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分手 作者:五军

字体:[ ]

 
  书名:分手
  作者:五军
  【文案】
  顾言廷梦见唐易提着把刀子来找他,对他说,“言廷,要么把林锐从你心里挖了,要么,把你从我心里挖了。二选一,你定。”
  他吓得大汗淋漓的醒来,下意识地就去摸床的另一侧。
  空的
  ——忘了,唐易已经和他分手了。
  本文又名《渣攻调。教计划》
  渣攻变忠犬(不换攻),狗、血、文,1V1,HE 。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豪门世家 破镜重圆 七年之痒搜索关键字:主角:唐易,顾言廷 ┃ 配角: ┃ 其它:
    晋江银牌推荐:顾言廷梦见唐易提着把刀子来找他,对他说,“言廷,要么把林锐从你心里挖了,要么,把你从我心里挖了。二选一,你定。”他吓得大汗淋漓地醒来,下意识地就去摸床的另一侧——空的。忘了,唐易已经和他分手了。
    顾言廷和唐易恋爱三年,因为初恋的回国而闹别扭分手。一个是单纯却自卑的二蠢攻,一个是严苛强势的霸道受,分手容易,复合却是难上加难。作者文笔细腻,行文流畅,感情细节处理的很好。主角攻受的复合过程也是双方性格的完善过程,偏现实向,温馨微虐,值得一看。
    ==================
  
  第1章  真爱回来了
  
  才九月份,夜风就迫不及待的浸了寒意了。
  唐易在的阿里的前台结完账出来,一抬头就看见了顾言廷正护着林锐进出租车。
  林锐长的清清爽爽,澄亮的桃花眼对着顾言廷微微弯起。他头顶上是顾言廷挡着车门的手,那是一双骨节分明的手,平时精心保养,这会儿却以服务的姿态静静的遮在门板上。
  唐易就要走出大门的脚步一滞,表情还没收齐,脚却下意识的缩了回来。大门内外温差一激,他顿时打了个寒颤,露着的胳膊上飞起了一排小疙瘩。
  身后的电梯“叮”的一声,原先一起去厕所的几个哥们相互扶着走了出来。打头的一个胖乎乎的,顶着个光头,见唐易在门口啧了一声。
  “吆,嫂子,等我们呐!”
  唐易身子微微一停,回头的时候已经笑了,“对啊,怕你们几个掉坑里了,我不得回去捞吗!”
  今晚是这伙人给林锐办的接风宴,他们从机场接到人后便风风火火的直奔了阿里KTV来。
  唐易原本和他们不熟,只是这几天他和顾言廷之间闹了点矛盾。唐易正想着找个机会和顾言廷破冰,于是晚上结束了会议便匆匆赶了过来。只是他午饭晚饭都没吃,肚子绞的难受,再见到顾言廷在包厢里和林锐对唱,情深深几许的样子,那破冰的念头便烟消云散了。
  这一番闹腾,大家喝的都有些多。只能各自打车回去。唐易这几天压力有些大,空腹喝酒后直觉就不好,要走的时候正打算叫车,身边的顾言廷一抬手,说了句,我来。
  唐易很少见他这么体贴入微的时候,愣了一下,以为他也心有悔意,便去结账了。
  再出门,就看到开头的那一幕。
  顾言廷的眼里本来放的就不是他。
  唐易按了按自己的胃,疼的抽了口气。他缓了缓,才面不改色的冲几人摆了摆手,“你们几个回去慢点,骚胖,你喝的最少,把他们几个送回家再走。”
  有人应声啪的一下立正:“保证完成嫂子的任务!!”
  唐易摇头笑了一下,转身朝前面走去,“我先跟你哥去送人了,要不怕你哥跟着人家一去不复返了。”
  身后的四人嘿嘿直乐,瘦猴醉醺醺点头吆喝,“还真不是说!嫂子!别人不好办,林锐要拐,我哥一准儿就跟着走啦!”
  他是真喝大了,说完觉得自己结束的不够利索,又大着舌头重新“啦”了一下。
  唐易还是笑着,胖子脸色一变,忙堵了那人的嘴,笑嘻嘻的对唐易说,“那是以前,现在有嫂子在,顾哥哪敢。”
  唐易摆摆手,走到了那辆车前往副驾驶一坐,说道,“师傅,走吧。”
  他笑的温和,从后视镜的再反出来,就有些假了,像是一张画皮,无奈而颓然的挂在脸上。
  唐易和顾言廷交往三年,开始之前就知道林锐这个秘密花园般的存在。
  当时后者去国外继续读书,临走前从广州上海一路北上,聚集了十几次的面基加送行。学校的事务大多交给了顾言廷去处理。顾言廷跑前跑后,一直等到去机场的路上,才得以好好的和大红人说上了两句话。
  当时唐易还是顾言廷的普通朋友,跟顾言廷坐在同一辆出租车里去送机。他坐副驾驶,顾言廷和林锐肩并肩坐在后排。
  “东西都确认好了吗?那边有人来接?”
  “嗯,我爸爸都帮我办好了。”
  “行。”
  “谢谢你啊,帮了我这么多忙,等我回来请你吃饭。”林锐笑了笑,人长的好看,说话也好听。匀称的骨架陪着清秀的五官,的确让人心生好感。
  相比较之下,顾言廷的回答就有些呆板了,“别客气,有事随时找我。”
  林锐去的是澳洲,顾言廷英语都没过六级,更在那边没有任何亲戚朋友可以提供实质性的帮助,这话是心里话,却也是句屁话。
  可惜当事者不觉,一脸的郑重其事。
  林锐笑了笑。唐易从后视镜里看到那笑里一闪而逝的不屑,心里有些愠怒,也有些心疼顾言廷。
  顾言廷在机场寸步不离的陪着林锐跑这跑那,唐易和他认识的时间不短了,原本就有些动心,这会儿看顾言廷像是要被人抛弃的小动物一般,可怜兮兮的,顿时就起了一身的保护欲,打算表个白。
  唐易这厢在心里拟好了台词,那边顾言廷终于一把拉住要过安检的林锐,鼓足勇气,说了一句并不隐晦的誓言,“林锐,我等你回来。等你回来要是……要是能答应和我在一起,我就出柜跟你去结婚。”
  唐易眉头微微的拧了一下,嘴上没说,心里却唉声叹气的可怜了顾言廷一百遍。
  ——林锐明显对他没意思,他这么上杆子给人当备胎,是傻吗!
  ——就算是林锐三年后回来答应他了,他顾言廷怎么跟人结婚?出国结一个?还是办个“不要199只用99就可以”的假证?
  唐易心里的嘲讽上了天,万般无奈于顾言廷的痴心错付和傻不愣登。
  那一句誓言也被他抛到了脑后。
  毕竟,当时的唐易只是想和顾言廷试一下而已,没想过以后,更没想过,万一哪天林锐果真归来,而他和顾言廷没分的话,又该如何自处。
  出租车很快的滑入了快速路,车速猛的快了起来,大晚上的,快速路上车少的能见鬼。唐易微笑的表情被风吹的四分五裂,慢慢的,那裂痕越来越大,竟然有些扭曲起来。
  唐易转过头,把车窗升上去,搓了搓脸,就听到后面的讲话。
  “这几年你挺好的吧?”
  “挺好的啊,你呢?”林锐的声音没大的变化,跟他的脸一样,像是做了高级保鲜。
  “我啊,还行,就那样呗!”顾言廷说的风轻云淡,“感觉这三年跟没过似的,今晚胖子一展歌喉,听听那糟心的调儿,顿时觉得自己还没毕业了。”
  林锐显然很赞同这一点,也兴奋了起来,“对啊对啊,我还怕你们都不认识我了呢。哎,骚胖怎么唱歌还跑调……”
  “他啊……”顾言廷低低的笑了一声,开始讲起了那几个人的丑事。
  唐易揉了揉脸,又降下了车窗。
  今晚的一伙人常和顾言廷吃吃喝喝,唐易虽然没把他们归入好友的范畴,却从不冷场,还下厨给他们做过好几次饭。自认这关系也算是处上了。
  然而这会儿,顾言廷和林锐的话题,他却完全的一头雾水。
  还是他认识的名字,然而那些事情,他从来没听说过,更没有参与过。好像他跟他们的联系,就只有那么简单的几顿饭。只是饭吃完了,早晚要拉的,拉完了这关系好像也就没了。
  唐易捏了捏眉心,心想一定是最近的项目太棘手了,竟然有些厌世了,不好,太不好了。
  一路畅通无阻,出租车慢慢的停下,旁边就是林锐住的花园小区。这小区是润华开发的,国内知名的大房地产商,哪哪都整的富丽堂皇,偏偏小区内部的夜间照明灯暗的够呛。
  顾言廷先下车去拿行李,等林锐下来后,他看了小区一眼,有些迟疑,“你们小区怎么这么暗?”
  “一楼有住户,物业说灯太亮会影响一楼的休息,”林锐笑笑,从顾言廷手里接过行李箱,他的其他行李都交给了前去接机的林母,这会儿就一个小巧的登机箱,唐易看了眼箱子上的R,跟自己之前看中的那款,一模一样。
  “走,我送你进去。你还没倒时差就陪这帮混蛋去疯,又喝了酒……”顾言廷说了两句,转过头来看唐易,“唐易,我……”
  “你们慢点,我还有点事,先走一步。”唐易用手撑着额头,从后视镜看过去,远远的对上顾言廷沉黑的眼睛,不等那俩人反应,回头对出租车师傅低声说,“走吧,师傅。”
  “好咧,去哪儿?”师傅这一单活儿算是大活了,心情高兴,见车上就唐易一个人了,也打开了话匣子。
  “小伙儿,看你这脸色不大对啊!是不是不舒服?”
  唐易的手就没离开过左腹部,这会儿脸色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疼的,白的有些吓人。他缓了缓,才尝试着轻轻吸了一口气。
  生疼。
  “去医院吧,随便哪个医院都行。”唐易疲惫的靠在座椅上,心想,真爱回来了。
  ——怎么办?要不,就分了吧。
  
  第2章 哪来的滚哪儿去
  
  分手的念头在唐易的脑子里转圜过多次。
  唐易长的也不错,但是显然和林锐不是一个风格。
  林锐一直是清清爽爽的大男孩美少年的模样,大开口的T恤,窄腿九分裤,从来只穿帆布鞋露着脚腕。顾言廷好这口,在唐易之前他交往过十几个男友,无一例外都是林锐的翻版。
  唐易从大学的时候就已经是衬衫西裤了,一直到现在,衣柜里一打开,一排排的全是熨烫妥帖的商务正装。加上那副黑框眼镜,走哪都自带着威严庄重的BGM。
  顾言廷最初带他出去,满桌的狐朋狗友里,唐易就像打入不良学生内部的班主任,淡淡一笑,那帮穿着花里胡哨的家伙顿时个个挺直腰背,说话都忍不住字正腔圆,有那想要拽出痞劲的前奏没打好,后面定要咬舌头。
  几次三番下来,唐易便多了几身休闲装备着,只是依旧是衬衣长裤,那鞋子向来板正的不像是一个基佬会穿的。
  他还真算不上个正儿八经的Gay,除了对顾言廷,唐易从来没对别人有过恋爱的念头。因此虽然多次明明白白的看清顾言廷并不好自己这口,俩人性格也多有不和,但是唐易从来没说过分手俩字。
  这次,念头再次冒了冒,却不肯下去了。
  正儿八经的端坐在唐易的心尖尖上,就等着哪时哪刻,溜溜达达的从唐易口里走出去。
  唐易被出租车师傅送到了市立医院。师傅一路上打量他几次,后来就截住了话头,只把车开的飞快,到了地方后,师傅果断熄火下车,转过来扶了唐易一把。
  “小伙子,工作别那么拼,身体重要……”司机师傅皱纹纵横的脸上意外的慈祥和蔼,唐易少有人前示弱的时候,这会儿看见师傅半白的头发,心里一动,想要拒绝的手就收了回来,低头笑了笑。
  “我儿子也在外地,唉,在上海,每次打电话的时候都得晚上十点多了,咱这边都睡了,他那还没下班。”司机师傅跟着唐易一路进了医院,看他挂上号,这才摆了摆手,“听你口音也不是本地的吧,工作悠着点,别太累了。你们不知道当爸妈的心吆,哎,担心啊,心疼……”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