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你不知道的太多了 作者:钟小乐

字体:[ ]

 
《你不知道的太多了》作者:钟小乐
 
文案 
陆长泽说:顾修,你不知道的太多了。
刚开始顾修不明白,后来等他明白的时候陆长泽早就不在了。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长泽 ┃ 配角:顾修 ┃ 其它:
 
 
 
==================
 
  ☆、全一章(1-13)
 
  1
  陆长泽护好身前的黑色书包,艰难的在拥挤的硬座车厢内穿行,他买的站票,这趟车路途太远,周围都是回家的人,赶上春运,人很多,十多个小时的车程,车上的人都没有了精力,各自找了地方靠着,躺着,站着休息。
  陆长泽一手护着书包,一手端着泡面,他要通往车厢的另一头接点热水,他有点饿了,从昨天上车起他就一直没吃饭。
  好不容易接了水,陆长泽不敢接太满,盖上泡面的塑料,艰难的转身挤到厕所旁边的抽烟处去站了一小块地方吃面。
  陆长泽吃得很快,他得快点吃完,车厢人太多,站票的大多都是民工,有看着老实的,也有看起来不是好人的,他不想惹事,何况人这么多,吃得慢了太麻烦。三两口解决了没怎么泡好的面条,在艰难的把泡面盒扔进垃圾袋。
  吃完之后找了块勉强能站人的地方挤进去,旁边放的都是别人大包小包的行李,陆长泽也没在意,只是紧紧抱住怀中黑色书包,把蹭得脏兮兮的头靠在摇晃的车厢上,看着车外呼啸而过的风景出神。
  陆长泽三十七了,这个年纪的男人早应该成家了,不过他没有,陆长泽这个年纪收获的只有眼角的皱纹,一颗除了跳动和维持生命之外再也不会悸动的心脏和包里十五万的现金,这就是他的全部。
  买了一张到终点站的票,可实际上陆长泽也不知道他要从哪里下车,不知道接下来的人生要放在哪个城市,车是往南方去的,越往南,天气越热,他身上厚厚的羽绒服已经让他感到热了,不过陆长泽并没有脱下来的想法,太麻烦了,就这么捂着吧,他不想动,这块地方,连转个身子都困难,何况,他身上还携带着这么一笔巨款。
  火车慢慢的停了下来,陆长泽往窗外看去,站台上人稀稀拉拉的,连下车的人都没几个,这是个小站,连个像样的站台都没有,可是透过随便修砌的白色站台标志能看到郁郁葱葱的山林,隔着车窗仿佛都能感受到车外刚下过雨的微冷和清新。
  火车已经在拉铃,陆长泽匆忙的挤出人群,在火车关上的刹那下了车。
  就在这了,他想。
  2
  出了站发现这个站台真的很小,宣起,一个地图上都不会出现的城市,刚走两步就又下起雨了,陆长泽连忙带上帽子,可雨越下越大,没办法,陆长泽只得就近找了家面馆钻进去,要了碗面,抱着书包,一边吃,一边等雨停。
  火车站旁的面馆味道都不好,还卖得贵,不过陆长泽从来都是个花了钱就要找回来的人,尽管难吃,他还是捧着碗连汤都喝干净了,放下碗看着空空如也得碗,陆长泽无声嗤笑,自己这种人。
  雨停了,街道上泥泞不堪,一脚踩下去都是一滩黑水,他蓝白色的鞋此时成了一双黑鞋,漫无目的走在街上,陆长泽抬头四处打量,四周的商铺参差不齐,不过大多都很破旧了,刚下过一场大雨,街上行人都是三三两两的,连车也没有几辆,大概都待在屋里偷闲,下午四五点,好多商铺都要关门了,每栋楼房里的各户人家都亮起了灯,这里大多数人家都是下面是商铺,楼上住人。
  陆长泽停在马路上看着渐渐亮起来的从各户人家透出来的灯光失了神,有一句歌词突然被想起来,却记不得是谁唱的了。
  万家灯火,看得更多,只会更寂寞。
  找了个便宜的小旅馆,交了钱进房,69块钱一晚上,房间勉强够放下一张床,一个壁挂小电视,和一个刚刚能站人的淋浴,淋浴旁边有半面镜子。 进房锁了门陆长泽微微松了口气,才将背在身前二十多个小时的背包放在床上,把穿得脏兮兮的鞋子脱掉换了旅馆不知多少人穿过的藏蓝色塑料拖鞋,脱了羽绒服。袜子已经湿的不行,不能再穿了,索性就团成一团扔在垃圾袋里,在床上坐了一会才起身去淋浴间准备洗澡,试着开了两下开关,冷水多余热水,不过还好不是太凉,陆长泽满意的转身准备脱衣服,眼睛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愣住了。
  镜子里的中年男人憔悴得很,头发一绺一绺的贴在脑袋上,眼睛镜片上都是灰尘油渍,由于好久没睡觉两个眼睛下面一片青黑,陆长泽试着笑着露出个讨好的表情,眼角的皱纹立马明显起来,镜子里这幅讨好,卑微的表情,陆长泽太习惯了,他顶着这幅表情活了三十七年。
  嘴角更加向上扬,陆长泽无声的大笑起来,笑得手撑在镜子上直不起腰,笑得眼泪都出来了,陆长泽笑够了,滑下身子一屁股坐在地上,淋浴间太窄,下落的身子把淋浴的开关碰开了,温水哗哗的淋下来,彻底将他从头到脚淋湿了。
  陆长泽大笑的嘴来不及收回去就被迫喝了一大口水,呛得他咳嗽起来。
  起身把水关小了点,陆长泽把淋湿的衣服脱了随手扔在地上,一边哼起歌一边洗澡。
  洗完澡之后随意擦了两下,陆长泽看着地上堆在一起的湿漉漉脏兮兮的衣服叹气,他才一套衣服啊,这破旅馆又什么都没有,洗了明天也干不了,陆长泽使劲用毛巾搓了搓头发,认命的开水洗衣服,使劲拧干,把他们挂在床角的小柜子上。弄完,抱起书包,倒头呼呼大睡。
  3
  宣起是个地级市,城市很小,公交车只有三线,一二三线,三线说是公交车其实多交两块钱坐上一个半小时能开到就近的一个比较大的城市平洲市,宣起其实就是平洲下属的一个市。剩下的一二线交叉成个十字刚好能把这个城市纵横穿过。
  宣起太小,生活节奏很慢,陆长泽满足的吃着外卖看着电视,他在这里一呆就是五年,刚来那年住了十多天的小旅馆,盘下了一线终点站这边的一个小卖部,小卖部没多大,拢共加起来也只有二十多平,陆长泽挺满意的,他盘下之后,仍然做成小卖铺,在收银那弄了个电脑,每天就往收银那一坐,看会电视,打打游戏,上上网就是一天,小卖部也就做做周围人的生意,一天固定差不多七八十块,除去成本,一天也就能挣个两三顿饭钱,不过陆长泽挺满足的,只要饿不死,现在陆长泽过得挺开心的。 
  到点了陆长泽把小卖部的卷闸门往下一拉,钥匙往兜了一揣,慢慢悠悠的往家走去,走了两个路口,就是个有些年月的小区,陆长泽爬上三楼就是他的房子,对,陆长泽的房子,宣起的房价很便宜,他买了个小房子,房子很小,只够一个单人男人住,陆长泽开门换了鞋进去,往沙发上一趴,拉过沙发上随时放着的毯子盖在身上,沙发挺小,但是很软,陆长泽满足的哼哼两声就睡过去了。
  再醒来时拿过手机一看,凌晨两点,陆长泽起身开灯打开冰箱准备找点吃的,房子很小,没有厨房,沙发背后腾出块地方能做饭吃而已。
  陆长泽翻来翻去也只剩下泡面,拿出锅放在煤气上,撕开两包放进去,在打了两个蛋就在锅前安静的看着,时不时拿着筷子进去翻搅两下,锅里咕噜咕噜的声音在后半夜安静的房里很突兀却又特别叫人安心,陆长泽关了火直接端着锅放在沙发前的木桌上开始吃起来,天气有点冷,泡面冒得热气把陆长泽戴着的眼镜糊了一层白雾,他把眼镜摘下,夹了一大口塞进嘴里吃起来,饥饿之后嘴里塞满食物的感觉特别充实,煮得软软的泡面不用怎么嚼就能咽下去,陆长泽三两口吃完,其实,他挺喜欢吃泡面的。
  陆长泽把吃完的锅往煤气灶旁边洗碗池里一放就回到沙发上窝着,他吃饭一向很干净,只会留下些汤底,大晚上的,不想洗碗。
  拿过一旁的手机随便搜了个电影来看,这一看完,天就亮了,在宣起的日子很舒适,仿佛有大把的时间,做自己想做的事。
  4
  陆长泽坐在收银台后面追着剧,对面街住着的刘大妈下来买东西,拎着一堆东西放过来,陆长泽暂停了画面,清点起来。
  刘大妈是个圆脸的老太太,话很多,每次来买东西都总是希望陆长泽能给她便宜一点,时间久了陆长泽也会偶尔少收一包醋钱,一来二去,两人就熟了,陆长泽见刘大妈买了不少啤酒,随口问到“刘大妈,家里来人了?买这么多啤酒,能拿动?”
  “能,别看我这样,有劲!”刘大妈一边把酒放在随身带着的布袋里一边说“你还不知道吧?我给你说。”说着凑近了点,神秘的说着“咱这块要拆迁了,我有个亲戚在平洲是房地产公司的,知道点内部消息,负责咱这块拆迁赔偿的就是他们公司,听说公司可大了,能赔不少钱,小陆啊,你这个小门面,别看小,到时候按商铺价格赔,你也能赚不少呢!”说着一脸羡慕的看着他这个不大的小卖部。
  陆长泽推了推眼镜,帮刘大妈把东西装到袋子里“都没影的事,去年就说要拆不也没拆,刘大妈你也别太当真,一共57块。”
  “你别不信,我看这回八九不离十,我那亲戚还在我家呢,今天就是说这事的,我看那,也就过两个月大家就都知道了,不说了,先走了。”刘大妈付了钱拿了东西喜气洋洋的回去了,陆长泽把钱放进随身携带的包里,坐回椅子里继续看电视剧,没把刘大妈的话往心里去。
  开春之后陆长泽就发现来这片的人多了起来,一看就不是本地的,来测量房子,或者来对着哪比划的人,现在他才相信刘大妈的话,看来,这片终于得拆了。
  外面的天已经完全黑了,陆长泽还没有关门回去,今天他把前段时间囤的剧看了,剧情还不错,一看就没停下来,平时六七点就关门,今天拖到了十点多,看完了剧拿下眼镜揉了揉眼睛,准备起身收钱,刚才他余光看到有人进来拿东西了,收银台有点高,他没看清。
  来人拿了瓶矿泉水放在收银台上没说话,陆长泽起身低着头看着拿水的手惊讶,还挺好看的,还拿了了小卖部里最贵的水,陆长泽抬头“四块………”
  四目相对,陆长泽被定在那里。
  顾修拿钱包的手顿了,片刻后恢复自然“陆长泽,没想到你在这里。”声音没什么起伏,顾修从钱包里抽出一张50的递过去,陆长泽这才反应过来,接过钱放进包里,翻出找的钱递过去。
  顾修接过钱,没收陆长泽找他的一块的硬币,这样的零碎的钱太麻烦,剩下的钱揣回钱包拿着水出了小卖部。
  陆长泽就着小卖店撒到门口的光看到街对面停了辆车,天黑,只能看到车的轮廓,顾修上了车开走了。陆长泽收回视线,扫到收银台上留下的一块硬币,伸手拿了放在包里,关了电脑和灯,关门回家了。
  顾修车开出去挺远,又掉转头开回来,小卖店关门了,顾修隔着车窗看着紧闭的小卖部,抽了根烟,车又开出去了。
  陆长泽回来换了鞋,照旧脱了外套往沙发上一躺,手臂放在眼睛上,隔了半晌才从沙发上起来,进了狭窄的卫生间洗完澡穿着背心裤衩往床上躺着准备睡觉,翻来覆去到了凌晨4点也没有半点睡意,陆长泽索性翻身坐起来开灯拿过一旁的素描本开始画画。
  一画画到了第二天早上八点,陆长泽才有了点困意,随手把本和笔扔在被子上躺着就睡着了,小卖店今天没开门。
  5
  陆长泽在家窝了几天,再打开冰箱时发现实在没什么吃的了这才出门打开了小卖部泡了包泡面坐在收银台吃起来,才刚吃到一半就被阴影笼罩住,陆长泽咽下口里的泡面抬头,顾修站在收银台前,一只手斜□□手工西装裤子的口袋里,一手自然垂在身侧,陆长泽嘴边被泡面的劣质油糊了一层,顾修嫌弃的皱了皱眉头“陆长泽,出来。”说完顾修转身走到门口点了根烟等着。
  陆长泽放下泡面扶了扶眼镜,看门口站着的顾修没有离开的意思,开了瓶矿泉水灌了两口,随意用手擦了两下嘴,起身跟出去了,顾修回头看着陆长泽跟出来就打开车门上了车,陆长泽跟在身后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把卷闸门拉下来锁上,直到车里顾修等得不耐烦按喇叭才开了副驾驶的车门上车。
  顾修透过车窗看在那闷着头拉门锁门的中年男子心里烦闷不已,以前看见自己堆着满脸讨好的男人现在平淡淡的没什么表情,也不对,顾修不耐烦的用夹着烟的手按着喇叭,至少那畏缩的样子没变。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