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种田之归乡人+番外 作者:五朵云

字体:[ ]

 
文案 
柳春生从小的愿望就是继承自家的豆腐坊,娶妻生子孝顺爹娘,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坐着大红轿子嫁人。
 
新婚过后,柳春生被沈家的少爷嫌弃,新婚夜刚过就被赶去了废园。对于这个结果柳春生心里倒有几分侥幸,至少他不用再承受新婚夜那种羞辱,至于外面人的眼光,沈府各路人马偶尔的上门打探,他也是一一无视。
 
日子就这么过了三年,本以为再熬上几年,就能和沈家少爷结束彼此关系各自婚娶。可是,柳春生却没想到,一场横祸让沈家一夜之间一无所有,也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
 
这是一个家门败落之后,拖家带口回家乡,种田养家的故事。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柳春生 ┃ 配角:沈皓云,柳父,柳母,沈家人, ┃ 其它:架空背景,种田文,生子
 
  
 
☆、第1章
  第一章
  到了八月,乡间的水稻田间到处都是一片金黄,除了马上就要收获的稻谷,田埂上的黄豆也成熟了。
  柳春生家里开了一间豆腐坊,每年八月他阿爹都会和他一起到老家柳家村收黄豆,今年柳家的马车也在八月出的时候到了柳家村,只是今年车上却只有柳春生一个人。
  “春生啊,几年怎么是你一个人来的?你阿爹呢?”说话的是柳家村的村长,也是柳春生的一个族亲,并且这村长还是个柳春生阿爹一起长大的。
  “元叔,我阿爹最近身子有些不好,已经养了一段时间了,大夫前些日子吩咐了还得再养养,所以今年我自己来的。”停下马车,柳春生给村长柳大元说了自己阿爹情况之后,便开始问起今年村里的收成。
  “元叔,今年村里收成怎么样?我看村口那里的稻谷倒是长得不错啊,那穗子每株都是弯弯的,金黄饱满的样子一看就知道收成不错。”家里虽然已经搬到镇上去十来年了,不过村里的天地屋舍都还留着,每年收回来的租子差不多够了家里的半年的吃用,今年收成不错,能给阿爹省下一笔卖药的钱了。
  柳家回来村里收黄豆是村里人都知道的事,所以差不多时候他们就会准备好。今年也是一样,从柳春生进村口没多久,大家便都知道柳家来收黄豆了,一会儿之间便有人陆陆续续的带着自家黄豆到村长家里。
  “春生,听说你阿爹病了,那你们今年要回村里过年不?今年村里要祭祖,你们得回来才行啊。”
  “大堂伯,你放心吧,阿爹身体没事儿,养养就好了,等到过年的时候他早就精神了,到时候我们早点儿回来。”
  “哎呀,说来春生今年也快十七了吧?你阿娘没给你物色媳妇儿啊?”
  “是啊,春生都到了娶媳妇儿的年纪了啊,他们家搬去镇上的时候,他还是还在喝奶的奶娃娃呢,这时间过的可真快呢。”
  “呵呵,各位婶子别打趣我了。”柳春生没想到这话题变得这么快,一下子就说到自己的亲事了。
  柳春生马上就要十七了,村里像他这么大的小子好些都做阿爹了,他家里自然也是和他提过他的亲事的。只是柳春生觉得,婚事是大事,不能让别人当玩笑似的打趣,他只要听阿爹阿娘的安排就好了。
  镇上也有专门的米行粮行收农家的粮食,不过柳家离着镇上有两个时辰的路程,村里人要去镇上不方便,柳家自从豆腐坊开着开始,每一年都是亲自到村里收黄豆的。
  载着满满一车黄豆回去的路上,柳春生开始盘算着除了豆腐坊,家里要不要在做点别的营生,今年阿爹看病花了太多银子,十多年的积蓄都花的差不多了,要是不另想一点赚钱的营生,明年阿爹的汤药费可就成问题了。
  柳春生家里在镇上的屋子是一间两进的小院,小院外面就是他家的豆腐坊。刚走到自家铺子前面的时候,他就发现不对劲了,现在都是下午了,家门前怎么还有这么多人?若是早上还能解释的清,都是排队卖豆腐的,可是都这个时候了,怎么还有这么多人?
  “春生,你回来了啊,你家来了大贵人了,你快进去看看吧。”柳家在这条街上也住了十几年了,自然有不少认识的邻居,柳春生知道这说话的刘婶儿最喜欢说大话,她说的都得大打折扣才能听,所以他也没多想直接进屋了。
  本以为刘是在说大话,可是看着自家院子里的阵仗,柳春生懵了。他家小院里站了两排十几个家丁打扮的人,家里前厅门口还有两个,赶忙进了前厅之后,柳春生看着里面坐着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看穿着打扮,这人非富即贵。
  “阿爹,阿娘,今天家里有客人啊。”柳春生快步进去,坐到另外一边。
  “春生,回来啦,还没吃晚饭吧,你阿娘都给你留着呢,先去吃饭吧,家里的客人我和你阿娘来招呼。”
  “好。”从爹娘的脸色上能够看出来,家里并不欢迎这位客人,柳春生了解自己爹娘的脾气,他们都是热情好客的人,平时邻里得忙也是能帮就帮,没可能针对这个一看就是远客的人,看来这人一定有问题。
  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柳春生,并没有听阿爹的话乖乖回了灶房吃饭,他躲到了门后,偷偷听着屋里的对话。
  “沈大少爷,你都看见了?我家就春生一个儿子,若沈家一定要履行当年的承诺,那就等着下一辈吧。”当年沈柳两家都还在柳家村的时候,两家当时的老人给儿女定下了亲事,说好了若是那一代家里有儿女,就给适龄的孩子结亲,可是直到沈家离开,两家都没有生到女儿,所以这婚事也就耽搁了下来。
  “柳大哥,话不是这么说的,这亲事既然存在哪还管什么是男是女,反正大晏男男亦可通婚,这事儿家里已经决定了,聘礼都已经在客栈放好了,只等正式下聘了。
  今天过来也就是通知你们一下,好让你有时间准备一下,话我已经说清楚了,就不多留了,告辞。”说走就走,等到柳春生出来的时候,那人已经站起,然后带着一众人往屋外去了。
  “阿爹,怎么回事啊?那人说的亲事是怎么回事?”柳春生并不是很明白,显然他回来之前,他们就已经说了不少了。
  “唉,当年因为两家交好,所以才相互定下了儿女亲事,哪知道这多年过去了,这几十年都没影子的沈家却跑了出来,还提出这么荒唐的要求!”
  柳阿爹把和沈家的事慢慢给儿子说了起来,这还是沈阿爹的阿爷那会儿定下的亲事了,那会儿两家还是留下了信物的,这都过了多久了啊,哪知道这沈家还真的找了过来。
  “阿爹,你是说家里那个祖传的宝贝,其实是沈家的东西?”
  “嗯,这是当年定下亲事的时候沈家给的,你曾爷爷留下过话,让家里一代代的传下去。”柳阿爹近来身体本就不好,现在又遇上了堵心的事,脸色看上去很难看,柳春生看着阿爹的脸色,也说不出别的了,只能说着安慰的话。
  “阿爹,你放心吧,沈家也不能害了自己人啊。现在他们知道了家里就我一个男丁,没有女儿,说不定这亲事就罢了,他们家也不会想家里的女儿嫁给我这个穷小子的吧。”柳家的日子在镇上也是过得去的,只是柳春生看着这人派头,知道沈家的权势定然不是小小柳家可以比得上的,他家的女儿自然不会嫁给他的。
  
 
☆、第2章
  第二章
  “你这傻小子,人家怎么会把女儿嫁给你,沈家要求的是你嫁过去啊!咳咳.....咳咳.....”
  “阿爹,你先喝口水,慢慢说。”柳春生刚刚确实是听到了什么男男亦可成婚的话,可是当时他觉得太荒唐就没有多想,哪知道事情竟然真是他想的那样。
  “阿爹,咱不管他们,我就不相信他们还能逼婚不成,你好好养病就行了,其他的别想那么多了。”
  “唉,但愿他们能死心吧。”之前沈家的大爷也就是沈世安说了,他们聘礼都已经抬到了客栈,只等明日就来下聘了。
  柳春生之前没有在家,自然也不知道之前发生的事,所以隔日那些人又来的时候,他不客气的把人赶出去了,那些人干脆走人的时候他还在高兴,可是等到自己阿爹被衙役带走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慌了。
  “衙差大哥,我阿爹可没有做过犯法的事啊,你们不能带走他!我阿爹他身体不好,你们不能带走他!”
  “你说的那些我们都管不着,有人报了案,我们就来抓人,这也是奉命行事,赶紧让开别耽误爷办差!”
  “报案?怎么可能?衙差大哥,我阿爹一直在家不可能犯事啊!”柳春生根本不相信衙差的话,他爹身体不好,已经在家养了大半年了,怎么可能犯事!
  “这你要去问沈家大老爷了,人家可是府城来的大贵人,可不能冤枉你个小百姓吧?”
  沈家?还说那些人怎么走的那么干脆,原来他们根本不是放弃了,而是做了更卑鄙的事!
  柳家所在的小镇并不大,镇上好点儿的客栈就那么一家,柳春生很快就找到了那日的那个沈大老爷,哪知道那人只让下人给了他一句话,说他阿爹出事只是因为悔婚,只要他们答应了亲事自然也就没事了。
  柳春生虽然没有自己想过成亲后的事,可是也是没有想过自己要和一个男的成亲的,实在接受不了的他只好赶去了衙门。本来他以为要费上一番功夫才能见到阿爹的,哪知道那些人倒是干脆,直接让他进去了,他路上还在疑惑,不过等到见到了阿爹之后,他便知道那些人为什么那么干脆了!
  “阿爹,阿爹,他们怎么能.....怎么能动私刑啊!”柳阿爹身子本就不好,如今看上去更是惨,由于遭到毒打,本来就苍白的脸上更是变得惨白,加上衣服上的血痕,整个人看上去惨不忍睹,柳春生趴到阿爹身边,眼泪忍不住的流,心里也恨极了那蛮不讲理还仗势欺人的沈家人。
  “阿爹.....你等等我,我下午就来接你回家。”一咬牙,柳春生起身跑出了大牢,他唤了几声阿爹,可是阿爹一点回应也没有,不能再耽误了,不就是嫁人吗,他嫁!
  “沈大爷,这亲事我答应了,你们放了我阿爹!”柳家一直只有柳春生这么一个孩子,两夫妻一直都很疼爱这个独子,柳春生从小是没有受过什么委屈的,想到他一个男人却要像个女人一样去嫁给另一个男人,柳春生心里除了愤怒还有委屈,可是他再委屈也没有办法了,一直保护着他的阿爹保护不了他了,现在该是他保护阿爹和家里的时候了。
  “早这样多好啊,搞的现在一家人为难一家人了。”
  柳春生如愿了,出了客栈赶去阿爹那里的时候,阿爹已经被送出了衙门大门,柳春生背起他阿爹就立马去了药堂。
  “你小子这是怎么回事?不是说过了吗,你阿爹得好好养着,这怎么还给伤了!”老大夫就是之前给柳阿爹看病的大夫,看着病人竟然越来越不好,他要埋怨的自然是病人的家人了。
  “大夫,我阿爹他没事吧?他怎么一直晕着啊?”这是柳春生最着急的,阿爹不醒家里阿娘那里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他现在真是没头绪了,只希望阿爹可以赶快醒来。
  一家之主的柳阿爹是一家人的主心骨,他自己昏迷着,柳春生完全慌了乱了。他虽然一早就开始做主家里的事了,可是毕竟还是个十几岁的少年,离着十七都还有几个月的时间,如今一直是自己定心丸的阿爹出了事,平日里的镇静懂事就都找不到了。
  “唉,这外伤挺严重的,他身体正发着高热,如是这高热能退下来,人醒了过来,再把外伤慢慢养好也就好了。可是.....就怕这热退不下来啊!”忽略代夫的话,单单大夫的语气就能让柳春生的心情七上八下,他是真的害怕,早知道还管对方是男人,就只一只猫一条狗他也嫁!
  “阿爹,你快醒醒啊......”
  柳春生他阿娘在他阿爹被衙差带走的时候,受了点伤,柳春生让邻居婶子帮忙看着,现在他不敢让阿娘知道阿爹的情况,可是心里又担心着阿娘,只能麻烦药堂的人看着阿爹,他自己回去看了他阿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