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乐可

带着包子去虐渣+番外 作者:千载流年

字体:[ ]

 
文案
PS:这是一个会怀包子同性可以结婚的年代。
廖颜从小就生活在富裕的家庭里,虽然因为身体缘故不想接触太多的人,甚至想好了一辈子孤身一人
但是车律出现了,他不仅不嫌弃自己,还对自己很好,甚至和自己结了婚。
可是!!结了婚之后一切就变了!什么??结婚完全是为了利益??
还要把自己的孩子送给别人??
廖颜几乎是一口气提不上来,挣扎过,逃离过,最终自暴自弃,你要孩子给你,放我走。
只是,到了那个时候,却怎么都不让他走了。
 
副CP——
殷南是个孤儿,从小生活在孤儿院,后来出来社会。
一切都说的上是顺风顺水的。
殷南暗自幻想,要是可以遇到个漂亮的女生结婚那就更好啦~
但是天不从人愿,这人的出现简直就像是殷南的天劫!!!
喜欢是吧,那就在一起吧!!
什么!!你TM的竟然把我当成了替身???
替身什么的我也不和你计较那么多了,算是老子倒了几辈子的霉才认识你,爱上你。
可是把自己关起了又是怎么回事,能不能别那么矫情!!!
 
内容标签:破镜重圆 平步青云 情有独钟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车律,廖颜 ┃ 配角:宣禅,殷南 ┃ 其它:双性,生子,虐渣,千载流年
==================
 
  ☆、Chapter1
 
作者有话要说:  双性,生子,虐渣,慎入。
  廖颜起来的时候感觉整个世界好像变得天昏地暗一样,胃部涌出一阵恶心感,他一下子就跳下床,趴在马桶旁,吐个不停。
  车律迷迷糊糊的被吵醒,他揉了揉眼睛,转眼就看见廖颜趴在马桶旁的身影,疑惑的皱眉,但是还是走了过去。
  “怎么了?”低沉略带沙哑的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廖颜勉强的回头,牵起嘴角,说了一句:“没事,就是有些晕。”
  车律看了他一眼,觉得他的脸色有些差,但是也没有什么动作,直接就换衣服了。
  廖颜看了看时钟,才7点多的样子,他费力的站起来,有些奇怪道:“还那么早,不多睡会吗?”
  “不用了,我还有事。”车律在镜子前系着领带,下颚微微昂起,有少许的胡渣在上面,显得他异常的性感。
  廖颜想说吃了早餐再走吧,回应他的只有关门的巨响。
  廖颜对着只有他一个人的早餐,一点胃口都没有。
  他和车律是通过相亲认识的,也无非是家族里的政治婚姻,廖颜对这些事情原本就没有太大的关心,总之就是父母叫上自己了,自己就去,那时候也没有太多的想法,但是自从见到车律以后,他原本平静的生活,就全部被打乱了。
  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他们最终还是结婚了,他们之前也有约会的,就像别的情侣一样。
  廖颜看着手上的戒指,那是车律亲自为自己戴上的,可是现在,他的内心充满不安,总感觉有哪里不对劲。
  廖颜一天都觉得不舒服,浑身发热,头也昏昏沉沉的,还恶心的要命,中午的时候更是一点东西都没有吃下肚,晚上的时候整个人的体温都在上升,躺在床上根本就不想动,车律回来的时候没有再厨房看见廖颜,有些不悦的皱眉,上了楼发现廖颜脸蛋红红的躺在床上,好像并不太好受。
  车律走了过去,廖颜这是才发现车律已经回来了,撑起身子,说道:“你回来啦……我……我去做饭……”
  车律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一脸的冷静,说道:“起来吧,去医院。”
  廖颜愣了一下,才说道:“没事,只是感冒了而已,吃药就……”
  车律有些不耐的打断了他:“快点,去医院!”
  其实说是夫妻,但是其实廖颜有些害怕车律的,这人一天到晚都是冰山脸,肢体动作也很少,再加上他自身原本的气场,有时候根本就不知道他是开心还是生气,平时去猜他的心情都要用上好多的精力,但是廖颜也觉得没有什么,大家既然决定了在一起,互相忍让这是最基本的。
  廖颜撑起身子,车律忽然说道:“等等,别去医院了。”
  廖颜诧异的看着他。
  但是车律却转身就往房外走去。
  “什么??怀孕???”廖颜睁大眼睛大声叫道。
  “如果没有错的话,就是这样了,廖先生,你也知道,你的身体特殊……你会那个……也不奇怪……”坐在廖颜床边的这个人,看着样子挺斯文的,带着金丝边的眼睛,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整个人就像是六月的阳光一样,照的人心暖暖的。
  但是他吐出的话却是机械的,冰冰凉凉的,听不清楚是什么情绪。廖颜抓紧了被单,车律也在刚刚摔门而出,这是什么意思?
  廖颜迷茫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他自己的肚子里,居然有个孩子?
  他情不自禁的把手放在肚子的位置上,还是很平坦,但是……这个居然有一个小生命在成长?
  这个消息太意外了,随之就是震撼,以至于医生走了自己都不知道。
  廖颜想不透,他昨天想到医生的话,这个孩子是要还是不要,他觉得这件事情他自己一个人做主恐怕不行,至少要问问车律,但是他在家里等了车律一天,都没有看见他的人影,打手机也关机,廖颜索性换了一套衣服,直接就去车律的公司找他了。
  前台小姐知道他是谁,车律之前也带过自己来过几次,所以毫无障碍的就上楼了,廖颜对车律的办公室有些印象,看到那扇门的时候,正准备敲门,猛地发现里面传来声音。
  在工作吗?廖颜疑惑的想着,但是听着听着,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声音有些偏大,似乎在吵架。
  是两个人的声音,其中一个是车律的。
  “你不是答应我要和那个人妖离婚的吗???”这个声音有些刺耳,廖颜听着身子一顿。
  “我是答应你了,但是他怀孕了,等孩子生下来再说。”
  这个声音稍微冷静一点,是陪伴了廖颜三年的声音,他在熟悉不过了,是车律!
  廖颜的脸色一下子就白了,他感觉脑袋里好像有几百只蜜蜂在他的脑子里嗡嗡的大叫个不停。
  “什么??还怀孕,你娶的是个女人吧!好恶心!”
  “是呀,但是孩子要留着,刚好省的我们以后再去弄。”
  “切,人妖的孩子,谁知道会是怎么样的。”
  “乖,我知道委屈你了,再忍忍。”
  “……”
  后面说了什么,廖颜是一句都没有听进去了,他有些不敢相信的往后退着步伐,眼睛变得酸酸的。
  他从来都没有听过车律这样的口气,那种柔软的,带着宠溺的语气,他一直都以为车律这个人原本就这样的,对谁都一样的,但是他错了,车律明摆的就是讨厌自己!
  这个事实,怎么让人不心寒?
  忽然在廖颜的身后,发出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廖颜被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看是什么就跑开了。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廖颜思虑着,三年前,自己还曾经因为自己可以和车律结婚而感到开心,而现在,心里满满的全部都是失望。
  有些时候,有些人,真的可以为了那些所谓的利息,而不顾一切吗?
  在这个年代,同性恋结婚已经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国家也允许了这样的事情,但是双性人这回事,还是很少听说的,很不辛,这样稀少的事情就发生在廖颜的身上。
  他和车律是别人介绍认识的,当时廖颜是一直都不太赞成家里人给他安排相亲的,毕竟自己这样不伦不类的身体,和谁在一起都是害了别人,廖颜甚至都做好了孤独一生的准备了,他在还没有结婚的时候,就在想,有很多的人都因为身体有缺陷而被自己的父母抛弃,但是自己呢,父母还要自己,那已经是最大的福气了。
  廖颜不是独生子,他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哥哥现在经营着爸爸留下来的公司,也就是打理着家族事业,廖颜那次就是和哥哥一起去见的车律。
  那个时候车律穿着修身的西装,下巴有少许胡渣,一副不言苟笑的样子,但是哥哥问的一些问题都认真的回答,那个时候,车律就给廖颜一个很好的印象。
  之后还有几次见面,都是车律约自己的,就像普通的情侣一样,看看电影,去旅行什么之类的,廖颜也慢慢的对车律滋生出了一种不一样的感情。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就结婚了。
  车律从来都没有在自己的面前表明过自己的心态,原本以为对方的心情和自己是一样的,现在看来,真的是太自以为是了。
  廖颜想着想着,眼泪都要掉下来了,之前听别人说起过,那个时候车律公司里有一个大合同要签,其中牵涉到哥哥,车律八成是因为那笔生意而和自己结的婚,为的就是让自己的哥哥让步,之前自己还不相信,现在才知道,自己有多愚蠢。
  车律在办公室里听到声音,马上站了起来,他身边有一个长相算得上妖娆的男人坐在他的腿上,他一下子起来,吓了他一跳,随之就嘟嘴说道:“你干嘛!”
  车律的心脏猛地跳动了几下,他认为他一个大男人还不至于被一个忽然的声音而吓了一大跳,随之又说道:“没什么。”
  但是他在心神不宁。
  那个男生看见车律的脸一下子就白了,脸上有些忧色,说道:“你没事吧?哪里不舒服吗?”
  “没事。”车律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你不是说还有通告吗?还不快去?”
  男生恍然大悟:“对哦,迟到又要被经纪人骂了,我要走了。”
  “恩,去吧,小心些。”
  那个男生熟络的带上帽子墨镜还有口罩,风衣把他的身子裹得严严实实的,车律起身要送他出去,刚到门口,就被那个男生拦住了,说道:“行了,你别再出来了,等会要是不小心给狗仔队看到了,又要被乱写了。”
  车律的有些无奈的啧了一声,再次嘱咐道:“那你小心一些。”
  “知道了!”男生踮起脚尖,吻了吻他的脸颊,才书转身走去。
  车律看他的背影消失在电梯口,才打算转身,结果被角落的刺眼物吸引了注意力。
  走廊角落的那盘花的花瓶已经被换上新的了,看样子刚刚是花瓶被打碎了,他走过去,蹲下去一看,好像是一串钥匙。
  而这串钥匙越看越熟悉,这……这不是自己家的钥匙吗?
  车律的心好像漏了几拍一样,连忙摸了摸自己的口袋,自己的钥匙孩子,也就是说……这是廖颜的???
  
 
  ☆、chapter2
 
  车律有一瞬间的慌神,他的心脏猛地一收缩,廖颜从来都不过多的干涉自己的私生活,为什么会忽然跑到公司里来呢?
  车律承认今天听见医生的话确实是吓了一跳,不可置信的转身就走,廖颜的体质特殊,一早廖颜的父母就告诉过自己了,给自己打过预防针,开始车律也觉得恶心透了,但是为了那份单子,也忍了下来,现在居然说还能生孩子,心底多少还有一些排斥的感觉。
  但是看到了黎书之后,就有一个想法在自己的脑海里浮现。
  孩子生下来,到时候再按照原计划进行。
  明明是清晰的不能再清晰的思路了,这原本一开始就计划好的,但是现在,车律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乱乱的,也很烦躁,原本今天又好几个会议要开的,全部被车律推掉了。
  这明明是计划好的,明明一切都按照计划再走,为什么会有种全部都错了的感觉?
  • 本站内容转至互联网以及BL文库原创,所有资源版权均为原创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版权请与我们联系,及时删除!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联系方式:Email:hyh535757037@yahoo.com
点击: