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遥远的你 作者:木采

字体:[ ]

 
 
文雅第一次见贺远东,是在大哥文信的病床前,他弯着腰给大哥盖被子,动作轻缓温柔,似乎怕惊醒了沉睡中的大哥。
第二次见贺远东,是在家里,贺老爷子押着贺远东到文家,求娶他。
狗血天雷俗气梗,作者专注攻控一百年
文不长,这是个甜文啊:)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 虐恋情深 婚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远东,文雅 ┃ 配角:文信 ┃ 其它:木采,遥远的你
 
 
☆、结婚(1)
 
?  文雅第一次见贺远东,是在大哥文信的病床前。
  大哥在执行任务时重伤昏迷,三个月了还未醒来,家里一直瞒着他,直到他搞定论文顺利拿到博士学位,家里才通知他,他第一时间赶了回来。
  他捧着鲜花,到最顶楼的特护病房。
  这一层只住了大哥一个人,家里派了医生、看护和保镖,却都是训练有素的,只有在需要的时候才会出现,所以显得特别安静。
  还未到房门口,文雅远远便瞧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正弯着腰给大哥盖被子,动作轻柔缓慢,似乎怕惊醒了沉睡中的大哥。
  男人的侧脸相当漂亮,鼻子英挺,嘴唇薄而性感,从他的方向看过去,竟然还能看到男人黑沉如水的眸子,里面的神色很温柔,又似夹杂着无法言说的痛苦,正望着大哥出神。
  文雅脚步微顿,不知道是否要上前。
  大约是男人的神情太过悲情,他竟然也生出一丝悲伤来,有些怕打扰到这个人。
  就在他迟疑间,男人忽然直起身子,目光朝他扫过来。
  男人脸上的表情顷刻间已经变得冰冷,眸光更是像冬夜里的寒风,那样的冷漠和锐利,像刀子似地盯住他。
  文雅愕然,没想到男人变脸这样快,上一秒还温柔地凝视大哥,下一秒便冷若冰霜。
  他想,大概是自己撞见了男人深藏在内心里的秘密,才会被这样敌视。
  因为他大哥,是有伴侣的。
  他见过大哥伴侣的照片,是个英俊却有些病弱苍白的男子,并没有男人这样漂亮。
  这个男人,对大哥,多半是求而不得。
  *****
  第二次见贺远东,是现在。
  贺老爷子押着贺远东到文家,求娶文雅。
  在文雅还没出生时,文贺两家的长辈就约好,把文雅定给当时五岁的贺家嫡长孙贺远东,两家做了娃娃亲。
  贺家是钟鸣鼎食之家,近百年里更是站在权贵圈的顶端,两家家世相近,倒也相配。
  只是……所有人都以为文雅该是个女孩子,哪想到生出来却是个男孩。
  
  所以这桩娃娃亲后来不了了之,偶尔提起,也只当是多年前的几句戏言。
  文雅跟贺远东之间更是陌生,小时候文雅身体不好,被送去澳洲疗养,高中又去了美国念书,直到今年才回来,除了在医院的那一次,文雅并未和贺远东见过面。
  没想到贺家会旧事重提。
  文家长辈都很为难,却并未直接拒绝,而是叫文雅带贺远东去花园逛逛,打算和贺老爷子好好商量一番。
  文雅向来乖巧,虽说他并不太愿意和贺远东单独相处,更不想嫁给贺远东,但他并未当着客人的面反驳长辈。
  此时正是炎炎夏日,文雅很怕热,刚走到回廊,额头上便沁出一层细汗。
  好在院子里种满了百年乔木,绿树阴凉,能遮挡一部分热气。
  不远的小湖上有一座水榭,可供人休憩。
  他想也没想,便朝那边走去。
  贺远东不紧不慢跟在身后。
  坐下后,文雅叫佣人送来瓜果糕点,之后便沉默起来,也没理会贺远东,望着池子里的荷叶出神。
  一时间两人都没说话。
  贺远东坐在一旁,翘着二郎腿,勾着嘴角肆无忌惮地打量他,半晌,忽然说:“真丑。”
  文雅回头,不解地看他。
  贺远东好看的眉眼微微上挑:“怎么,难道你不丑?”
  文雅才知道他是在说自己。
  他看着贺远东。
  这个人,和大哥一样,是特别漂亮夺目的那种长相,若是望得久了,几乎连呼吸都能夺去。
  只是贺远东身材更为高大挺拔,再加上他性情阴晴不定,大约许多人都不敢直视他。
  文雅低下头,并不打算跟他争执。
  贺远东摸下巴:“你听过丑小鸭的故事吗?”
  文雅依旧不吭声。
  他当然听过,那是几个世纪前的童话,丑小鸭的兄弟姐妹特别漂亮,只有丑小鸭小小的丑丑的,最后自卑地离家出走。
  文雅知道贺远东的意思,文家人的样貌都特别好,尤其是大哥文信,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一般,艳丽而不失清俊,如同天上的皎皎白月,叫人心生爱慕,却不会引人亵渎。
  家人里,他是最不起眼的。
  其实文雅并不丑,相反五官很秀气,只是他年纪轻轻就爱穿西裤皮鞋,跟个老古董似的,还架着副厚厚的眼镜,遮住他长长的眼睫和黑亮的眸子,在样貌出众的文家人里,越发显得古板。
  果然,贺远东说:“你就是那只丑小鸭。”
  文雅垂着眼帘,像是没有听见他的话。
  这个反应在贺远东看来,实在有些无趣,他望了文雅一会,嫌弃道:“啧啧,什么年代了,还戴眼镜。”
  现在已经没有近视这一说法,科技发展到现在,连心脏移植也有接近百分之百的成功率,更何况只是一个小小的近视手术,大家佩戴眼镜,不过是为了装扮。
  但文雅的眼镜绝却很丑,仿佛是几个世纪前的款式,几乎遮住他大半张脸,怎么看怎么别扭。
  贺远东忍不住伸手,从他鼻梁上摘下眼镜,打量一会,满意地说:“顺眼多了。”
  文雅一愣,因为没有了镜片,他有些不适应地眨了眨眼,脸上倒没什么恼怒情绪。
  贺远东见他依旧无动于衷,跟个没有生命的布娃娃似的,不由生起一抹气恼,语气听上去恶劣极了:“这么安静啊,如果我娶了你,一定会狠狠□□,让你在床上哭出来。”
  文雅哪里料到他会讲这样的话,两颊瞬间涨得通红,大大的眼睛写满了不可思议。
  贺远东满意他的反应,掐他脸蛋一把:“还挺嫩。”
  文雅腾地站起来。
  他盯着对面的男人,一字一句道:“请你自重。”
  贺远东挑眉,他性子乖张,向来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哪见过自重这两个字,不过眼前的青年,隐忍发怒的样子倒是挺有趣。
  就像只张开绒毛的丑小鸭。
  他唇角微微上掀,别有深意地扫视青年的脸:“生气了?脸红红的样子还挺可口。可惜,比不上你大哥。”
  文雅听他提起大哥,眼眸一顿。
  上次在医院,贺远东盯了他许久,最后却什么也没说,直直走出病房,与他擦肩离开。
  他原以为贺远东心里定然是黯然无望的,不会主动提及大哥,没想到……
  “你喜欢大哥,我不要嫁你。”文雅有许多话想说,最终却只说了这一句。
  贺远东一愣,随后眯起眼睛,道:“既然如此,我一定要娶你。”他嘴角勾成一个漂亮的弧度,“找个替代品也不错,若是这个替代品还是他兄弟,就更不错了。”
  文雅双手紧紧握成拳头。
  从小到大,他接触的人不多,他不知道这世上还有如此……如此无耻之人。
  贺远东求而不得是很可怜,却又如此恶劣和嚣张,毫不忌讳地表示要将痛苦转嫁到他身上。
  他垂了眼眸,决定不再理睬这个像疯子一样的男人。
  *****
  两家长辈商议的最终的结果,是文雅一个月后嫁去贺家。
  等贺老爷子和贺远东走了,文爷爷拉住文雅的手,叹气道:“小雅,原谅爷爷。”
  他也不想就这样将小孙子送去别人家,可贺老头病重,最后的愿望就是亲眼看到孙子成亲,这次贺老头更是亲自上门,态度十分恳切,又提及二十多年前的娃娃亲,他于情于理都不好回绝。
  文雅心里怎么会愿意呢?
  可是不愿意,又能怎么样呢,贺爷爷的临终愿望,爷爷不可能不答应。
  文雅的父母其实也不太赞同这桩婚事,但是老爷子做了决定,他们也不敢再争论。
  于是文雅待嫁。
  *****
  这一个月里,家里在忙着准备婚礼,文雅却很悠闲。
  他找了一家研究所上班。
  好在贺家并不反对他婚后工作,长辈们也支持他有自己的生活。
  他从小成绩很好,不到二十四岁,便已获得全球顶尖高校的物理量子博士学位。
  倒不是他智商过人,只是这么些年,除了读书,也找不出其他事情来做。
  上班快一个月,日子一如既往的平静,与国外那些年的生活并没有什么不同,不过是换了个环境做学术而已。
  他一般会在下班后,去医院看望大哥。
  大哥恢复得很好,沉睡中的面容很安详,也并没有瘦下去,只是一直不醒来。
  他没有见到大哥的伴侣楚晚秋。
  听说楚晚秋很厉害,是能统治世界的人物,却为了大哥放弃一切,完成任务之后便失去了消息。
  大哥很爱自己的伴侣,若不是楚晚秋没有音讯传来,大哥大约也不会这么久不愿意醒来。
  文雅感动于大哥和楚晚秋的感情,偶尔会想起贺远东。
  这一个月,他再没见过他。
  他本以为那天只是戏言,贺远东心里既然有大哥,便不会答应婚事,却不想对方一点动静也没有。?
 
☆、结婚(2)
 
?  第三次见贺远东,是在他们的婚礼上。
  婚礼很低调,却也盛大。
  这是2121年的盛夏,同性婚姻自然早已经合法,来参加婚宴的人络绎不绝,都是华国的政要和知名人物。
  文贺两家早已站在权利的巅峰,更何况文父还在任上,或许普通大众不知道小太子和贺家长孙联姻的消息,圈里权贵却都清楚得很,谁敢不来呢。
  文雅一早被送去贺家,他被精心装扮了一番,穿着时下最流行的礼服,发型也被打理得很帅气。
  不过他坚持,仍旧戴着那副厚眼镜。
  他下车,便见贺远东站在不远处,正勾着唇角望他,然后……朝他伸出手。
  四周都是宾客,所有目光霎时聚焦在他身上,等待他前行。
  文雅停顿了一下,和贺远东对视。
  站在日光里的贺远东依旧是个大美人,一身白色西装勾勒出他挺拔有力的身材,脸上挂着若有似无的笑意,更衬得他俊美出尘,叫人移不开眼。
  他定定地凝视着文雅,眸光幽深,仿佛透着一抹深情。
  可文雅看得出,他的笑并没有到达眼底,这个婚礼非他所愿,他做出开心的样子,也不过是给外人看。
  听家里人说,他这一个月外出执行任务,直到前日才回来。
  贺远东的工作很特殊,经常是文父单独下达命令,相关部门包括贺远东的上级都没法得知,所以文雅也没问。
  文雅想,其实贺远东与他一样,并没有参与婚礼的筹备,只是在今天不得不出席而已,所以其实这个婚礼,与他们并没有多大关系。
  但这场戏,还是要继续唱的。
  他垂下眼帘,慢慢走过去,把手搁在贺远东掌心里。
  贺远东立刻握紧他,肌肤相触,贺远东的体温很高,如同这日光一样灼热。
  宾客们在一旁开始热烈鼓掌,给他们祝福。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