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人不干不成器+番外 作者:骚气的内个谁

字体:[ ]

 
 
《人不干不成器》作者:骚气的内个谁
 
内容简介:
年上受“玩弄”年下攻感情,多年后被干死的故事。
 
 
 
人倒霉起来,喝水都会塞牙。
尹诚冒着大风东奔西跑参加面试,刚刚在马路牙子上蹲一会儿,开了瓶矿泉水解解渴,第一口就呛得他眼泪鼻涕直流。
“真他妈倒霉。”尹诚擦干净脸,咣当咣当把水喝干净,骂骂咧咧的把矿泉水瓶踢进路边的垃圾堆。
半个月前,他大学毕业工作至今的公司倒闭了,听说是管理不善还是怎么,反正他三十不到就下岗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这半个月,他到处投简历,四处面试,可惜工资高的岗位不要他,工资低的他又不甘心。到现在一无进展不说,房东又打电话来催缴房租。
尹诚没敢把他下岗的事告诉爸妈,生怕两个老人家担心,再出个什么好歹。看着存款上的数字越来越少,尹诚心急如焚又毫无办法,他自暴自弃的想:“大不了去工地搬砖,他妈的就当四年大学白念了!”
  当然,这个想法只是他一时的气话,晚上还是规矩的投简历。
  德元是家规模不算小的公司,尹诚几次浏览都排除,他之前呆的就是家小公司,估摸投了德元也进不去。
  但现在尹诚不这么想了,投哪儿不是投啊,广撒网捕捞鱼吧。
结果还真成了,没两天他就收到德元的通知,叫他去面试。
尹诚高兴得早饭都顾不得吃,复习了几遍德元的资料,什么成立时间、背景、规模,别的他也懒得看,了解那么多干嘛记也记不住。
他按回信上写的时间到了德元办公楼的会议室,来面试的人还不少,一个个青春洋溢,尹诚顿时觉得自己老得毫无竞争力……
不不不,我胜在有经验有阅历。尹诚安慰自己。
尹诚外面坐着等了很久,他居然被排到最后一个面试,最后就最后吧,反正闲。
“哪位是尹诚……哦,只剩一位了呀。”会议室里走出来一个穿着套装长发飘飘的美女,声音嗲嗲的,“不好意思呢,让你久等了。”
“没关系!”尹诚站起来欠了欠身,“我能进去面试了吗?”
“当然,请跟我来。”美女笑着领他去了另外一间会议室。
尹诚心里打了个疑问,忍着没问。
会议室里一个面试官都没有,尹诚耐不住的问:“请问面试的人在哪儿……?”
“是我呀,我给你面试。”美女理了理头发,伸出一只手:“我姓田,是滕先生的秘书。”
“滕先生?”尹诚愣了愣。
“你没看我们公司的资料吗?就是老板啊。”田秘书眨了眨眼睛。
尹诚连忙说:“当然看了,我很欣赏他。”他都不知道老板姓滕,反正欣赏就对了。
田秘书笑着说:“我能理解,我也很欣赏他呢。毕竟像他这么年轻有为、英俊帅气的人可不多见呢。”
尹诚跟着附和:“是的是的,很厉害。请问能开始面试了吗?”
“啊呀,我差点忘了。”田秘书捂着嘴笑了笑,“尹先生是吗?”
“嗯。”
“您心仪的岗位是会计是吗?”
“嗯……”
田秘书飞快的扫了一眼简历,尹诚怀疑她根本没看,就听她说:“您的简历很不错,其实我们公司现在还缺一个职位,不知道您感不感兴趣?”
“啊?是什么?”尹诚看她的模样还真有点好奇。
“我们老板现在缺一个助理,就是负责给他打点打点生活起居衣食住行。当然啦,具体行程您就不用操心了,是我负责的。”
“额……”
“忘说了,拿年薪。”
这句话几乎把尹诚所有顾虑都打消了,恨不得一口答应下来,但是理智告诉他,淡定,要淡定。
“谢谢田秘书,不过您真的觉得我适合吗?”说适合说适合!
“一个问题,您是个讲诚信的人吗?”
这个问题有点奇怪,尹诚没思考太多,一口承认:“当然了!诚实守信可是美德。”
“那就对了!”田秘书甜甜的一笑,“我挑来挑去你是最适合的人选,你看你的简历……嗯……到处都很适合!”
尹诚财迷心窍,天上猛地掉馅饼,他选择噎死。
“既然田秘书这么说,我一定不辜负您的期待。”尹诚暗暗握拳,天哪年薪。
“那您在这份合同上签字吧,等下我带您去见老板,啊不,滕先生,喊老板都喊老了~”田秘书笑着拿出了一份合同。
尹诚看了看,都没问题,欢欢喜喜的签了名。
田秘书也松了口气似的,拉开会议室大门,说:“走吧,我带您去见老板~”
尹诚高兴得很,这真是时来运转啊,有个词怎么说来着,否极泰来!不就是说他么?
“滕先生,新助理来了。”田秘书敲了敲门。
“进。”
田秘书开了门,一伸手说:“尹诚,请进。你和滕先生慢慢聊吧,我就不进去了。”
尹诚冲她笑了笑,说:“谢谢。”
尹诚进了办公室,先瞧见办公桌上放的名牌:滕懿。
卧槽……尹诚差点没吓趴。滕这个姓不多见,懿这个名更不多见,这两个字合在一起就是完蛋!
过去的那些破事像潮水一样涌进尹诚的脑海,还都带着死亡的腐臭味。
尹诚战战兢兢的看向坐在靠椅里的那人,第一眼没认出来,但是那个欠抽的爱答不理的死样,和他名字一样装逼,不管过了多少年,尹诚都能认出来,就是滕懿。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滕懿没认出自己了……
“尹诚,我十八岁生日那晚以来,我们该有……快十年没见了吧?”滕懿慢悠悠的开了口。
完蛋……
 
 
 
----------------
写这文的起因是,睡前想看一篇污污的不用走脑子的文,结果找不到??
所以我就自己来写了……
目标是,不要烂尾。
 
 
 
 
尹诚听了滕懿的“问候”,说出了第一句傻`逼话:“您认错人了吧。”
滕懿估计没想到尹诚胆那么肥,上来就想当影帝,他盯着尹诚的腰,调侃说:“我还记得你当年苦练人鱼线时,腰侧有颗痣。”
尹诚下意识的护住自己的腰,心里骂道卧槽这个死流氓还舔嘴唇,接着他说了第二句傻`逼话:“你看我满身肥膘,哪像是有人鱼线的人啊!”
万万没想到,这句话竟然把滕懿逗乐了:“你要不是贪吃,早就练成了。不过我现在有,你要不要摸一摸?”
尹诚暗暗翻了个大白眼,摸个头,你又不是千年的王八,摸了还能祈福?
“不用了,滕、先、生。”尹诚打算转移话题,“我们还是来聊聊工作上的事吧。”
“你别这么喊我。”滕懿摆了摆手,“听着别扭。”
尹诚为了年薪耐着性子:“那滕、先、生想要我怎么称呼您呢?”
“你过来。”滕懿冲他招招手,“到我边上来。”
这小子想干嘛?尹诚提防起来,又二百五的想,我好歹比他大几岁,还能玩不过他吗?
尹诚慢吞吞的挪到滕懿身边,憋着劲装孙子,反正他脸皮厚:“有什么吩、咐?”
滕懿一下从椅子里站起来,嚯!个子可真高,尹诚都要抬点头看他了,没想到这些年过去,这人长这么高了?
尹诚好奇他这么多年吃什么长大?以后不干这行了,还能去夜总会看场子,哦不,念在给自己发工资的份上,想个体面点的,当模特。
但此时此刻,尹诚还是被滕懿的气势镇住了,他壮着胆子问:“干嘛……想干架啊?”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脸皮这么厚?”说着,滕懿就狠狠的捏住尹诚的脸蛋,还挺嫩,本想教训一下,这一捏就舍不得松手了。
“卧槽,你撒手。”尹诚被迫咧着嘴,话都说不利索,“君子动口不动手!”
骂了半天,见滕懿不为所动,尹诚也动手了,使劲拍滕懿的手腕,结果他一拍连带扯着自己的脸疼,尹诚又气又急:“你他妈撒手!我的脸要截肢了!”
“你以后在我面前还摆不摆这副孙子样?”滕懿恶狠狠的问。
“摆……?”尹诚摸不准滕懿的意思,是看得惯看不惯啊?刚憋出一个字,脸上的力度又加重几分,尹诚忙说:“不摆不摆!我是你大爷!”
“以后叫我名字,别瞎叫。”滕懿又说。
“行行行,滕懿,好滕懿……松手吧,再捏就成柴犬了。”尹诚可怜巴巴,眼泪都快下来了。
滕懿这才松了手,理理衣服又坐了下来。
尹诚透过玻璃反光发现脸上一片都红了,他捂着脸强调:“我这算不算工伤?”
“想得挺美。”滕懿把一叠文件在桌上重重一拍。
尹诚已经不怕他了,揉着脸埋怨说:“这么抠,我怀疑你会不会按时发我工资。”
“只要你好好做事,一分钱都不会少你。”
“噢,那我就放心了。”尹诚想起一件大事,“那你能先给我预支点工资不?”
“干吗?”
“没钱交房租了。”尹诚心里苦,人和人之间是多么的不平等,自己连房租都交不起,滕懿比自己小几岁,却当了老板,为什么赚钱不能讲先来后到?
“哦,房子退了吧。”滕懿淡淡的说。
“为啥?”难道公司有宿舍?
“跟我住。”滕懿说。
尹诚震惊了,下意识问:“是别墅吗?”
“……不是,公寓。”滕懿快忍不住打人了。
“哦,那我就放心了。”尹诚又二百五的觉得人与人之间的差距不是那么大了。
不对,现在的问题不是这个啊!自己干嘛要和他住啊!
尹诚绝对不要和他一起住,不管有什么诱惑,他都不能放任自己和流氓住在一起,太危险了!
因此他拒绝道:“不行,我不要和你一起住。”
“不一起住,你就交辞呈吧。”
呵呵,敢威胁我?尹诚说:“话说到这个份上,我就和你一起住。”
“乖。”
乖你妹啊,我比你大!
 
 
 
 
说起尹诚和滕懿的虐缘,得追溯到尹诚上大一的时候。
那天上午他满课,上完两节思修课后,他崩溃了,这就是大学吗?说好的上网打游戏浑浑噩噩虚度光阴呢?
尹诚鼓起勇气,决定逃课。
他跟身经百战、才大一就逃过数次课的室友(后来这位室友留级了)说:“我要逃课了,有事发短信。”
“好,包在我身上。”室友一口答应。
尹诚有点不放心,又问:“没问题吧?”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