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杀熟+番外 作者:丝竹乱耳

字体:[ ]

 
书名:杀熟
作者:丝竹乱耳
 
熟人好,熟人好,易哄、易坑、易推倒。
憨直攻被腹黑诱受吞吃入腹的故事,短篇。
登门入室的倒贴狂again。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近水楼台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冰,廖羽程 ┃ 配角: ┃ 其它:伪竹马
 
 
 
☆、不速之客
 
?  周六,生物钟准时在七点四十分叫醒贺冰,他看了眼手机,又倒头继续睡了过去。贺冰再睁眼时是被家里老妈的电话吵醒的,这时候时间已经快到十一点半,贺冰按下接听键,又闭上了眼睛,“喂,妈。”
  “儿子,还没睡醒哪?”
  贺冰翻了个身,“快了。”
  “跟你说个事,哎,你别又睡着了啊。”
  贺冰把手伸进衣服里挠了挠肚子,“说吧,听着呢。”
  “你崔阿姨的儿子,小廖,你还记得吧?以前总上我们家玩那个。”
  贺冰当然记得那家伙,“廖羽程啊。”
  “嗯,你们以前关系不是挺好的吗,读书一路到大都是同学。”
  “还行吧,干嘛?”
  “昨天我听你崔阿姨说,小廖他们公司刚把他调到总部去了,下周就开始正式上班,这时间也挺紧的,小廖来不及找房子,结果我一听,他们总公司就跟你在一个城市,人家小廖一个人在外地也不容易,我就跟你崔阿姨说让他先到你那住一段时间,等什么时候找好了房子再搬出去。”
  贺冰的大脑瞬时清醒过来,“啊?”
  “怎么,你那里不方便?你女朋友不是刚吹了吗。”
  “不是。”贺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抓了抓被睡得乱蓬蓬的头发,“这种事你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啊?”
  “我这不是正跟你说着吗?”
  贺冰都快要抓狂了,“妈,你好歹也先问问我的意见再答应人家吧,哪能随随便便就把人往我这里塞?”
  “哪里是随便。”贺母对自家儿子的话十分不满,“大家街坊邻居的来往了十几年,都这么熟了,这么点小忙帮一帮又怎么了?而且人家小廖一个人在外地,容易吗?”
  贺冰知道自家老妈就是这副热心肠,她想帮人就算了,可也不该让自己去替她做好事,“妈,我也一个人在外地,我容易吗?”
  “我知道你不容易啊,所以让小廖住你那里,你一个人在外面辛苦,现在女朋友又没了,有小廖在,好歹有个熟人能互相照应一下。”
  贺冰这下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
  那头贺母又说道:“对了,昨天我跟小廖说了你的地址,他今天一大早的飞机飞过去,现在差不多也该到你那了。”
  贺母话刚说完,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响亮的“叮咚——”贺冰听见家里的门铃响了起来。
  “不是吧——”贺冰扶额。
  贺母听见他下床的声音,问:“儿子,终于起床了?”
  “能不起来吗,廖羽程都到了。”贺冰万般无语地穿好拖鞋,又朝电话里说了一句,“妈,你真是雷锋!”
  贺冰胡乱用手扒拉了一下头发,压平乱翘的呆毛,又扯了扯身上皱巴巴的宽大T恤,揉掉眼屎,这才走到外面打开了大门。
  “贺冰!”门外一张俊秀端正的脸正笑得灿烂,廖羽程腿边放着两个箱子,身上还挎着个包,半点不见旅途的疲惫,他元气十足地跟贺冰打招呼,“真是好久不见了。”
  “呵呵,好久不见。”贺冰摸着后脑,有些尴尬地欠了欠身,给廖羽程让出一条道来,“进、进来吧。”
  贺冰这时候才发觉,刚才自己随便修整一下外表果然是远远不够的,在这个人面前,他多少又有了点当年那种相形见绌的感觉。
  而贺冰的屋子进一步加剧了这种感觉,他的屋子那是相当的乱,家里差不多就跟个垃圾场似的。他手忙脚乱地收拾了一下沙发,好歹给客人腾出个座位来,道:“坐啊,呵呵,我这有点乱。”
  “没事,男人嘛,不都这样吗。”廖羽程也不知道是真的还是装的,一点都不介意,笑吟吟地在报刊杂志和脏衣服之间的空隙里坐了下来。
  贺冰在原地杵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要给客人倒杯水,可家里凉水也没备着,又不能直接去水龙头里接一杯,贺冰只得打开冰箱拿了一罐啤酒递给廖羽程,“家里也没别的了,喝点啤酒解解渴,呵呵。”
  廖羽程微笑着接过来,“我就喜欢喝这个,谢了。”说着拉开了易拉罐的拉环,咕噜咕噜灌了几口啤酒。
  廖羽程的大方从容催得贺冰愈发的窘迫,“我妈刚刚才跟我说了你要来的事,你敲门的时候才挂的电话,我一点都没来得及准备,真是不好意思了。”
  廖羽程放下啤酒,脸上带着点歉意,“不好意思的是我,招呼都没打一声就住到你家来,这段时间都要麻烦你了。”
  你也知道是麻烦我!贺冰心里有气,但他向来是个老好人的性子,这时候再觉得不满也只能先忍了下来,他道:“没事,你尽管在这住着,什么时候方便了再搬。这都快中午了,你饿了没?你等我一下,我收拾收拾,一会儿我们就出去吃东西。”
  廖羽程朝他笑着点头,“好啊。”
  贺冰进到卫生间里洗漱,刚关上门就忍不住贴在门后重重叹了口气,自己这副邋里邋遢、睡到中午才起床、又脏又懒又无为的单身青年形象,怕是要彻底暴露在廖羽程眼前了。
  廖羽程其实算是贺冰的一个小小的心结,两个人从小就认识,一路长大十几年,互相都知根知底的,熟是真熟了,但要说是多好的朋友,那倒真算不上。其实说起来,二人也曾经有过一段相当亲密无间的友谊,但大概是从进入青春期以后,二人就慢慢有些疏远了,当然,是贺冰先疏远的廖羽程。
  廖羽程这个人,什么都比他好一点,成绩比他优秀一点,长相比他帅气一点,性格比他讨喜一点,脑筋比他聪明一点,这么多个一点加在一起,拉开的距离可就不止一点了。两个人年纪一样大,当初没少被周围的大人拿来互相比较,比较的结果当然就是贺冰什么都比廖羽程略逊一筹,十几岁本来就是十分在意自尊和面子的年纪,这么一来二去的,贺冰心里难免对廖羽程生出了些芥蒂,又因为各自都有了其他朋友,二人便慢慢不再像从前那样亲密了。
  贺冰从镜子里看到自己一脸刚睡醒的朦胧,又低下头,看到一身不修边幅的打扮,跟刚才廖羽程那副阳光好青年的模样差了不是一星半点,他们之间的差距,在这些年里又被拉得更大了吗?
  贺冰想起来,当初廖羽程和自己从幼儿园到高中一直都在同一所学校里读书,大学时,廖羽程的学校就在他的隔壁——当然学校的名气也比他的要大一点,说起来,这个城市也是廖羽程曾经生活了四年的地方,他这么突然回来,难道就没有其他朋友可以投靠,非要挤到自己这狗窝里来不可吗?
  还是因为自家老妈实在太过热情?
  算了,既然来都来了,就好生招待几天吧,贺冰这么想着,打开水龙头开始洗起脸来。
  ?
 
☆、清理门户
 
?  等贺冰把自己收拾完毕,客厅里的廖羽程也刚把一罐啤酒喝完,贺冰把钱包和钥匙装进口袋里,刚打算出门,想了想又把屋里的垃圾袋给提了出来,把桌上那些该扔的东西全塞进去。
  二人一起出门,贺冰扔完了垃圾,搓了搓手,问:“中午你想吃什么?我们也好久没见了,这顿我请客,给你接接风。”
  廖羽程却道:“今天这么不请自来地住进你家,我心里不好意思得很,哪能还让你请我吃饭,这顿当然该我请。”
  “其实……”贺冰在他面前总想挣点面子,还想再坚持一下,廖羽程却打断了他,笑着看他道:“好啦,你想吃什么?”
  贺冰一下就觉得自己好像不妥协不行似的,他摸了摸后脑,道:“那就吃饺子吧。”
  二人去了附近一家贺冰经常光临的饺子馆,吃完饺子后,贺冰看时间已经十二点半,便对廖羽程道:“你今天早上起这么早,吃饱了回去睡个午觉吧。”
  廖羽程伸手给贺冰递了张纸巾,点头道:“行。”
  “哎哟。”贺冰想起了什么,眉头都皱到了一起,“我那乱糟糟的,而且就一张床,晚上该怎么睡啊。”
  廖羽程擦了擦嘴,丝毫不觉得这是个问题,“你的床够大吗?如果够大就一起睡吧,我反正没关系,如果你不习惯跟别人一起睡觉的话,我晚上就睡沙发好了,反正现在天气也不冷。”
  让廖羽程睡沙发当然是不行的,回头让自家老妈知道了肯定又要挨训,贺冰一个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男人,一向也没什么私人领域不许侵犯的意识,廖羽程这么一副不介意的态度反而让他松了口气,他道:“我也没关系的,不过我这人睡觉有时候不太老实,我女朋友以前就老跟我抱怨。”
  廖羽程把用过的纸巾捏在手里玩弄,问:“你女朋友跟你住一起?我突然来你这是不是太不方便了。”
  “嗨。”贺冰摆了摆手,“都是前女友了,分了一个多月了,我还以为我妈跟你说过了呢。”
  廖羽程笑了笑,没有答他,只道:“我现在倒也不怎么觉得困,还是想先去买点东西,我好多日用品都没带过来,现在刚好出来了就顺便去买吧,省得晚点还得再出来一趟。”
  贺冰觉得他这话甚有道理,既然自己今天没请人吃饭接风,那么现在也该陪陪人家去买点东西,哪怕只是当个搬运工,于是他道:“行,我跟你一起去吧。”
  二人去了附近一个大型超市,兜转了半天,最后收获了满满一车东西,从牙刷口杯到肥皂厕纸,从葡萄香蕉到白菜猪肉,甚至还有一套床上四件套。结完账,二人提着满满当当四个袋子回家,还没来得及坐下喘口气,廖羽程已经主动开始整理起茶几和沙发上的杂物。
  贺冰平时是半点没心思收拾这些的,他对一切物质条件的要求都很低,只要能保证生存足矣。屋子乱是乱了点,但无伤大雅,反正能住人嘛,可现在既然廖羽程这个客人先动起了手,他一个主人哪能瞪着眼睛袖手旁观,于是也只得跟着廖羽程一起做起大扫除来。
  客厅里折腾了半天,廖羽程又开始收拾起卧室,第一件事便是把床单被套之类的全拆了,换上刚刚买的那一套,贺冰一边在旁边给他搭手帮忙,一边不禁感慨道:“被你这么一收拾,我这才终于有了点家的样子了。”
  廖羽程把一个枕套狠狠甩在了地上,笑问:“怎么,你女朋友之前不会帮你收拾屋子?”
  “她啊,就跟我差不多,我们为了谁倒垃圾谁洗碗这种事都能吵起来。”贺冰发现自己又在主动暴露缺点,顺带还坑了前女友一把,于是赶紧闭了嘴,又道,“像你这样多好,讲卫生,爱干净,我真该多跟你学学。”
  虽然不太乐意,但贺冰确实得承认自己和廖羽程的差距,也难怪从小那些大人们都更喜欢廖羽程,即便是贺冰自己,在那点酸溜溜的不乐意后面,也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羡慕。
  廖羽程轻笑了一下,“那倒不必,反正我们两个里面,有一个讲卫生爱干净就够了。”
  贺冰还没反应过来,廖羽程便又朝他道:“帮我扯着床单那头,我好把它铺平。”
  “哦,好。”贺冰依言照做。
  好不容易把卧室整理好,廖羽程对贺冰道:“你把书房整一整,我去打扫卫生间。”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