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秋日浅影 作者:古城涟漪

字体:[ ]

 
《秋日浅影》作者:古城涟漪
 
文案:
     十年以后,如果我们相逢,我将以何来面汝,以沉默?以眼泪?
 
十年以后,沉默的我们正如那些无法启齿的往事,会凝成心里的一滴泪吗?
 
至少我为你哭泣过,安静的,无声的,伤心的,在岁月无法触摸的角落里……
 
我还可以继续爱你吗?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秋、谭浅 ┃ 配角: ┃ 其它:
 
 
==================
 
  ☆、婚礼的意外
 
  雪白的婚纱缓缓穿过红叶林,走进叶秋的视线。
  阳光温暖、明媚。
  他的心底却腾升起一股难以言说的伤感。
  叶秋微微抬起头,好一会儿才将视线重新凝聚在款款而来的新娘身上。珍珠白的高跟鞋踩在铺满银杏叶的地上,发出好听又刺耳的摩擦声。
  红毯的两边,亲朋好友起身鼓掌。
  新娘微笑着伸出手,眼底一片安详、宁静。
  叶秋弯了弯嘴角,同样伸出手。
  两手交握的那一刻,他似乎听到心里一声沉沉的叹息,却又一时想不出这种叹息由何而来。
  司仪笑着走上台,开始各种煽情的演讲。一侧巨大的LED显示屏上播放着新人相识相知相爱的整个过程,一张张笑脸,幸福甜蜜,看着真令人羡慕。
  就在叶秋拿起戒指要为新娘带上时,LED的画面却定格在一张照片上。
  照片中,两个男孩在拥吻。
  准确的说,是一个男孩在吻另一个男孩。
  人们可以很清楚地辨认出面朝镜头的那张脸就是今天的新郎叶秋。另一个男孩只有一个侧影,穿着白色风衣,微长的头发遮住了眉眼。能看出他比叶秋高出一些,接吻的时候,头稍稍低着。
  叶秋不知道这张照片从哪来的,却清晰的记得那一天。
  他以为十年的时间很长。长到足以令他想不起过去的人和事。回忆仿佛像个调皮的孩子,用这样的方式,挑衅着他。
  叶秋目光呆滞,整个人几乎都陷进回忆里,以至于忘了该有的反应。只是静静接受宾客们鄙视的目光,还有准岳父岳母和新娘伤心、难以置信的目光。
  十年前,叶秋也感受过这样的目光。一道道如刀子般,仿佛要把他凌迟至死的目光。
  他的选择如同十年前一样,唯有沉默。
  “小秋,不要恨我。”
  “小秋,我会一直等你,一直等你……”
  “小秋,我要走了。”
  “小秋,让我抱抱你吧。”
  ……
  叶秋记得那个人的每一个表情,每一句话。甚至他的怀抱,他的味道。
  拥抱之后,唇边传来那人的温度和滋味。
  微热、绵甜。
  余味却是苦涩。
  后来,叶秋找了个文文静静的女孩子,谈了场平平淡淡的恋爱,原以为会有一场温馨的婚礼,之后两人细水长流地过日子,直到脸颊传来热辣又有些麻木的痛感,看到女孩狂奔离去的身影……
  叶秋知道一切都结束了。
  可一切又像刚刚开始。
  那颗他曾悄悄掩埋在心里的种子,在初秋的阳光中,复苏了。
  也不知道呆愣了多久,回过神来,宾客已经散尽。
  来宾大部分都是女方的亲戚,叶秋父母早亡,一个叔叔也好多年没有来往了。这些年算得上好朋友的,只有时寒和宋祁。
  见两人担忧地看着他,叶秋抹了抹脸,强装作无所谓的样子:“我没事。”
  时寒拍拍他的肩膀:“去跟她解释一下吧,毕竟好多年前的事了。而且……那时是谭浅缠着你……”
  叶秋摇摇头,“算了,她的性子我了解。是个非常保守的女孩子,她不可能接受。就算她不介意了,她爸妈也不会允许。”
  时寒见他面色微苦,心中不忍,却也无可奈何。
  就在两人沉默的空当,宋祁指了指还在一边等着他们的司仪和工作人员,提醒道:“说不定他们知道怎么回事。”
  叶秋的心里乱成一团麻,究竟怎么回事,现在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重要了。
  他烦躁地摘了胸花,又使劲扯了扯领带,呼了口长气,“我现在什么都不想知道。去喝酒吧,不醉不归。”
  叶秋一路沉默,只看着车窗外的人流,没有半句话。宋祁几次想开口,都被时寒的眼神给挡了回去。
  中午路上车少,没多大一会,便到了酒吧。
  音乐声震耳欲聋,时寒随便点了几杯酒,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
  叶秋把西装扔在沙发上,解开了领口的两粒扣子,酒吧的气氛让他觉得有些透不过气。他喝了几杯酒,趁着宋祁去卫生间的空当,直截了当地问时寒:“照片是你放的?”
  “不是,我怎么可能在你的婚礼上干这种事?”
  “你拍的?”
  “那天刚好碰到你们道别……谭浅走后,我把照片发到他的邮箱了。我想,也许你总有一天会……好歹,那是你们俩唯的一张合影,谁知你竟再也没有提过他。”
  叶秋端起酒杯,碰了一下时寒的杯子,“年少无知的事,还提它干什么?”
  时寒道:“小秋,你有谭浅的消息吗?”
  “没有。也不想知道。”叶秋喝了口酒,“别说了,我不想听。婚礼的事就这样吧。也许我跟她真没缘,连老天都觉得我们不应该结婚,这对她不公平,这样也好。”
  叶秋酒喝的凶,时寒却没有劝他。这个时候,喝醉才是最好的吧。
  三个人断断续续喝到十二点多,叶秋已经醉的不省人事了。
  时寒和宋祁本打算参加完叶秋的婚礼就回H市的,见叶秋这样子,是没法走了。收拾完叶秋后,
  他们一人在沙发上睡,一人打了个地铺将就着睡。
  时寒翻来覆去睡不着,听到床上的叶秋不停地呢喃着谭浅的名字,他莫名的觉得烦躁起来。
  后半夜干脆去客厅摇醒了宋祁。
  “大半夜的,不睡觉干什么?”宋祁坐起身,揉了揉眼睛。
  “有件事一直没有跟小秋说。”时寒欲言又止。
  “什么事?”
  时寒坐下道:“有次在网吧遇见谭浅,两人一起玩网游,后来就加了对方为好友。谭浅高三第二学期离开后,大概不到一年吧,我忽然收到他的消息,说是突发交通事故,送到医院,人已经不行了。”
  宋祁惊愕,“这……怎么可能?后来呢?你没问清楚吗?”
  “问了。对方当时已经离线了。半个月之后,发来了墓地地址,从那以后,他的□□图像就再也没有亮过。”
  “墓地……”宋祁愕然,“你去过吗?”
  时寒点头,“去过一次。”
  宋祁半天没说话,气氛有些凝重。年轻的笑脸还清晰的留在记忆里,人却早已不在。许久之后,他才问道:“小秋不知道?”
  “应该不知道。他当时删了谭浅的所有联系方式。谭浅转到我们班不到一年,跟他熟识的也几乎没有,我想大概只有我一人知道这个消息。”
  “将近十年,你就这样瞒着小秋?”
  “不然呢?每次我试图跟他聊起谭浅,他不是装作没听见就是岔开话题。我想既然他尽力忘记,我又何必给他增添痛苦。只是有时候会觉得对不起谭浅,他想见的人,可能再也不会去看他了。”时寒叹了口气,“其实我也很矛盾,不说,心里难安,说了又怕小秋承受不了……”
  话还没说完,客厅的开关“啪”的一声打开了。
  叶秋脸色苍白地靠着墙,身形摇摇欲坠,“怪不得……怪不得……”
  两人大惊,面面相觑。
  叶秋忽地上前一把抓住时寒的手,声嘶力竭,“为什么不说?为什么一直不说?为什么让我以为他忘记了回来?……”他瘫倒在地上,双手捂脸,肩膀不停地颤抖。
  时寒低头,“对不起。”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叶秋才抬起头,眼眶通红,声音带着一丝嘶哑,“哪一天?”
  “八月的最后一天。”时寒顿了顿,“就是今天。”
  叶秋愣了一下,用手撑着地,慢慢起身,回房。
作者有话要说:  是个短篇,两万多字。没什么故事性,写的比较随意,也比较任性……
文案上的话都是百度的,出处无处可考,这里借用一下。
 
  ☆、初遇文森特
 
  
  叶秋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谭浅。
  那一年秋天,阳光透过树林,斑斑驳驳的照在地上,晃花人眼。他站在十几米开外,看着躺椅上的人,犹豫不前。许久之后,深吸一口气,走到那人身边。
  一本《时间简史》盖在他的脸上,阳光细细碎碎的印在身上,显得格外的宁静,让叶秋几乎不忍打扰。
  睡着了么?
  他心里正犯难要如何开口,那人却拿开书,好整以暇的坐起来,盯着他看。
  叶秋被那种毫无遮掩的目光盯的窘迫起来,“你好,请问你是谭浅吗?我是叶静的哥哥……有点事想找你商量。”
  秋风轻起,绿叶微荡,空气中有草坪修剪后浓郁的青草味,还有一个周身被笼罩在光晕里的人。
  乌黑柔顺的短发,黑水晶一样闪亮的瞳仁,深邃不见底,红润嘴唇勾出淡淡笑意,谭浅合上书,“什么事?”
  “你和静静……在交往?”叶秋不想拐弯抹角,“高中是不能早恋的,我们家人都反对……”
  谭浅轻笑一声:“想让我跟她分手?”
  “……是。”
  “好啊。”他收拾好书包,拧在肩上,大步走开。刚走几步,忽然回头,对着错愕的叶秋笑道:
  “不过……我也不能太吃亏,你说是不是,嗯?”
  “那要怎样?”
  “半个月的早餐。”他的嘴角噙着一抹笑,令叶秋觉得格外刺眼。
  “好!别说半个月,一个月都行。只是,这件事你要处理好,别太伤静静的心。”
  “那就一个月的早餐。”
  ……
  就这样,为了堂妹,叶秋不仅认识了谭浅,还赔上了一个月的早餐。
  那时的谭浅真没少刁难他,让他几乎跑遍全城去买早点。最让他觉得可恨的是,谭浅根本就没有交女朋友,静静只是单恋而已。当他知道这件事,怒气冲天地找谭浅理论时,谭浅只是云淡风轻地说了句“要不我请你吃回来?”
  后来叶秋不但真的把那一个月早餐给吃回来了,还吃得谭浅的脸一天比一天黑。他记得到第二十五天时,谭浅只能请他吃泡面了。
  叶秋想起谭浅的笑,心里疼的无以复加。
  那个人,竟然不在了。
  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在他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消失了。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