天,才认识了新同学的班级显得有些嘈杂。高二(九)班是文科班,对于一个女生占了四分之三的班级而言,更是如此。大家都在叽叽喳喳的讨论着新饭上的明星,新出款的衣服还有新交的男朋友。男生们也参杂在其中,和女生们一起开怀畅聊。教室里如今呈现出一派和气的场面。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啊~当……”一首不合时宜的《婚礼进行曲》结束了刚刚喧闹的场面。同学们也很有默契的逐渐安静下来,随即便开始准备投入到新学期的第一节课上。
  出租车里,坐在后一排的冀元驰不断地摇开车窗看着前面的交通情况。前面车辆如虹,排成长龙,依旧纹丝不动。
  冀元驰的手不停揉捏着衣角,人也没有了以往的淡定,在车上摇摇晃晃,有些坐立不安。
  “小伙子,现在正是上班早高峰,有些堵是正常的,过了前面那个分岔路口就好些了。”司机看见冀元驰有些心慌的样子,笑着安慰道。
  “这里每天早上都这么堵吗?”冀元驰问到。他是北方人,第一次来西南的城市上班,原以为交通情况会相对好一点,谁知道,每个城市只要遇上开学上班都是一样的。
  “平时要好一点,今天可能是开学第一天吧,所以会堵一些。”司机大叔耐心的解释到。
  结束了对话,车里又陷入了一阵死寂。司机以20码的速度缓慢移动着,没过多久,又不得不停下。
  司机看闲着无聊,就按下了车上的广播,刚好一个女声说到:“下面,我们来看一下交通情况,据刚刚的最新消息,龙泉大道发生了一起小轿车与面包车的追尾事故,造成了交通的严重堵塞,交通部门正在进行紧张的指挥与处理。”
  播音员还没说完,司机大哥便摇了摇头,叹气了一声:“我就说怎么这么堵哟!”
  冀元驰听着司机的语气,有些疑惑的问到:“师傅,我们现在是在哪儿啊?”
  师傅有些惊讶的说:“你刚刚没听吗?龙泉大道啊!”
  冀元驰立刻转过头,透过玻璃看着刚好立在身旁的路标,只见那指路牌上赫然屹立着四个大字“龙泉大道”!
  冀元驰有些着急的将身子趴在了前面的座位上,看着前方动也不动的长龙,问这司机大叔,“师傅,那我们到宣花中学还有多久啊?”
  “不堵的话,15分钟就到了,看现在这个龟速,可能半个小时也到不了。”
  冀元池感觉自己如同被五雷轰顶!
  自己第一次当老师!第一次上课!最重要的还是第一节课!居然!居然就这么被堵在了这看不见头的路上!
  出师未捷身先死!虽然身为死,但心已碎!总归也是一个出师不利!第一次都搞砸,以后还要怎么展开接下来的行动啊!
  听着司机师傅的话,冀元池僵硬地将身子移回了原位。
  原本还想给我的宝贝学生们留下一个翩翩公子,玉树临风的形象;原本还想让某人看一下我认真负责且严谨的教学态度,如今也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十分钟过去了,老师依旧还没来。教室里,从最开始静得只能听见空调吹出的呼呼声,到现在有些同学已经开始小声议论了。同学们也从最开始的满心欢喜变成了现在的些许不满。
  “这老师是谁啊,居然这么屌,第一天就迟到”同学A说。
  “谁知道啊,可能别人就是想在我们面前故意表现一下,找一下存在感,让大家多注意一下他,也是有可能的哟。”
  “也对啊,”周围的同学点头附和道。
  “我给你们说,有些老师就是装怪,明明丑得不得了,还觉得自己貌美如花;明明教得差嘛,还觉得是学生智商低,说不定这个老师两者兼备哟。”坐在后排的一小个子男生,撑着身子,凑近了前面的女生阵营里,也开始了加入了议论大队。
  ......
  教室里一时流言四起,大家都忍不住开始讨论这个迟到的历史老师究竟是何方神圣。
  葛子丹坐在教室的正中间,被三三两两的小团体围住,听着大家的三言两语,语气中尽带嘲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他心想着:驰哥啊,驰哥,你咋还不来啊,你不会睡过了吧!
  葛子丹越想越有可能,心里更是紧张了许多。他本来就胖,也是易出汗的体质,如今一紧张,那汗水更是止不住的往下流。
  本来和后面的同学聊得正开心的余丸,感受到了旁边的低气压,自觉有些不适应,便回过头看了一眼这像从水里滚了一圈的大汉。
  他上下打量着这面色有些过红的胖大汉,只见那大汉额上的汗水犹如珍珠一般,一颗颗的低落,沁湿了桌上摊开了第一页的历史书。他目光有些空洞,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余丸拍了拍葛子丹的肩,有些疑惑地问道:“丹丹,你很热吗?怎么流了这么多汗?”说着,便扭过身子,向后面的同学借了一张纸巾。
  葛子丹的另外一位同桌听了余丸的问话,将手机里还在放的《美少女战士》暂停,抬头看了一眼葛子丹。
  “咯咯咯……咯咯咯……”同桌笑得用手捂住了嘴,却依然用另一只手指着葛子丹,他有些语气不稳地说道:“哎哟,葛黑胖,你是去干啥啊,表白失败还是被人发现你身体残缺啊,你也不用这么自暴自弃吧,你看,你脸红成这样,哈哈哈哈,笑屎我了!”
  葛子丹听着同桌的嘲笑,一言不发,直接扔给他一记眼刀,同桌立刻发现了葛黑胖正处于爆发的边缘。他对比了一眼自己瘦弱的身躯和对方厚实的肥肉,也自觉和他拼命犹如以卵击石,便不战而败,乖乖塞上耳机,埋下头,继续沉浸在《美少女战士》中。
  葛子丹不再理会二次元的同桌,于是接过了余丸递来的纸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丹丹,你说历史老师怎么第一节课就迟到了呀,他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其实余丸对这件事也很感兴趣,毕竟老师开学第一天就迟到在他的上学生涯中是第一次遇见的,他很好奇这个历史老师究竟是怎么回事。
  “咳咳,”正在擦汗的葛子丹不由得心里一颤,汗水不但没有减少,反而越来越多,“可能下楼踩空,脚摔断了;也可能过马路被车撞了。”
  “啊——欠!”出租车里,冀元驰揉了揉鼻子,突然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小伙子,你很冷吗?需要我把空调调高一点吗?”司机大叔关心到。
  “不不不,不用了师傅。”冀元驰说。
  余丸听了葛子丹的话似是而非的点了点头。
  班上的谈话声越来越大,从最开始议论神秘的历史老师到之后各种乱吹。教室里已经不再有上课时所应该有的严肃气氛。
  走廊里,正在巡查上课情况的年级主任突然听到了一阵刺耳的笑声,仿佛是从垃圾桶旁边最角落的那个班里传出来的。
  越往深处走,笑声、谈话声更是不绝于耳。
  “滚!死胖子,你居然来调戏我!想被锤嘛!”一女生正嬉皮笑脸的站着将书卷成筒拍打着隔了一条过道旁边一胖男生的头。
  男生不停地用手抵挡着,连连点头求饶到:“好汉饶命,我错了,我错了。”
  …………
  年级主任透过后门看着这欢腾的班级,气得早已嘴唇发紫,恨不得拿上一把刀上去解决这一群虾兵蟹将。
  他不停地深呼吸,想让自己平静下来,告诫自己道:淡定!淡定!
  他轻轻地敲了敲门,教室里没有人理会他。他又一次敲了敲门,这时,一个女生不情不愿的将门打开,看也没看他一眼,便转身走了。
  年级主任感觉自己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忽视。他气定神闲的走进教室,将中气汇聚丹田,吼道:“给我安静!”
  全班仿佛定格了一般,还在后门打斗的男生脚似生风,第一时间冲回了自己的位置,端坐好。
  年级主任是出了名的刁钻,放眼整个高二年级可谓无人能敌。同学们都知道他的厉害,都后悔刚才自己的猖狂。
  葛子丹一看见年级主任的身影,心道:完了。
  他立刻偷偷摸摸的掏出手机给冀元驰发了一个短信:大哥何时到?大魔王刚刚现身,各小厮都不敢作祟。
  “你们这是上的什么课?老师呢?”年级主任笑着问到,眼里却是遮不住的怒气。
  全班都低着头,没有一人回答他。
  “你们都哑巴了吗?刚刚不是玩儿得开心得很吗?”年级主任早已怒火冲天,此时谁也不敢反抗。
  “我们上的历史课,老师、老师还没来呢”刚才阴阳怪气说话的小个子男生回答道。
  “没来?!”年级主任吼道,“你们历史老师是谁?”
  “不、不认识。”小个子男生战战兢兢地回答道。
  年级主任被这群熊孩子刺激得不行,摔门而出,留给大家一个可望不可即的背影。
  冀元驰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校门,回复道:堵车,马上到。
  年级主任走了之后,没有安静多久的高二(九)班又响起了细细碎碎的声音,大家都把刚刚年级主任散发在班上的怒气怪罪在那个还没出现的新老师身上。
  “这个老师也真是的,现在都还没来,如果不是他,我们也不会遇到大熊。”一个女生抱怨到。
  年级主任姓熊,江湖人称“大熊”。
  “就是、就是,以后绝对不甩这个老师,让他自己唱独角戏。”另一女生接着道。
  “这就是所谓的丑人多作怪啊!”周围一圈的同学随即点头表示赞同。
  “咳咳、小声一点,待会儿大熊,”
  “哦不,年级主任又来了怎么办。”意识到刚才说错话的葛子丹纠正到。
  还在议论的同学随即声音便小了一些。俗话说:有一便有二。有人开头,班上又开始议论纷纷。
  终于到了学校大门,冀元驰给了司机大叔车费,对他道谢后,便疯了似的冲着班上跑去。
  司机大叔习惯性地往后座开一眼,立刻眼尖的发现了留在座位上的电脑。立刻打开车门,扯着嗓子吼道:“小伙子,小伙子,你的电脑还没拿呢!”
  马路据大门也有一定的距离,冀元驰没跑多远,便听到了司机大叔的呼唤。随即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手,便发现电脑被落下了。
  他又急匆匆地往回跑,拿了电脑后,不住地对司机大叔道谢,又向着那遥远的教室冲去。
  冀元驰虽经常健身,也有着强健的体魄,然而要保持着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千米,他也有点吃不消,更何况高二(九)班的教室是在六楼!六楼啊!还没有电梯!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