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我们之间+番外 作者:夜成

字体:[ ]

 
《我们之间》作者:夜成
 
文案:
     卓隽毅婚后才确定自己的性向——同性恋,他选择勇敢的面对,守住自己的短暂而匆忙的人生!周伦尔一个曾受过情伤的男人,低调的生活着。此篇平淡温馨型!同居后的生活为主,记录所发生的故事。主角:卓隽毅、周伦尔 
==================
 
  ☆、第一章
 
  流年似水,太过匆匆,一些故事来不及真正开始,就被写成了昨天;一些人还没有好好相爱,就成了过客。
  每个人的人生都是在旅程,只是所走的路径不同,所选择的方向不同,所付出的情感不同,而所发生的故事亦不同。我们演绎着自己的故事,
  出柜无疑是一场无规则、无时限、无法预料的战役,战距时长可能是瞬间,或是几个月,也可能是一辈子!
  然而卓隽毅属于世界上幸运的男人,出柜只花了一周时间,父母妻子全然接受了他的坦白和决定,在三考虑之下,孩子归自己,第一、毕竟妻子才花信年华,未来还会有好男人等着她,这年头,女方带着个孩子而且还是个男孩改嫁是件相当困难的事。第二、平时孩子和自己关系融洽,因为是男生的关系,自己常主动接触孩子的世界,希望他将来会是个真正的小男子汉。
  很多恐惧是想象出来的,而想象的恐惧是最恐怖的。他是一名公务员,婚后才明确自己是同性恋,在单位出柜后也曾深陷恐慌,但经过组织的审查,证明他是个好dang员,性取向属于私人范畴,他人无权干涉。
  出柜后,卓隽毅大松一口气,不用再那么压抑的生活,和儿子一起生活在130平米三室二厅二卫一书房的小公寓里。父母则住同一小区,为了方便照顾他们Fu-Zi俩的生活起居,可能不管自己的孩子有多大,在父母的眼里,依旧是长不大的臭小子,怎能好好照顾好他们的孙子呢?
  确实如此,卓隽毅不是个会照顾人的家伙,父母帮了很大的忙,崔崔上下幼儿园都需要靠自己父母的接送!晚上和周末才是他们欢聚时刻,偶尔一家三口一起出去游玩或享受一顿美食!
  作为父亲,他并不强迫孩子去学习他们不敢兴趣的课程,不是所有的孩子都会成为毕加索、爱因斯坦、牛顿、贝多芬或中国的朗朗、李云迪……
  孩子就该有个欢快、无忧无虑的童年,现在他们不会懂得珍惜,但我们经历过成长,知道童年对每个孩子的重要性。
  最近崔崔对画画产生浓厚地兴趣,严格来说是创意画,对毫无艺术细胞的卓隽毅来说,帮他找个课外艺术培训班或找个启蒙老师更切实际。
  这周末就带上崔崔去青少年活动中心,去咨询课程。现在的消费水平真不低,一节课一小时85元,每周六上午2小时,一年一缴费,当场报名,再送学前拼音,似乎很诱人,但卓隽毅也不傻,一下子要缴一个月工资的金额,还是比较慎重的,提出先试听一节课,孩子喜欢可以立马付钱!
  “能搞定孩子的老师才是好老师”“坚持到底的也是好老师。”这两句话是他一直信奉的话,果真在这里得到了验证。投其说好,必胜法则,轻松拿下淘气包崔崔。有经验资历老师当然一眼就能看出孩子是不是这块料,崔崔有着想象力和敏捷的思维反应还有一些奇特的点子,老师非常喜欢眼前这个帅帅的小男生。对孩子来说,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
  创意绘画,手握笔、脑思维,手脑结合,五维并用,利用“定点构图”法,来引导孩子作画,教学内容简明、易懂、易学,在孩子的行为动作和大脑思维之间建立密切的联系,让孩子在绘画的过程中增加情景互现、增强情感体验。
  谁都不曾料到,因为崔崔的创意画,让陌生的两个人有了一段特殊的缘份。
  缘份,命也,喻为命运纠缠在一起的丝线,是一种无形的连结,是某种必然存在的相爱的机会和可能。
  
 
 
  ☆、第二章
 
  每个人都知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可还是信誓旦旦地承诺永远。永远到底有多远?有人说,永远是明天;也有人说,永远是一辈子;又或根本就没有永远。你曾经千里迢迢来赶赴一场盟约,有一天也会骤然离去,再相逢已成隔世。
  周伦尔为了爱人,毕业后留在了这座城市,初恋全身心的投入、全心全意的付出,在海誓山盟、甜言蜜语下化为乌有,最后的等待只是证明自己的傻、单纯,他有恨过,希望这辈子都不要再相遇了,这座城市带给了他无尽的悔恨!
  孙易深情地望着他:“伦尔,我准备去新加坡发展,等我两年,两年就好,那时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电话的另一头传来久违的声音:“伦尔,不用等我了,我要结婚了!但我想告诉你,我真的爱你!”这句话深深烙在他的心底,即使那么多年过去,都不曾忘记。
  然后,就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他并没有去新加坡而是南上去了广州,最终和那边的女子结婚了,两年里生了两个孩子,一个女孩一个男孩,这些都是从表妹那里知道的,因为他们是邻居。
  过年去表妹家给长辈拜年,能够看到他父母带着小女孩来串门,男孩和他们一起在广州生活,周伦尔嘲笑起自己,他还在留恋什么?爱情早在孙易的谎言和告知中结束,放不下的还是那份美好的回忆吧,可就是这份回忆纠缠了他这些年,让他没有勇气重新迎接新恋情。
  有人说,爱上一座城,是因为城中住着某个喜欢的人。周伦尔似乎没有理由留在这充满回忆的城市,再生动风景看在眼里,也是道伤痕,那么就不要留恋了,离开这座城市吧!因为想等的人已经不会再回来了,只有自己一个人仅仅抓着回忆,反而困在其中,越陷越深,他对自己说,一切都结束了,重新开始吧!
  完成交接,领了全部工资,带着一个的简单行李箱就回到父母所在的A市,打算定居下来,一方面可以照顾父母,一方面不想父母再为他难过了,早知会有现在的结果,当初或许就不会义无反顾的离开这个家。
  当手中的钥匙打顺利开眼前这扇门时,周伦尔心里多少有些激动的,那代表父母并非把他拒之门外,还是承认他这个儿子的,顿时泪水涌上眼眶,即使自己曾不顾父母的感受,飞蛾扑火似的奔赴一场无疾而终的爱情,如今父母还是愿意选择接纳他,让他真正感受到了父母的包容性和血溶于水的亲情。
  听到门锁的声音,沈音从厨房伸出脑袋,没想到是儿子回来了,连忙放下手头的工作,赶到门口帮他拿行李。
  “怎么提前回来啦?不是说下周吗?等下我就去晒下你房间的被子。”上周打电话说要回家,老俩口开心了好久,算算一年多没见了,感觉瘦了不少,一个人在外,都不知道怎么好好照顾自己,唉,现在总算决定回来不走了,在他们跟前,再怎么样,也不能让他独自悲伤。
  周伦尔看着依然关心他的妈妈,无语地上前抱住她:“对不起,谢谢你们。”有些哽咽,但沈音还是清晰地听到了,轻轻拍着他的背:“没事,回来就好,以后我们就是你的后盾,只要你快乐就好。”
  一切都在不言中,是的,父母最终还是站在了他这一边,有了这股精神支柱,他真的要重新开始新的旅程了。
  
 
 
  ☆、第三章
 
  时间是世上最好的良药,当你觉得力不从心的时候,就将一切交付给时间,它会带你走出目前的困境,让你漫不经心地从一个故事走进另一个故事里。当一个故事结束的时候,另一个故事或许正在开始的路上!
  得到父母谅解后的周伦尔,渐渐恢复以往的开朗和信心,似乎已经恢复了状态。在一家培训机构做起来专职老师,比起以前的安稳的工作来说,他也算比较自由的。
  主要的课程都安排在周末,面对的孩子年龄段基本3-10岁左右,工作环境也很单纯,家长都是有素养的人,肯为了培养孩子的兴趣爱好,愿意投资不少钱,特别是培养艺术类的,孩子不仅要有兴趣,更要有资质。
  他喜欢孩子的天真无邪、喜欢他们的想象力,鼓励孩子用双手创造出他们眼中不一样的世界。
  今天是崔崔第一次去上创意课,因为不是上次试听课的老师,不确定小家伙是否能适应新的老师,而且每个老师的教学方式方法不同,卓隽毅多少有点担心,他会因为不喜欢老师而不愿意去上课!
  把孩子送进教室的那一刻,卓隽毅绝对被这个清秀干净的男子给震到,或许说被轻微电到更为确切。
  随后故作轻松的环视了下四周,教室很大,墙上有挂其他孩子的创意画,一块主墙壁上涂了鲜明的彩色线条,提前说明是小班制,接受5-6个孩子,这是也家长最满意的一点,付钱也心甘情愿!
  周伦尔先指示孩子坐在画架前,家长则在后面站着,简单的自我介绍及阐述创意画的特色,让家长了解在支持孩子的想象力、创造力的同时也提升了对美好事物的审美能力、协调能力,当然在条件允许下,希望长期坚持,兴趣也许可以培养出来,但间断或被迫停止,将会前功尽弃。
  听了这番肺腑之言,家长感触颇深,很多时候最先放弃的反而是家长,因为在中国,更多的家长认为成绩好才是真的好,其他的爱好只是附属品,上不了台面,只能用来消遣娱乐。
  学龄前可能孩子会学钢琴、画画、舞蹈、围棋、游泳、英语等等,等真正上学后,能保留2个兴趣课的已经不错了。
  开了简短的会议,家长就被安排到对面的休息室等待孩子下课。
  那个男孩原来是美术学院毕业的,当了两年美术老师,难怪那么平易近人,那番中听的话,直戳家长的心底。
  想到周伦尔,无意中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抹笑容,初见时,他就像个大男孩,很清爽,很养眼甚至感觉有些稚嫩,但和家长交流时却流露出稳重、认真、敬业的精神都吸引着他。
  卓隽毅抬手看了下表,终于要下课了。休息室里基本都是妈妈级别的,七嘴八舌的,堪比菜市场,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现在正在上演七太戏,让他有点受不了,他起身,准备到教室门口去等崔崔下课。
  刚到门口,小家伙就第一个冲出教室,高举手里的杰作兴奋地喊道:“爸爸,你看你看。”
  接过手中的画,有点郁闷,真心没看懂,小心翼翼问道:“是山吗?”在他眼里一片绿,什么都没瞧出来。
  “什么?”小家伙有点不高兴,不自觉提高了嗓门,反而让卓隽毅有点尴尬,家长都渐渐围到门口,望着他们Fu-Zi俩。
  “那你告诉我,这是什么?”还是很有耐心地回答,摸摸他的头顶。
  “你再仔细看看。”似乎还没有对这个老爸失去信心,催促着他再看看,但他并不知道自己的爸爸真的没有一点这方面的细胞。“看外面,到处都有的。”
  这般提示对卓隽毅来说依旧是零“我投降,你告诉爸爸吧!”
  无奈地摇头:“这是树叶。”
  又认真地看了遍,这也是要靠想象力的吗?呵呵,只要儿子觉得开心就好,看来,这小家伙已经能够适应周老师的课了,他放心不少!
  见其他孩子都被父母都接走了,牵起小手转进教室,崔崔抬头纳闷:“我们不回家吗?”
  “和老师打招呼啊,小朋友要懂礼貌。”
  “周老师吗,我是卓崔的爸爸,小家伙有点皮,给你添麻烦了。”
  周伦儿停下手里的活,抬起头,露出微笑:“你好,不需要拘谨,不是上文化课,我们需要的是保持愉快的氛围,俗话说,皮的孩子聪明嘛!”
  “过奖。”朝周伦儿伸出右手“以后崔崔要拜托你了。”
  鲜少有家长会如此,有些不习惯,但还是和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握了手,依然保持着职业微笑,淡淡地,有着距离感。
  “卓隽毅”
  周伦儿一愣,而后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周伦儿。”
  
 
 
  ☆、第四章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