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天团+番外 作者:花无百日红(下)

字体:[ ]

 
第251章 难点不一样
  那场戏蓝如世自己没出什么差错,就是副导心情不佳,找了两次周绾祺的麻烦,搞得他们多NG了好几次,这才把一条镜头给拍完。
  饶是周绾祺这样脾气好的演员,看到那副导也是一肚子恼火,她心情是不好,却还不至于无差别攻击。蓝如世也只能试着安慰她两句,还问她要不要吃点什么。周绾祺知道出来工作就是这样,受气就只能受着,又不是人人都有好运气。
  见他们俩走了下来,秦铭拿着他们俩的水壶递了上去。
  “谢谢。”周绾祺对着秦铭笑笑,坐在了一边喝水去了。
  而蓝如世只是接过水壶,对秦铭眨了眨眼睛,“你跟纪堂德的关系挺好的嘛!”
  “噢,一般。”秦铭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膀,“一会儿轮到我们俩对戏了,真可把我给等死了。”
  蓝如世看了他一眼,笑了。
  他也盼着这天盼了好久了!一起唱歌,一起拍MV,一起拍电视剧,他们俩都做过了,现在就差一起拍电影了!不过嘛,剧情摆在那里跑不掉,就真的剩下时间的问题了。
  一旁的周绾祺看了他们两眼,不免要说他们,“你们俩关系真好。”
  秦铭回头对周绾祺笑道,“你不是唯一一个这么说的,我当作是褒赏了。”
  蓝如世调皮地眨眨眼,拽着他去排练了。
  两人的第一场对手戏,还有周司夜在其中。秦铭饰演的郗无冀来见周司夜饰演的郗奕,而同时蓝如世饰演的石楚溪也在场,要充当这位哑巴皇帝的翻译。
  剧情说的是郗无冀不爽哑巴皇帝颁布的新政策,觉得他这是在圈养自己的党羽,摆明了就是在跟自己这个王爷作对。而且,既然他被太皇太后托付要好好辅佐皇帝,那么自己这个弟弟就得什么事都要告诉他,这政策又怎能跳过他直接颁布呢?所有的台词全都是蓝如世和秦铭两个人在完成,而周司夜只要坐在那里控制自己的面部表情就行。
  临到要开拍之前,所有人都做好了准备。周司夜坐在条案之后,一身绛红色长袍被两边铺开,帘幕挂在两侧,就算是不说话,画面中的这位哑巴皇帝也是气势非凡。而蓝如世站在他的右手身侧,条案之前的台阶下,弯腰委身看着皇帝正在写的东西。而秦铭则是站在门外,随时准备冲进门里。
  工作人员全都检查了一遍,打泡的收音的全都各就各位,打板的工作人员伸着板子准备就绪,场景内,蓝如世略微弯着腰做好了动作,而周司夜的目光全都落在了条案上的奏章中。
  “预备——Action!”
  镜头内,石楚溪略微点着头,嘴边是喃喃有词,而皇帝郗奕则是一脸高兴,好像做了什么让他满意的事情。
  接着,就听外面有宫人通报,“王爷驾到。”
  这“到”字的音都未落,宫门“哐当”一声就被人推开,发出好大的声响,石楚溪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而郗奕不为所动,他听得到,目光也是直勾勾地看着从宫门闯进来的人,他原本脸上的笑容也瞬间消失了,转而之则是变成了一脸怒目。
  宫人急匆匆地冲进来,他要是通报晚了,说不定惹得皇帝一个不高兴,就是人头落地的事情。
  皇帝看着摄政王,王爷瞪着哑巴皇帝。夹在中间的石楚溪连忙对那宫人摆摆手,宫人心领神会,点着头赶紧转身阖上了宫门。
  “皇上颁布新政,我这个王爷怎么不知道?!”这里没有外人,郗无冀自然也是口无遮拦。
  石楚溪连忙上前打断,道:“微臣参见王爷,但王爷拜见皇上,不行礼吗?”
  免得被抓到什么把柄,郗无冀也是满脸不情愿地一甩袖子,低头弯腰朝着皇帝行礼,“臣……参见皇上。”
  郗奕忍了半天才一摆手,石楚溪毫无表情与语境地说道:“王爷请起。”
  每回都是石楚溪要给皇帝做翻译,他人才能知道皇帝心里到底什么意思,那到底郗奕是皇帝,还是石楚溪是皇帝?回回看到石楚溪,郗无冀心里可是愤怒的很,他瞪着自己的堂弟,满脸怒火是没地方烧,他就不明白了,这个哑巴,凭啥能当皇帝!
  而身为皇上的郗奕心里也是有一股火,他倒是知道自己这位一堂兄是为什么而来,可他这堂兄做的事处处都是在针对他,就拿现在来说,免礼后的一句“谢皇上”这话不说就是不说,其他人都说,偏偏就他不说,根本就是针对自己这个皇帝,连皇帝都不放在眼里,皇帝又怎么能容他?
  两人这么干瞪着,戏也就不好演了。
  一部戏里,演员的动作、表情和台词,才能撑得起一个人物,而人物角色是否丰满,这就要看演员如何能充分地表现这个角色。面瘫,肯定是不行的,又不是拍偶像剧。眼前这三个人里,就有两人是面瘫。
  开关蓝如世还担心过秦铭,他的台词多,又是以前没驾驭过的角色,但同样是面瘫,他倒不是最难的。
  这部戏里最难的,还是周司夜饰演的郗奕这个角色。他没有台词,只能靠动作和表情。
  动作夸张一些,或许还能吸引别人的目光,可是表情这东西,那就不好说了。当时周司夜来面试的时候,没想到自己会拿到皇帝这个角色。他以前的戏路从来都是什么偶像剧啦、青春励志剧啦,里面那些帅哥的角色,只要站在那里保持不动,哪怕是面瘫,都会有观众对着他尖叫。
  可现在这个郗奕,就不能面瘫了。他是皇帝,又是哑巴,所有的喜怒哀乐,不能从语言声音表达出来,只能靠表情。
  而他就是个面瘫,这么多年演了那么多的戏,也让他对这个角色没有什么底气。毕竟他都没想到会拿到这个角色,来试镜,也是公司的安排。
  所以他对这个角色很是上心。别人都说他这个戏好演,不用背台词,往那儿一坐,所有的话就让蓝如世那个角色来说就成了。可是别人不知道,他脸上的细微变化,都要体现出他当下的情绪,而这个情绪也会被荧幕放大好几倍,毫无修饰地展现给观众看,所以稍微有点儿差错,那表达的意思就会完全不一样了。
  于是,但凡是与周司夜有关系的戏,全都是由导演韩贤来盯着。而韩贤在事前也对他说了,自己目光,起码有百分之九十都会在周司夜的身上,这让周司夜心里压力好大。
  不过大家都是有职业操守的演员,自然就要把戏给演好,再难也要上了。
  而在其他人看起来要背许许多多台词的蓝如世,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很多人都同情他,要背那么多那么多的台词,还是文言文的调调,咬文嚼字的一大堆,他的台词量几乎可能说是整部电影里所有角色里之最,甚至超过了三位女性角色的台词总和,何止一个惨字了得。
  但是对于蓝如世来说,他觉得难度并不是背台词,而是如何演绎台词。
  他的台词里有两种,一是石楚溪的话,二是郗奕的话。皇帝的话和他这个太子伴读的话可是不一样的,他自己的话带有各种情绪,就是反应石楚溪的情绪。但皇帝的话要是带有情绪,那是表达皇帝的情绪,还是他狐假虎威表达自己的情绪?
  所以就是说台词,他都要跟导演与编剧两人去商量,甚至有一阵子还想打电话问问谈渡严前辈,不过他觉得这是他自己的工作,还是不要打扰别人比较好。
  台词多,表演难,一上来就是这么难的一个角色,蓝如世却没有后悔当时决定去参加石楚溪的试镜,对他来说,只要是能和秦铭一起表演,光是这么一件事,再大的压力都能转变成动力,都能让他好好表演。
  这头,导演韩贤抬手喊了“CUT”,招手让他们三人都过来,换言之,韩贤要来跟他们讲讲戏了。一般来说,好的演员都是给导演讲戏,只是这种情况不多。
  当然,韩贤也不是一个非常独断的人,只要演员自己能说出道理来,他也是听的。
  现在这一代的导演,年轻,心态也开放,没有那种自己是导演就高高在上的孤高心态,不过,导演还是有导演的地位在那里的,所以他说什么,现在很多演员也都会听。
  他说了说刚才秦铭与周司夜之间的对峙,他建议周司夜的举动应该再大一点,本来就没台词了,动作幅度就应该全部加上去。至于幅度如何,这就是他们演员之间自己去安排了。
  韩贤拍了一下手掌,又道:“好的,刚才你们几个状态感觉不错,我们再来一条,各就各位!来来来!”
  周围的工作人员点点头,蓝如世撂了一下衣摆,对身后两个人高马大的秦铭与周司夜说道:“皇上,王爷,劳烦我们再来一遍?”
 
  
 
第252章 拍摄内容
  电影《望帝》的拍摄进程正在不紧不慢地进行着,给蓝如世和秦铭跟镜头的副导演换了一个人,之前那个副导演去了什么地方没有人知道,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其他人也不在意。
  外界的人却全都盯着《望帝》这部电影,媒体记者想要挖掘更多的新闻,就好像之前纪凯父子到片场,都能写出一篇大老板亲自到片场慰问员工的通稿出来,其他的他们怎么写不出?不仅仅是媒体,还有更多的原著读者。当年这篇耽美文发表的时候可就没有任何人关注,写完了也是沉寂了好一阵子才被个读者给挖出来说,中规中矩地评论了一番,这才让人知道原本还有这么一篇文,吸引了一批喜欢看的读者,也算是火了一把。
  后来没想到就这文也能卖给了影视公司,又跟着沉寂了好几年,都以为没可能拍成电视剧哪怕拍什么微电影之类的形式与读者见面,但谁知道,几年之后的今天,《望怀春》摇身一变成为了《望帝》,是大电影,还是广域电视台监制,读者们几个能hold的住?
  现在大电影到底拍到什么进度了?外人不知道。演员们什么状态?外人也不知道。就是连媒体记者都急了,身为狗仔,居然还混不进片场,以后还怎么混了。而剧组那边,怎么就不发点通稿出来?就算是还在拍摄,也需要打打广告炒作炒作宣传一下的吧?
  可是电影剧组方面就是没有放任何消息出来,他们正在拍摄棚内安安静静地拍着电影。
  打从纪堂德上回跟着他父亲来过片场之后,他有事儿没事儿就来看看。他没有挂胸牌,但靠刷脸就能进来,没人能拦着。
  纪堂德每回来,还都是去打Scenery,准备来说是找秦铭。但最近秦铭的戏份大多数都有蓝如世和周司夜,所以他们几个人也常常坐在一起说话。周司夜的经纪人还特意关照他,纪家这个太子爷在,让他与纪堂德多拉拉关系。这话周司夜会听,可他却未必是个会说话的人,而且人家纪堂德的目标在Scenery的身上,他好像也有点插不上话。
  不过纪堂德说话做事都很有余地,也很讨巧,感觉看起来他是来找秦铭的,但又与蓝如世和周司夜能聊得开,丝毫没有什么针对性的样子。
  但就算有纪堂德在,其他三人还是演员,还是得听到导演的一句话,就要上去拍戏。
  这天正好是郗无冀与石楚溪的一场戏,没有皇帝,也没有宫人,是在城墙上的一场单对单的戏码。不过剧组方面没有真带他们上什么城墙头,而且影视城唯一两处的城墙头都已经被各大剧组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给拍摄过了。所说上面的意思是,还是用绿草完成,之后后期加背景,就不会重复了。
  蓝如世与秦铭两人站在用绿色方块形物体拼装起来的场地边上,先看了看指示牌上写着“这里是围墙”、“这里是近景”、“这里是远景”之类的提示,又听了一下导演的指示,两人看着这一片绿油油的背景,着实有些头疼,不过既然要拍,他们也不可能提出不在这里拍摄的要求。
  站在韩贤身边的幻堂德皱眉瞧了一眼,又拿过副导手中的剧本,便对韩贤说,“导演,我说这一幕也没非得在城墙头上吧?!”
  韩贤看了一眼纪堂德,这家伙要不是纪凯的儿子,早就把他给赶出去了,还让他在这里说闲话?
  “你有什么高见?”韩贤问他。
  纪堂德将剧本卷起来敲了敲手掌心,“改去内景不就好了?反正是宫廷戏嘛!”
  一旁被拿走剧本的副导惴惴开口,“但这里是在犒赏三军之后,难道要摄政王憋着气回到宫里才……”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