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告别爱人+番外 作者:东施娘

字体:[ ]

 
 
文案:
我以为我这辈子总能把事业摆第一的陆大导演变成爱妻狂魔
后来我才发现我这辈子太短,陆大导演还没体会到我的好,我就要见阎王爷了
 
明星受X导演攻
 
看文指南:
1.主受文,1V1,不换攻。
2.结局HE!(经历风雨,当然需要彩虹)
 
内容标签:娱乐圈 情有独钟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意浓 ┃ 配角:陆临夏 ┃ 其它:略
 
银牌编辑评价:  
傅意浓从十八岁出来打拼,做过无数份工作,当他还是一个洗头小弟的时候,他遇见了后来与他相恋十二年的工作狂爱人陆临夏。傅意浓为了匹配上对方的导演梦进入娱乐圈成为一名演员,并试图将对方从工作狂变成一个爱妻狂魔。可是这个宏伟目标还未达成,两人的感情就出现了危机,而他同时也发现自己的身体出了问题…… 
本文讲述了一对相恋多年的同*爱人的非童话式爱情故事。小受傅意浓视爱情如生命,犹如扑火之蛾,而小攻陆临夏则把爱情放在工作后面,感情克制理智,而两个人的矛盾终在感情危机面前爆发。作者用较现实文风塑造了一个相爱之后的故事,全文文笔流畅,剧情不落俗套,这个不卖萌不搞笑的故事却如冬日的暖阳,寒冷之外终有温暖,让人重新读解爱情。
==================
 
  第1章
  
  “啪——”
  灯光像流泻的水一般缓缓淌过,暖黄色的光辉一下子照亮了整个客厅。
  屋子里没有人。
  一个高瘦型的男人在原地里站了一会,才从口袋里把手机拿出来,解锁之后摁下快捷键1。
  “陆临夏,你还没有回来?”
  那边听上去很吵,他听见男的女的声音。
  “我这边还在拍戏,估计要熬夜了。”陆临夏在那边说,也许是感应到他的不开心,陆临夏破天荒地安抚了他几句,不过陆临夏贵人事忙,只不过跟他说几句话,那边就有人催着叫陆导,于是对方就挂了电话。
  陆临夏,由于在春夏之交出生,所以陆父取了一个这个名字,他第一次听见陆临夏名字的时候,觉得这个名字真有气质,给人一种不同的感觉,而且跟他名字,有一种莫名的相配。他叫傅意浓,认识陆临夏已经十四年了,而他们在一起已经十二年了,是一对不能见光的同*爱人。现在两个人都踏入了三十二岁,也不对,他已经踏入了三十三岁,今天是傅意浓的生辰。
  他特意从LA飞回来,以为回到家里,会有温馨的灯光和一桌的饭菜,可是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满室黑暗。傅意浓想了下,觉得自己其实也能理解,陆临夏一大导演,现在正忙着他的贺岁电影,他只是太忙了。
  他把行李整理好之后,洗完澡,才去翻了下冰箱。里面只有泡面和鸡蛋。这比没有好,傅意浓自嘲地笑了笑,煮好面之后,把电视打开,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其实他也是个大忙人,一年到头能悠闲地坐在自家的沙发吃东西的机会不多。
  电视里放的是娱乐新闻——
  “……今日是当红男星傅意浓傅男神的生日,圈内不少好友都发了微博祝贺男神生日快乐,傅男神的粉丝庆祝生日会也是别开生面……”
  傅意浓低头嗦了一口面,心里在嘀咕,吃了这碗面,恐怕接下来只能吃点青菜和水果过日子了。明星真没那么好当,尤其像他这种上了年纪的男明星,毕竟这年代小鲜肉层出不穷,他的经纪人阿裴都恨不得把他关进保鲜柜里。
  电视又开始放另外一则新闻——
  “……陆临夏导演最近正火热拍摄一部3D魔幻喜剧片,该片由当红……主演,据悉这部大片将作为贺岁片在大年初一上映……”
  傅意浓没抬头,把腿扒拉到茶几上,用脚拇指矫捷地摁下遥控器的一个键,这个台在放电视剧。
  “……你愿意嫁给我吗?”
  陆临夏最看不惯傅意浓用脚来做一些事,他认为明明可以用手做,为什么要用脚,而傅意浓的理由是,既然脚可以做,为什么一定要用手,脚难道只能用来走路?
  两个人在这个问题上永远达不到共识,傅意浓曾经猜想,对方是不是嫌弃自己的脚,可是陆临夏当初可没少亲吻他的脚,他还骂过变态来着。
  等等,他用的是当初。
  “……自从遇见你之后,我才明白人生竟然有如此多的乐趣……”
  傅意浓把手里的碗放到桌子上,开始用手指算,他和陆临夏多少天没有深入交流过了,计算出的答案让他痛心疾首。
  他和陆临夏整整十个月没有做过了。
  傅意浓煮的面上漂浮着蛋花,看上去还挺可口,他把手机拿出来,拍了一张,登微博,他登的这个微博是他的私人微博,谁都不知道的一个微博。
  “临夏绿意浓 :今天生日,爱人给我煮的爱心长寿面。”
  发完微博之后,他端起那碗面,将它奉献给了马桶。
  
  第2章
  
  陆临夏那边终于收工,拍戏的演员们和工作人员陆陆续续走出了片场,他这时才有了点空闲把手机拿出来,他本来准备打个电话给傅意浓的,但是看清手机上的日期之后,他愣在了原地,几秒之后,他扭头对自己的助理说:“小苏,给我订一张飞回A城最近的机票。”他声音很急,说完之后,他皱起两条又黑又浓的眉。
  陆临夏拥有一张完全不输给明星的脸,窄瘦脸,五官如山水画一般,潇洒而写意,尤其是那双眼睛,明明是个男人,却长着一双秋水眸,更绝的是,陆临夏有着美人尖,不过这个拥有美人尖秋水眸的男人浓眉乌睫,鼻梁挺拔,鼻峰高,再加上一双薄唇,尽管部分五官男生女相了,但是其他的五官英气十足,再加上陆临夏学书法多年,身上也染了些文人气质,通身气派跟旁人都不相同。
  总之,这个男人长得很俊。
  而据傅意浓自己说,他当初要不是看上了陆临夏的脸,压根不会跟陆临夏在一起。
  陆临夏连夜没睡,也只能第二日早上才赶回家,事实上因为拍摄电影,他也许久没有回来这里了。他摁了密码锁开门之后,发现家里并没有多一双鞋子,而且胡乱摆在门口的拖鞋似乎才被人穿过不久的,房子里静悄悄的,没什么人气。傅意浓已经走了吗?
  长得再俊的帅哥通宵没睡,此时也看上去狼狈,他把行李箱拖进来,换了拖鞋,正准备去洗个澡的时候,门开了。
  陆临夏扭头,就看到一个男人一大清早就作杀人犯的打扮。
  “嗨,陆临夏,你回来了,好巧啊。”门口的男人把口罩和眼镜取下来,丢到旁边的放钥匙的柜台上。
  “浓浓。”陆临夏刚开口,迎面被一个东西砸了——
  是一个帽子,方才还戴在一个人的头上。
  “叫什么叫,滚。”傅意浓换了鞋,提着手里的塑料袋,就往厨房走去,脱下帽子之后,傅意浓的后脑勺有一缕头发翘起,似乎在散发着主人的怨气。
  陆临夏自知理亏,迅速跟上,想接过傅意浓手里的塑料袋,可是被对方避开了。
  “浓浓,我错了,我是不小心忘记的。”昨日是傅意浓的生日,可是他一不留神就给忘得干干净净。之前傅意浓打电话给他,要他回A城,他本以为是傅意浓想见他,后来看清手机上的日期,才猛然发现原来昨日是傅意浓的生日。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红色礼盒,“这是我特意从南非买的……”他的话没说完,一个塑料袋就砸脸上了。
  傅意浓砸得丝毫不手软,面无表情地盯着陆临夏,“陆临夏,你个王八蛋,生儿子没屁眼的家伙,你说说,这是你第几次忘了,去年怎么说的,你还记得吗妈的,当初检讨书白写了,哎呦,那洋洋洒洒的几千字的检讨,看来对才华横溢的陆大导演压根算不上什么吧。”
  东西洒了一半,还有一半在袋子里,陆临夏把脸上一棵青菜弄下来,他听了傅意浓的话,只觉得哭笑不得,然而自己是的的确确理亏。
  陆临夏依旧好声好气,哄着傅意浓,傅意浓没理他,蹲下去,捡东西。
  陆临夏也蹲下身,他看了下许久没见的爱人,觉得对方似乎又瘦了,下巴尖得吓人,他忍不住伸出手,用手指蹭了蹭,“浓浓,你多久没吃饱饭了?还在意大利拍戏?”
  傅意浓没避开陆临夏的手,但听到陆临夏的话,笑了,“意大利?我已经在LA呆了一个月了。”他抬起头,直勾勾地盯着陆临夏。
  如果说陆临夏还有几分男生女相,按照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傅意浓简直就是一个大写的帅。傅意浓有着一双桃花眼,但黑白分明,也许是演员的原因,他的眼睛很亮,望着一个人的时候似乎能望进对方心里去。
  陆临夏愣了下,然后就伸手抱住了傅意浓,“对不起,我这段时间忙昏头了。”
  傅意浓没推开对方,而是凑到对方脖颈间嗅了下,果然,他家老陆舟车劳顿,身上还带着股清香。他把下巴压在了陆临夏的肩膀上,之前还冷冰冰的神情一下子全收了起来,“老陆,你个没心没肺王八蛋。”
  陆临夏偏头在傅意浓头发亲了下,“嗯。”
  “我今晚就要走了,去煮饭。”傅意浓把陆临夏推开,“快去。”
  ***
  虽然时间还早,但是陆临夏见傅意浓不生气了,便立刻屁颠颠把东西捡好去了厨房。傅意浓看了他一眼,突然叫住对方,“礼物呢?给我。”
  陆临夏转头,笑了下,“在我口袋里。”
  傅意浓走过去,伸手去掏,摸到礼物盒子之后,他心思一转,没把礼物拿出来,而是把手拿出来,解开陆临夏的皮带,从另外一个地方伸进去了,他弯着一双桃花眼,“我改主意了,老陆,我要先吃你。”
  陆临夏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塑料袋就丢到了一旁。他拦腰把一心要纵欲的爱人抱起,往主卧走去,“属下遵命。”
  ***
  下午,陆临夏只穿了一条平角内裤站在厨房里,他正忙着煮饭。而傅意浓正黏黏糊糊地抱着陆临夏,他时不时捏下陆临夏的屁股,时不时摸下前面。
  “老陆,你那个电影拍得怎么样?”
  “还行。”
  傅意浓这下子手都伸到对方裤子里了,“为什么不让我帮你演?还省钱。”
  陆临夏也不完全是柳下惠,平时忙还不觉得,现在有点空闲,又被傅意浓这样地撩拨,如果不是想着对方还没吃饭,他还真想把人捉回床上,再来几回合妖精打架。
  “乖,别摸了,摸出火了疼的是你。”陆临夏回头,亲了傅意浓一口,“我拍的电影不适合你演。”
  这句话傅意浓听了百八十遍了,闻言就忍不住掐了小陆一下,然后怒气腾腾地走了。
  陆临夏疼得脸都歪了。
  傅意浓这个人并算不上敬业的演员,他演戏从来是为了一个人,那就是陆临夏。
  两人初逢,陆临夏是导演系的大一新生,傅意浓是名校外面理发店的洗头小弟。第一次见到陆临夏,对方正在拍摄微电影,然后似乎主演和陆临夏有了分歧,男女主演扭曲着脸跑了。
  他当时看着陆临夏的脸,怎么都觉得对方可怜兮兮,他当时就冲过去了,没什么大脑地说:“同学,我给你当主角吧。”
  夏日的阳光从高大的樟树洒下来,渲染了几分情调,樟树旁边就有一个红砖老房,落后中透着古朴的气息,老房上还有着数根已经干枯的爬山虎尸体,夏日的风卷起了陆临夏的头发,也拨乱了傅意浓的一汪湖水。
  陆临夏的脸在阳光下显得有几分透明,好看的薄唇一张一合。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